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匹配(“项云间”几个字在日常出...)

书名:第一战场分析师! 本书主角:乘风 作者:退戈 字数:1740 字 更新时间:2021-11-25 22:27:57

##138-单兵13

所有人知道b类爹可以带飞, 但不知道能飞得那么高、那么远。

武林高手引导菜鸟内力打通任督二脉,大概就是这么个程度了,何况沈澹的水准还远不如一般的菜鸟。

尤其在看见沈澹顶着【爱与和平】的id, 一个下午混在三夭论坛区连发三篇攻略,在看似严谨的数据分析中夹带私货, 多次强调自己身为“mvp”的作战经验, 尤其还将个人主页的自我介绍改成“mvp持有人”之后——

深受刺激的网友甚至觉得联大只要开一个能跟乘风组队作战的辅导业务, 明年手操专业所有的尖子生都会被联盟大学网罗。

招牌上只要写一句话就行了:一个能征服沈澹,让三夭失去爱与和平的人。

——这绝对会是三夭对战区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天。没有之一。

——难怪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风真是过于邪门了。

让一众网友没想到的是, 这个结论很快就被推翻了。

绝望深渊的真实之处就在于,它跟股市一样,永远探不到那薛定谔的底。

起因是老孔对乘风的表现给予了高度的赞扬,希望她能继续保持。

为了防止给乘风增加负担, 老孔最近连夸奖都要斟酌再三、小心翼翼。即便是乘风赢下辛旷,他都按捺着只发了一条不到十个字的短信用来祝贺。

总算有一件无关的事给他找到发挥的空间, 老孔当即在语言(课堂演讲)、文字(私信)、行动(奖金)多方面反复进行了嘉奖, 表示自己对她的看重。

乘风觉得老孔一把年纪挺不容易的,难得见他这么高兴, 为了满足他这点卑微的愿望, 于是在轮空的假期里, 每天都会带沈澹打半个小时的混战赛。

且这个幕后保姆做得越发游刃有余,没多久,竟然给沈澹刷出了三夭的一个成就称谓。

连续十场比赛获得“mvp”勋章, 解锁金色特殊称谓“强中自有强中手”标识。

沈澹拿到称谓后立即挂了上去, 每天一有空就站到活动大厅的高台上猖狂大笑,给众人展示自己的辉煌荣誉。

网友们只觉得眼睛一睁一闭, 噩梦降临。天天祈祷着乘风什么时候打比赛,赶紧跟沈澹解绑。

她们不合适,她们两个就不能一起闲着。

大概是广大网友的真诚祝愿成功触发了毒奶效果,决赛的第三轮匹配因节假日推迟了三天。漫长的等待期后,正式名单在12月中下旬的早晨七点公布。

起得早的人掐点打开三夭,往下划拉页面。

不是轮空。

众人心里一松。

随即视线转向对战表的另外一侧,发现上面写着他们无比熟悉的三个字——项云间。

这名字就像一针强力的清醒药剂,那些还没完全退去的瞌睡虫都在这番惊吓中跑了个干净。

确切来说,这个结果其实算是意料之中,情理之外。

每一轮匹配都要淘汰一半的考生,目前决赛圈还剩下的选手数量已经不多了,乘风的能力测试名次已经属于尾巴上的选手,跟项云间对上的概率本身偏高,加上一点玄学的影响,丝毫不显得奇怪。

只是网友下意识地认为,一个是手操机甲的断层领军人,一个是传感机甲的top级大神,怎么都该是王不见王,在故事的最终回里敲下黄昏之战的响钟,在无数人的关注中完美地拉下帷幕。

这一局来得有点快了。

最受众人瞩目的一场比赛,让本届联赛结束得似乎比以往更早一点。

乘风收到结果,习惯性点开三夭论坛,想扫一圈网友评论。

就算没什么可靠资料,积攒怒气值以转换动力,也是挺好的。

结果一向看衰她的网络大师们,这次跟她预想得不一样。

这帮人的画风莫名其妙地就歪了,对联赛的爱发生了严重转移。

“乘风,求你带我比赛。沈澹都拿过团队的mvp了,我必须也要拿一次,不然我老了以后怎么面对我儿子?我愿意把我的肉^体贡献给你,不管你输还是赢,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叶归程,只要你带我享受一下战神的快乐,我就贡献出我灵验了十几年的毒奶,全部压到项云间的身上!像我这么毒的奶不多了,大神千万不要错过啊!”

“选我!我的奶更毒!我这辈子压过的队伍从来没赢过,考试蒙的题目从来没对过,开盲盒隐藏从来没出过。大佬带我,我全盘□□项云间!”

“哈尼,我可以拼车。只要你愿意,我就是你不争不抢的乖宝,你只要偶尔送我三个人头就行了【比心】。”

“我特别会吹彩虹屁,我只要两个。”

“这种时候还内卷?是人吗你们?”

乘风揉了揉山根,至今还是没能搞懂三夭网友的生态群。

对战百名开外的选手时,他们信誓旦旦地喊着“要死了要死了”。

对战榜首的项云间了,另一个主人公却只配拥有一个姓名。

群组板块闪出新提示,分析群跟小群同时热闹了起来。

乘风可以预见分析群里的血雨腥风,手指下移,直接点出小群的信息。

夏天有什么好:等了好久终于今天,今天是该敲锣打鼓,还是该出门庆贺?@叶归程,你醒了吗?

再莽一点:也许你可以再等等。出结果说不定会有惊喜。

夏天有什么好:你说得对,之后的每一天都是惊喜降临的前调。@叶归程,走,哥哥陪你打两场,给你热热手感。

叶归程:不,我不去。

夏天有什么好:【离谱】你在说什么?你知道我陪练多少要钱吗?你居然拒绝我?【拔刀】

叶归程:我觉得你会骗我。从我这里坑战术。

两人的回复几乎同时跳出。

向云间:他会,我不会。

夏天有什么好:老项会,我也不可能答应啊!我是多么坦荡的人!

夏天有什么好:@向云间,白瞎了我昨天给你打的神配合,命还我!

家里真的有矿:【鹰鹰吹风】谁出门了?帮忙带个早饭。

夏天有什么好:@叶归程,看看你造的孽,七点还不起床,我们财务已经废了。

叶归程:我起床了。

乘风套上厚围巾,将手揣在兜里走出房间。沈澹也正好从屋里出来。

这个气质懒散,平时连眼皮都不乐意睁大点的瘦高女生,最近这段时间心情雀跃,不仅不含胸驼背脚步拖沓,还走路带风,气势昂扬。

她抬起头,对上乘风的视线,接收到信号后自动曲解成他们沈氏语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组队?大早上的,不大好吧?”

说着已经要转身回去换衣服:“你等一下。去机房我要换套装备。两分钟。”

乘风想了想,叫住了她,说:“朋友。”

沈澹热情回头,笑容灿烂,一手抵着门框,说道:“我是!”

乘风说:“建个模?”

乘风查了项云间许多资料,在他的个人分析上倾注了不少精力。毕竟想要拿到单兵类mvp,他是不得不越过的一座高峰。

项云间的打法很均衡。换句话说,他很全能。

与之相比起来,别的对手都有可以窥见的短板,譬如严慎不够积极、江临夏不够稳重、辛旷不够灵活。

而项云间,无论是远攻、近战、耐力、狙击,都保持在一定的高度,可以对不同的职位进行功能性替代。

他的单项能力或许不是最强的,但加上他的谨慎跟经验,铁桶般的防御,让人难以着手。驾驶手操机甲更是无法有效寻找到可以突破的弱点。

沈澹也对项云间做过一段时期的追踪,将他作为自己课业的模板。知道乘风需要资料后,将数据包友情赠送给她,并和她分场景讨论了下手操机甲面对这种战况时的操作推演。

最后得出的结论不大乐观。

手操机甲除非有大突破,否则面对已然成熟的传感机甲,很难拿到优势。

正好校社团举办的一场建模活动,以及专业课的期末论文都是相关的主题。沈澹被调动了积极性,跟乘风深入探讨一阵,干脆以此创建了课题。

这导致“项云间”几个字在日常出现的频率开始飙升,乘风甚至感觉自己闭上眼睛,都能幻听到有人在她耳边喊这个名字。

以致于早晨出门锻炼时,乘风的脑子还是发木的,不停回味着梦里项云间和他的破军在城市街道里转圈圈的场景,没注意到身边跑过的人。

项云间抬起手,想要打声招呼,就见乘风直直从他身边跑了过去。

嘴里哈出的白气模糊了前方的视线,跟冬日里的寒冷是相似的颜色。项云间转过身,三两步跑上去,抬手按住乘风的后脖颈,不轻不重地推了一下。

乘风被吓得一个哆嗦,惊讶中回过头,见到是他,莫名心虚地问:“干什么?”

项云间笑道:“跑步的时候还能睡着?让你醒醒。”

说完就自顾着走了。

乘风回过神来,叫道:“可恶!”

飞在她身边跟她一起晨跑的小猫头鹰跟着谴责:“可恶!”

它明显对项云间积怨已深,因为项某人曾十分明显地告过它几次恶状,摧毁了它的形象,只是无奈限于战力差距打不过对方,所以一直隐忍不发。此时撺掇着乘风给它报仇。

“目标已走远,建议攻击。”

乘风眯着眼睛瞥过去,用手在它肚子上戳了一下。

正在竭力保持平衡的飞行系统受到干扰,晃晃悠悠的差点坠机,往下掉了二十公分才重新拉升高度。

它不死心地提醒道:“目标已走远,目前状态可攻击。”

乘风不为所动,从兜里摸出一张纸巾,擦了把冻得发红的鼻子,决定先过去吃早饭。

小猫头鹰大感失望,“怂”有悖于他们机器人的做人准则。

它追在乘风后面,又说了一句:“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