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五十一章 往生极乐(三)

书名:幸存者游戏 本书主角:陈什 作者:沉匙A 字数:3435 字 更新时间:2022-05-28 19:26:17

叶玮没有说话,又过了很久,他才将妍妃从地上扶了起来。原地踱了几步,唤卢尚书进来。

“传朕旨意,苏长老为女子,确不可当太师一职,着封为后宫礼仪使,即日起管理后宫,皇后及下不可违拗;另,国师有言不吐、腹诽心谤,实乃不忠不义的大罪!于明日斩首示众,诛其九族。”

短短一句话两个旨意,却改变了整个朝堂的风向,卢尚书看着皇上,愣着说不出话来。直到叶玮不耐烦的一句:去办吧,他才回过神来:“是!”

自此,整个朝堂如同易了主,再无人敢质疑叶玮的决定,皇上说什么就是什么。皇后因派人暗杀妍妃也被诛了九族,如今就连后宫,也是妍妃,哦不,妍皇贵妃的天下了。

成安三年二月,通过妍皇贵妃和礼仪使苏莫,大启早已摸清了东隅,上至皇宫,下至百姓,早已渗透进了大启丐帮的人。仅仅三年,大启便从内忧外患的局势变成了如今这样。

外敌侵入加上宫变,东隅皇宫在一夕之间变成了血海。那日叶玮正躺在妍皇贵妃身旁酣睡,不知合适听到兵马震天的声音,清醒后发现自己被下了药,浑身无力,动弹不得,而换上丐帮装束的妍皇贵妃陈秀就坐在床边。

“皇上,臣妾来送您最后一程。”

苏莫已经去前线和皇家御卫对战了,剩下陈秀在这儿解决东隅最后的希望。他瞪大了眼睛,看着一直以来柔柔弱弱的她竟漫不经心地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抵在了叶玮的颈部。

“原来当一个人拥有至高无上权利的时候,真的会忘了自己是谁啊。”陈秀轻启朱唇,凑到叶玮耳边,冰冷的声音透过空气传到了他的耳中:“十年的兢兢业业,还比不过这一年的堕落。”

“来人……来人……”

叶玮喊不出声来,就算喊出声也没人会来,他开始祈求:“让我活着好吗?哪怕在大启的水牢里,哪怕为奴为婢,让我活着好吗?”

“你是想学勾践吗?可惜……就算我想给你这个机会,大启也不会。在你决定诛灭国师九族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今日。”

冰冷的匕首掠过叶玮的脆弱的脖子,鲜血溅起数米高,一部分打在了四周和头顶的床帘上,一部分又回落下来,模糊了叶玮的双眼,猩红一片。

……

叶玮睁开双眼,晕眩的感觉让他找不着北,无数莫名其妙的记忆灌入脑中,柏澍、极乐鸟、陈秀、苏莫、宫变……以及眼前的森林。

眼前的森林?

原来成为皇帝不过是叶玮的黄粱一梦,他现在还在幸存者游戏里,正站在魔法森林的边缘处。他已经出来了,不远处站着阿来和陈什,阿来身后还站着两个人。

“我输了?”叶玮问。

“是的。”

阿来客气地点了点头:“您已经被淘汰了,现在由他们二人带你去接受惩罚。”

“……好。”

叶玮行尸走肉地点了点头,他接受了这一切,自己之前几十年的拼搏好像一个笑话。毕竟就在刚刚,一场梦,他由高高在上的皇帝变成了任人鱼肉的死人,拥有至高无上权利的他竟然杀了梦里的柏澍,那个灯塔一般的存在,就这样,被他毫不犹豫地杀死了。

离去时,叶玮听见阿来对陈什说:“现在,我将带你去见你的妹妹。”

……

7月30日。

时隔半个月,前前后后十三场游戏,一切终于结束了,陈什获得了所有游戏的胜利,即将如他所愿,见到陈秀了。

默默跟在阿来身后,陈什心中有些忐忑,他不知秀秀会不会缺胳膊少腿,会不会哭,会不会被其他人欺负,会不会恨自己来得太晚。总之,想这些没有任何意义,唯有见到她一切才有意义。

阿来并没有带陈什上缆车,而是离开所有场地里最北面的魔法森林,朝更北面走去。走到头是两扇对开的巨大铁门,将近十米高,再往上是一圈一圈的通电铁丝网,右侧铁门上有个红色按钮,阿来上前长按了三下又退回原点,五秒后,铁门从内侧往外被打开了。

待门完全敞开,陈什看见里面是一栋四层的白色小楼,装修非常简单,就像个普通的洋房。唯一不普通的是小楼前挂着一个红色牌匾,上面写着五个楷体黑字:清水疗养院。

疗养院?

陈什对于幸存者游戏背后的势力有过很多种设想,工厂、制药厂、人工智能、房地产,哪怕是仓库,也从未想过只是这样一个区区疗养院。

“秀秀在里面吗?”他问。

“你不想见一见我们老板吗?”阿来没有回答陈什,反问道:“说不定我们老板那里有你想知道的秘密呢。”

也罢,陈什耸了耸肩。见就见吧,既然到了这里,肯定是这个所谓的老板想见自己,都等了那么久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跟着阿来,又是两扇对开的铁门,只不过这次的门大小规格正常,不像那种进来就出不去的监狱大门了。

楼是被改造过的,一进去就是电梯,电梯直通四楼,出来后陈什看见的是一个简约的白色房子,靠里中间摆着一张同样是白色的桌子,桌前有个高高的办公椅,面朝着墙,往下能看到人腿,有人坐在那里。

“好久不见。”

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陈什感觉自己心脏漏跳了一拍。

“温暖?”

“回答正确!”

椅子转了一百八十度面向陈什,上面坐着一个浅咖色微卷头发、戴着恐怖笑脸面具的人,和空弹绝杀时屏幕上的人很像,唯一不同的是那里面的人头发盘起,看不见发色,而面前的人头发是披下来的。

修长的手指缓缓摘下面具,露出了温暖苍白的脸,她把面具倒扣在桌上,手肘抵在办公椅扶手上,双手交叉,笑容一如她的名字,温暖。

“你就是这场游戏的策划者?”

陈什自认为自己很聪明,谁知和温暖一起玩游戏那么久都没发现她的真实身份。虽然早早感觉有问题,却总能被勉强含糊过去,这个游戏人人都有秘密,所以自己也没有多想,谁知这竟是个天大的秘密。

“是的。”

温暖点了点头,不屑地反问道:“不然站在这里的人怎么会是你?”

“什么?”

陈什更加迷惑了,他费尽心机突破重围,从三十六个人里面胜出,成为最后的赢家。而温暖短短一句话就挑明了,自己能赢,是因为她想让自己赢。

“你到底是谁?”这一刻,陈什的心态彻底崩了,颤抖地问出这句话,因为他想到了刚才近来的大门,现在不仅是秀秀,就连自己,也永远无法离开这里了。

“我是谁?你真的猜不到吗?还是你,根本不敢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