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非他对手

书名:不让江山 本书主角:李丢丢 作者:知白 字数:1696 字 更新时间:2021-11-25 00:33:24

周师仁在接到了罗耿的信之后,也是把罗耿好一顿骂,两个老狐狸都把对方十八辈祖宗好好问候了一遍。

可终究还是周师仁惹不起罗耿,所以就下令把许素卿秘密-处死。

因为许素卿这个人在江湖上名气实在太大,如果是明着处死的话,必然会有大麻烦。

周师仁已经做到了兖州节度使这般高位,说是兖州土皇帝也不为过,若是寻常人理解,他当然不会害怕什么江湖客。

毕竟以封疆大吏的身份,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调动数万精锐府兵,哪个江湖势力能挡得住?

其实毫不夸张的说,节度使只要下命令,就能把整个州之内的江湖门派屠一个遍。

然而实际上,越是到了这般高位,越是要小心谨慎一些,能把门派都灭了,但能把人都杀了吗?

若因为处死一个江湖客而造了报复,被其他江湖高手偷袭暗杀,这当然划不来。

越是能做到高位的人,越是明白什么叫阴沟里翻船,越是懂得怎么避开别人的报复。

所以周师仁的意思是,在牢房里把许素卿毒死就算了。

然后把尸体或者是人头用石灰封好后送去兖州,让罗耿看一眼,罗耿也就心满意足,还会念他的好。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许素卿这个人当时虽然年纪并不是很大,可在江湖上帮过的人太多,影响实在太大。

那大牢里的一个狱卒是兖州某个江湖门派出身,得知消息之后,冒死把这事传了出去。

结果一时之间,为救许素卿,差不多州治城内的江湖势力都被惊动了。

不久之后的某个夜里,这个狱卒偷偷打开了大牢的后门,把城中自发聚集起来的江湖豪客放了进来。

一番厮杀之后,至少上百名江湖侠士战死,也总算是把许素卿救了出来。

可经此一事之后,许素卿心灰意冷,对中原已经再无眷恋。

再加上这事在兖州闹的很大,劫狱这么大的事,节度使周师仁不可能善罢甘休。

所以一群人决定护送许素卿出关暂避,等以后再找机会回中原。

这群义士把许素卿救出来之后才发现,许素卿已经被折磨的没了人样,因此他们对朝廷对官府也彻底失望。

出关后许素卿不想再回去,护送许素卿出关的那批人,其中不少都自愿留了下来,陪着许素卿在漠北生活。

而这其中,不乏兖州的绝顶高手。

血浮屠中的四圣将军都是江湖客出身,且都是江湖上极有分量的人物。

比如此时在叶先生面前的廖亭楼,可以说是熊虎门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在整个熊虎门之中,也只有门主金拓定才能勉强胜他分毫。

原本这些在中原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大人物,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环境的改变,性格也大都发生了变化。

他们一开始在漠北立足,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漠北横行的马贼。

大家商量了一下,与其低声下气的讨生活,不如干脆就打出来一番天地。

让他们去和马贼低声下气,他们当然也做不出来。

但他们这些人如果想在这打出来,对于漠北的马贼来说才是噩耗。

其中随随便便一个人都是他们各自江湖门派中的顶尖高手,这些漠北的马贼再凶悍,又怎么可能是对手。

如此一来,逐渐的,他们在漠北杀出来威名。

也正是在这样残酷的环境下,在这样不断的厮杀中,他们都变成了杀人如

麻的凶徒。

尤其是许素卿,在到了漠北之后,伤势痊愈,性格变得阴沉甚至可以说暴戾。

他对救出来自己的这些兄弟推心置腹,就算是让他拿命去换他也心甘情愿。

可对于其他人,哪怕是血浮屠队伍里的马贼,只要触犯到他,他绝不手软。

或许是因为他当初在幽州帮助罗耿训练了燕云重骑,所以他将这支马贼队伍命名为血浮屠。

燕云重骑的直接对手是黑武人的铁浮屠,他就把马贼队伍称之为血浮屠,这其中对罗耿的恨意,就可见一斑。

“叶先生......”

廖亭楼看向叶先生道:“我知道必死无疑,我没什么好说的,也不觉得此生还有什么留恋,死了也就死了,我只求叶先生将来可以放过大当家一次。”

他语气诚挚的说道:“大当家都是因为被那些做官的人陷害,所以才会来漠北,他是今天的憾三州,根本就不能怪他自己......”

叶先生摇了摇头后缓缓说出三个字。

“办不到。”

廖亭楼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叶先生并不打算再给他机会说什么了。

叶先生起身吩咐道:“把他架到校场上去,当众斩首。”

廖亭楼见叶先生要走,使劲儿的喊了一声。

“叶先生!”

叶先生回头看他,廖亭楼眼睛有些发红的说道:“临死之前,我得再次替熊虎门谢谢先生当年的救命之恩。”

叶先生对他点了点头,沉默片刻后说道:“你安心上路,在你临死之前我也有句话留给你,以后的中原不会在出现许素卿那样的事。”

说完后叶先生迈步而出。

不久之后,廖亭楼被架到了边关校场上,号角声响起,城中士兵除了在城墙上当值的人之外,全都集合到校场上观看。

廖亭楼被架到校场正中,他看着那些边军汉子们朝着他怒吼,一声一声杀字呼喊声破云天。

也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廖亭楼心里想了些什么,他扫视一周后闭上眼睛,没有说一句话。

行刑的刀斧手上来,一刀将廖亭楼的人头斩落。

两天后,血浮屠营地。

有逃回来的马贼将事情经过详细告知许素卿,许素卿听闻后大惊失色。

廖亭楼是他结义兄弟,他如何能不担心?

黑武亲王阔可敌夜澜派来的特使耶伏芝见许素卿如此反应,他心里倒是开心的很。

如果那廖亭楼被宁军所杀自然最好,如此一来,血浮屠日后和宁军交战,就必然会满怀仇恨。

“我要去边关。”

许素卿起身就往外走,大步流星。

“殿下。”

耶伏芝连忙追上去,一边追着走一边说道:“汉王殿下何必如此莽撞?这消息传回来,说不得是宁军的人故意放了活口回来。”

“他们就盼着殿下你此时带兵去边关,十之七八已经有宁军在半路埋伏。”

见许素卿根本不理他,耶伏芝大声说道:“你如果贻误了战机,破坏了黑武帝国大军南下之事,你知道后果吗?!”

听到这句话,许素卿猛的停住脚步。

耶伏芝还以为自己这话镇住了许素卿,却见许素卿忽然一回头,伸手抓向他的咽喉。

在看到许素卿出手的瞬间耶伏芝就做出了反应,大概不到一息的时间之内,他连续变幻了三个方向。

然而没有用,许素卿那只手动作看起来并不快,可他就是躲不开,随随便便一样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我从来都不喜人聒噪,你要么现在闭嘴,要么死后闭嘴。”

许素卿随手一甩,耶伏芝的身躯就根本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

以他黑武剑门剑师的实力,在被甩出去后有足够的能力调整身形。

然而......在被甩出去后他的身体依然不受控制,好像身上的力量都被许素卿刚才那一捏之力给封住了。

耶伏芝脑子里想到了怎么去控制身体,怎么才能稳稳落地,可也只是想想罢了。

砰地一声,耶伏芝后背撞在一根柱子上,整个木楼好像都摇晃了一下,头顶上有灰尘簌簌而落。

摔在地上的耶伏芝硬是好一会儿都没能站起来,身体里血脉不畅,四肢发麻。

胸口更像是塞着什么东西似的,连呼吸都困难,直到他哇的一声吐出来一大口血,这才好了些。

再看时,哪里还有许素卿的影子,人已经不知道出去多远了。

耶伏芝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挣扎起来,手扶着柱子喘息。

此时心中只想着,待日后定教你明白什么是生不如死。

出身黑武鬼月八部,又是剑门的剑师,耶伏芝何曾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他缓了好一会儿后才气血才恢复过来,这地方他也不愿意多呆了,让手下人扶着他离开。

出了木楼的时候,他以为会看到整个血浮屠的队伍都集合起来,却没有想到营地里的人几乎没有什么动作。

他好奇的问了问,才知道是许素卿太过心急,出木楼后牵了一匹马就冲了出去,手下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耶伏芝心说这样更好,那狂傲无礼的家伙自己跑去边关送死,这血浮屠的队伍反而更好控制一些。

最主要的是,刚才许素卿对他出手,他是真的害怕了。

就在他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却见这血浮屠的另外几个首领,已经在下令集合队伍。

耶伏芝本想阻拦,可再一想,这群根本就没什么规矩可言的马贼,又怎么可能听他的。

与此同时,边关。

叶先生站在城墙上眺望北方,那茫茫原野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的注意。

千办虞红衣和尚青竹两个人走到叶先生身边,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后,同时微微点头。

虞红衣道:“先生,那日有马贼侥幸逃脱,以憾三州对他手下兄弟的态度,必会带兵前来抢人。”

尚青竹道:“所以我们两个商量了之后,来请示先生,可否准许我们两个带队伍出去在半路伏击。”

叶先生摇了摇头:“不能去。”

他的手扶着城墙,脸色凝重的说道:“以我们现在的兵力去城外伏击,毫无优势可言......”

说到这叶先生停顿了一下,然后语气更为凝重的说道:“如果是许素卿来,你们在半路上拦不住他,还会被杀,别心存侥幸,没有任何意外。”

虞红衣好奇的问:“那人真的强到离谱?”

叶先生再次沉默下来。

良久之后,叶先生叹息一声道:“我应不是他对手,我,加上你们几个千办,或许也不是他对手。”

“十几年前的许素卿是三州第一大侠,出手会留余地......可现在他已经是憾三州了。”

说到这,叶先生的眼神更为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