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181章 误会

书名:陆地键仙 本书主角:楚初颜,祖安 作者:六如和尚 字数:1253 字 更新时间:2022-04-30 22:39:43

“什么!”玉烟萝脸色苍白,这矿脉是玉家的根基,如果真的坍塌的话,对玉家是毁灭性的打击。

要重新清理这废墟,不知道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关键是还需要时间。

没个十年八载,恐怕没法重新投产。

而如今风摇雨坠的玉家,还能坚持到那个时候么?

祖安则快速说道:“我们还是尽快找个安全地方吧,可别在这里被活埋了。”

到处都有碎石落下,这里显然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这边走!”玉烟萝急忙收拾起心情,对这地下矿脉最熟悉的莫过于她了。

祖安跟着她往前跑了一会儿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回过头去,发现燕雪痕并没有动,反而摇摇晃晃然后直接往地上栽倒下去。

祖安吓了一跳,直接召唤大风一个瞬移来到她身边将她接住:“你怎么了?”

燕雪痕微微张开眼睛,看清是他后,有些羞恼地推着他:“我没事,快放开我!”

“站都站不稳了,还没事呢。”祖安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松手,抱着她急忙往玉烟萝所在的方向跑去,一路躲开了天上掉下来的各种土方以及石块,好几次都是擦着两人衣角落下,若是偏了一点点,恐怕已经被埋在地下了。

燕雪痕仰着头看着这个抱着自己的男子,看他抱着自己狼狈躲避的样子,她忽然间有些失神。

她素来修为盖世,都是她保护别人,何曾需要别人来保护她。

如今第一次被人保护,还是被一个男子,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想着想着她脸蛋儿微红,不自然地将脸转到一旁,不再去看他。

几人一路逃出数十里,矿洞的摇晃幅度才渐渐减弱起来。

看着后面的隧洞已经被土石所掩埋,所有人都心有余悸,要是再慢一点刚刚他们恐怕就被活埋了。

如果是巅峰时刻,云间月她俩也许还活得下来,可现在的状况,一旦被埋只有死路一条。

“冰石女,你怎么变得这么娇弱了?”云间月注意到退路已经完全封死了,不知道还能不能重新回到地面,心情自然不好。

燕雪痕正要回答,谁知道小嘴儿一张,却喉头一甜,哇的往旁边吐出一口鲜血。

云间月正有些幸灾乐祸,不过忽然注意到那血液里的黑色,不禁脸色一变:“你中毒了?”

“一点小毒,不碍事……”燕雪痕还没说完,云间月已经一把抓起了她的手腕。

若是平时,燕雪痕断然不会让自己的大对头抓住自己脉门,可如今体弱无力,根本无力抗拒。

云间月查探一番,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不碍事,你已经大半个身子踏进鬼门关了!”

祖安和玉烟萝吓了一跳:“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祖安觉得手有些湿乎乎的,急忙将燕雪痕扶起来,探出手一看,手上全是血,里面还反射出漆黑的诡异光芒。

而燕雪痕原本洁白如雪的衣裳背心处已经被血污湿透。

祖安忽然回想起之前她从死亡蠕虫手里救了自己的场景:“你是被那死亡蠕虫嘴里射出的乌光击中了?”

燕雪痕嘴唇已经发白,淡淡地说道:“只是当时有伤在身罢了,换作平时,那条虫子攻击再快也打不中我。”

一旁的云间月冷笑道:“都快死了还在这儿装呢,你们白玉京出来的人都是这么死要面子活受罪么?”

燕雪痕想反驳,却已经没有足够的力气了。

“哎,说来也怪我,刚刚你已经数次表现不正常了,我都没有及时发现。”云间月语气忽然软化下来,也不再和她斗气了。

燕雪痕有些意外:“我要死了你不该高兴么?”

“哼,如果是堂堂正正杀了你,我自然会高兴,这种死法我有什么高兴的。”云间月掏出一颗丹药塞在她嘴边,“这是解毒丹,不过如今那死亡蠕虫的毒性已经侵入你全身经脉与脏腑,这丹药也只能延缓你一点时间罢了。”

燕雪痕摇了摇头:“生亦何欢死亦何惧,我早已看淡生死,何必临死还要欠你一个人情。”

“冰石女你怎么这么犟啊。”云间月有些牙痒痒,现在有一种将她的头往地上按的冲动。

这时一旁传来了祖安弱弱的声音:“其实……我能治的。”

听到这句话,燕雪痕不知哪来的力气,瞬间拒绝:“不行!”

云间月先是一愣,继而抚掌笑了起来:“不错,如此甚好,甚好!”

这冰石女不是平日里装作一副对男人不假辞色的冰山模样么,关键是全天下的男人还吃这一套。

要是让他们知道心中的冰山女神已经被其他男人破了身子,而且还是师徒共事一夫!

一旦传扬出去,她可就真是身败名裂了,白玉京的千年名声也毁于一旦。

想到那场景云间月都快笑出声来。

这冰石女和自己斗了这么多年,终于还是我赢了!

咦,可是为什么忽然间也不是那么开心呢?

看到她那诡异的表情,燕雪痕立马猜到她的心思,不禁羞愤欲死,要真是被祖安用那种法子救了,自己当真是生不如死了。

“我不要你救,你快放开我。”燕雪痕心中发慌,急忙挣扎起来,可惜她的肢体无力,挣扎起来反倒更像是情侣间的打情骂俏一样。

祖安急忙说道:“你别激动,小心毒气攻心。”

“毒气攻心才好呢!”燕雪痕现在只想马上死去,不然被祖安用那种法子救了,她也没脸活下去啊。

祖安:“……”

这时玉烟萝神情古怪:“阿祖,你还……还支持得住么?”

刚刚两人在一起那么久,她真的有些担心对方的身体。

她总觉得整件事怪怪的,自己的男人似乎要分享给其他女人。

但她却发现自己没理由阻止,毕竟是为了救人,而且刚刚燕雪痕也是为了救祖安才受的这么重的伤。

“没问题呀。”祖安有些疑惑,为什么她会这样问。

听到两人对话,燕雪痕更是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云间月拍了拍他的肩头:“便宜你小子了,好好伺候我们的燕大美女。”

正常来说,她现在应该是看戏的心态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

燕雪痕一张脸通红,感觉自己头顶都快冒烟了,可惜血气翻涌,她眼前一片模糊,想拒绝都说不出话来。

她心中一片冰凉,难道自己真的难逃这个命运么?

这时云间月相当不爽地说道:“冰石女你用得着这种表情么,刚刚你不是自己都愿意的么?”

这女人有一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啊。

燕雪痕气苦,刚刚是以为自己反正死定了,临死前救一下祖安,避免这个拯救了她和天下苍生的男人无声无息的死去。

但现在的问题是祖安会一套邪门的功法,完事过后还能治好她。

愿意是因为很快就死了,一了百了。

可现在想到事后还要面对一堆世俗的眼光,她整个人都不寒而栗。

这时祖安古怪的声音响起:“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说的救人,又不需要肌肤之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