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正文 第189章:鳄鱼

书名:宝藏猎人 本书主角:江宪 作者:厄夜怪客 字数:1723 字 更新时间:2021-08-26 19:37:20

怎么会!?

凌霄子看着手机中的卦象,不敢置信的眨了下眼睛,立时将整个船屋的实时图像调出。

“我明明走的是泽地萃,鱼跃龙门定是生门。从这里走没问……嗯?”他双眼猛地一凝,目光死死的钉在了船屋内部图上,这图像上内部房屋的形状,和他记忆中大相径庭!

船屋内的阴阳爻,变了。

“竟然……变了?”凌霄子深深吸了口气,船屋内的阴阳爻变了,那此时和外界浪花阴阳爻相结合的卦象是……

周易第十二卦,否。

天地否,乾上坤下,虎落陷坑!

下下之卦,正合死门!

“真是日了狗了!”

凌霄子暗骂一声,顺手关了屏幕,黑掉的屏幕中却陡然浮现两点碧绿的竖瞳,如箭矢一般射了过来!

艹!

凌霄子浑身一个激灵,绷紧的身躯下意识的做出反应,一个懒驴打滚向左前方翻了过去!

他双眼眯起,滚动的过程中盯着上方。只见月光下,一道黑影迅捷的划过他刚才所在的位置!

上膛的手枪骤然举起,凌霄子当即扣动扳机。

砰砰砰!

子弹冲出枪口,那道黑影在落地的瞬间向侧面弹起,地面上激起一串金石碰撞的火花。那黑影闪过子弹,直接翻身扑向凌霄子!

两者之间距离何其之短?

刚起身未站稳的凌霄子,顿时看到一口尖利的牙齿,来到身前三尺!

嗖嗖嗖!

凌霄子左手中绷直的符纸顿时划破空气,发出阵阵尖啸,如天女散花一般向着身前席卷。他的身体同时一矮,想侧方进行翻滚!同时握紧枪的右手再度扣动扳机!

砰砰砰!

出膛的子弹打在墙壁上,再次激起了连串的火光。

一道凄厉的声音猛然响起。

凌霄子警惕回头的瞬间,只见一道半米长的黑影嗖的窜过墙壁,消失不见。

火药味中,一股淡淡的肉味飘散出来。

他缓缓的起身,单手持枪,警惕的看向四周。

半晌,黑影未再出现。

“走了吗?”凌霄子警惕的上前,来到了符纸落下的地点。这些符纸已经大都破损,有的是被划开,有的是被撕裂,但更多的则是带有一股腐蚀的痕迹。

弯下腰,凌霄子捡起符纸,嗅了嗅那腐蚀的边缘,一股特殊的腥气和香气顿时涌入鼻腔,让他出现了一丝恍惚。

“有毒!”凌霄子面色一凝,眸光扫视了一眼四周,一个速度快,体形不大,还有毒的猎食者……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凌霄子警惕的打量周围,脑中回想起刚才所见。对方速度很快,在这夜色之下,他也难以看到清晰,但还是能看到大致的轮廓。

那对碧绿的眼眸和满嘴尖牙,更是给了他深刻的印象。

凌霄子深吸了口气,走到破败的房屋之前,伸手推开房门,以如今的卦象,他走这条路,才是最为安全稳妥的。

房屋外面破败,里面更是陈旧,手机的手电筒打开,照亮了房屋内的角落。凌霄子打量四周,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外面的木料上还遍布着蛛网,这里竟然没有?”

一般的破败房屋内部的蛛网要比外界多上不少,而这正好反过来了!

“是有人经常打扫里面?还是……”

凌霄子继续观察这四周,墙壁上隐约的画着些什么,但因为墙面过于破败,已然看不清晰。他看了眼手机中重新推算的卦象,双眼警惕的看向四周,继续按照卦象的指引前进。

连走穿过几间房,房间内部一脉相承,墙壁上都隐约画着些模糊图案,只是温度却越来越冷。

吱嘎……

大门打开,凌霄子踏入房间,手电的光线向墙上一照,只见到一个长达数米的硕大黑影骤然显现,一双淡漠的碧绿瞳孔,正冷冷的盯着他。

他浑身寒毛乍起,心脏瞬间停了一拍,双脚肌肉爆发,整个人猛然后退,狠狠的将大门关上!

砰!

门关上的瞬间,凌霄子身形暴退,刚要穿过这间大门,身体突然停下。

他双目看了看前方被狠狠关上的大门,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来到门前,重新谨慎的将门打开,手电重新照在墙上。

碧绿的眼眸下,凌霄子心脏收缩一瞬,但随即他紧张的肌肉缓缓松弛,脸上露出轻松之色。

前方,不是怪物,而是一幅壁画!

壁画上,一群群小人站在一个四足、单尾,扁头,尖牙利齿的怪物前跪拜,还有一些被捆绑的小人,被送到怪物身前。

凌霄子走上前,眼中露出恍然:“这是……鳄鱼?这些人都在祭祀鳄鱼?”

鳄鱼,别称猪婆龙,曾被古代的一些先民祭拜,古书中孔甲养龙中的龙就有很多学者认为是鳄鱼。而江西正是鳄鱼繁衍生息的地点,这里有人祭拜鳄鱼再合理不过了。

凌霄子回想起刚才袭击他的黑影,确实是四足单尾扁头的样子:“难道那是一只小鳄鱼?”

“可是鳄鱼在路上的速度能有这么快?甚至还能喷毒液……”

这完全不像是鳄鱼的能力!

凌霄子心中生疑,不过一想到之前云梦泽的种种,他便觉得鳄鱼跑得快会喷毒液,似乎也算不了什么。

他看着壁画,手电正要移向一旁,身子突然一僵,微微抬头,又微微转身。

就在头顶上方的房梁处,来时的门前,四盏碧绿的眼瞳,漠然亮起。

而门口月光下的阴影,更是超过了五米!

“艹!”

凌霄子一个侧面翻滚,立刻扣动扳机。

砰砰砰砰砰砰!

连开数枪,起身的凌霄子头也不回,推开身边的门便向前冲。

在这种狭小的空间中,和两只灵活小巧的猎食者决斗,即便是枪械的优势也难以发挥。

瞬间冲过一扇扇门,身后一道满是愤怒的嘶吼声传来,凌霄子的脚步频率立时提升了一个层次!

“这家伙玩不起,吃亏了还找家长的!”

心中暗骂一句,凌霄子听着后面逐渐拉近的撞击声,恨不得多长两条腿!

他不断的变向,让自己穿行狭小的区域,希望那些墙壁能够阻挡一下后面的怪物,但是那频繁的撞击声却没有丝毫的停顿。不知道穿过几间屋子,推开多少门,凌霄子再度打开一扇大门,一脚踏前,好像踩到了一根圆木,身子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向前倾倒。

他稳住身形,目光落在身后的“圆木”上,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那哪里是什么圆木,而是一根被咬断的腿骨!

凌霄子目光向着周围移动,他的脚下、身前、身后、四面八方……尽是森森白骨。

…………

噔噔噔……

江宪看着导航,在墙壁上飞快的行走着。

跳出房屋本身,居高临下的行动,这便是破解魔方迷宫最好的办法!不需要去计算,不需要去思考。只要居高临下,踩着墙壁,向着目标前进就可以了。

江宪再次翻越了一面墙壁,距离祠堂,已然不到一百米。

只要穿过前方的那些老旧的房屋,就能够到达祠堂。

然后走到那些老旧房屋前的江宪骤然停住了脚步,目光猛然落在了房屋之前。

船屋内的建筑都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处处都透着老旧,但眼前的房屋确实格外的陈旧。它们的门窗上到处是残缺的痕迹,青砖搭建的墙壁上一块块破损的砖石裸露,甚至有一根根青草沿着砖缝生长出来,让这里显得格外凌乱。

而在每一个房屋之前,都有一个个黑色木质箱子摆放,整齐的铺满了一条巷道。

夜风吹起,门上的对联如经幡般扬起,烟尘月色之下,这条巷道变得黯淡朦胧,层层叠叠的阴影仿佛一个个游荡的孤魂厉鬼一般。

那是……棺材!

好多的棺材!

江宪瞳孔骤然收缩,船屋内,竟然有棺材!不是一口两口,而是铺满了一条巷道!

这是什么情况?哪来的这么多棺材?

江宪猛然抬头,目光落在周围一间间房屋黑色的房顶,又挪移到巷道这一排排棺材前,深深的吸了口气:“难道说……”

他拿起手机,立刻调出洲湖村和周边的俯瞰图,手指拖动放大的地图,却并未拖拽到船屋位置,而是从村东头开始依次进行排查,进行观看!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一个个地点不断的从指间划过,当村内的地点全部点过,江宪的手指再度拖动手机画面,显示着周围的山野状况。

凝实的目光仔仔细细的将地图上各个角落观测完毕,江宪深深的吐了口气:“没有,竟然真的没有!”

“整个洲湖村,不论是村内,还是村外的土地山林,竟然连一块墓地都没有!”

自古以来,华国的人便有入土为安的思想,无论是乡村还是小镇,周围定然会有一块墓地来安葬家人先辈。这块地或是在村子内的闲置区,或是在附近的一块山坡之上。

江宪这些年走南闯北,所见乡镇村庄皆是如此。但洲湖村的周围,却没有墓地。

没有墓地……那些死去的尸体,骨灰会安置到哪里?

江宪看着洲湖村的地图,目光缓缓挪移到船屋的图像,这些黑顶的屋顶,此时不仅仅像是一个个船舱,更像是一口口棺材,一个个墓穴,存放着一代代的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