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440【金陵大学与神童】

书名: 本书主角:赵瀚 作者:王梓钧 字数:1511 字 更新时间:2021-11-25 00:34:21

越南阮措、朝鲜尹善道都没立即离开,被留下来观看新落成的金陵大学。

这是赵瀚治下第一所大学,地址位于大明南京国子监,也就是后世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附近。

永乐年间,南京国子监有九千学生。

后来就渐渐衰落了,到明末更是破败不堪,许多建筑都已经朽坏。

如今,焕然一新。

大明湘南巡抚王之良,被迫投靠赵瀚之后,如今做到礼部员外郎,负责带着这些外国使节参观。

此君年事已高,不想再当从五品官员,申请转为大学教授,已经获得赵瀚批准。

王之良的学派是“新关学”,跟大同理论非常接近。他最新的学术成果,是将横渠四句与大同理论结合,其文章明年就能编入《大同集》。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生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尹善道是朝鲜的世子师,专门给朝鲜王子传授功课。可惜,他的两个王子学生,都被满清抓去当人质,如今却是一死一病。

一路上,尹善道都在向王之良请教理学。

王之良走在校园之中,捋着胡子说:“天心即人心,天道即人道,天理即人理。”

尹善道又问:“如何做学问?”

王之良笑着回答:“明体适用,匡时要务。道不虚谈,学贵实效。”

尹善道感慨说:“君真乃大儒也。我国士子,便好虚谈,不务实际,致使国家败坏不堪。”

王之良说道:“吾非大儒,只是金陵大学一教授耳。真正的大儒,都在翰林院与钦天院,那才是真正做学问的地方。”

“钦天监不是研究天文历法的地方吗?”尹善道表情疑惑。

王之良解释说:“非也。今之钦天院,有数学、物理、农学、天文等馆,亦是研究大学问的所在。”

尹善道忙问:“物理乃理学也,怎不在翰林院?”

“哈哈哈,”王之良大笑,“此物理,非彼物理。”

越南使者阮措,只是一路听着,他虽然学过四书五经,但在中国充其量就是童生水平。

行至一处校舍,阮措惊讶道:“窗户竟用琉璃?”

王之良笑道:“此物乃玻璃,莫要惊诧。如今南京城里,许多有钱人家,都已将窗户纸换成玻璃。”

阮措难以置信:“昨日在宫中,我见窗户用玻璃镶嵌,还以为只是皇帝陛下的御用之物。没想到,民间百姓亦能使用,中国竟然富庶至此乎?”

尹善道也说:“天朝上国,果然非同凡响。”

整个金陵大学,都是南京国子监翻新的,窗户纸全部换成透明玻璃。

大玻璃不好造,小玻璃却容易烧制,嵌在原本的窗棂上便是。而且这些玻璃并不纯净,带着淡淡的绿色,达不到磨制千里镜的标准。

又行一阵,使者们看到旗帜飘扬。

阮措问道:“这是天家大旗?”

王之良说道:“此乃国旗。前段时间才确定,今后的官府和学校都要升此旗帜。底色为靛蓝色,意喻天下万民。金色升龙,意喻应民承运皇帝。其下较小的图案,是仙鹤与麒麟,意喻文武官员。此合三原之论,皇帝、官员、百姓,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升龙鳞爪间的云纹,意喻天人合一。仙鹤与麒麟踩着的江崖海水纹,意喻江山永固。”

“国旗,国家之旗也,”尹善道拍掌赞道,“此物甚好,朝鲜亦当有国旗。”

阮措又问:“学堂里怎没有几个人?”

王之良解释说:“等今年的乡试结束,才有各地学子来就读。”

尹善道问道:“大同皇帝陛下,终于恢复科举了?”

“恢复了。”王之良随口回答,懒得多做解释。

王之良所谓的“乡试”,是今年终于开始各省统考。

中学生须参加县里组织的毕业考,考试过关能拿到毕业证。再凭中学毕业证,参加全省组织的统考。

每个省的前五十名(暂定),官府发给路费。到金陵大学就读之后,住宿费全免,伙食费自理,每年学费一两银子。此谓官费生。

其余中学毕业生,包括往届生,也可报名就读。但是,路费、住宿、伙食都得自己掏钱,并且每年学费三十两银子(含书本费)。此谓自费生。

今后还会招收外国留学生,每年学费一百两银子。

一所大学肯定不够,南昌大学、杭州大学、广州大学正在筹备中,明年就能陆续开办了。官费生必须就近入学,否则不能享受优惠,自费生多交钱即可跨区入学。

等各省都有大学了,官费生名额也会增多,预计每省前百名都能官费入学。

王之良终于道明此行目的:“两位使臣若是有意,可送家族子弟来金陵大学读书,每年学费只收一百两银子。大学里的教授,皆为名师大儒。如王伯和(王调鼎)、钱牧斋(钱谦益)、张西铭(张溥),都在翰林院任职,他们每个月都会到此讲学。”

尹善道有些心动,问道:“此间以哪派为主?气理之争又是哪派占优?”

“哈哈哈哈!”

王之良忍不住大笑:“校门口有一块牌子,那是陛下御笔所书校训:兼容并包,百家争鸣。在这金陵大学,只要不煽动学生谋反,哪派的学问都可以讲。而且学科众多,分为:经学、史学、文学(含辞章、音韵、训诂、书法、绘画)、天文(含地理)、物理、数学、农学……等等诸多学科。当然,大同学问,专列一科。”

尹善道惊叹道:“金陵大学之学子,一旦学完这些,岂非都是通家?”

王之良说道:“凡入读学子,当择一科为专修,便如八股治本经。大同学问,文学诗词,还有数学,这三科为必修。此外,还要择一科为选修,若选修科目不过关,那也是很难毕业的。”

尹善道虽然听不懂许多科目,但还是觉得很厉害,打算将一个儿子、一个侄子送来留学。

赵瀚吸纳留学生,无非培养“亲中”人士。

而且,朝鲜和越南,赵瀚是准备吞并的,多培养一些带路党更方便。

特别是朝鲜,被日本和满清轮番入侵,一个抢劫南边,一个抢劫北边,如今人口只剩三四百万。而且国穷民弱,军队战斗力相当于大明的卫所兵,正是容易轻松拿下的最好时机。

……

南京,贡院。

考场也翻修一新,考棚全部改为砖石结构,还嵌入许多透明玻璃。

考生一批一批入内,最引人侧目者,莫过于那些女考生。

虽然赵瀚规定女童必须上学,但一般读完三年小学,就该干嘛干嘛去。大家闺秀继续读中学,却基本都在读女校,擅长诗词的很多,能通过县里毕业考的却很少。

整个金陵府,只有十七个少女来参加乡试(统考)。

都是十四五岁的花季少女,由长辈亲自送来,当考生进场之后,每个少女的长辈都被围住。

“刚才进去的,可是贵府的女公子?”

“正是。”

“真才女也,不知令女郎可曾有婚约。我家犬子年方十五,亦是今年金陵乡试学子。《四书》早已精通,数学也学得极好,历次考试皆为学校前十。”

“阁下美意,鄙人心领了,我家女儿已有婚约。”

“唉……”

就在这时,一个孩童走进考场,引来家长们的阵阵惊呼。

那孩童只有十岁左右,原以为是陪兄长来的,没想到竟然自己进去考试。

方中德今年十岁,方以智的儿子。

他原本在家中私塾读书,后来跟随父亲学习,搬到南京之后才进学校。

三年小学课程,大部分都是学过的,两三个月就学完了,剩下的时间都在学习中学课程。

只读一年,就通过小学毕业考试。

又读一年,就通过中学毕业考试。

现在跑来考大学……

主要原因,是小学、中学的课程只有四书,五经现在被列为大学的专业科目。

至于数学和物理,嗯,物理教科书就是他爹编写的。

方中德的二弟方中通,年仅八岁,数学、物理已经达到中学毕业水平,只是四书还在慢慢学习当中。而且,方中通的理科天赋,远超其兄长方中德!

只能证明现在的自然知识太简单,中学数学的大部分内容,几百年后属于小学考点。

物理研究也不深入,还需要继续努力。

第一天上午,考大同理论。

整本《大同集》都不厚,知识点也不是很多,对于考生而言属于送分项目。

方中德迅速考完,检查修改之后,便交卷等着下一场。

下午考语文,保留了一道四书八股文,剩下的全是填空、默写内容。这种难度,大明的童生也能轻松应付。

当然,只限八股内容,因为还要考唐诗宋词散文,大明的童生很少背这些。

第二天,考数学、物理。

有一道数学大题,引来考生一片哀嚎,年仅十岁的方中德却轻松做出。

数日之后,张榜公布前三百名考生。

方中德考了第四名……

虽然不是第一,但他才十岁啊,就连赵瀚都知道有这么一位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