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487、我要统统都干死

书名:我家老板非人哉 本书主角:杜归 作者:拥有福气 字数:1041 字 更新时间:2021-11-25 00:35:25

“徐福啊……”

“真是该死的狗东西……”

杜归的眼神变得极为危险,他得自安州墓主人、也就是公子华的记忆里,压根没有关于徐福的信息。

毕竟,公子华所在的年代,比起徐福要更加久远。

换句话说,连秦始皇都是公子华的后辈子孙。

但不知道为什么。

杜归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感觉不爽。

就好像,对方和他有仇一样。

杜归想了想,直接拿出了表哥送他的那张白色面具,随手戴在了脸上。

下一秒。

杜归便感觉脑海中一片清醒。

整个人就好像强制性的进入了贤者模式一样。

理智,且又聪明。

“就是这种感觉!”

杜归在心里冷静的分析:“我融合的公子华,和徐福没有任何交集,但我却对这个名字有种敌意,除了公子华以外,我还融合了安州的源头,以及最初索命鬼的心脏,也就是说,这个徐福要么和源头不对付,要么和索命鬼不对付,要么就是真的和我有仇。”

“这个世界上,目前算计过我的人都被我干死了,只剩下一条老狗跑到了海外去找我表哥。”

想到这。

杜归低下头,冷冷的看着羽田小次郎:“徐福一直在你们羽田家族?”

羽田小次郎看着眼前的杜归。

他整个人都陷入了某种无法形容的恐惧之中。

那张白色面具,完全遮住了杜归的脸,只能看到一双冰冷无情的眸子,仿佛是地狱中的恶鬼,却又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尤其是那双眼睛,像是漩涡一样,让羽田小次郎的意识直接陷入了宕机之中。

他完全不受控制的说道:“不,老祖宗是前段时间突然出现的,据我父亲说,老祖宗一直在中国,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重新回到了日本。”

“很好……”

杜归冷冷的说:“徐福是吧,我杀定了。”

说完。

杜归摘下了面具。

他又从那种理智且聪明的状态退了出去。

同时,一旁被吓得心惊胆战的贾富和贾贵颤抖着说道:“老板,您刚刚那是怎么了,我们感觉你好像完全变了。”

杜归狞笑一声:“怎么变了?”

贾富颤抖着说:“变的更加恐怖了,而且好像更纯粹,更像是您,但又不像是您。”

杜归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不过这不重要,戴上面具我会变的聪明,但却更加克制,摘下面具以后,我才会肆无忌惮。”

他虽然眼馋表哥的理智聪明。

可却更喜欢肆无忌惮的嚣张。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杜家两兄弟,虽然长得很像,可行事作风却完全不同。

贾富和贾贵见杜归这副态度,立马又松了口气。

在刚刚那一瞬间。

他们真感觉,自己的老板像是换了个人。

这时。

贾富又问道:“老板,羽田小次郎这个逼怎么处理?他已经老实交代了,咱们要饶他一条狗命吗?”

羽田小次郎立马抬起头,冲杜归露出了哀求的目光。

杜归看都不一眼,不耐烦的说:“饶他个屁,你们俩跟了我那么久,我身上那么多优点,你们是一个都没学进去啊!这种事还要我吩咐?”

贾贵推了推自己哥哥,说道:“哥,你看你,老板的意思还不清楚吗?把这小比崽子凌迟处死,怎么可能饶他一条狗命,咱们又不是什么好人!”

贾富赶忙点头:“是是是,我知道了!”

杜归满意的点点头,直接说道:“记住啊,可千万不能下手太利索,否则就给这王八蛋一个痛快的了。”

说话间,杜归牵着贾队长就走。

身后,贾富和贾贵不怀好意的围住了羽田小次郎。

羽田小次郎怨毒的哀嚎道:“杜归,你说话不算数,我明明什么都招了,你为什么不放过我!”

“说话不算数?”

“我只是让你招,我可没说要放过你,况且,我就算说了又能怎么样?和你们这些日本鬼子还玩什么君子之约,我怕不是疯了吧!”

“还有,我不仅不放过你,我还不放过你全家,你们羽田家族的人有一个算一个,今天全都得死!”

……

杜归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

甚至,如果只看他身上的缺点的话,他和好人完全不沾边。

不过。

杜老板心里有数。

毕竟他就是一个小气,小心眼,贼记仇的吊毛罢了。

离开鬼楼以后。

杜归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东京的街头。

四周无人,此时还是傍晚时分,黄昏临近,太阳即将日落西山。

橘红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

却显得更加狰狞。

杜归低头看了一眼地下。

他看到了鬼楼。

再一抬头看向四方,他仿佛看到黑暗中,有无数鬼物在蛰伏,有陪葬者们等候他的命令。

杜归打了个响指。

四周的温度骤然下降。

他的身影也变得极为模糊。

紧接着,一团黑暗便将他包裹在内。

他的身影,有一半能看出本来面目,另一半则模糊不清,那是因为他还没有完全融合安州墓主人的力量。

或者说,模糊的那部分代表了墓主人,清晰的那部分则代表了源头。

而他那颗沉寂的黑色心脏,则是索命鬼。

“清场,我要杀人!”

杜归的脸上凭空出现一张鬼脸面具,他狞笑着下令。

而隐藏在整个东京的无数恶鬼,全都在这一刻躁动了起来。

它们的主子要杀人。

那它们要做的,便是无条件的听令。

明朝古尸冲天而起,一个个鬼物散发出可怖的气息。

杜归单手指天。

黑暗自他为圆心疯狂扩散。

此刻,东京进入黑夜。

……

而另一边。

羽田家族内。

羽田正男正在跪见徐福。

“老祖宗,百鬼节只差最后一个环节,但这次我们召唤出的百鬼基本都死伤殆尽,想要召唤出君临百鬼之上者,恐怕要把整个东京的人都献祭掉。”

徐福的身影隐藏在黑暗中,阴冷的说道:“那就全都献祭掉,百鬼节不容有失。”

羽田正男点点头:“是,但那个杜归呢?这个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徐福淡淡的说:“他会死在东京,总之你不用考虑他,因为以你的实力,也不可能和他有任何接触,他的对手……”

说到这的时候,徐福的声音忽然断掉了。

“他……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