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105、损人不利己的典型

书名:正人君子的我怎么可能是魔头 本书主角:黎剑 作者:梦里几度寒秋 字数:2115 字 更新时间:2021-08-29 21:38:48

合道者日记。

人在天道上班的第一天:一切相安无事。

人在天道上班的第二天:有点小麻烦,但成熟的天道自己能解决。

人在天道上班的第三天:有很强大的先天神魔靠近,看样子似乎是想尝试一下能不能侵入这个世界,不过好在还没等天道动手,那先天神魔就又离开了,避免了一场大战,就是好鸿钧老贼打着同一个窃据道果主意的,都快赶上曹贼的数量了!

人在天道上班的第四天:人有点紧张,毕竟昨天来了个企图找麻烦的先天神魔,这种不科学的强大存在简直不能力敌。不过万幸,直到下班也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人在天道上班的第五天:又是一切无事,真好,真希望明天还是一切无事。

人在天道上班的第六天:果真是一切无事,只可惜愿望成真了,但是没有可以去还愿的地方了。哎,这让人不得不感慨一声,无敌,也是一种寂寞!

人在天道上班的第七天:那个很强大的先天神魔又来了,这次还送了一个外来灵魂进来,想阻止,但是天道脑抽想放水了,于是这个外来灵魂成功在一个刚死的同名同姓少年身上复活。

人在天道上班的第八天:还是一切无事,唯一的异常是那个穿越者,他仗着开挂为所欲为,但实力太过低微,连触动天道规则也办不到。哎,无敌,可真寂寞啊!

人在天道上班的第九天:这是即将休假的倒数第二天,人表示很兴奋。

人在天道上班的第十天:啥也不管,摸鱼一整天,成熟的天道就学会在合道者装死的情况下,把自己想象成有合道者的样子。

第十一天……

“终于可以休息了,本座辛苦工作了十天,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黎剑兴奋的远眺一眼,一缕神魂从天道中跑出,然后回到了自己的肉身之中。

然后他就发现有点不太对劲。

十天没回来,自己这具肉身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件裙子。

“焦桃!”黎剑眼角一挑,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了一个满脸精乖之气的身影,他一挥手,黑色玄光流转,一身长裙顿时消失不见,化作一套宽袖玄色长袍,衣襟上泛着金光的纹路这是,这是大道箴言所化。

不过他放眼一望,却发现焦桃并不在此地,她人在数千里之外的一片荒漠之中,在那里修行她的变化之道。

这荒漠是昔日天道降罪后,天庭最为残酷之地掉落下来的一块所化,有被天道所杀的大罗金仙尸骨在其中,其仙魂破碎后怨念不散,无数岁月交织下来,化作最为诡异之物,可轻易吞噬任何大罗金仙以下者。

是这人间最可怕的禁地,名唤天荒之地。

焦桃此去,是想借助此地来磨炼自己的变化之道,同时反洗练,好让她的变化之道中被洪荒天道所施加的部分逐渐消失,从而使得自己的变化之道契合此方世界的天道。

到那时候,一道天心印记少不了她!

“居然这么认真?”黎剑略有些不可思议,他有点怀疑,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去回溯过去。

很多时候,全知全能并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无敌,真得是一种寂寞!

然后,黎剑又看了一眼灵玥,灵玥倒是没有像焦桃一样在修行,她在炼器。

仔细一看,好像是想炼制个系统出来。

“你这还不如去把那个穿越者身上的挂壁系统给扒了。”黎剑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他很想翻个白眼,这家伙怕是在洪荒世界那边用系统开挂上瘾了,到现在都还念念不忘。

要知道,天道一天,等若人间百年!

这还是黎剑刻意缩短了的。

不然的话,天道一天,人间至少万年岁月!

黎剑想了想,三个可能答案排除掉两个,那么剩下那个百分百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了。

于是,黎剑顺手一招,把这会儿正在装模作样看镜子的某个小丫头逮了过来。

此时,兰芷手里抱着一面小镜子,正张大嘴,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来:“大兄,好端端的,你突然把我抓过来干什么?”

“装得一点也不像。”黎剑摇摇头,很不客气的直接戳穿。

“大兄,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的样子呀?”兰芷继续努力装迷糊。

“我好像知道上次那件裙子是怎么回事了。”黎剑接着说道。

“这次她们也有份的!要不然她们一个个跑得那么远做什么?”兰芷见糊弄不过去,只好他人下水。

反正三个一起背锅,她心里不慌。

“是嘛?”黎剑冷笑。

身为合道者,他能一念知晓过去未来,只要是此方世界发生的,都没办法瞒过他,但是这种感觉很不好,所以从天道中脱离出来,便直接封印了自己这方面的能力,让自己只剩下普通大罗金仙的实力,更无法洞察人心。

“当然是真的!”兰芷赶紧强调。

“呵呵……”黎剑看她一眼,不说话,看来他真要考虑着把这个小丫头练成天道至宝了,省得他一去天道上班,这小丫头就在这儿折腾他的肉身。

由于黎剑的想法没有掩饰,兰芷瞬间就感应到了黎剑的念头,顿时瞪大眼睛:“大兄,炼铜是犯法的!”

“……”

早知道就不带这个家伙去昔日天庭演化之地了,这都学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的玩意儿。

偏偏他能秒懂!

于是黎剑决定既往不咎,随手一丢,把手里这个小丫头给扔了出去。

黎剑一松手,兰芷便一下子获得了自由,她开心的飞起来,然后和黎剑报告她这些年来的发现:“大兄,我和你说,我一直有看着虚世哦!”

看着这个小丫头那副邀功的样子,黎剑只好配合着敷衍道:“是嘛,那那边怎么样了?”

当初他对虚世感兴趣也只是出于好奇对方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但后来知道了答案后,也就对九老山的那奇葩效率感兴趣,只是到了现在,他早已经兴致缺缺了。

因为合道后,他百无聊赖下特意看了一眼九老山,然后就明白了九老山为何如此操蛋效率的根本原因。

“大兄,那边商量了一千多年,终于商量出结果了呢!”兰芷小脸上满是笑容。

“有结果了?什么结果?”黎剑适时问道,接着敷衍,好避免这个小丫头发现自己在说单口相声。

“九老山已经商量好了一套详细的抓捕计划,并且对于璎珞和另一个小鬼的处置也安排好了!就是,最后只是派人去上了两柱香。”

“两个小鬼坐化了?”黎剑装出一脸惊讶和困惑之色。

“对的啊!千年时间,纵使鬼物也是阴寿有限,一个修为低微,三百年前坐化,另一个,也就是那个叫璎珞的女鬼,倒是有六御三境的修为,因此存在的时间久了不少,她在一百年前坐化。”兰芷说着,便已经乐不可支。

黎剑默然不语,虽然他早就知道,可是这会儿听这个小丫头一说,他还是有种槽点满满但又无处可吐的感觉。

好家伙,这商量个抓捕和处置计划,都商量到那两都坐化好一阵子,才出来?

“大兄,你说九老山这个门派这么奇怪,是怎么存活下来的啊?”兰芷歪着小脑袋,靠在黎剑身上,她很是不解。

自从黎剑恢复人间灵气,又解除天地限制后,这人间修仙者之间的斗争,那是一日比一日激烈。

这样的情况下,这个门派这种效率,又怎么能继续存在呢?

“因为这个门派的组成人员,无一不是来自其他门派、家族、势力的高层,以及高层的家眷亲族。换而言之,九老山其实是一个另类的联盟,也可以理解为人间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那一批人,凑在一起,自娱自乐的地方。”黎剑解释道。

“可是虽说如此,但还是会有人对他们不满,从而产生激烈斗争的呀?怎么这一千多年来,这个门派还好好地存在着,并且也没人去攻打呀?”兰芷问道。

黎剑闻言顿时若有所思。

“怎么了?大兄。”

“没什么,就是你提醒到我了。虽说人间那些世家对于修行认知的垄断早已经消除了,但是大量最为关键的修行资源,还是把持在这些世家门派的手中。散修之中,想要出现一个高手,就只能投靠到某个势力中,给人家卖命才行。”

“原来是这样!”兰芷点了点小脑袋,然后撺掇道:“那大兄,你要不是重新弄一条修行之路,并不需要修行资源的那种!”

说完,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满的兴奋激动之色。

在给人捣乱这方面,这个小丫头是情有独钟,哪怕明明自己啥好处也落不到,简直堪称损人不利己的典型人物!

“也成,反正还有二十天才去上班,正好,用这人间两千年的时间,推演出一条全新的修仙之路。”黎剑说着,脑海中就已经有了具体的想法。

不依靠大量资源的修行,那么只能是修心了!

黎剑以为会很难,但却是出乎他想象的容易,或许是合道者终究是要开辟出一条全新修仙之路。

只用了几天,一条全新的修行之路便成型了。

身为开创者,黎剑自然是这条修行路上第一个吃螃蟹的。

他试着修行。

开始调整自己的心态。

这第一个境界,名为开山。

但所要开辟的,并非是真实世界的一座山,而是人心上的山!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山,这座山可以是未来生活压力所形成,也可以是过去不愉快,亦或者悔恨无比的事件所形成,再怎么阳光正直的人,心中也会有一座山,这是无形的心灵之山。

不可见,但可知。

这座心灵之山一开始或许会很小,如尘埃一般落在人的心尖上,令人对此毫无知觉,然而等到有所察觉时,这一颗心灵尘埃早已经化作了一座心灵巨山,压在人的心头上,沉甸甸的,令人心中产生负面情绪,沮丧、颓废、失落、低沉、难过、抑郁、痛苦等。

而这种种负面情绪,又会反过来影响人,使得人的心头上,出现第二座山,甚至是第三座山……

这山越来越多,人也就越来越负面,直到最后,万念俱灭,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

活着,但也没有完全活着。

而想要开山,需要以绝大的毅力,自斩一刀,摒弃不自信、犹豫、不果断等不利情绪,自我自脑般,把自己想象成一座佛堂石像,又或者是高台神像!

无喜怒哀乐,亦无善恶是非,人心如冰,然后一刀破开!

自此,开山成亦!

开山之后,是返赤子。

人生一世,仅此一世,诸般种种,都不过是身外事。

因此,需好好珍惜这一段人生旅程。

破去心头大山后,便是重塑自我,使自己重回婴孩赤子之时的心态。

无善恶,亦无名利心。

赤子之心,斩断俗世羁绊,可在这庸庸碌碌的人世间,寻一片自我安宁之地。

这是心之居所。

也是本我永居之地,可自然而然的,感受到这世间的一切美好。

返赤子之后,则是龙飞于天。

心之居所,契合天地,便是天人合一,自此便可一步登天,立地飞升,也就是龙飞于天。

修心之路,只有三境。

但一朝悟道,便是举霞飞升,成就长生不老的仙人之位!

此时,黎剑的修为也到了龙飞于天的境界,他仿佛是化作了一头被久困于无数枷锁下的真龙,终有一日冲破了枷锁,自此困龙升天!

嗷——

一声若有若无的龙鸣声,在这天地间突然炸响,无数金莲随之显现,更有昔日天庭虚影显化,有三百三六十颗星辰在闪耀。

这是天地同喜,也是天道在示意,让黎剑尽快传道于天下,让这以修心之法成仙之人,入主天庭,好各司其职,稳定天地秩序。

天道也想偷懒。

这是受了黎剑的影响。

毕竟他两的合道状态,和窃取道果的合道方式不一样,是真正的化作一体,同生共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