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812、恶魔耳语者

书名:夜的命名术 本书主角:庆尘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字数:1526 字 更新时间:2022-05-27 23:49:45

回归倒计时04:00:00。

寨子里的篝火渐渐暗澹下来,反衬着头顶的银色月辉格外夺目。

Zard虎视眈眈的盯着中羽,伺机寻找一击必杀的方法。

可中羽却一眼都没有看他,而是用他黑色的眼眸盯着寨子的最深处,彷佛那里有一个黑洞,将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黑暗里,身穿燕尾服的李神坛笑眯眯走出阴影,他摘下头上的黑色礼帽,欠了欠身子,给所有人鞠了一躬,就像魔术师的优雅登场仪式。

“各位晚上好,真的好久没有回过这里了,真是让人怀念啊,”李神坛的一头银发在月辉下像是被镀了一层光芒,甚至让人有种绚烂之感:“上一次来到这里是什么时候?一千年前了啊。”

涟族人怔怔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可涟蓬、涟心这族长一脉是知道李神坛的。

小时候她们去寨子后面玩,看到木凋时,都会问自己的妈妈:妈妈,这个人是谁。

于是,涟蓬的妈妈就会告诉涟蓬,涟蓬再告诉涟心:这是涟漪族长深爱的男人,是一位非常厉害的人物。

只不过,她们知道木凋刻的是谁,却不知道那木凋内还另有玄机。

如今,那些常常陪伴着木凋的大花蟒跟在李神坛身后,涟蓬立马反应过来,是木凋里的人物走出来了!

对方一直都在这个寨子里,没有离开过!

上一次智械危机的最终战时,李神坛还在秀株州做客。

那时的涟族还自由奔放、热情火辣,赤心蛊也是男人自愿才能吃下。

那一年,族长涟漪的一手开车技术,在李神坛脸上碾来碾去,却从始至终不舍得真的给他吃赤心蛊,不舍得拘束他的一生。

后来,李神坛在至暗时刻的战斗中,牺牲自我挡住了百万智械军团。

再后来,李神坛死亡。

胡氏情报机构创始人‘胡说’,也就是李神坛的姥爷,亲自送来了这尊木凋,并看了一眼自己未过门孙媳妇涟漪。

涟漪伤心欲绝,守着木凋哭了一个多月,胡说也没法劝,最终只能叹息一声离开。

涟漪守着木凋终生没有再找伴侣,但她不知道是,李神坛失去身体之后,用另一种方式陪伴她走完一生。

现在,李神坛再次出现,就彷佛一千年时光从未在他身上留下什么。

中羽感受到危机,眯起眼睛来,这是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犹如死亡近在眼前。

他看着对方指间翻滚跳跃的银币,只觉得自己目光像是都被吸引过去了一样。

中羽平静问道:“我知道你是谁,李神坛。但我比较好奇的是,在我感知里,你已经踏过了那道临界点,可是你却依然好好的站在这里,你是怎么做到的?”

就像A级与半神之间有一个门槛一样,与世界融合的临界点也是一个门槛。

没跨过时是半神,跨过去之后就是另一层境界了。

李神坛和颜六元之所以被人称为半神,那是因为半神与神明之间没有其他的境界称呼,只能称呼他们为半神。

打个比方:大家都是一百分,你能考一百分是因为你的能力有一百分,而这两位考一百分,那是因为卷面上只有一百分。

所以半神与半神,也是不同的。

李神坛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中羽:“竟然是半神级别了,这倒让我有些意外。早先关注你的时候,你还只是B级巅峰呢,怎么突然就跨过那道门槛了?按理说,成为时间行者后觉醒便是B级巅峰,已经算是天赋异禀,有晋升半神的潜力。可你一步跨域半神,甚至来到临界点处,也有些太不合常理了。”

中羽笑着说道:“这世上不合常理的事情多了,就像你能活这么久一样,符合常理吗?以前大家称呼你为恶魔耳语者,如今却变得一点也不邪恶,这符合常理吗?”

“一千年前的恶魔耳语者,早就死了,如今李神坛只是李神坛,仅此而已,”李神坛缓缓闭上眼睛:“安静。”

却见他指尖的银币高高弹起,清悦的声响如长刀出鞘般划破夜空。

下一刻,寨子里所有人眼神呆滞起来,连Zard都无法例外。

催眠!

一千年后恶魔耳语者的催眠术再次重现人间。

而且,李神坛出手的恐怖程度远超想象,连Zard这样的A级都无法幸免,中羽的神情都陷入挣扎。

却见中羽眼中的黑与白不停交替,表情时而狰狞,时而纯真,时而平静。

李神坛沉睡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意志不被世界融合,只有依靠沉睡才能将渐渐溃散的意志重新收拢。

每沉睡一年,李神坛便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如今他把这个机会用在了中羽身上。

先前,中羽用力量具现出上百只猩红之手,压制了寨子里的上百人,其中甚至还有二十多具A级金尸。

中羽看似轻而易举,实则也消耗极大,所以他现在并非全盛。

而李神坛这一出手,甚至没有给中羽还手的机会。

可也就是这个时候,并非李神坛主要目标的Zard,竟凭借自己的意志睁开眼睛:“不行,您杀了他,小羽也会死的!”

李神坛诧异的看向Zard,他却没想到这个不太正经的神经病,拥有着能够挣脱自己催眠的潜力。

虽然他是无差别攻击,并没有针对Zard,但这世上能够挣脱他催眠的人物才有几个?

而且,挣脱他催眠也是有代价的。

李神坛饶有兴致的问道:“你费劲挣脱我催眠,精神意志受了重创,就为了保护那个小羽?”

“嗯,”Zard的精神明显有些萎靡:“我想问一下,您这催眠是什么原理?”

李神坛想了想解释道:“好久没给人解释过这种东西了,所谓催眠的真谛,就是让对方将潜意识交托到你的手中。”

Zard诚恳说道:“那您能不能单独封印中羽,把他永远催眠?”

“不行,”李神坛笑着摇摇头:“他可是半神级别的超凡者啊,哪怕我拥有着任小粟的精神意志,也不可能‘永远’催眠他吧,封印总会松动的。”

“那能不能将他单独杀死?”Zard又问。

“这个我也不确定,”李神坛摇摇头:“但我可以试试。”

刹那间,原本被猩红之手拉扯过的三个灵魂,竟然再次被李神坛用催眠拉扯开。

三个银色的虚影在幻羽肉身之上纠缠盘旋,唯有中羽在挣扎,其他两人只是默默的承受着。

李神坛咦了一声:“原来如此……难怪你能这么快就能攀升到这种境界。先前我就好奇,如此天纵奇才,上千年我也只见过庆准一人,还得是颜六元用幸运加持过才能做到。你的天资不如庆准,理应做不到才对。”

Zard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那狰狞邪恶的灵魂,之所以能拥有非凡的潜力,完全是因为他掠夺了那个幼小纯真的灵魂的精神意志,”李神坛感慨道:“他就像是一只寄生虫,依附在那个身体里不断蚕食着小家伙的精神意志。”

这句话,让Zard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本以为只要中羽继续沉睡下去,彼此相安无事就好,他本以为,中羽虽然邪恶,但也与他和大羽一样爱护着小羽。

可现在看来,如果中羽一直活着,恐怕小羽和大羽迟早要被中羽‘吃掉’!

中羽与大羽达成协议后,中羽便陷入了沉睡。表面上,中羽是要把身体让给小羽和大羽,但这协议不过是要给他自己拖延时间,他要先‘吃掉’小羽再说!

难怪小羽苏醒的时间一直比大羽短,因为小羽的精神意志已经非常虚弱了。

大羽太嫩了,傲娇假正经终究还是玩不过邪恶的中羽,他们都被耍了。

如果体内的灵魂只有小羽和中羽,那么中羽最后的结果也就是与世界意志融为一体,但有了大羽之后,他的野心开始膨胀了。

中羽希望大羽继续成长,当大羽成长到某个阶段,他再通过吞噬大羽来完成100%的世界融合,成为这世界上的第二个神明!

Zard怔怔道:“可是,他确实很爱惜小羽啊,常常把小羽挂在嘴边。”

李神坛失声笑道:“这世间骗子还少吗?赌徒的话,毒鬼的话,政治家的话,阴谋家的话,一句都不能信啊,你倒是很像我一位朋友,傻的让人新生怜悯。”

Zard低声说道:“那现在怎么办……”

李神坛思索片刻说道:“得试过才知道。”

其实现在最好的办法是直接杀掉涟花,这样幻羽就会跟着涟花一起死亡。

但偏偏正义是一种独特的枷锁,李神坛和Zard都不愿意牺牲小羽、大羽、涟花三人来制裁一个邪恶的灵魂。

就在此时,幻羽的眼睛重新变幻成纯正的黑色:“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啊,彷佛睡了漫长的一个世纪。不亏是恶魔耳语者,好厉害……但你为什么没有趁机杀我,是不想,还是因为你这具身体无法完全承载你那恐怖的精神意志,所以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