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两千八百八十九章 不让

书名:大数据修仙 本书主角:冯君 作者:陈风笑 字数:1619 字 更新时间:2021-09-01 00:33:27

春仁派这群人进来,还真不是一般的不容易,要知道这可是空濛最著名的险地之一。

一个元婴初阶带着六八九金丹,就算绝大部分魂体被冯君一行吸引走了,总还有些魂体不敢凑近,有些魂体要负责对外戒备,他们怎么可能轻松闯进来?

总算是春仁派对付魂体,也有相当的一套,才能勉强护住自身,可即便是如此,还是有人受伤了,只不过不是很重罢了。

直到冯君的灯盏开始发威,魂体逐渐开始减少,外围的魂体终于也发现不妙,顿时四散逃逸了起来,没有任何的章法可言,春仁派的修者这才松了一口气,开始加速前进。

待他们感知到,自家的帝休木要被别人拿走了,那名元婴真仙终于忍不住了——闯进我们的地盘也就算了,现在还要抢我们的东西?

于是他隔着老远就发过来的神识:别闹,人在呢,人在呢!

冯君收到这个神识了,但是他丝毫不以为意,抬手就将帝休木收进储物袋……好吧,储物袋还收不起来,只能使用灵兽袋收起来。

然后他根本没有管对方的反应,反而用神识问阴魂大佬,“这帝休木……是活物?”

“只是生机比较强,”大佬说起灵植方面的内容,基本上都能讲得头头是道,“这槐树想要借用帝休木的生机,但是大阵里不少灵木还在给帝休木供应生机,所以生机没怎么受损。”

冯君没有反应,让春仁的真仙大为光火,不过对方好手太多,他没胆子直接出手,只能快速赶来,气呼呼地发话,“灵山、青雪和赤金的道友,这是仗着有人撑腰,强抢东西来了?”

“仗着有人撑腰”这话,实在是够阴阳怪气的。

“怎么叫强抢东西?”善冧真仙就不高兴了,“我们是来寻机缘的!”

“笑话,去别人家里寻机缘吗?”这名真仙冷笑一声,“我也能去你青雪派里寻机缘吗?”

“只要你有胆子,”一得真仙冷冷地发话了,“我代表玄水门欢迎你去寻机缘!”

他的话表明,自己是上界修者,但是这名真仙并不退缩,反而发问,“这位上界道兄的意思是说,您也认为去别人的地盘寻机缘不合适?”

“沐木你够了!”善冧忍不住了,“这烟云谷什么时候成了你春仁派的地盘了?”

“你这话才有意思!”沐木真仙眼睛一眯,居然气得笑了起来,“善冧你也是元婴,那么多界碑你看不到吗?”

“我确实是元婴,”善冧点点头,然后又回了一句,“来过烟云谷好几回了,一次都没有看到过……这次我就没有注意。”

“无所谓,这也是我们才商定下来,还没有通报其他宗门,”沐木真仙面无表情地表示,“回头补办一下手续就行。”

其实他们占了烟云谷,通报与否都不重要,他这么说,也是防对方挑刺的意思。

善冧的表情很怪异,“贵派若通告的话,这里的魂体,就得你们自己对付了……你确定?”

“当然没问题,”沐木点点头,他是元婴二层,按说拍不了这个板,但是他已经了解到了,这里有春仁派的培养基地,甚至还投入了大量的阵法和灵石,只不过以前是秘而不宣。

现在既然已经被人发现了,认领下这个险地,那就是必须要做的了,否则撑过这一次,还会遇到下一次麻烦。

至于说险地里危机四伏,那也不是问题,请上门来人清理一下即可——如果换了别的事,他没有信心请得动上门,不过这里投入这么大,仟羲真尊都长期逗留过,肯定值得清理。

“那就好,”善冧笑着点点头,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不过下一刻,这家伙说话就有点不上道了,“那就下不为例好了,这次我们来,是真没注意到有界碑。”

“这就过分了吧?”沐木真仙的眉头皱一皱,“你们在北域的时候,我们就立了界碑。”

“我可以为善冧道友作证,”挽辉真仙笑眯眯地发话,“我们就没有进北域的险地,直接来的这里,冯山主和末怒道友是接到了我们的求助信息,才赶了过来。”

“挽辉道兄,您可是代表了上界修者的形象,”沐木脸色一沉,挽辉常来空濛界,他是真的认识,“有些话不能随便说。”

他的意思是暗示自己有证据,你在说谎,但是挽辉闻言脸色一黑,“你是在威胁我?”

“没道理可讲了,”沐木无奈地摇摇头,捏碎了手上的一张符,“我其实不想这么做。”

下一刻,百余里外空间一阵波动。

“居然在险地里有传送阵,”不少人见状就是一怔,末怒真仙更是脸一沉,“你们都能这般操作了,还让我们协助抵御魂潮……太过分了!”

险地里有传送阵真的很过分吗?倒也不是,这年头想获得一点机缘,谁家不得想方设法留点后手?别的不说,如果能在虚空里留下传送锚位的话,谁家可能放弃?

然而,末怒真仙虽然演技出色,可他的抱怨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你们可以留后手,但是把我们当傻子骗也就算了,还要占用我们的人力、战力甚至伤及修者性命,这就过分了!

末怒一直没怎么发言,就是想当个小透明,但是一旦抓住空子,他也不会吝啬出手——我不想跟春仁派较真,可谁让你们做事太不地道呢?

沐木真仙闻言,还真不敢辩解,从道理上讲,派里这事儿做得确实不漂亮——已经控制了这地方,就算因为想保密,不宣布自己控制了这里,总不能任由这地方往外爆魂潮吧?

所以他冲传送阵方向扬一扬下巴,“管事的来了,你们不用围攻我,我也就是个办事的。”

来的是春仁派的大长老和二长老,一个元婴高阶一个元婴中阶。

二长老还想装个哔啥的,居然拉长了声音说了一句,“沐木,有什么事?”

轩辕不器专治各种不服,闻言冷哼一声,“长了眼的自己看,装什么大瓣蒜?”

这两位闻言,顿时就不吭气了,主位面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轩辕家不太行了,但是下界知道这消息的还真没有多少人。

再说了,轩辕家再不行也是家族排行榜前三,实力也不容忍小看,而且长期的家族榜第一,这经年累月积攒下的口碑,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除的。

看了一阵,大长老还是忍不住了,长话短说就是——他认为此事对方做得不漂亮!

春仁派在烟云谷有个培育基地怎么了?修者想要长盛不衰,就要有各种实验精神。

至于说没有告知大家,这也很好理解——谁家有点秘密,就一定会全部说出来?

你们认为我们是在大规模生产了?那还真是没有,只是尝试而已,怕失败了被人笑话,所以悄悄地做测试,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唯一有点圆不过来的方面,是春仁派明明可以控制烟云谷了,为什么还要纵容魂体,让大家浪费人力物力来援。

不过大长老的解释是——这都是上门安排的,我们倒是想反对呢,可惜没能力啊。

然后他很干脆地表示,你们既然已经打破烟云谷了,相关收获什么的,我们也不会去过问,但是这个帝休木……必须还回来——那是上门灵木道的宝物。

他说完这些之后,半天没人理他,最后他有点恼了,“诸位是执意要做强盗了?”

轩辕不器看他一眼,冷冷地发问,“酝酿出这处险地的,是什么奇物?”

奇物才能造出险地,这已经是常识了,这个问题,让轩辕家的真君显得有点市侩。

不过大长老不能不回答这个问题,因为险地已破,对方寻找奇物是必然的,找不到的话,指不定还会出现什么事情。

想了以想他回答,“奇物是什么我不清楚,也许上门的修者已经取走了,我怎么知道?”

轩辕不器的表情在瞬间就变得非常奇怪,“也就是说此地的镇物已经不在了?”

坏了,说错了!大长老已经反应过来问题出在哪儿了,可是这时候否认真的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只能表示,“我说了不清楚,真君前辈可以再找一找。”

“那也许镇物就是帝休木呢,”轩辕不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当然也可能不是,我就是这么一说……希望此地还有像样的奇物。”

帝休木的档次,真的不够做险地的镇物——若是帝休树的话肯定超了,但是帝休木……无源之水,你再牛能走多远?

春仁的大长老知道这里的镇物真的被取走了,所以他只能表示,“奇物这些我不知道,但是这帝休木,确实是我春仁派的。”

这话说出来,大家都是一脸的鄙视:真当我们什么都不懂吗?

你连镇物都没有取走,就敢把帝休木这种宝物扔进来……还是无人看管的这种?

就在这时,冯君面无表情地发话了,“帝休木真是你家的?”

“是,”大长老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又强调一点,“不是我春仁的,是上门的。”

冯君指一指现场残留的阵法,脸色越发地冷酷了,“那么这些阵法……也是你家的?”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