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八章 奉公敲诈遵命偷钱

书名:地煞七十二变 本书主角:李长安 作者:祭酒 字数:3046 字 更新时间:2022-04-11 23:14:50

小巷里。

“道士是鬼?”

“对。”

“新来的?没人教你规矩?!”

“新死不久,当然不如诸位作鬼熟练?”

道士这句话似豆腐团里夹着根鱼刺,嚼起来不咸不淡,吞下去却得卡住嗓子眼。

但这一帮汉子或说“宅神”们听了,面面相觑一阵,竟都嘻嘻怪笑起来,领头的吊梢眼笑得尤为张扬,敞开的衣襟下,两坨胸大肌一通乱抖。

他盯着李长安:

“你这道士,莫不是以为我等兄弟是那侵入人家讨食香烛剩饭的地痞瘪三?”

“瞪大你的鬼眼瞧清楚咯。”

他捞开衣襟,坦露出肚皮上一团刺青,巴掌大小,呈印章模样。

“俺乃城隍府喧腾司辖下鬼吏,文殊坊喧腾鬼鬼头赛孟尝曹七是也……呱~”

“……”

“呱呱呱呱。”

一时间,阵阵蛙鸣在汉子们肚皮里此起彼伏,小小的偏巷仿佛变作了夏夜里的池塘。

曹七脸皮一抽,一对吊梢眼瞪起来:

“你这道人好不晓事,既然见了城隍印章,还不快快解了开法术。”

李长安笑着点头,手上假意掐了个法诀,仔细观察起那团刺青,可以看出“余杭城隍”的字样,上面还缭绕着一团清灵之气,细细感知,还真是道士所熟悉的香火神力。

本地的城隍得了失心疯么?怎么找这么一批流氓混混做事?

再说,听过速报司、纠察司、阴阳司,喧腾司又是什么鬼东西?

李长安万分不解,直接开口询问。

那曹三也一点不遮掩,带着种“乡下鬼没见过城里市面”的迷之优越感如实相告。

原来这喧腾司是本地独有,专门设来惩治怠慢鬼神之家,而方法就同曹三所做,闹得人家犬不宁,直到人低头服软、诚心悔过为止。

而阮家开出的一百两银子,不是为了驱鬼,是为了找中间人牵头讲和。

这都什么破事儿啊?!

李长安哭笑不得,念出一声“散”,让汉子们呕出烟团,便懒得废话,拱手告辞。

可没迈出两步,就被几个汉子眼神不善堵住去路。

“且慢。”

那几坛子掺了料的酒水多半进了曹七的肚皮,他一张嘴,就跟小火车似的,“突突”往外冒烟儿。

“你这道人——呕——手段不赖,为人也爽利,算条好汉!看你莽撞掺和进阮家的事儿,莫非是着急用钱?”

“居士还做放贷的营生?”

“你有婆娘子女么?”

“贫道是出家人。”

“你有田产房屋么?”

“四海为家,一无所有。”

“那谁肯借钱于你?!”

曹七没好气呸出最后几丝烟气。

“我给你指条明路,城北众妙坊的癞头刘正在招人,与我这喧腾鬼一般,也是城隍庙下头的正经营生。但不像我等兄弟的活计费时费力,是个短时间内容易挣钱的好买卖。你去了,只管报上我赛孟尝的名头,保管能被收录门下。”

说罢,凑上来嗅了嗅,皱眉:

“瞧你这一身寒碜,从哪个纸灰堆里扒拉出来的?叫人见了,岂不笑我曹七慢待了好汉,坏了我赛孟尝的名头。”

他便掏出一角银钱,塞进李长安手里。

“这两银子拿去使唤,置办一身正经行头。”

说完,挥手让手下人让开道路。

“不必多谢,事不宜迟,快去快去!”

李长安还能说什么呢?

拱手言谢,必有后报。

…………

穿越了许多次。

李长安也设想过,自己在古代该怎么发家致富。

烧玻璃、造肥皂、卖火锅等等,可不管哪一样,一是需要本钱,二是需要时间,可偏偏李长安两样都没有。

反倒是做悬赏花红,或是驱邪治鬼,这些个卖力卖命的活儿更合时宜一些。

但不晓得是人生地不熟,还是余杭地界上太过平和,他晃荡了半天,愣是没打听到一单能做的买卖。

思来想去,决定照曹七的指点去碰碰运气。

…………

众妙坊紧邻着运河,是南北货物的集散地之一。

地面上龙蛇混杂,种种商铺、工坊、仓库、邸店、勾栏、民居线团似的纠缠在一起。

李长安一头闯进来,像进了迷宫的老鼠,瘟头瘟脑晃了半天,也没撞出个方向。

拿癞头刘的名字问人,或是得到一记白眼,或是警惕地反问,甚至有个妆容妖冶的男人把他当街拉扯住:

“哟,好挺翘的小郎。你要找癞头刘啊?巧了,人家今儿就叫癞头刘,来,咱们进屋里悄悄说。”

李长安报以老拳后落荒而逃。

日头渐渐拉高又慢慢下落,街头巷尾的薄雾总散不尽,李长安始终一无所获。

他蹲在街边发了好一阵呆,仔细想了一阵,起身钻进了一个冷僻小巷。

冷僻小巷,冷僻的是位置,不是人迹。

道士前脚踏进,后脚就有两帮人马尾随进来,恰好一前一后将他堵在了中央。

“就是你这贼厮,鬼鬼祟祟,四处探听俺家哥哥癞——龙头刘的消息,想要作甚勾当?!”

……

李长安解释了来意,汉子们骂了几句也没多为难,领着他一路穿街过巷,进了一个小院。

院里摆了张长桌,桌边堆了许多杂物,桌后坐着个书办。

他问了几个寻常问题,李长安一通瞎扯,他也没细究,让道士把短剑押下,领了个马札,去里面等候。

里面是个更大的院子,乌压压聚了几十号人,一眼瞧去尽是密密匝匝的人头,周围有几个“望之不似善类”的汉子冷眼守着。

李长安默默寻了个角落坐下,小声向旁边人打听,没想对方说自己也是鬼,同样是新死不久没有生计,也是来找活干的。

正要详说,便有汉子恶声恶气过来,警告不得交头接耳,闭嘴候着。

旁边的鬼们立即作了鹌鹑,李长安暂且不欲生事,探头悄悄打量。

大院里“人”群虽密,却并不闷热,仿佛人人都是“冰肌雪骨”。仔细看,能瞧出某些人身形虚幻,某些人形体怪异,某些人把脑袋摘下来抱在怀里。

李长安于是明白,这一大院子跟自个儿一样,都是白日化形的鬼物,多半还都是穷鬼。

过了小半个时辰。

突兀一阵锣鼓响。

大伙儿苦等许久的正主终于入场。

虽然恶形恶状的汉子们都俯首帖耳,口称哥哥,但正主却是个衣着考究、神情温和、言语亲切的男人。不像地痞流氓的头头,倒像某家大商行的掌柜,只是光秃秃的额头突兀鼓起两个大包,拉扯开脸上的温和笑意反显出几分吊诡。

他登上院子前一方小石台,首先给台下众人唱了个喏。

“各位乡情父老,在下名唤刘雄,蒙江湖上的朋友抬爱,唤某一声‘龙头雄’。”

“今天大家伙到我这儿,开场第一段,咱们不说别的,专给大家诉诉苦!”

他叹了口气,露出唏嘘之色。

“如今这世道艰难,人人都说若活不下去死了一了百了,反而落个轻松自在。可这真作了鬼,来到这余杭城,哪里轻松?一样会冷,一样会饿。又哪里自在?吃饭要钱,穿衣要钱,住店要钱,更别说那轮回银,一百两!我活着当人的时候,想都不敢想这么大的数目!”

一番话下来,台下嗡嗡不已,显然都有共鸣。

只有李长安懵懂不知。

刘雄又负手等台下氛围发酵了一阵,才示意安静,继续说:

“大伙儿中可能有人说,咱们都成鬼了,时日不值钱,攒个百八十年,总有筹齐银子的时候。”

他摇了摇头,招手让人上台。

是个佝偻苍老到几乎不成人样的老汉。

“这是咱众妙坊的老资格,刘老。”

老汉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

“您老到余杭城多久了?”

老汉小心回答:“记不太清,只记得那年朝廷征岭南,我随军转运累死途中,同乡把我的尸骨埋在了余杭地界上。”

“那少说也有七八十年了,平日作何生计?”

“没有手艺,只能卖把力气,在各个码头抗包。”

“身体可还安康?”

老汉咧开嘴,满脸的褶子,分不清是哭是笑:“做鬼么,命比人贱,总不至于再死一趟。就是长年累月下来,压塌了腰杆、压弯了膝盖,站着挺不起身,躺下伸不直腿。遇到雨雾天,冷风就似刮进了皮里,锉得浑身骨头疼。”

“轮回银筹齐了么?”

老鬼唯唯:

“还差得多。”

刘雄不多说话,让老人下去,又招上台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一身漂亮的绸面衣裳,脚下踏着崭新的黑底白布靴子,腰间挎着铜扣皮带,神采飞扬。

刘雄还没开口,他便大咧咧挥手。

“不消哥哥费口舌,咱自予他们说。”

叉腰一站。

“咱叫金毗,本是淮南人士,四年前吃了观音土胀死在了老家,浑浑噩噩做了孤魂野鬼,漂泊到了余杭城,承蒙我家哥哥提携,入了行。不满三年,在坊北购了一套宅子,不大,两层小楼加个院子,取了个婆娘,以前还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可惜都是鬼,不然还能生几个胖娃娃。”

刘雄插话:“轮回银凑齐了么?”

他笑出两排大牙:“嘿!瞧哥哥说的,咱做鬼正做得快活,何必急着投胎受罪呢?”

“胡说八道。”

刘雄笑骂着斥退年轻人,台下已闹哄哄吵成一片,杂七杂八,怀疑有之,羡慕有之,热切更有之。刘雄几番示意安静,场中仍旧哄闹不停。他不怒反喜,越是吵闹,便证明这老少间的对比越有成效。

最后他让手下人敲响锣鼓,才镇住场子。

“大伙听了,定会以为我在自卖自夸。真有这等好差事,早就抢破了头,还轮得上你们?”

台下一众殷切的眼神中,他笑眯眯摇头。

“那你们就想差了。”

“正因为是好差事,所以我手下人做不了多久,就攒够了钱,投胎转世去了,以至于需得常常招人。”

“再者说,我这行当,门槛虽低,只要身家清白、踏实肯干,我都敞开大门欢迎。可真要做好,真要入行,还须得敢想敢干,须得有心气儿!你若一天到头,只想挣可怜巴巴几个铜子儿,对不起,出门去码头,哪儿适合你。”

“说了许多,可能台下有些朋友还不知道我这行当是干什么的,甚至以为,我这里是什么偷鸡摸狗的行当。”

“错了,大错特错。”

“世人都晓得,人生在世,命数自有天定,却不一定知道,人能得到的钱财也有天定的数目。不管是官吏的俸禄,匠人的薪酬,甚至乞丐讨来的钱,都一笔笔记在财神爷爷的账上。”

“但总有人会耍些歪门邪道,譬如,当官的上下其手,行商的缺斤少两,做乞丐的坑蒙拐骗……这些都是横财,是不义之财,是不该得到的银钱!所以上苍便在城隍府设下衙门,专门取回这些人身上超出天数的钱财。”

“这衙门就叫‘掠剩司’。”

说着,刘雄撸起袖子,露出臂膀上印章模样的刺青,刺青上见得“城隍”二字,放出毫光,透出几丝地祇神威,摄得众鬼彻底噤声,只余他一字一句、落地有声:

“我乃是掠剩司配下众妙坊鬼头刘雄,诸位将要做的就是这掠剩鬼。”

台下众人愣愣听他说完,许久,才一片哄然更盛先前。

刘雄毫不意外,或说他早就驾轻就熟了。

这平头百姓么,活着的时候信官,死了之后信神,城隍又是官又是神,他们哪里会不信又哪里敢不信呢?

他正要再接再厉。

这时候。

一片黑压压的人头中突兀高高举起一只手。

刘雄楞了一阵,才猜出是什么意思。

“这位朋友可是有事要问?”

人丛里站起个高个儿。

“你说得有些道理,可我听来,怎么……”

“朋友但说无妨。”

“像是做贼?!”

人群顿时哗然,汉子们更是破口大骂,刘雄勉力压住哄闹,阴沉着脸:

“如何是做贼?!掠剩是替天行道。”

“没见过别处有这天道。”

“余杭城人人皆知。”

“原来又是本地的规矩。”那人挠了挠头,“可你们又从何得知,这人身上钱财是多了,还是少了呢?”

“乡下野鬼不晓得城里规矩。”刘雄半是讥诮半是呵斥,“在余杭,就是小娃娃都知道,只要每月去寺庙道观烧香,就能得知天定的钱财数目,再诚心求取符箓随身佩戴,我等自可知晓他身上银钱是多是少。”

“原来如此。”

那人轻轻点头。

癞头刘稍稍松了口气,正以为说服了对方。

“原来是给僧道当贼呀。”

……

今天第二次,李长安被人轰出了大门。

上一次,他好歹混了个肚饱。

这一次,只得了一句“不敬神佛,你是要下地狱的!”

地狱?吓唬鬼哩。

捡起与自个儿一并被丢出来的小马扎,拍了拍上头泥灰,还给书办,好领回自个儿的短剑。

可没想。

叫金毗的年轻人突然冒出来,抢先一步把剑拿走,漫不经心拿手掂量,眼睛斜觑过来:

“是他?”

年轻人旁边的汉子是先前在巷子里围堵道士的一员。

“就是这鸟厮!驴球的,抱着把破剑到处乱问,什么癞……龙头哥哥在哪儿?什么哪家要治退鬼怪?吓……呸,唬死个人!还以为哪家对头请来的打手找上了门!”

年轻人闻言挑起眉头,拔出短剑,而后嗤笑出声——剑是断的,半截断刃在鞘里哐当晃响。

“一把断剑也能把你们唬住?!后来呢?”

“说是熟人介绍上门讨活的。”

“哪个?”

“黑心鬼曹七。”

年轻人脸上忽的没了笑意,扭头直勾勾瞪着汉子。

汉子还摸不着头脑,年轻人手里剑鞘已狠狠抽在了他脸上。

“蠢东西!你难道不记得上月咱们与那曹七险些火并了一场么?!上上月,那厮抢了刘雄哥哥捧的角儿么?!”

汉子吃痛抱头乱窜,却不敢躲远,只在年轻人身边绕着圈儿挨揍。搁往常,李长安是愿意看看这种猴戏的,奈何今时不同往日,只好出声提醒:

“这位朋友,我要走了?”

年轻人于是停手,抛耍着短剑,拿下巴点了点门口。

“大门口摆在那儿,你瞧不见么?”

“可剑还在你手里。它虽是断的,却是我的。”

“要剑?”年轻人似笑非笑,“好说。”

他伸出手摊开手掌。

李长安:“我不记得何时欠了阁下的账。”

“你不记得,我却记得清楚。”

他把短剑慢悠悠插在腰间,笑嘻嘻给道士算起了账。

“我的兄弟们领你上门,帮你带路,磨鞋费五文钱;你将东西压在这里,我们帮你看管,保管费五文钱;院子里你听了我家哥哥的讲话,岂是白听的,润喉费五文钱。合计起来,十五文钱。可你又是那黑心鬼曹七介绍上门的,对不住!得翻个番。所以,拢共欠我们一百文钱。”

李长安很想反驳,十五再怎么翻番也翻不到一百,但相信,不管是眼前的年轻人,还是周遭悄然出现将自己围在中央的汉子们,都不会喜欢听数学题。

于是深深叹了口气。

“钱,我是有的,不过只有一两整银。”

李长安诚恳问道:

“我若是给了你,你会找我钱么?”

此言一出,周围努力摆出凶神恶煞模样的汉子们,脸上都显出中奇妙的神色。

年轻人努力憋住笑牙。

“当然,我们当然会找钱。”

说着,他再度伸手,没想,对面还真就掏出一角银子,放在他手里。

他满脸古怪将银子垫了掂,然后高高举起向周遭展示,汉子们见此终于忍耐不住,一阵哄堂大笑。他们笑,李长安也跟着笑,一时间,仿佛大院里的热烈氛围也传递到了小院。

“本以为是个愣头青,没想却是傻子。”

年轻人嘟嚷着招手,那书办从桌子下端出个木盆,盆里装满水,里头沉着小半盆铜钱。

他将银子丢进去。

然而。

那银子竟同纸团似的飘在水上,还一点一点软化、变形、消融。

纸钱?!

年轻人刚要破口大骂。

突然。

一只大手伸来,抓住衣襟,死狗一般将他揪过去,耳边听得:

“无量天尊!”

“好你个小贼!吃了豹子胆,敢偷换了道爷的银两!”

慌忙抬眼,只见“砂锅大”的拳头在眼中迅速放大。

砰!

顿教他脸上开了染坊。

……

半个时辰后。

李长安换了一身顶漂亮的绸面衣裳。

那曹七虽然花名叫“黑心鬼”,但为人实诚嘛,至少“容易挣钱”这句话就没有骗人。

他怀揣着沉甸甸的收获,美滋滋出了门。

可个把时辰后。

他便垮下了脸。

要救法严和尚需得“还阳汤”,要配“还阳汤”需得上好的人参,而他几乎转遍了余杭的药铺才晓得,这里的人参不卖散货,简而言之,钱还是不够。

他在大街上又发了阵呆,再次钻进了一条冷巷。

这一回,逮住了一个悄悄吊在身后的“尾巴”。

没来及动手。

那人已喊叫起来:

“道长!且慢动手。”

“是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