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六十七章如我亲临(为盟主 星语¢无痕加更)

书名:万界竞技,开局我选张三丰 本书主角:曹柘 作者:废纸桥 字数:1228 字 更新时间:2021-10-03 00:05:11

“徐鸿儒,徐真人···白莲妖道!”曹柘隐隐约约的算到了一点头绪。

正掐指再算,那一丝模糊的痕迹,却又被遮掩起来。

“三粒不死炁,还是不够用,虽然以三粒不死炁为核心,每日炼化、产生的法力,是一般修仙之人的三倍以上,但是对我来讲,还是太慢了。”曹柘停止了手中的掐算,同时静立原地。

须臾之后,第四粒和第五粒不死炁,竟然同时又在两个不同的位置出现。

这是曹柘以快速消化昨夜吃掉的那些妖魔,而凝结出来的不死炁。

如果是缓慢消化的话,减少浪费的情况下,一个月内可以产生至少三粒新生的不死炁。

不过现在,却也顾不得这些许消耗了。

一共五粒不死炁,曹柘调整不死炁的位置,将它们分布在五脏之中,内应五脏,外接五行,直接就构成了一座简单的五行大阵。

同时五行阵又内裹着三才、四象之阵。

阵中套着阵,即便是曹柘不出手,单凭这五粒不死炁间的共振形成的阵势威力,便可以直接抵挡、隔绝大多数的法术。

另一边,返回金陵城里的冯生,耽搁了些时间后,如愿找到了井龙。

以冯生的马虎,根本不会细想,以他的能力,为什么可以找到有心躲藏的井龙。

在寻得井龙之时,便立马拽着对方道:“快!跟我走,你有危险,还是跟我一起去找大神更好。”

“有什么事,你老实交代了,大神一定护你周全。”

井龙本就是有意被冯生寻得,这个时候自然不会依冯生之言,立马跟着去与曹柘他们汇合。

所以露出为难之色道:“这···恐怕不行,太后已经派人堵死了孕育我的那口井,并且下了封灵之阵,要不了几日,我的灵魂便会被磨灭,身躯也会同时死亡。”

依照常理,这个时候,冯生应该是帮忙想办法,解决问题。

但是冯生显然并不一般,直接说道:“啊!既然是这样,你就更应该跟我一起先去找大神了!”

“有大神出手,将来一定可以给你报仇的。”

冯生说的很真挚,显然并不是在说客气话,更不是在故意兜圈子。

井龙无言看着冯生,似乎很想问一句:“你礼貌吗?”

“怎么?你不是说你没救了吗?”

“既然没救了,那当然是先安排后事了!”

“如果我是你,我就一定把太后的行径全都曝光出去。反正都活不成了,那就不能让她好过,就算是恶心她,也得搞一把。”冯生仿佛代入了井龙的角色,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如我们就去吧!”

“你负责说,我负责写,以前我在校刊干过,宣传这块我熟。”

“咳咳···你听听标题,六十岁老太后,为何半夜殿内,传出婴儿哭声,皇帝恐坟头长绿草···你觉得这个标题怎么样?够不够亮眼?”冯生很兴奋的问道。

他已经完全嗨了,甚至有些跑偏了原本的重点和主题。

而井龙只能无力的挣扎道:“太后只有不到四十···。”

冯生一摆手道:“哈!你不懂,六十我说的还保守了,八十最好,九十、一百也不赖,谁想听四十岁女人的花边新闻?”

“还有!还有!咱们可以煽动百姓,直接托梦告诉那些走失孩童的百姓,他们的孩子都被太后抓进宫吃了。”

“就说太后每天要吃十个孩子的心,二十个孩子的肝。”

井龙一脸呆滞的看着疯狂想要作死的冯生,突然觉得贸然来接触这个人,是很不明智的选择。

不接触冯生,他只会慢慢被太后的人寻到,然后弄死。

而接触冯生,他会自己把自己弄死。

造谣生事,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事情万一闹大了,别说是太后容不得他们,便是城隍、阴司,乃至于这金陵城里的王公贵族,都容不得他们。

那才是真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这样大肆造谣,看似针对的只是太后一人,实则却是对地府阴司的公正性,进行质疑与挑战。同时也是对整个大明朝廷的挑衅与动摇。

井龙能在金陵城里东躲西藏这么久,当然是因为暗中还有一些盟友。

若是来了这么一出,他的盟友可全都要成仇敌了。

“好!好了,住嘴吧!”井龙终于忍受够了冯生漫无边际的脑洞。

随后按住脾气,更加浅白的引导道:“咱们不如请你家那位道长出手,先替小龙,解开封印如何?”

冯生一愣,随后诧异道:“你还有的救的吗?还可以解开封印的吗?”

井龙无力解释道:“我也从未说过不行···。”

“原来是行,但是现在怕是不行了。”一个声音插入进来。

有人撑着黑色的铁伞走来,铁伞上贴满了符咒,全身笼罩在黑色的袍子里,突兀的出现在冯生和井龙的面前。

井龙看见来者,连先交手试探的心都没有,拽住冯生便要逃。

“逃?”

“逃的了么?”

“孩儿们,抓住他们。”

“我要将他们的魂抽出来,好好折磨。”

铁伞转动,大量的小鬼阴魂,竟然在大白天显形,张牙舞爪的往井龙和冯生飞去。

“别看那些小鬼!”

“那并不是真的鬼,而是它的眼!”

“他是百目邪君,是太后招揽的妖道,本体是一只百目蜈蚣,他将每一只眼都炼成了小鬼,一旦对视就会被拉入最惧怕的幻觉之中,直到被他折磨致死。”井龙开口说道。

只是他说的有些迟了。

冯生已经跳着脚大声叫骂起来。

“呸!又是你个狐狸精!”

“还敢来纠缠我?”

“看看我大神给的法宝,去死吧!狐狸精!”冯生说罢,竟然直接将压箱底的宝贝···曹柘给的那幅字帖从怀来掏出来,然后双手一展,将其拉开。

百目邪君停下了动作,大量的小鬼漂浮在半空中,同时看向那幅字帖。

“如我亲临?”

“哈哈哈!如我亲临?”

“什么狗屁玩意?”

“也在这里张扬?”百目邪君看着那平平无奇的字帖,发出刺耳的笑声。

而此刻在冯生的耳边,却响起了曹柘的声音:“别慌,记住我教的,先用雷法!”

冯生口中念咒,动用法力,开始召唤天雷。

只是他的法力低微,生出的电弧雷云,微弱窄小,看起来十分的寒酸。

别说是用来灭杀百目邪君这样的大妖魔,便是用来对付寻常的厉鬼,只怕也够呛。

百目邪君继续大笑,而井龙已经拿出了金弓,正准备开弓射箭。

突然,天空一声炸响,方圆近乎数十里的雷云,蔓延铺开。

云层之上,隐隐约约的仿佛还能看见雷神的雷车,在其中穿梭翱翔。

而粗壮若龙的雷霆,正在乌云层上蔓延,与冯生头顶的雷云,快速连接。

噶···!

百目邪君的笑声戛然而止,一口浓痰卡在喉咙口,差点堵死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