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52章 拜师6

书名:师妹她走火入魔 本书主角:穆晴 作者:伸出圆手 字数:5000 字 更新时间:2021-11-25 21:36:15

穆晴揪着秦淮的袖子,眼里噙着泪,一嗓子“嗷”出来,直接将秦淮吓了一跳。

“阿晴?”

秦淮一回身,穆晴就直接扑在了他怀里,脑袋埋在他的衣服里,发出模糊不清的,拐着弯的哭声。

“呜呜呜……”

“他好凶呜呜呜呜呜……”

丰天澜站在原地,有些手足无措。

他是很凶没错,可他凶的是秦淮,这小丫头哭什么啊?

丰天澜在仙阁里当久了上位者,脾气又不好,仙阁里许多弟子都被他训斥过。大到外门的教书师傅,远到食堂里的厨子,都被他训哭过。

丰天澜可以说是见惯了别人的眼泪。

可他从来没训哭过师兄的徒弟……再说了,他还没开始训呢……

“不哭不哭。”

秦淮摸着穆晴的后脑勺,顺小猫毛似的捋着,满面愁容地安慰道,

“他就是表面上凶,看起来跟个刺猬似的,实际上心是软的。”

秦淮在心里补充道——

其实这只是用来哄小孩子的话。

师弟的心不止不软,还黑。

穆晴仿佛透彻了真相一样,哭声不止。

秦淮一边拍小徒弟的背,一边露出无奈的笑容,声音温和地哄着小孩:“你瞧瞧看,他也被你吓得不轻。”

穆晴从秦淮怀里抬起脑袋,露出一双眼睛。

哭过的眼睛含着水光,微微上挑的眼角有些泛红,她还未长开,但已经能从那带着稚气的五官中,预见以后会有多么漂亮了。

她看了丰天澜一眼。

丰天澜也在看着她,他皱着眉,抿着唇,嘴角向下耷拉着,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穆晴刚要停歇的哭声又起来了,声音也比之前更大了。

秦淮:“……”

丰天澜:“…………”

秦淮无奈道:“师弟,你走远点。”

“哦。”

丰天澜答应了,转身便走。

他一边走一边思索,这个小师侄是不是喇叭精转世,为什么这么能哭。

“喇叭精”一直在哭,无论秦淮怎么哄都没用。半刻之后,小喇叭精哭声停了,人已经在秦淮怀里厥过去了。

秦淮顺手就抓了一名路过的炼器峰弟子:“去把你们阁主叫下来,人就在这条山道上,应该还没走到顶。”

那炼器峰弟子十分为难,道:“秦长老,这条道后面有禁制,我上不去……”

“不用找了,我下来了。”

丰天澜抱着手臂,仍旧是一副“我不高兴”的表情,对秦淮道,

“你还没把‘掌门令’还我。”

他阴沉着脸色走近几步,弯下身伸出手捏住秦淮怀里的小姑娘的手腕,过了片刻,说道:“一时半刻无忧,跟我过来。”

回了主峰之后,丰天澜才仔细地为穆晴把了脉。探过脉后,秦淮看到,自己的师弟似乎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

丰天澜问道:“你收徒弟就算了,怎么还收了个病秧子?”

秦淮站在一边,小声嘀咕道:“若不是病秧子,我就不收了……”

丰天澜:“嗯?”

秦淮一本正经道:“我和她有缘,千机子说了,这小姑娘命中注定要做我徒弟。师弟你瞧她这根骨,若是给别人做徒弟,别人根本就教不了……”

丰天澜一边找针带,一边问:

“千机子怎么也掺和进来了?他天机阁的手伸得这么长,已经能管到我们山海仙阁的长老收什么样的徒弟了吗?”

秦淮道:“师弟,你还是这样不待见他。”

丰天澜回答道:“他就没做过几件让人待见的事情。”

秦淮为了不激化矛盾,没有再接这话茬。

他站在一旁细细思索着,好友到底是怎么得罪了师弟。

秦淮思索许久也没能得到答案。

他看向昏迷不醒的小徒弟。

小姑娘被丰天澜扎了七八根针,似乎是很疼,嘴角不停地往下耷拉。

秦淮问道:“能治吗?”

丰天澜回答道:“能。”

秦淮又问道:“好治吗?”

丰天澜不耐烦道:“你别烦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

秦淮被撵了,只能道:“我就待在问剑峰上,等她醒了,你差人来叫我。师弟你到时千万要温和些,小孩子很容易一惊一乍,容易受惊吓……”

丰天澜烦的不行,水袖一甩,卷起风来,将秦淮扫出了主峰后殿,雕花木门也“哐当”一声关上。

“……”

秦淮悻悻地走了,边走边道,

“老大和老二应该回来了吧?老三不知道出关了没……我这趟回问剑峰,峰里不会一个人也没有吧?”

等确定秦淮走远了,不会回来了,丰天澜才重新将门打开,吩咐在主峰学艺的医修弟子去熬药。

“煮一两知月草和两根参须,熬两刻即可,不要熬久,会苦。”

丰天澜又问道,

“仙阁里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主峰弟子听了这个问题,心里连番叫苦。

仙阁里别说是好吃的了,连能吃的东西都很少——大概是为了让弟子尽快学会辟谷,那五谷堂的厨子饭菜做得都很一般。

那小弟子问道:“阁主,红糖行吗?”

这仙阁里缺糕点小食,却不缺糖。医修和丹修常常以红糖佐药——没办法,有些药材一股怪味,不加糖确实难以下咽。

丰天澜道:“做一些红糖米糕。”

“再找灵兽峰要一只没教好的鸽子,放些党参和黄芪炖煮。”

小弟子将丰天澜的话牢牢记下,离开后殿找药材去了。

丰天澜指引灵气,灌注于银针上。

他探了探穆晴的经脉,循着穴位又下了一根针。这根针一扎下去,穆晴那有些躁动的灵力平缓了不少,但腕脉也变弱了。

丰天澜察觉到变化,连忙将银针起了。

他无奈道:“以后有的磨了。”

穆晴这一昏就昏了大半日。

丰天澜拿着勺子给她喂药,她就砸吧着嘴喝了,而后就撇开了头去,不愿意再喝第二口。

丰天澜捏住了小姑娘的脸,又给她灌了几口下去,直到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咽一口,丰天澜才放下了药碗。

之后,丰天澜就坐在后殿里,一边守着她,一边批阅各峰报上来的公事。

就在他处理公务的这段时间里,穆晴醒过来了。

她从床榻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呆呆地望着丰天澜。看了一会儿,她就瘪了瘪嘴,一副想哭的样子。

丰天澜:“……”

他真的有那么凶吗?

凶到了一句话都还没说,小姑娘就要哭的地步?

丰天澜觉得有些不自在。

但他没有在小孩子面前表露出来,端着一副四平八稳、“我不在乎”的样子。

“饿了?”

丰天澜将自己桌上放着的蒸笼打开,里面是蒸熟后切成四块的红糖米糕,蓬松柔软。

穆晴点了点头。

大概是太饿了,她一时间忘了哭。

丰天澜用帕子包了一块米糕递给她。

穆晴接了米糕,低头看了看,小脸上满是不高兴和嫌弃,两根手指头捏起手帕还给丰天澜,道:

“脏,不要。”

丰天澜:“……”

行,还有洁癖。

丰天澜没接帕子,道:“比你的手干净多了。”

穆晴被他这么一噎,眼睛里又盈满了泪。

丰天澜:“……”

他倒是不怕小孩子哭。

他只是担心穆晴再哭晕过去——他是个医修,医修怎么能跟患者的身体过不去呢?

他直接变了一盆水出来,道:“过来洗手,洗完手再吃。”

穆晴迟迟不肯动弹。

丰天澜直接将她捞了下来,拿走她手里的米糕,让她在水盆前洗手。

等她洗好了手,丰天澜又摁着她在桌前坐下。

穆晴还是想闹,但架不过鸽子汤和米糕太香,肚子太饿,一手捏着米糕,一手拿着勺子,低头吃了起来。

丰天澜坐在一旁的空地上——

他的蒲团让给穆晴了,他就只有地板可以坐了。

他拿着穆晴不要的那块米糕,一小块一小块地掰着吃,只吃了几口就没了兴致。

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抬起头来,不情不愿地答道:“……穆晴。”

“穆……?”

丰天澜将米糕放下,擦过手后,握起筷子剔鸽子肉,剔好后夹到穆晴碗里。

“东洲松城穆家?”

穆晴点了点头。

丰天澜没再问什么了。

穆晴又喝了几口汤,忍不住好奇心,问道:“你是谁啊?”

丰天澜答道:“你师叔。”

穆晴迷茫地抬起小脑袋瓜子,问道:“……师叔?”

丰天澜解释道:“就是师父的师弟。”

穆晴更加迷茫了,问道:“师弟可以骂师兄吗?”

丰天澜:“……”

骂秦淮是因为他不靠谱。

谁家师兄出个门会携走师弟的掌门令?谁家师兄正事不干一点,除了闭关就知道满修真界到处跑,还在临近飞升之年非要收个关门弟子?

丰天澜想一想就一肚子火气。

但是为了不带坏小孩子,他对穆晴说道:“不可以,你不要学。”

穆晴问道:“我有师兄吗?”

丰天澜回答道:“有三个。”

穆晴思索片刻,说道:“如果我骂了师兄,就是你教我的。”

丰天澜:“……”

丰天澜皱着眉道:“你不要抖机灵。”

穆晴很聪明,可到底年纪小,有些名词听不懂,她问道:“什么是抖机灵啊?”

丰天澜把蒸笼往她面前一递,道:“吃你的饭。”

“……哦。”

穆晴还是有些怕他,低下脑袋去喝汤了,她喝了两口汤,又抬起头来,道,

“那师弟可以打师兄吗?”

丰天澜:“……?”

丰天澜茫然了一会儿,才恍然明白过来。

他当时揪了秦淮的领子,这小丫头多半是以为他要打秦淮。

不等丰天澜反应,穆晴已经自己答了:

“不可以的吧……”

“阿爹说过,君子动口不动手,就算骂人,也不能动手。”

丰天澜:“……”

我觉得要么你爹有问题,要么你的理解能力有问题。

丰天澜更偏向后者——

他已经见识过这小姑娘的逻辑有多么神奇。

“穆晴,你记住一件事。”

丰天澜说道,

“能动手的时候,绝对不要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