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55 章(我想杀了他!...)

书名:玲珑四犯 本书主角:江云畔 作者:尤四姐 字数:2733 字 更新时间:2021-11-26 11:22:45

云畔心头一跳, 不知他所谓的定亲,定的是哪一家。

如果就此再不纠缠梅芬了,可说是一桩大好事, 但那个不知他为人, 和他定下亲事的姑娘, 却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何啸善于做表面文章, 因此在上京的名流圈子里名声很好,众人也愿意和他打交道。他这样一提, 自然有人追问:“不知聘了哪一家贵女?昏礼定在什么时候?”

何啸笑得很优雅, “才刚纳吉,过了聘书,昏礼应当在明年开春时节, 到底还有好些东西要筹备。”言罢顿了顿,视线挑衅式的飘过云畔面颊, “要说是哪家贵女,大家都听说过……是我表妹,舒国公嫡女。”

此言一出, 震惊四座,这里头关系却复杂了,舒国公嫡女早前是聘给魏国公的, 后来不是传出得病的消息,这才与魏国公退亲的吗?既然有恙,那为什么又应下了何啸的求亲, 这么一来难免让人猜测,想来舒国公嫡女和何啸表兄妹之间早有了私情, 魏国公是被人撬了墙角,面子多少有些挂不住啊。

云畔也着实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她只是半个月没去姨母府上,不想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明明姨丈和姨母都说定了呀,再也不让何啸登门,更不会让他纠缠梅芬的,为什么会忽然答应他的求亲,让他有这个底气跑到这里来大放厥词。

一瞬众人的视线都在她和李臣简身上盘桓,云畔本来是个不愿出头的性子,这回却觉得不该再沉默下去了,便道:“表姐这些年足不出户,究其原因,不正是六岁那年被你推下水,险些淹死所致吗。我与表姐情同姐妹,自然知道内情,表姐畏惧你还来不及,如今竟会答应你的求婚,想必是何公子神通广大,又巧施了什么妙计吧!”

何啸原以为嫁入公爵府的女人,应当一心经营自己的婚姻,再也不会插手表亲家的事了,这消息听过就罢,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为表姐强出头。如今看来,自己好像是料错了,她仍旧有一颗孤勇的心,还是为了个梅芬,愿意挺腰站在前头挡煞。

他轻蔑地笑了笑,“公爵夫人这话就不对了,有情人之间,小打小闹常有的事……”

李臣简嗯了声,扬起的音调,很有震慑的力量,“性命攸关,一句小打小闹就敷衍过去,未免过于草率了。何公子是洛阳名士,上德若谷,天下共仰,据说你五岁通音律,七岁做文章,心智应当比同龄的人早开化。推人下水,以致一位姑娘十一年不愿出门见人……何公子还真是深不可测呢。”说罢脸上又扬起了笑,“不过若果真定了亲,那也是父母之命,内子与舒国公千金是表姐妹,表姐的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届时要去问候一声,瞧瞧有什么帮得上忙的,也好尽一尽亲戚间的意思。”

一瞬众人眼光往来如箭矢,魏国公官场中游刃多年,早练得水火不侵,寻常也绝不是个喜欢过问家长里短的。这种内情,他如果不是有十成的把握,绝不会随意出口,何啸虽然名声在外,但论起说话的份量,官场中是绝对无法与魏国公相提并论的。那么小时候作的恶,就被无限放大在众人面前,虽不至于让众人对他失望,但君子无暇的表面也有了裂纹,让狂热崇拜他才情的人,渐渐冷静下来。

何啸到这时才隐约觉得有些后悔,自己是太自信了,甚至想挑战一下魏国公,当众宣布自己和梅芬有了婚约,也是想给魏国公一点难堪。结果转了一圈,倒把自己绕进了漩涡里,享受了太多的吹捧,便高估了自己,眼下只好尽力去弥补,也不能再言之凿凿小打小闹了,只是笑道:“那些都是她的一面之词,当初她才六岁,看错也是有的……”

云畔接了口,心平气和地一笑,“我倒觉得不会有错,何公子自愿结亲,想是为了赎小时候的罪行吧!”

何啸一时窒住了口,半晌笑起来,“贤伉俪这是怎么了,如此咄咄逼人。我们是亲上加亲,好与不好各自心中都有数,纵是不能得你们一声道贺,也不该这样兴师问罪吧!”

结果魏国公夫妇只是凉笑着不说话,倒让他讨了个没趣。

这场晚宴,云畔也不知是怎么坚持完的,席间勉强支应,和诸位夫人闲话家常,可谁能知道她现在心里所想。

因男女分席而坐,李臣简中途来瞧她,她也是心不在焉的模样。他知道她目下没心思应酬,酒过三巡后便借口自己身上不适,带着她中途离席了。

回去的路上她掩着帕子直哭,“这事竟没有一个人告诉我,连梅表姐也没打发人来,她该是受了怎样的算计,才应下这门婚事的!”

李臣简伸手抚了抚她的肩,“或许这事已经不容她推辞了,看何啸这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必定是胜券在握,只是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才哄得姨丈姨母答应的。”

云畔焦急不已,“不成,我要去见一见表姐,问明白究竟出了什么事。”

她火急火燎,可眼下已经将近子时了,半夜登门不是时候,他劝她明日再过府,云畔没办法,只得暂且按捺。

这一夜辗转难眠,只囫囵阖了一个时辰的眼,早晨瓮头瓮脑送他上了朝,便让姚嬷嬷命人套车,直去了舒国公府。

门房通传进去,明夫人出来迎接,云畔打眼一看她,竟是瘦了一大圈,心里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巳巳,你今日怎么来得这么早?”明夫人眼下有青影,笑也笑得很勉强。

云畔上去搀她进门,一面道:“我昨日和公爷赴宴,何啸也在场,当着众人的面说与表姐定亲了……姨母,真有这样的事?”

明夫人一脸灰败,叹息道:“我如今也不知该怎么和你说……”话吐半截只管摇头,“不说了……不说了。”

姨母这头问不出所以然来,云畔只好去找梅芬。进了滋兰苑,见八宝在院子里浇花,一抬头看见她,人顿时一震,撂下手里的瓢上前来,什么都没说,噗通一声跪在她跟前,深深地叩拜了下去。

云畔吓了一跳,忙和檎丹把她搀扶起来,急问:“怎么了?有什么话好说,这是干什么!”

八宝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起先不敢说,眼梢瞥见明夫人走开了,方含泪对她道:“云娘子,我们小娘子受了天大的委屈,您快进去瞧瞧她吧。”

云畔忙提裙跑进屋,见梅芬惨淡地坐在床上,眼神呆滞着,听见脚步声也不知道抬眼睛。云畔心里急,脱鞋登上了床,拉住梅芬的手叫了好几声阿姐,她才渐渐回过神来。

“巳巳,你来了?”梅芬迟迟地说,转头吩咐团圆,“去预备荔枝熟水来。”

她还想装得无事发生,云畔却不容她回避,拽着她的手问:“阿姐,你为什么同何啸定亲?我半个月没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若是相信我,就不要隐瞒我,我看得出来你就剩半条命了,如果不想连剩下的半条也丢了,一定要据实告诉我。”

梅芬张了张口,脸色变得煞白,半晌才道:“亲事已经定下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就这样……”

“不成!”云畔忽然高声道,“你今日一定要告诉我,是不是何啸又吓唬你了?他是怎么闯进内院来的?”

边上的八宝泣不成声,“小娘子,你就说了吧。”

梅芬总是这样,怯懦成了习惯,让人恨铁不成钢。她还在摇头,一副离魂的样子,到了这时候已经顾不得礼数不礼数了,云畔抓住她的双臂用力摇撼,厉声道:“你可是想死?若是不想死,就开口说话,这样憋着谁也帮不了你,你要活过来,你要自救!”

舒国公府虽是武将人家,但明夫人夫妇对教导儿女上一向极尽温和,从来不会疾言厉色训斥他们兄妹。梅芬起先还昏昏噩噩,被她这一通醍醐灌顶,人像被雨浇淋了似的,诧然看着她。

隔了好久,如梦初醒似的,抓住了云畔说:“巳巳,我不想嫁给何啸……”然后从胸腔里迸发出激烈的尖叫来,“我想杀了他!”

云畔从没见过她这个样子,人像发狂了一般声嘶力竭,她想也许这样倒是好事,把心里的郁结全都吼出来,吼出来,那个顽疾才能彻底被根治,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只是伤情过甚也危险,她忙搂住她,温声安抚着:“好了……好了……阿姐,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你把心里的话都同我说了,咱们好好想想对策,总会有办法的。”

梅芬慢慢冷静下来,将那天的经过一点不漏全和她交代了,“我吃过你送来的蚫螺滴酥就睡下了,但那时不知怎么,手脚像不听使唤似的……”

云畔怔了怔,“什么时候的事?我几时送蚫螺滴酥来了?”

这么一说,梅芬也呆住了,“就是姨丈和金家过礼那一日……梁宅园子的闲汉送来的,我只吃了蚫螺滴酥,剩下的牡丹饼赏了八宝她们……”

云畔面色愈发凝重,梅芬望着她的神情,终于明白过来,“那盒点心……不是你差人送来的。”

好像一瞬被拨开了迷雾,自己原先也钻进这网子里,百思不得其解,如今症结解开了,原来是有人假借云畔之名,给她送掺了药的点心。她还记得那闲汉特意叮嘱了一句,说滴酥拿冰渥着,尽快食用为宜,可见只有这滴酥里头有猫腻,因此自己被药了,八宝她们安然无恙。

好好的一个人,被算计成这样,除非真是面做的,才不知道反抗。梅芬气得发抖,反倒没了眼泪,半晌缓缓直起了脊背道:“我原本想去做女冠的,如今做不成了……他逼人太甚,最后大不了鱼死网破,我也不怕。”

云畔看见她眼里浮起一层妖异的光,心里急跳起来,担心她做出什么傻事,忙说:“阿姐先别急,咱们从长计议,当下头一件要做的,就是揭开何啸的那层皮。”

可这种事,换作以前的梅芬是绝对做不到的,你同她说,她只管摇头,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然而被逼得走投无路了,龟裂的土地里也会长出荆棘,懦弱到了尽头,也许激发出的就是强悍。

她赤足站了起来,简直像回光返照,急切地说:“我要去见爹爹和阿娘,我要去见何啸。”

云畔忙劝解她,“见姨丈姨母可以,但去见何啸,眼下时机还未到。他巧舌如簧,大可将一切赖得干干净净,咱们手上又没有证据,空口无凭,也不能将他怎么样。”

“对、对……”她重新坐回来,定定思量了很久,像是将某些事一夕想通了,虽然手脚冰冷,心里却攒着一捧火,握拳道,“须得让他自己登门,让他以为我还是那个唯唯诺诺任他揉搓的梅芬,只有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才会往局里钻。”说罢长出一口气,惨然对云畔笑了笑,“巳巳,我过去太无能了,遇见了这样的事也没想过自证清白,现在我想通了,大不了同归于尽,我也不能让何啸称心。我这阵子一直让你担惊受怕,出阁了都要操心我,实在觉得很对不起你。”

云畔心里发酸,含着眼泪勉强笑道:“阿姐说哪里话,咱们之间亲姐妹一样的情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这时候醒悟尚不晚,只要没到成婚那日,一切就有转圜。”

梅芬点了点头,翕动着嘴唇说:“我也不瞒你,其实我想过自尽,剪子抵在胸口,却没能下得去手。你瞧,我还是惜命的,对不对?可他假借你的名义,往点心里下药,我就知道这件事冤有头债有主,不能这样下去了。倘或这次我再忍着,将来何啸这畜牲只怕还要对你不利,我自己倒没什么,反正已经成了这模样,不能让你为了我,再被他坑害了。”

一旁的八宝见她回心转意,紧张了半日的心才放下来,抹着泪说:“娘子这几日都没好好吃东西,再这么下去身子会受不住的。且等一等,奴婢这就去预备吃的来,娘子不拘多少用一点,吃饱了才好有力气打那贼。”

女使们去预备了,云畔牵了她的手下床,拉她在妆台前坐下来,自己拿梳篦给她梳头,一面道:“阿姐如今别想别的,只要让姨丈和姨母听你陈情,这桩婚事就不算数。何啸这人,我原以为他只是小奸小恶,如今做下这种恶事,可见是坏到根上了,毁了他的前程也没什么可惜。”

梅芬忽然回过身来,紧紧盯着她的眼睛说:“这回打不死他,将来他还要咬人,咱们能行么?”

云畔说一定,“既然发力,就要打在七寸上,滴酥不是从梁宅园子送出来的么,我打发人去查一查,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还有那个小厮,如今不知在不在上京……”

只是时候隔得有点久了,恐怕不易查,这些暂且搁置不说,梅芬梳罢了头,重新换上衣裳,在云畔的陪同下迈出滋兰苑,直去了明夫人的院子。进了院门并不进上房,顶着热辣辣的日头,在院子里跪了下来。

明夫人跟前女使见状,忙进去通传,明夫人闻讯赶了出来,看见梅芬跪在那里,自己又是恼怒又是心疼,本想不理会她的,可看着看着又看出了两眼的泪,上前拽了她说:“起来,有什么话上里头说去,别叫下人看笑话。”

可她却回身朝门上望,“爹爹还未散朝吗?我等爹爹回来,有话要说。”

明夫人愣了愣,她这阵子像锯嘴葫芦一样,任你怎么催促都不肯开口,今天忽然主动要找爹娘,竟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纳罕归纳罕,还是打发人去门上候着,“郎主一回来,即刻请进园子里来。”

婆子领命去了,明夫人又招呼:“进来吧,别中了暑气。”

云畔牵了牵梅芬衣袖,搀她走到廊下,明夫人拿眼神询问云畔,她只说了一句:“今日就请姨丈和姨母,听阿姐好好说说心里话吧。”

三个人在屋子里坐着,女使婆子一并都屏退了,谁也不出声,那浩大的静谧,隐隐令人窒息。

明夫人忧心忡忡瞧了梅芬一眼,她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如山。好容易熬到舒国公回来,梅芬请他们在上首坐定,自己提裙跪在莲花砖上,弄得舒国公夫妇面面相觑,不知她究竟要做什么。

“父亲,母亲,女儿不孝,这阵子让爹娘为我操心了。”她磕了个头,又直起身道,“我今日没有旁的话可说,只有一件事,那日有人假借巳巳的名义送了一盒梁宅园子的点心来,原来点心里下了药,我吃了,这才失了魂的。那个人,我并不认识,既然是家里护院,趁着午后大家歇觉的时候潜进来,并不是难事。他没有对我做什么,就是想让爹娘知道有这么个人,日后再有登门求亲的,两下里比较,自然选后来者。我言尽于此,不想再多言了,你们若还不信,我可以悬梁,可以跳井,大不了一死了之,也绝不会落进何啸的手里。”

一旁的云畔待她说完,自然要证实她的话,叫了声姨丈姨母,“爹爹下定那日,我一直在家听消息,并未出门,也并未让梁宅园子送点心给阿姐。可惜姨母当时没将消息告诉我,否则这样的谎言轻易就能戳穿,何必等到今日。”

说到根上,还是家丑不可外扬。

舒国公和明夫人显然没有意识到,里头竟然还有这样的漏洞,当即急火攻心,“什么点心?怎么从未有人提起过?”

可惜如今物证是没有了,只好去找人证,舒国公拍案而起:“上老鸦巷,把向允的老子娘给我逮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