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九章 安宁

书名:楚后 本书主角:楚昭 作者:希行 字数:1757 字 更新时间:2022-05-27 23:49:38

京城很快就稳住了,之后就是对京城外清理。

这其间查证宣告了谢氏与西凉人的勾结交易,以及与魏氏等等世家一些隐秘之事。

谢氏几位当家老爷们入狱,家产被抄没,谢家的族人散去,投亲靠友,或者改名换姓。

梁氏父子重新被贬为发配边郡劳役,有关梁氏父子怎么成为冒功领赏,石坡城又是怎么被攻破的罪状也公告天下,引来一片唾骂。

不过梁氏其他在边郡未劳役的族人并没有再被延长刑期,脱了罪身,安稳谋生。

到第二年秋天,萧羽亲政的时候,大夏恢复了安宁。

萧羽亲政,对朝官们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皇后依旧坐在皇帝身后。

也是有区别的,没有了邓弈,没有了谢燕芳,朝中又被清理了一多半的官员,没有人主导,皇后似乎也没有了争执的对手,几乎也不怎么说话。

皇帝成了朝堂上说话最多的人。

十三岁的少年,这么多年没有说话,一开口论朝事没有丝毫青涩。

毕竟在朝堂上坐了七年了,且认真看了七年的奏章,虽然看似旁观,其实一直参与其中了。

萧羽觉得自己的生活也没有变化,以前用来上课的时间被商议朝事替代,还是在书房忙碌。

看完和商议之后,他会带着奏章来皇后寝宫。

皇后寝宫外的禁卫,内侍,宫女,看到他纷纷施礼,一层层通报进去,等萧羽走进来,楚昭已经站在门口相迎。

今日的楚昭没有穿皇后礼服,只穿着家常翠色衣衫,挽着袖子,手里握着一根箭失。

“姐姐。”萧羽高兴地唤。

楚昭招手,笑道:“我正在投壶,你也来与我比一比。”

萧羽笑道:“好啊。”又道,“但姐姐你先要把奏章看了。”

楚昭看了眼他身后捧着奏章的内侍们,摆摆手:“先放进去吧。”

内侍们恭敬地将奏章捧到皇后的书房。

楚昭和萧羽与宫女内侍们玩了几局投壶,帝后各有输赢,然后一起吃晚饭,之后楚昭坐下来开始看奏章,看过萧羽的批注后,取来玉玺叩上。

皇帝虽然亲政了,玉玺依旧掌握在皇后手里。

萧羽没有丝毫异议,在一旁看书,间或回答楚昭的询问,这是他最喜欢的晚间时光。

“明年开科考的事,现在应当筹备起来了。”楚昭看完今日的奏章,说道。

萧羽放下书,道:“我已经吩咐礼部和吏部做准备了,从地方到京城逐级开考,力求不遗漏任何一个有志有识之士。”

楚昭道:“关于科考,我还有一个想法。”

......

......

“听说了吗?要开科考了。”

“早听说了啊,陛下新政废弃举荐,广招天下有志之才。”

“不是,除了陛下,皇后娘娘也要开科考,考的是女子。”

“女子!女子科考干什么!难道也要当官!”

皇朝如今有拱卫司严守,不会像以前那样上朝时皇帝打了几个喷嚏都能传遍天下,但如果有消息传出来,那就是必然是确凿无疑。

虽然这个消息听起来实在荒唐,前所未有,但如果是皇后娘娘的提议,那也必然是真的。

皇后要做的事,从来都是言出必行行必果。

民间沸腾了,到处在议论这件事,少不了各种大逆不道之言,尽管皇后一直以来行事很跋扈很可怕,关系阴阳之道男女之分颠覆伦常的事,很多读书人愤怒不已,是可忍孰不可忍,甚至有人跑到官府门口大声叱骂,抱着舍身警醒世人的目的。

但不管是官府还是私下的拱卫司龙衣卫,明面暗地都没有抓人。

官府甚至还召集这些抗议之士,给他们提议:“跟我们说没用,这都是从上到下定好的,不如这样,你们安心科考,等考到京城,考到皇后面前,再去与她康慨陈词,让她改变主意,重回正道。”

听起来好像很不错,但也有读书人觉得不太对,要是考不到呢?

“考不到?考不到就好好去读书,圣贤书都还没读清楚,论什么道!”官府也毫不客气地说,“先修身再齐家治国吧!”

而得到消息的女子们也惊诧不已。

这一次皇后宫宴上,来的人比其他时候都多,还有很多从外地奔来的熟悉又陌生的面容。

熟悉是很多都是楚昭以前的玩伴,陌生是,这些年大家成亲生子许久不见了。

“殿下,真的要让我们考试?”一个女子开门见山直接问,“考上了就真的能当官?像我爹那样穿着朝服,骑着马,去官衙,甚至来上朝?”

旁边有女子没忍住滴咕一声“齐乐云你爹还没资格上朝呢。”

其他女子们都噗嗤笑起来。

楚昭也笑了,看着已经做妇人装扮的齐乐云,眉眼脾气也都还是少女模样。

“是真的考,要跟男子们同场竞技,就像当初我们楚园文会那样。”楚昭笑道。

提到楚园文会,围在这里的女子们神态激动。

七年多了,大家成亲嫁人生子,过往的时光都模湖了,有时候甚至不知道少女时期的事是不是做梦。

此时听到皇后提及,一瞬间记忆清晰,如果是梦,那是她们这辈子最美的梦,根本舍不得忘记。

“这一次,大家可不是在一个小园子里比试,而是要在天下人面前比试了。”

楚昭继续说,还对齐乐云挑挑眉。

“怕不怕啊?”

齐乐云道:“我齐乐云什么时候怕过!”说着看着楚昭,“我,我当时可是连你都敢欺负的。”

女子们再次被逗笑,有人拍打她,有人哎幼。

齐乐云也有些讪讪,下意识想找自己的母亲,不过又想到她自己也当母亲了,母亲没有再陪在她身边。

楚昭哼了声:“齐乐云,欺负人你还挺得意的。”

眼前穿着皇后礼服的女子一副恼怒的模样,齐乐云却没有觉得害怕,反而忍不住笑。

楚昭,当初可不就是这样凶巴巴的,一点都没变。

“你别生气嘛,我后来不欺负人了。”齐乐云笑着说。

“我想你也不敢了。”楚昭笑道,带着几分得意,“因为欺负我吃了大亏,长了教训。”

齐乐云笑得脸通红。

其他女子们也都笑了。

“考上之后,是真的能当官,有官服,可以骑马,去官衙。”楚昭接着说,微微一笑,“至于能不能做到你们父兄丈夫做不到的事,那就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果然是真的,女子们一阵激动。

“我就说是真的啊。”楚棠在一旁端着茶杯说,“我好歹是个郡主,我说了你们怎么不信呢。”

“你是郡主,但你没当官嘛。”齐乐云道,“我们当然不信你。”

楚棠将茶杯重重放在桌子上:“好,这一次之后,你们以后就能看到我的官威了。”

齐乐云哈哈笑:“阿棠,你行不行啊,还是安心当个郡主吧。”

听着她们笑闹,一直站在后边安静不语的女子走上前。

“那女子科考也是像男子那样从下到上层层遴选吗?”她问。

有女子看到她,忍不住道:“周江你果然会来考。”

她还记得这个周江原本安安静静不喜争抢,直到楚园文会才暴露了本性——不愧是喜欢下棋的人,最爱争输赢。

周江蹙眉道:“我原本不在意的,但我祖父想让我来京城当官,让我带着夫婿赴任一起搬过来,这样的话,就把家传的棋谱给我。”

原来是为了棋谱,女子们再次笑了,不愧是周江。

楚昭也笑了,道:“因为此事是第一次,参加的人肯定不会多,所以只在京城进行一场大考,考上了也只为翰林官,不会真的像男子那样处处可去所有事都可以做。”

说到这里又看着大家。

“这只是开始,目的是让大家接受。”

“只要接受了,才能一步一步做更多。”

“等女子们做了官,接下来就可以在各地推女子学堂。”

“让世人知道,读书学习技艺也能成为女子们安身立命之本。”

“这样才会有更多的女子们来科考,来当官,人多了,也就会有更多的机会,更多的尝试。”

她说到这里,微微一笑。

“所以将来会怎样,就在尔等之身了。”

齐乐云伸手按着心口,喃喃道:“我竟然这么重要吗?我竟然可以决定将来如何,担此重任。”

此生不白活了!

旁边有人轻咳笑道:“先考上再说啦。”

齐乐云哼了声:“怕什么,我考不上,我让女儿考,女儿考不上,还有孙女呢。”

女子们都哈哈笑起来,是啊,她们做不到,还有女儿和孙女呢,只要有了机会,就不一样了。

看着宴席上陷入欢笑,楚棠靠近楚昭,低声道:“记得徇私给我留个最好的官位。”

楚昭低声道:“当然,有官身再有郡主爵位,我就指着你坐镇仗势,给大家撑腰呢。”

楚棠嗔怪看她一眼:“我就知道我不得清闲。”说着又一笑,“我都想说我爹在家偷偷说的话了。”

她学着楚岚的声音发出一声长叹。

“罢了,我们是来给她还债的吧。”

楚昭笑道:“差不多,这样想就对了。”

.......

.......

虽然议论纷纷,但果然皇后要做的事,只要说了就真的无可阻挡。

建宁四年秋,女子们奔向京城,准备待考,而各地也开始了男子们的科考,他们要从县郡州府一步步考去京城。

“真有意思。”县衙里,一个官吏一边整理士子们的名册,一边跟同僚说笑,“你知道外边怎么说?说,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偷光,为的是与女子们一较高下。”

另一个官吏摇头:“不用理会,都是那些考不上的人在说酸话。”

“我知道,总要让人说话,我想皇后娘娘也不介意,最近拱卫司很清闲,也不去抓人。”那官吏说,忽的声音一顿伊了声,“这个名字——”

旁边的官吏问:“名字怎么了?犯讳了吗?”

科举很严苛,犯讳的话,可能真的不能参加了。

那官吏摇头,捧着名册怔怔:“不是,是有些,面熟。”

名字还能面熟?天下重名重姓的人多了,旁边的官吏好笑:“这有什么稀奇的。”他伸手接过来,一眼看去,笑容也顿了顿。

“嗯。”他摸了摸短须,“这个名字,是挺面熟的。”

邓弈。

竟然跟先前那个轰轰烈烈以托孤身份而起又轰轰烈烈而散以谋逆罪名而终的太傅重名。

------题外话------

明天还有一章,尾声,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