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73(存在着尺寸不匹配的问题…)

书名:被蛇蛇饲养以后 本书主角:初念,大蛇 作者:帮我关下月亮 字数:6916 字 更新时间:2021-11-25 21:38:00

觉得似曾相识?恭喜您抽中伪装魔法!再补买一些章节即可解除。

秦升闻言也是沉默半晌才说:“不要忘了王大陆的遭遇,难道你也想等哥哥死后去和野人在一起?”

这一句话让秦明月收住了所有心思,若是让她和这群粗俗肮脏的野人睡了,她不如去死。

秦升看到野人准备离开这里,拉着妹妹赶紧跟上。

他本来是一个自由冒险者,跟着团队去过很多地方冒险游玩。一个月前大学毕业约着几个朋友决定找一个好玩的地方作为毕业旅行。千挑万选之后订了全世界最原始的古森林。

这是一个旅游景点,几乎没有任何危险,在他去过的地方里可以说是难度系数最低的了,却不曾想只这一次却让所有人都栽了一个跟头。一场大雾让他们与外界失去了联系,流落到了这个无名的原始村落。

刚开始他们被抓回去以后,秦升还试图和这群人交流沟通,他愿意用物资和钱财让这帮野人引路,只要能带他们几个人出去,他付多少钱都可以。

但事实上,野人们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就算是居住在原始森林边上的原住民说的话也是有迹可循,能够让人听懂几个字,但是这群野人说的话却不属于任何一种语言。

他们带来的所有背包都被野人带走,交给了他们的首领。

在这里被困之后,他们每天只有几根野菜和一些不太干净的水喝,还要跟着四处打猎或者干活,晚上的时候他们就会被关押在一个破烂帐子里,只能直接睡在地上。

接连几天的饥饿和劳累之下,没有人受得了这种奴隶一样的生活了。其中一个胆大的人便商量着想办法逃离这里。

他们计划的很缜密,拿到卫星电话以后,一个人立刻跑着钻进林子里然后想办法联系外面的人来救援。

然而计划进行到最后一步,在沙漠里也能通话的卫星电话却如同一块废铜烂铁,没有丝毫信号。

先一步逃走的两个人很快就被了抓回来,男人被当场杀死,女人被送入了一个野人的帐子里,结果不言而喻。

这之后,他们再也没有人敢随意动逃跑的心思。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秦升发现,这个部落的生活习性似乎停留在几万年前的原始社会。男人出去打猎,女人在近处寻找一些可以吃的东西。至于部落里的小孩则是所有人一直照顾。

野人们有自己的首领,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除了努力生存,几乎没有任何娱乐活动。

这一次他们出来就是为了狩猎,他实在是担心妹妹一个人留在部落会发生不测,所以才带在身边的。所幸带她出来狩猎的野人头头也没有说什么,似乎已经默许了这种行为。

“哥,我已经听不到那个女人的歌声了。”秦明月的情绪有些低落。

秦升将妹妹背的水囊也带到了自己身上,缓缓说道:“刚才那个确实是女人的声音,你没有听错。但是有件事情哥哥一直没有告诉你。”

秦明月问道:“什么事情?”

秦升看自己的妹妹懵懂的眼睛,虽然不忍心,但还是决定将自己验证过的事实说出来:“或许我们已经不在地球上了,又或许我们现在是在几万年以前的地球。”

秦明月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秦升理智的分析道:“你还记得那一部卫星电话吗?”

王大陆临死前手里都紧紧的攥着那一部卫星电话。其实卫星电话对于野人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野人们应该只是对他们背包里的探险工具和食物更有兴趣。但仅仅是因为王大陆偷卫星电话的行为触动了首领的威信,而且试图带人逃跑,所以他就被杀了。

“卫星电话一直在我手里,但是从来没有搜寻到任何信号过。”秦升说:“我们迷路在森林里寻不到信号可以解释为地理位置特殊,但是在平原上卫星电话不可能没有信号的。”

再联想到他们所处的部落茹毛饮血,杀人不眨眼的生活习性。

甚至他们已经跟着部落的男人们走了很远的路,去了很多地方打猎。不可能这么一大片面积的土地都寥无人烟,没有一点人类存在过的痕迹。

除非他们已经离开了地球……

“明月,咱们是因为那场大雾来到这里的,与咱们一起的还有三个人不知所踪,那天在森里里遭遇大雾的肯定也不止我们。”秦升道:“所以,就算我们找到了那个女人,也无济于事。”

在这样恶劣的生存环境中,野人都需要群居,一个女人不可能独立生存下来的。必然也是遇到了其他部落之类的。

他们逃过去,也不过是从一个火坑跳入另一个未知的火坑罢了。还不如在这个部落站稳之后,再谈其他。

秦升沉声道:“野人在进入这片区域后格外的谨慎小心,甚至遇到了猎物也不再高声振臂追赶,这说明这里有更危险的生物存在。我们也要跟进步伐,别掉队了。”

--

初念没想到她唱了两遍民谣小调,大蛇就已经找到了她。

被大蛇卷到了后背上的时候,初念抱紧了大蛇的身子,看着它比蝴蝶还要漂亮的翅膀,她觉得他们之间似乎建立起了一种微妙的情感联系。

这种感情不是亲情,也不是友情爱情,更像是一种情感寄托。

他们语言不通,但是有属于一人一蛇独一无二的沟通方式。他们通过这种方式互相理解对方的需求,甚至形成了一种和谐的相处模式。

她将自己的情感寄托在了大蛇身上。不管它是什么物种,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很长时间,吃住都在一起,都会产生一种情感的吧?

她不确定这是一种什么情感。

但是她确定,她暂时是安全的。

回到山洞的时候,初念的身上都冻得有些僵硬了。

入夜后山里气温本来就低,刚刚大蛇还是带着她飞回来的。冻得她回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扔下螃蟹,先去兽皮睡袋里将身子捂热才出来。

大蛇围绕在她的身边,蛇信子发出丝丝的声音,像是在说些什么。

初念听不懂,却从中意会出了一丝关心。

她轻笑一声,囔囔的说:“谢谢你啊,大蛇。如果不是你,我今天可能就迷路了。”

大蛇在她身边盘旋两圈,将她围在了自己的圈圈内,好像是在安抚她一样。

初念第一次主动伸手摸了摸大蛇的身体,善意的笑:“以后我就叫你大蛇好不好?”赋予你名字,正式建立属于我们之间的联系。

大蛇吐出蛇信子,丝丝两声。

初念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哦。大蛇蛇!”

大蛇又丝丝两声。

暖了一会身子,她从睡袋里出来,将刚才扔在角落里的几只螃蟹捡回来,带到了小山洞。

小山洞里有一只山鸡,鸡毛已经被褪干净了放在一边,树枝堆也高了一些。

初念发现,只要是她开始收集的东西,大蛇都会有意识的和她一起收集。这让她心底暖暖的,若大蛇不只是一条大蛇,她肯定不会这么怕它,还会觉得它很友好。

虽然她现在似乎也不是那么怕大蛇了。

她在石头灶底下放好树枝,又将石铲放上去,大蛇就会心领神会的配合她吐出一团小火将树枝点燃。

她没有蒸锅,只能在石铲下面放一点水,将螃蟹放在四周,试图将螃蟹这样煮熟。

煮熟的螃蟹浑身红彤彤的,颜色就像枫叶一样鲜活。

初念用两根树枝夹了一只,用磨骨针用的石头将蟹壳撬开,凝脂一样的蟹膏,细白的蟹肉,看起来就知道这螃蟹有多肥嫩了。

她将整只螃蟹都肢解开,所有蟹肉蟹黄和蟹膏可以收集一个手心那么多。

她也没有碗,只能这样用两只手捧着蟹肉递过去,一双杏眼弯成了月牙,“大蛇,你吃过螃蟹吗,很好吃的。第一只给你吃。”

这笑容灿若星辰,大蛇竖瞳陡然变大,迟缓了一瞬间,才伸出舌信子从她柔软的手心将蟹肉卷入嘴中。

秋天的螃蟹都是又肥又大的,初念吃了两个就饱了,将剩下的都给了大蛇吃。

大蛇的蛇信子细长细长的,很灵活,而且带有韧劲,一下子就可以卷许多蟹肉进去。

看着来来回回忙碌进食的蛇信子,初念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大蛇最后一次进食的时候,鬼神神差的握住了手心,捏住了那条蛇信子。

通过肿起的状态,初念初步判断蜜蜂的蜂针很有可能留在大蛇的眼皮上了,蜂针里面含有毒素,大蛇被蜇的部位又是眼睛,若是处理不当,极有可能造成感染发炎,毁了一整只大而明亮的蛇眼。

初念想了想光让蜂针留在它的眼皮上也不是办法,还是决定帮它把蜂针□□。

她试图让大蛇的头把头低下来,大蛇竟然真的听她的话,配合着将大大的蛇脑袋趴在地上。

整条蛇就像一根任人揉搓的毛线,乖巧的快要让人忘记这是一条凶兽。

初念靠近后果然在它眼皮红肿的正中央位置发现了一根小小的蜂针,足有0.5毫米的自动铅笔替芯那么粗,骇人听闻。

这样粗的蜂针也不需要借助工具才能拔出了,只要用指尖夹住就能揪出来。

让人发愁的是□□的过程可能会刺痛难忍,她怕大蛇会控制不住伤了她。以大蛇的力气,她怕是挨不了一下人就没了。

初念拍了拍大蛇的头,在它耳边柔声道:“一会儿不要动哦,我给你把蜂针□□,要不对你的眼睛不好。”

她不指望大蛇能听懂这句话,这句话更多的是给自己的心理暗示。

她又挪近了一点点,看准了大蛇眼睑上的蜂针,用最快的速度把蜂针捏了出来,然后快速的跳开几步。

大蛇没动,反倒是她误踩了山洞里的一颗核桃,身子失去平衡向后划去。

她是被大蛇紧紧的缠住腰才没有后脑壳着地的。

在被大蛇的尾巴稳稳的放在地上以后,初念的心跳依旧扑通扑通的,就像在打鼓一样。

她回头跟大蛇说了一句“谢谢”,又扭头说道:“我去给你拿一个果子,敷一下伤口。”

蜜蜂蜇了以后留下的伤口是酸性的,需要碱性的东西涂抹伤口。

她在山洞中存的果子里正好有一种又小又酸,被她留下来想试着酿醋的小果子。

绿色的拇指大小的果子,硬硬的,吃着像梅子一样却能酸掉牙。正适合处理这种大蜜蜂留下的碱性伤口。

这一次初念没有再跟上次那样蹑手蹑脚的,确定了大蛇是真的完全一动不动任她摆弄的时候。

不知为何,初念觉得大蛇是信任她的。

所以才会让她摆弄自己眼皮这种危险的位置。

但是,来自两个物种之间,交流都不可以,真的能产生信任吗。

晚上吃东西的时候,初念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第二天一大早,初念起来的时候又去了那一颗核桃树,她要趁着野核桃没有被山鸟或者虫子蛀完之前,把树上所有的核桃都摘下来,带回去。

这很有可能会是她储存的所有食物中最耐贮存且没有损耗的食物了。

紫萝卜就算埋在地里也会缓慢的失去水分吗,但是晒干的核桃不会,而且食用后还能给身体带来巨大的能量和热量。

当然,她也没有放弃继续贮存紫萝卜,只要她遇到紫萝卜就挖出来,还会收集更多的种子,试图撒在山洞下面的空地上。

在山洞的底下,她已经通过埋在土里方式贮存了很多的紫萝卜了。

她贮存的还有蒲草,在蒲草完全在河里烂掉之前,她又晒了许多,都堆积在迷宫的一个尽头,这些蒲草也是大有用处,可以保暖,也可以编制东西。

她觉得她似乎体验到了仓鼠的感受,还变成了一只勤奋的小仓鼠。

外面的任何动物都可以捕捉她成为食物,她若想在寒冷的冬季存活下来,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储存足够整个冬季吃的东西。

在这种囤囤囤的过程中,她甚至发现了囤东西的快乐,每天给自己制定了任务,一天储存可以吃四天的食物,这样假设冬季在一个月后来临,她也可以囤足够吃四个月的食物,加上她的腌肉腌蛋,整个冬天都可以窝在山洞里。

连续好几天,她都尽量的把大蛇给她准备的食物做成腊腌肉晒在小山洞的洞口,这种行为让大蛇慢慢的以为她是不喜欢吃这些食物,开始给她带更多的蛋类和鱼类。

这让初念哭笑不得。

鱼肉只能当场吃掉,蛋类吃不完可以做成咸腌蛋,但是她其实更想要的是肉!

而且她的盐也因为大量的制作腌制食品,已经快用完了。

好在初念简单的指了指已经见底的盐堆,大蛇就懂了她的意思,带着她又去了一趟盐湖。

她准备的十分充分,用兽皮做了两个巨大的口袋状的包裹,自己拿不动就干脆挂在大蛇的尾巴上。

这一次她带了比上次多好几倍的盐晶体,算得上是满载而归,就算是她腌一头大象也还能有剩余。囤积的盐够她吃很久很久,让她很有安全感。

又一天,她在寻找其他可以贮存的食物的时候,发现了一种奇怪的植物。它的根茎细长,长得低低的只有她的膝盖那么高,一根根茎上结一朵像是花苞一样的形状的果实,果实是金黄色的,由许多籽状的小颗粒组成,颗粒上有类似于针尖的刺。

这东西总让初念觉得似曾相识,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她试探性的摘了一朵,放在手里后发现上面的刺并不扎手。用手一搓,果实就松散开,变成了很多让人熟悉的小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