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二章 神的禁地

书名:明克街13号 本书主角:周勋 作者:纯洁滴小龙 字数:2690 字 更新时间:2021-11-25 00:35:39

明克街,教堂。

狄斯正在收拾着东西,他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

其实,经营一座哪怕再小的教堂都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里面牵扯到方方面面,不单单是业务能力。

毕竟,不是说一座山头立一座教堂,而是这条街有一座那一条街可能也有一座,信徒就是“客源”,教堂之间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压力。

不过狄斯并不是很在意这些,他只负责自己的那一份工作,做完了,就会回家,不会为了教堂的发展去参与什么额外的活动。

就像是他对家里生意的态度一样,他也早就不参与具体的运营。

身穿黑衣的西蒙从门口走了进来,将一份回执报告放在了狄斯的面前。

狄斯当着他的面打开,里面是秩序神教瑞蓝大区管理处对他前阵子对市长竞选那批人处理的回复;

回复中,先是充分肯定了狄斯在这件事上的敏锐感知能力和提前洞察能力,赞扬了狄斯的忠于职守和细心于本职工作;

随后对这件事进行了认定,是一起针对罗佳市的外来异魔势力的“入侵”,甚至是妄图借罗佳市为契机,颠覆秩序神教的在瑞蓝的整个体系;

最后,对狄斯以雷霆手段将祸患消弭表达了嘉奖,再次邀请狄斯升入瑞蓝大区管理处工作。

狄斯显然对这封回复没什么意外,看完后,就放在了边上。

西蒙说道:“我刚刚进来时,看见坎德执事一个人在那里生着闷气。”

“哦。”

狄斯应了一声;

坎德执事是这座教堂办公室的主任,去年刚刚接了他父亲的班,他希望将这个教堂的影响力再扩散出去,可每次为此做出的计划书在拿到狄斯面前后都被狄斯给否了。

因为狄斯没空去出席什么活动,也对展开额外的宗教典礼持否定态度。

“坎德执事很是抑郁。”西蒙说道。

“他会习惯的。”狄斯拿起钢笔,在回执签收单上签了名,“就像是他父亲老坎德当初一样。”

西蒙又抽出一张单子,是最近半个月的例行汇报表:“这里也需要您签名。”

狄斯签了。

“我过您在神教中的简历。”西蒙有些好奇道,“您似乎对晋升一直没什么兴趣。”

现今秩序神教瑞蓝大区的几位实权负责人,当年其实是和狄斯的儿子一个辈分的,其中一位大区护法大人的简历上,还清晰写着当年曾在罗佳市审判出当实习神仆的经历。

有这样的关系在,狄斯完全可以在瑞蓝大区体系里获得更好的位置,秩序神教里不少老一代人就是靠这种培养弟子与传人的方式获得了地位与待遇的提升。

“晋升的目的是为了什么?”狄斯问道。

“为了更好地为秩序神教的发展做出贡献。”西蒙给出了标准答案。

“可在我晋升之前,那个位置上是没有人的么?”狄斯反问道。

“您应该认为自己的能力更优秀,所以如果是您坐在那个位置上,能发挥出更好的效果。”

“那就意味着原本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不够优秀,发挥出的效果不足,这应该是秩序之鞭处理的事情,把那些玩忽职守懈怠工作信仰迷失的家伙从他们德行不匹配的位置上拽下来。”

“您说得很有道理,但依旧无法让我信服。”

“所以,我为什么要让一位大区的邮差信服?”

“您当然没这个必要。”西蒙欠身道。

“亦或者,现在是秩序之鞭的成员站在我面前,以秩序神教的《内部法》来要求我对这个问题进行陈述么?”

“不,当然不是,您误会了。”

“你见过拉斯玛了?”

“我……”西蒙露出苦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是的,拉斯玛大人已经在罗佳市了。”

“嗯。”狄斯继续收拾着自己桌上的东西,“他不敢来见我。”

西蒙舔了舔嘴唇,一定程度上,他觉得面前这位地方审判官说得没错。

他确实和拉斯玛大人的交流中,感知到了这位大祭祀对眼前这位的……忌惮。

最重要的是,大祭祀甚至都没隐藏这一情绪,仿佛觉得对眼前这位忌惮,是一件很理所应当的事。

“您有什么话需要我帮您传达给大祭祀大人的么?”

“有。”

西蒙马上立直了后背,表示自己会认真地听。

狄斯从自己面前的一本书中取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西蒙,西蒙接过了名片,上面写着:

“罗佳糕点协会副会长——安格尔斯。”

“这是我的一位信徒,每周都会来教堂做祷告,前几日我特意向他要了名片,请你转交给拉斯玛,他用得着。”

西蒙眨了眨眼,

疑惑道:

“拉斯玛大人喜欢吃糕点?”

“他不喜欢吃,但喜欢闻糕点的味道,他觉得这可以让他心神宁静。”

“原来如此,和有些人喜欢熏香一样的道理。”西蒙若有所思。

“是的。”

狄斯拿好东西,绕过西蒙准备离开。

西蒙收好名片后马上跟了上去,问道:“我还有一件事想问您,希望可以得到您的指点。”

“说。”

“我原本以为拉斯玛大人来瑞蓝大区是为了贝尔温市的那场超规格神降仪式,但现在我却觉得,好像不是这样。”

“是的。”

“所以,您知道拉斯玛大人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么?”

“我。”

“您?”

“是的。”

西蒙心里一震,他实在是没料到眼前这位老者会给出这么直接的一个答案。

“可是您今日上午还在忙着带领信徒们做祷告。”

“西蒙。”

“我在听。”

“如果有人告诉你,明日伟大的秩序之神就会重新降临于人间,那么,今日的你应该做什么呢?”

“我……我不知道,光是想到这个假设,我的大脑就很乱,您觉得我应该干什么?”

狄斯笑了,回答道;

“趁着今日还没过完,把我签好的单据送回瑞蓝大区管理处存档报备。

既然明日还没到来,那么今日的你,还是应该去认真地做今日的事。”

“我明白了,多谢您的点拨。”西蒙停下脚步,向着走出教堂大门的狄斯背影双手置于胸前,“赞美秩序,同时,也赞美您的慷慨。”

“他不需要你的赞美。”拉斯玛的声音浮现着在西蒙的身后。

“大人。”西蒙行礼。

拉斯玛无视了他的行礼,转而伸手将那张明信片拿了过来:

“你知道狄斯最让我无奈的是什么么?”

“我觉得……”

“我只是想给自己搭个话,而不是真想听你的回答。”

“很抱歉。”

“那就是他能把你觉得很重要的东西,很随意地就丢出来,送给你,他不需要你的感激,因为他完全不在意,就比如先前对你的点拨。

你卡在审判官层级也有一段日子了,刚刚的触动应该很大吧?”

“是的,先前……”

“我能看见你体内的信仰之力正在激烈的碰撞,证明你因为他先前的话受到了某种刺激和明悟,你现在应该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去升华自己的信仰,然后稳固住它。”

“不,我觉得我现在应该做的是把单据送回去,这是我的职责。”西蒙说道。

拉斯玛看见西蒙在说这段话时,他体内信仰之力的漩涡变得更加剧烈了。

“你是个很有天赋的小家伙。”拉斯玛说道。

“多谢您的赞赏。”

拉斯玛忽然站在那里,表情有些……复杂。

“您,怎么了?”西蒙问道。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很多年前,我还很年轻,狄斯也很年轻时,我们被教会选派成一支队伍进入荒废的遗迹里进行一场试练。

当时带队的长老任命狄斯作为我们的小队队长。

试练成功后,狄斯曾对我说过一句话:

‘你是个很有天赋的小家伙。’”

西蒙:“这……”

拉斯玛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西蒙,

笑道;

“所以当年我和他之间的差距,就已经如同现在的我和你么?

可我当时硬是冷着脸对他回应道:‘希望下次你在竞争对手的队伍里,那我必然会让你为先前的话付出代价。’

所以年纪越大,我就越是不喜欢去回忆;

尤其是去回忆和狄斯有关的事情时,每回忆一次就会对自己当年蠢的程度更加深了一分认知。”

西蒙不敢接这个话;

“你刚刚问狄斯,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是的,我问过。”

“他的回答没错,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他,可能,最多也就十天,我们秩序神教的神殿,就将再添加一名神殿长老。”

“大人,您说的是狄斯审判官?”

“还有其他人么?”拉斯玛反问道。

“所以,您是代表神教来为狄斯大人准备盛大的接引仪式的么?”

拉斯玛摇了摇头:“不是。”

“不是?”

“我是来收拾局面的,就是他拒绝进入神殿的局面。”

“拒绝……进入神殿?”

西蒙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这可是每个秩序神教的信徒这辈子最大的梦想。

“不要那么震惊,我之前不就说过么,你以为很珍贵的东西,在他眼里,很多时候都不算什么。

在神殿感知到神教即将诞生新的一名领悟秩序奥义的存在后,马上就进行了一场占卜与测算,得出的结果是,对方只有不到一成的概率会选择进入神殿侍奉秩序之神。”

“不到一成?”

拉斯玛下面的一句话,让西蒙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有八成概率是,他将会召唤出秩序之剑,对准我们至高无上的……秩序神殿。”

……

狄斯行走在回家的路上,不时有认识的邻居向他问好,狄斯都微笑以做回应。

快到家门口时,路边,出现了一位身穿着老旧皮夹克的身影。

狄斯停下脚步,看着他,道:

“我还以为你会继续躲着我。”

“我真的很想一直躲下去。”拉斯玛实话实说道,“但我没更多时间了,因为你没多少时间了。”

“是的。”狄斯承认了。

“这些年来,我一直不相信你是真的在消沉,因为在一些赛道上,有些人就算是躺着翻个身,也比其他人费尽全力地奔跑所取得的名次更高。”

“谢谢。”

“但我没料到,再次见面时,我曾经自认为的我的一生之对手,已经将拥有资格进入神殿,成为我见了都需要跪下来膜拜的崇高存在之一。”

“你知道的,拉斯玛……”

“是的,我知道,你对我的膜拜并不感兴趣。”拉斯玛吸了口气,“但我觉得,我们可以谈一谈。”

“是的。”狄斯说道,“我想和神教进行一场谈判。”

“你知道的,狄斯,这个世上,哪怕是那些个正统大教会,它们也没有底气对我们秩序神教说出这样的话了,而且,你还是我们秩序的一份子。”

“我相信神殿做了一些占卜。”狄斯很平静地说道,“我也能大概猜出占卜的结果,毕竟,占卜的是我的想法,不是么?”

“你疯了。”

“我只是厌倦了,就像是小孩子玩搭积木的游戏,他本来兴致高昂小心翼翼地一块一块搭建着,好不容易搭建很高很高,却又忽然一下子,他对面前的这个游戏失去了兴趣,或者叫玩尽兴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往往会选择自己亲手把这高高的积木给推倒,而看到散落一地的碎块积木,非但不会觉得惋惜与心痛,更不会意识到他刚刚付出的那么多的辛苦与心思全部成了泡影;恰恰相反,他会很高兴地拍手大笑。”

“你把自己,比作一个孩子?”

“因为你们很害怕这个孩子。”

拉斯玛双手放置于身前:

“我以秩序神教大祭祀的名义,来进行与你的谈判。”

狄斯摇了摇头,道:“不是今天,七天后,在墓园吧。”

“为什么?”

“因为我现在要赶回家,品尝我孙子亲手做的午餐,下午我打算和他一起喝茶聊天,他最近变得开朗了许多,经常愿意和我聊天。

我相信你会很喜欢他,一个英俊且善谈的小伙子,和他聊天,真的是一种享受。

我的女儿给我织了一件毛衣,她打算明天送给我,我要试一试,好让她裁剪修改;曾经的她为了追求幸福,对我说过一些重话,虽然现在她又回到了家里生活,但我知道她一直很想找个机会来向我道歉,我准备开解她,告诉她,她永远是我最疼爱的女儿。

后天,是我二儿媳的生日,她跟着我那个不着调的儿子,为他生下了一儿一女,很不容易,我想帮她隆重地庆一次生。

这个家里,她一直很不容易,不仅需要忙家里的生日,还需要照顾一家人的生活,茵默莱斯家,亏欠她太多。

第四天,是我孙子孙女们在学校期末考试的日子,我要像往常那样在他们去考试的早晨为他们祷告,让他们不要心慌紧张。

米娜很好,她一直很沉稳;伦特与克丽丝就比较容易受到情绪的影响,他们需要人的关心与鼓励。

第五天,是我大儿子与大儿媳的祭日,他们是我亲手杀死的,每年到这个日子,我都会默默地为他们进行悼念。

第六天,是我的朋友老霍芬的丧礼日,瑞蓝人很重视这个死者死去后的整日子,他是我后半生最常交往的朋友,这是我应该为他办的。

第七天,是我孙子未婚妻的生日,很凑巧的也是我家那只宠物猫的生日。

你看,

未来七天,我都很忙,也都有事情做。

所以,我决定把谈判的日子,定在七天后,七天后的这个时间点吧,我在教堂里带领信徒做完礼拜后,就不急着回家了,在教堂里等着你……们。”

“你的理由,真的很详尽。”拉斯玛说道,“抱歉,我实在是忍不住想回你一句:你竟然为了这些零零碎碎家里的事情,来推迟和设定与神殿谈判的日子?

狄斯,

你知道么,

不仅是我来了,

与我一同来的,还有三位神殿长老的神念。

我很好说话,但你认为那三位神殿长老,会有我这么好说话么?”

“那就需要你去说了。”狄斯回应道,“我定的日子是七天后,七天后,神殿还有一定的概率通过谈判来让我做出最后的选择。

当然,

你们可以选择五天,三天,一天,甚至就是现在。

但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狄斯,你这是对秩序之神的亵渎。”

狄斯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道:

“人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哪里有什么闲心思去搭理神。”

“我会把你的话传达给三位神殿长老。”

“好的,麻烦你了,拉斯玛。”

狄斯伸手指了指前面:

“那里就是我的家,你应该知道的;

明克街13号。

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不去。”拉斯玛直接拒绝了,然后道,“或许以后,我会有机会去里面看看。”

说完这句话,拉斯玛就后悔了,马上纠正道:“我只是开个玩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

狄斯点了点头。

拉斯玛心里舒了一口气,道:“如果没有回复,那就是默认了你的七天后谈判要求,我先走了,对了,感谢你的糕点店名片。”

话音刚落,

拉斯玛的身影就化作了一片黑雾,于原地消散,走得很急,不敢多逗留丝毫。

狄斯则继续往前走,走到家门口,他转身,站在院门前。

狄斯回想到那天,他和卡伦站在这里的那番对话:

“卡伦,这里,是哪里?”

“家!”

……

记得那时,卡伦回答完后摔倒在了地上,得亏那条金毛在下面垫着,否则真可能会摔破了皮。

他知道卡伦那时很害怕,因为自己身上确实散发出了杀意,但卡伦却误认为,自己想要杀的是他。

站在家门口的狄斯,

慢慢转过身,

背向院门,

目光扫过四周,最后,又挪向天空。

“以后,

茵默莱斯家,

将成为教会乃至于神的……禁地。”

——————

来到海南参加起点活动,昨晚更新完后就出发去机场,舟车劳顿几乎一宿没合眼,强忍着困意写好了这一章。

今天就一章了。

大家晚安,抱紧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