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九章(我不是第一次输给她。...)

书名:再靠近一点 本书主角:博慕迟,傅云珩 作者:时星草 字数:2836 字 更新时间:2021-11-25 09:40:14

卡丁车赛道, 两道疾驰的身影在互相追逐。

午后的阳光耀眼,狂风呼啸而过,卷起地上飘散的落叶。远处树枝摇摆, 沙沙的声音随风一起, 钻入耳内。

博慕迟很喜欢各种刺激的运动项目。

她天生运动细胞就很可以, 玩什么都能很快上手。她之前玩过卡丁车,对自己的“车技”还算有自信。

风从袖口钻进来时, 她感受到了久违的酣畅淋漓的感觉。

她很喜欢。

博慕迟没去注意傅云珩到了哪里。

无论跟谁比赛,比什么,博慕迟都不会去注意对手在哪里。比赛时候的她, 脑海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尽自己所能。不要分神,全神贯注全力以赴就好,结果即便是不那么让她满意, 她也无愧于心。

这家卡丁车公园的赛道比较长也比较大。

博慕迟他们一局玩下来, 需要好几分钟时间。

五分多钟后, 她踩下刹车,顺利停在起跑位置。

她停下时, 在他们比赛之前已经感受过卡丁车的赵航几个人纷纷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赵航诧异不已, 惊叹道:“你怎么玩这个也这么厉害?”

孟梦更是一脸崇拜地望着她, “天呐,你好帅啊。”

她还是头一回在生活里看女生开卡丁车开得那么酷的。

博慕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摘下头盔说:“我以前玩过。”

“这不是玩过的问题。”赵航夸她,“你就是厉害。”

博慕迟忍笑,“再夸就过了小赵医生。”

赵航忍俊不禁, 抬了抬下巴指向刚将车停好下来的傅云珩,调侃意思极其明显, “珩哥,没想到你也会有输的一天。”

在赵航记忆里,傅云珩也是个全能选手,什么都会,还都很厉害。

王明轩没那么清楚傅云珩和博慕迟的关系,寻思着一个大男人输给女生自尊心应该很受挫,他出声安慰,“可能是珩哥太久没开,生疏了吧?”

“不是。”傅云珩摘下头盔,神色自若说:“我确实比不过她。”

他瞥了眼旁边朝自己自信扬眉的人,无奈一笑,“我不是第一次输给她。”

无论是滑雪还是其他运动项目,傅云珩都输给过博慕迟很多次。他早就习以为常。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习以为常落在不知情人的眼里,有多让人意外,甚至震惊。

孟梦和王明轩听他这话,又看了看他跟博慕迟对视的神情,两人心思各异。

孟梦抬头看了眼还被远远甩在后面的邱凝,心里咯噔了下。

如无意外,她姐妹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而王明轩和她想的倒是有些不同,他卡丁车玩得也不错,听傅云珩这么一说,有些蠢蠢欲动,“这样?”

他看向博慕迟,“有没有兴趣我们比一比?”

博慕迟一愣,笑说:“好啊。”

傅云珩皱了下眉,“还比?”

“……”

博慕迟一脸无辜看他,竖起一根手指说:“再玩一局。”

傅云珩没吭声,就这么看着她。

博慕迟大大方方对上他眼睛,无声启唇,撒娇喊:云宝。

傅云珩:“……”

他缄默片刻,看向王明轩,“别开太快。”

王明轩笑笑,“放心吧,我们有分寸。”

“嗯。”傅云珩抬手,没避讳他们的存在,手有些痒地抬手弹了弹博慕迟额头,“去吧,记住我说的。”

博慕迟粲然一笑,爽快答应:“好的,谢谢小傅医生大人大量。”

允许她再玩一局。

傅云珩噎住,不再搭腔。

邱凝没想到,自己慢了他们几分钟回到起点时,一抬眼看到的便是傅云珩和那位女生如此亲昵的互动。

她眼眸闪了闪,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

-

“你们说这回谁赢?”

孟梦看向重新坐上车的两人,有些好奇。她男朋友玩卡丁车技术她很清楚,是个强者,博慕迟她刚刚其实没有很注意,但依稀能感觉出很厉害。

话音一落,赵航想也不想接话说:“那当然是博妹妹。”

孟梦笑,“她这么厉害?”

赵航:“非常。”

孟梦点点头,看向邱凝,“你觉得呢?”

邱凝一愣,想了想说:“不知道。”她微顿,看向傅云珩说:“傅学长刚刚如果没让她的话,那应该是她赢吧。”

她记忆里傅云珩卡丁车很厉害。

听到这话,傅云珩言简意赅说:“她不需要我让。”

邱凝神色一僵,干笑道:“这样,那她真的很厉害。”

谈书在旁边听着,唇角往上扬了扬,第一时间拿出手机给没办法听现场的博慕迟发微信消息,一字不落的转达。

……

五分钟后,胜负分晓。

博慕迟比王明轩快了不止一点点,她早早地将车停在起点,然后和谈书一行人等王明轩跑完最后一圈。

等王明轩回到这边,他由衷地对博慕迟表示钦佩之意。

“你常玩吗?”他好奇,“速度太猛了。”

博慕迟笑笑,“还好,偶尔会玩一玩。”

她大概就一年能玩过两三次。

“怎么样?”赵航骄傲的跟自己赢了似的,“博妹妹是不是很强?”

王明轩点头,输得心服口服。

几个人玩了一圈卡丁车,转战其他项目。

卡丁车公园这边除了有卡丁车可以玩之外,其他可玩的项目也不少。

玩了一圈,大家都有点儿累了。

博慕迟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谈书靠在她肩上打哈欠,泪眼婆娑说:“困了。”

她早上八点就起来到公司加班,连懒觉都没能睡到。

博慕迟一笑,扶着她脑袋说:“待会就回去了,再撑撑。”

“……”谈书闭着眼,哼哼唧唧说:“不想撑了,该玩的都玩了,回去吧。”

博慕迟没什么意见。

但是。

她抬眸看了眼斜对面正在说话的傅云珩几个人,低低道:“傅云珩还在跟他同事说话呢,等他说完再走吧。”

谈书懒洋洋应着,“行吧。”

她顺着她视线去看了眼,小声问:“有危机感吗?”

博慕迟第一时间听出她问的是什么,她挑了下眉,在邱凝和傅云珩身上转了一圈,摇了摇头:“没有。”

谈书:“……”

“这么自信?”

博慕迟:“如果是其他女生,可能会有。但她……”她想了想,“不会。”

在这方面,博慕迟很实诚,也有自己的估算。

她刚刚简单的了解了一下,邱凝和傅云珩他们都说一所大学的校友,几个人还都是同年级的。但因为傅云珩他们是八年制,所以邱凝和孟梦他们早早毕业了。

据悉,他们大一就认识了。

大一到现在已经六年多时间了,六年多都没可能,那未来更不会有。

听博慕迟这么一说,谈书打击她自信,“你跟傅云珩认识二十一年了。”

“那我十三岁之后就不怎么和他见面了好吧。”她有理有据反驳,语出惊人:“要是我们和其他从小到大都没分开超过一个月的青梅竹马一样,说不定孩子都有了。”

谈书被她的话呛住,猛地开始咳嗽。

赵航被她们这边的动静吸引,边往这边走边问:“怎么了?”

博慕迟面不改色说:“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谈书:“……”

赵航:“……”

傅云珩跟着走近,把博慕迟的保温杯递给她,“让她喝点水。”

博慕迟接过,拧开递给谈书,“还好吗?”

谈书喝了两口水,没好气瞪她,压着声道:“你不要说些我意想不到的话,我就一切都好。”

“……”博慕迟觉得自己很无辜,“那我不是实话实说吗?”

谈书瞪她。

博慕迟悻悻摸了摸鼻尖,一脸无辜地望着她。

谈书无语,把保温杯还给她,看向另外两人:“你们要去生日聚会吗?”

傅云珩:“不去。”

他看了眼时间,垂眸看向博慕迟,“还玩吗?”

博慕迟摇头。

傅云珩颔首,“那回去吧。”

博慕迟了然,示意道:“跟他们说一声再走吧。”

傅云珩应声。

跟王明轩一行人说过后,大家一起离开卡丁车公园。

不过,他们的目的地不太一样。

傅云珩依旧是司机,将赵航和谈书陆续送回他们住的小区,才载着博慕迟往他们家的方向走。

-

两人下车后,车内瞬间安静了很多。

时间已过六点,路道上正是晚高峰。虽然不是上班时间,但和上班的时候堵的没太大差别。

博慕迟坐副驾驶,打着哈欠看傍晚的夕阳。

她惊喜发现,今天的夕阳很漂亮。蓝天被渲染成了橙红色,色彩斑斓,看上去格外耀眼。

博慕迟没忍住,掏出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

每一张,都漂亮的跟壁纸似的。

博慕迟被自己的摄影技术折服,自卖自夸地将手机举到傅云珩面前,“我拍的是不是很漂亮?”

在堵车,傅云珩抽空看了眼,“还不错。”

他说的是实话。

博慕迟翘了下唇,自恋说:“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拍的。”

傅云珩侧眸一瞥,触及到她脸上的笑后,莫名跟了扬了扬唇。

“对了。”博慕迟欣赏完自己拍的夕阳照片发给谈书后,注意到她上面给自己转述的八卦消息。

她瞥向傅云珩,“你跟今天在卡丁车公园遇到的那几个人熟吗?”

傅云珩跟着前车一起踩下油门,神色自若说:“王明轩熟一点。”

毕竟是一家医院实习的同事,也是医学专业学生。

博慕迟“哦”了声。

傅云珩瞥她,“怎么?”

“没呀。”博慕迟挠了挠眉毛,“我听赵航说另外两位美女是财会专业的是吗?”

傅云珩应声。

博慕迟眨了眨眼,好奇不已:“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这话出来,傅云珩认真地看了她一眼,“对这种事好奇?”

“好奇呀。”博慕迟坦然承认,“我想了解一下你们的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

这理由非常有说服力。博慕迟没正常上大学,好奇也是情有可原的。

傅云珩没多想,告诉她说,他们和王明轩,偶尔会一起上课,所以认识。

至于王明轩和孟梦怎么认识的,傅云珩并不知道。只是有一回赵航喊他出去吃饭,因店火爆要排队的缘故,大家一起拼了个桌,然后认识了。

听傅云珩说完,博慕迟一脸茫然,“就这样?”

这认识的也太简单了吧。

傅云珩挑眉看她,似有些不解。

博慕迟微哽,摆摆手说:“没事,我就是看你们关系匪浅,以为有什么曲折故事。”

闻言,傅云珩哑然,“你从哪儿看出我们关系匪浅?”

“……”博慕迟微窘,底气不太足说:“全方位。”

傅云珩:“……”

关于今天偶遇到王明轩几个人的事,博慕迟没再多问。

她看得出来,傅云珩除了跟赵航和王明轩熟络一些外,和另外三人都不怎么交流。

两人一路安静到家。

博慕迟先跟季清影傅言致打了声招呼,这才跟放飞的小鸟一样,飞奔回自己家。

-

“妈。”一进屋,她便大声嚷嚷,“你的宝贝兜兜回来啦。”

迟绿抬眸看向门口的小疯子,一脸我不认识的表情。

博延倒是笑了声,起身往厨房那边走,去给她倒水。

“妈妈。”换好鞋,博慕迟蹭着迟绿在沙发上坐下,“你怎么不理我,是不是不欢迎我回家?”

迟绿戳了下她额头,“几点了?”

博慕迟眨眼,扭头看了眼墙上时钟,“七点?”

“……你之前跟我说几点回家吃饭的?”迟绿问她。

博慕迟反应过来,抱着她撒娇说:“路上堵车,云宝又送了谈书和他医院一个同事回去,所以就晚了。”

迟绿觑她。

博慕迟朝她嘻嘻一笑,“我饿啦。”

话落,在厨房忙碌的杨姨正好端菜到餐厅,笑着喊她过去吃饭。

博慕迟拉着迟绿起来,笑盈盈道:“走吧迟女士。”

迟绿睇她一眼,捏了捏她鼻子说:“鬼机灵。”

博慕迟灿烂地笑着。

饭桌上,迟绿随口问了问她最近情况。

其实母女俩每天都会聊天,但很多事很多话面对面地说,好像更有意思一些。

“今天跟云宝他们去玩卡丁车玩得如何?”

“还行。”博慕迟喝着汤说,“我还见到了云宝医院的其他同事。”

迟绿扬眉,“男生女生?”

博慕迟:“男生。”

“一个人?”迟绿不愧是迟绿,从博慕迟说话的语调中就能察觉出她情绪的不对。

博慕迟摇头:“不是,他们有四个人,两男两女,其中一对是情侣。他们都是云宝的校友。”

迟绿懂了。

她和博延对视一眼,随意问:“女生长得漂亮吗?”

“漂亮。”博慕迟坦然告知。

迟绿看她淡定的模样,倒也没担心太多。

她“嗯”了声,又多问了她两句。

吃过饭,博慕迟被迟绿博延拉着出门散步。

春日晚风已经极其舒服了,风拂过耳畔,有种说不出的舒适感。

博慕迟这一天运动量超标,困得要命。

散完步回家,她便钻回了房间,准备洗澡睡觉。

傅云珩过来时,客厅只有迟绿在看电影。

“迟姨。”他跟迟绿打招呼,环视看了一圈,“兜兜呢?”

迟绿往楼上指了指,也没问他是不是找博慕迟有什么事,直接道:“在房间,你去楼上找她吧。”

傅云珩一顿,思忖了片刻,还是往楼上走了。

博慕迟住三楼,傅云珩还没走到她房门口,便听到了里面传出的震耳欲聋音乐声。

傅云珩扬了扬眉,抬手敲门,里面无人响应。

他站在门口思考,是直接推门进去还是去楼下等时,门被人从里拉开。

博慕迟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吹干便听到了敲门声。

她没多想,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门口,困倦地喊:“妈,你帮我吹下头发吧。”

“……”

喊完,博慕迟没听到迟绿发出的拒绝或答应声。

她下意识抬头,先对上了傅云珩费解的神情。

两人皆是一顿。

博慕迟眨了眨眼,脑子清醒了两分,“你……找我有事?”

傅云珩垂睫,目光在她白皙滑嫩的脸颊流连,微微顿了顿说:“不是要贴膜?”

“哦。”博慕迟想了起来,“可我还没买手机膜。”

傅云珩晃了下手里拿的,“家里还有,我拿过来了。”他声音有些低,尽量忽视掉她此刻的模样,“你把手机给我,我到楼下贴。”

博慕迟怔了下,正想转身去拿手机,忽地又想到了点什么。

她背对着傅云珩,狐狸眼转了转,回头看他,“就在这贴吧,我去吹头发。”

傅云珩:“……”

博慕迟把手机递给他,便钻进了浴室。

吹风机的声音响起,傅云珩脚步一滞,抬脚往里走。

博慕迟的房间很大,连接着一个很大的衣帽间。

一侧是她日常会用到的书桌和化妆桌,傅云珩看了看,在她书桌前坐下。

傅云珩贴膜技术其实还不错,他在这方面有点无师自通的本事。

可今天不知为何,总感觉手感不太对。

可能是耳朵里总有吹风机嗡嗡嗡的声音在扰乱他的思绪,也可能是鼻间断断续续有淡淡的香味钻进来让他乱了心神。

……

博慕迟把头发吹得半干出来时,傅云珩正坐在她书桌前发呆。

她偷偷瞄了眼,确定他是在走神发呆,这才放轻脚步走近。

鼻间香味更浓。

傅云珩倏地回神,撩起眼皮看向她。

两人视线撞上,傅云珩目光从她身上很快挪开,嗓音低低说:“好了。”

博慕迟“哦”了声,伸长脖子一看,似有些难以置信。

“你……第一次贴手机膜?”

傅云珩轻咳了声,有些许尴尬,“不是。”

博慕迟看着有明显小气泡的手机屏幕,沉思了三秒,一本正经看着傅云珩说:“云宝,天桥下贴膜这项业务,我觉得你可以pass掉。”

她怕他被客人找茬。

傅云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