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二章(毛病)

书名:限时保护 本书主角:沈秋,赵景杭 作者:六盲星 字数:6376 字 更新时间:2021-11-25 21:52:06

昨晚过后,梁姨恍然惊觉,沈秋说的有道理。

于是,她再没有敢提两人感情的事。

第二天,赵景杭去了公司,他没有让沈秋跟着,但命令她在房子里不许走。

沈秋知道他现在大概是在忌惮自己,不允许她去跟他的工作行程。

不过她也无所谓了,在家里帮着梁姨照料照料院子里那些花花草草,也算惬意。

晚饭结束后,她接到了赵景杭的电话,让她直接去星辉。

沈秋开了他的车,去往目的地。

今天包厢里的女孩子一如既往得多,什么类型都有,各个明艳漂亮,各个听话顺从。

沈秋原本进包厢就打算跟平时一样在边上站着就好,但进门的时候却被尹兴程看见,他直接把她拉了过去。

她被按在沙发上坐下,尹兴程给她递了一杯酒,“沈秋,咱们见了这么多次也是朋友了,你就别在那边了,过来一起玩。”

沈秋没有接,看了对面坐着的赵景杭一眼。

他看了过来,没不让,那眼神,是默许。

“景杭同意的,放心吧,刚才还是他点头我才去叫你的呢。”

尹兴程直接把酒杯放到了她手上。

沈秋又看了赵景杭一眼,此时他已经没有在看她了,正同边上的人说着话。

他边上的女人她记得,是有一回跟赵景杭回酒店的三线女明星。

不愧是能当演员的人,比之包厢里的其他女孩子,又是漂亮了一层。跟人说话的时候,笑意盈盈,娇媚万千。

“来来来,我们几个玩骰子,沈秋,一起。”尹兴程招呼道。

沈秋收回了视线,看着边上几人热情洋溢的样子,她知道,今晚这酒她是必须喝了。

而玩骰子的几个人,除了尹兴程,其他人她都不认识。

而且这游戏靠运气成分多一些,沈秋没怎么玩过,后来几局虽然也有赢,但还是输得多。

“哎呀!又是六个点,我又赢了。”坐她侧面的那个男人说道,“美女,你喝啦。”

沈秋看着自己的点数,皱了眉,只好拿起眼前那两杯酒喝了下去。

酒很烈,还是后劲十足的那种。

沈秋能感觉到一股热意从身体里散开,脸颊都是烫的。

喝完最后一口,她深吸了口气,起了身。

“去哪。”赵景杭分明眼睛不在她身上,可他反应却比谁都快。她才从座位上走出来,就听到他沉声问了句。

边上的人一下子都安静了。

沈秋冷着脸,淡淡道:“少爷,上厕所都不可以吗。”

赵景杭手里捏着杯子,没说话。

于是沈秋不再停留,径直走出了包厢。

包厢里原本是有专用的卫生间的,但沈秋想出来透口气,便去了外面的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后,她在洗手池前站了一会,镜子里的人脸色绯红,眼底有了丝醉意。

“诶,沈秋!”

有人从里间出来,竟又是莉莉。

沈秋回头跟她打了个招呼。

莉莉道:“你今天又在这呢,是赵景杭也在?”

沈秋嗯了声。

莉莉打量了她几眼,惊讶道:“你喝多啦?”

沈秋:“还好,喝了一点。”

莉莉道:“脸这么红,只是喝一点吗。”

沈秋:“我容易上脸。”

莉莉:“喔……诶对了,今天江茜是不是也在你们包厢啊。”

沈秋思索了几秒,才想起来她说的那个江茜是谁,就是那个小明星,赵景杭边上的。

沈秋点了点头。

莉莉站在她旁边,整理了下她的长发,道:“江茜是我朋友,她这两天可得瑟了,说赵景杭给她拉了很多资源,她还进了一个名导的组。”

沈秋对这不感兴趣,赵景杭对他“感兴趣”的人又有耐心又有爱心,这个,她体会过。

“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莉莉见她转身要走,犹豫了片刻,还是拉住了沈秋,问道,“你打算在赵景杭身边到什么时候啊?”

沈秋回头看她。

莉莉拧眉道:“虽然吧,赵景杭这个人是有吸引力,但是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早点想办法走,你可不能在一个花心肠的人身上用真心啊。”

几面之缘罢了,但沈秋能感觉到,莉莉这会说这些话,是真心的。

她也露出了今晚第一个放松的笑来:“嗯,我知道的,我对他没有什么。只是合同没到,我还需要当他的保镖。”

“那就好那就好。”莉莉凑近她,小声道,“而且吧,我觉得赵景杭也就是看着有吸引力,其实很一般,他有问题的……”

沈秋愣了下:“什么?”

莉莉朝边上看了眼,隐隐有些小激动,她说:“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啊,千万千万千万不可以告诉别人,要不然我死定了。”

沈秋:“……你说。”

莉莉道:“江茜说,赵景杭那方面有毛病。”

沈秋顿了下,没反应过来。

莉莉:“就是……性,你懂吧?她说,赵景杭绝壁是印不起来。”

沈秋这下是明白了,但是,又疑惑了。

赵景杭……印不起来?

虽然说,这跟她没关系。但是,由于她是感受过的,所以她有些奇怪。

莉莉见沈秋有些不信的模样,继续道:“真的,那天她跟着赵景杭去酒店里,赵景杭就让她在客厅待着。后来江茜寻思着,他估计是想让她主动干点啥,总不可能带她回来就放着吧。于是呢,她在外头脱了衣服,半遮半掩地进卧室找赵景杭。可你知道怎么样吗,赵景杭竟然黑脸了,发了好大的火,让她滚出去。你说,这都带回酒店了,却不行,那不是有问题吗……”

沈秋愣住了。

莉莉道:“江茜说后来是尹兴程来酒店,有事找赵景杭,她就离开了。其实一开始她还有些气愤的,谁想到第二天她就收到了一大笔钱,还收到了剧组的邀约……赵景杭确实奇奇怪怪,但这方面吧,又是很大方的。”

沈秋默了半晌:“你怎么知道。”

莉莉:“我跟江茜一起喝酒,她喝多了偷偷告诉我的,不过她说赵景杭不让她告诉任何人……不然她可就惨了。”

说到这,莉莉又赶忙道:“诶你记住啊,千万别告诉别人!我也就是觉得你很投缘,不想你受伤害,所以才冒死告诉你的……反正,你别在赵景杭身上浪费时间了啊。”

——

沈秋再次回到包厢时,尹兴程那帮人已经玩过几轮了,她不在,之前坐她身边的那个男人输得最多,喝了不少。

这会见到沈秋回来,那男人很开心地朝她勾了勾手,简直像看到个救世主。

尹兴程:“田超,你他妈垃不垃圾,还要靠一个女人给你垫底呢。”

那个叫田超的男人道:“这你就不懂了,不是让这位美女给我垫底,而是她是我的幸运星,她来了我就不会输了,嘿嘿。”

田超往边上挪了挪,给沈秋让位,让她继续玩。

其实他们这堆人,在喝酒这块上,有在故意为难沈秋。毕竟这要是换成其他女人,他们就会假惺惺地搞出一幅怜香惜玉的样子,不会让输的女孩子喝那么多。

但今天他们不装了,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女人得罪了赵景杭,所以故意在赵景杭的眼皮子底下,给他出气。

沈秋在位置上重新坐了下来,也不管旁人怎么喧闹,拿起酒杯就灌了一口进去。

灌完把杯子往桌上一放:“来吧。”

她放杯子的声音不小,玻璃和大理石相撞,发出清脆的一声响。边上人都愣了一下,对面的赵景杭也看了她一眼。

沈秋没回避赵景杭的眼神,一双眸子带着锋利,像在剐人。

赵景杭:“……”

“行啊,来来来。”田超撸起了袖子,开始摇骰子。

果不其然,沈秋今晚运气是真的背,玩这游戏,五把里能有四把是输的。

但她丝毫没有推脱,默不作声,拿起酒杯就是喝。那速度和架势,看得田超和尹兴程都有些佩服了。

“诶你叫沈秋是吧……嗝,你这够硬气啊,我可没见过你这么干脆的女人,喝得毫不含糊。”

沈秋脑子已经开始发懵了,她拿起酒杯跟田超的碰了下,歪着脑袋看着他:“我也没见过你这么啰嗦的男人,喝杯酒……养鱼呢?!”

田超愣了一下,哈哈大笑:“我哪里养鱼啊操,我他妈喝很多啊。”

沈秋摇了摇头,迟钝着吐出两个字:“垃,圾。”

田超:“是是是!我垃圾!来,再碰一个。”

沈秋:“我又没输,为什么要碰。”

田超也喝多了,一时也没想太多,单手勾过沈秋的肩,给她倒了杯:“那咱么就再来一把,谁输了谁喝。”

沈秋:“行啊,我这把肯定赢。”

田超:“话可别说太满啊,你今晚输成啥样要我说吗。”

“那是刚才运气不好。”

“是嘛,那咱们现在就来看看到底是不是运气问题!”

“好啊,我——”

话没说话,沈秋突然感觉自己整个人被往上一提,这剧烈的晃动感弄得她有点想吐。她立刻抓住前面人的衣服稳住自己,抬眸一看,才看到是赵景杭。

她皱了眉头:“你干什么。”

赵景杭黑沉着脸,也不说话,看了田超一眼。

田超这会还醉着呢,也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笑呵呵地说道:“景杭,这姑娘能喝,很能喝啊。”

尹兴程却是感觉到了什么,把田超往边上一拉,说:“都喝多了,景杭,你要不先带她走?”

“走什么啊,我还没跟她喝好呢……哎哟!”田超感觉自己的腰被边上的人大力一扭,他瞪着眼睛看向尹兴程。

后者没理他,只对赵景杭道:“也快结束了,你们先走吧。”

田超转头看向赵景杭,这下是看清了他的眼神。

他愣了一下,后知后觉:“那,那下次再喝,我也喝不动了……”

赵景杭冷笑了声,拽过沈秋就往外走去。

两人走后,田超舒了一口气,问道:“他,干什么呢?”

尹兴程懒懒道:“你喝就喝,上什么手。”

“我怎么了?不是你说景杭看她很不爽,治治她嘛。”

尹兴程:“那你就治,搭人肩干什么。”

田超迷茫脸,“我就刚才那一下而已,他生气了?他为什么要生气?”

“你说呢?”

“……”

尹兴程笑了笑:“喝酒可以,但你要敢动她……他可饶不了你。”

——

老杨接到了赵景杭的电话,已经把车开到了门口。

赵景杭半拖半拽地把沈秋拉到了车旁,开了车门把她丢进去。

“坐好!”

沈秋趴在椅背上,闻言缓缓抬眸,然后坐了起来,端端整整。

赵景杭这才坐了进去,冷声道:“回家。”

老杨:“是。”

车子缓缓启动了,沈秋端坐了一会,突然转头看向赵景杭。

“喂,我们不回去喝酒了吗。”

赵景杭顿时就恼了:“你是来做什么的?还喝酒?跟他们喝酒,很开心是吗。”

沈秋疑惑:“不是你默许的么。”

赵景杭微微一滞,确实是他默许的,他默许他们欺负她,默许他们给她灌酒。

看她不舒服,他就是高兴!

但是看着看着,那边逐渐就不对味了,不像欺负她,倒像是陪着她玩了。

等到看到田超上了手,他再也坐不住了,直接上去把人拎走。

“我默许你坐下,有默许你喝这么多了?”

沈秋看着他想了好一会,可她现在满脑子浆糊,眼前的视线都有些朦胧,什么都想不明白。

“赵景杭,你有毛病吧。”

“……你再说一遍?”

“赵景杭。”

“沈秋,给你胆子,让你再说一遍。”

沈秋摇了摇头:“不说了。我,我现在想……”

“想什么?”

“我想……呕。”

边上端坐的女人话都没说完,整个人就扑了过来,然后一股脑地……吐在了他身上。

赵景杭微微瞠目,厉声道:“沈秋!”

沈秋抬眸看他:“我想吐。”

赵景杭深吸了一口气:“你已经吐了。”

沈秋:“我……”

“你再涂一个试试看?!”

沈秋抿住了唇,生生给忍住了。

老杨往后看了眼:“少爷,没事吧?!”

赵景杭:“去酒店!最近的!”

老杨赶忙应了声,转了个方向,往最近的酒店开去。

沈秋再次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已经快要站不稳了。赵景杭铁青着脸,直接把人往楼上带。

进了房间后,他把她甩在床上,自己则立刻去卫生间里脱下了衬衣。

这个人吐得很精准,从衣服到裤子,一点都没有沾在车上。

赵景杭脱下了衣服,走进淋浴间冲澡。

正冲着,卫生间门突然咔哒一声,被开了。

赵景杭一怔,转头看去,只见沈秋站在了门口,神色迷茫地看着他。

“……我还想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