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52 章(商小狗,吃大亏!…)

书名:失忆后认错老公 本书主角:商景,贺绛 作者:小文旦 字数:5596 字 更新时间:2021-11-25 21:47:29

木箱体积基本等于一架立式钢琴,但商景还是得到了类似于拆盲盒的快乐。

十分钟后,商景把木板和钉子收拾好,打算雇人一起搬上六楼。

房东听到声音出来看,对商景道:“搬上搬下多麻烦,一楼有个闲置小房间,你要是不嫌弃,直接搬那里练琴。”

“可以!谢谢叔叔。”

小房间放了钢琴和的凳子后,基本只剩一条过道,连两米的床都摆不下,但好在开了扇窗户。

商景摸了摸钢琴的桃花心木外壳,纹理光滑细腻,细微可见一些磨损,琴键已经被敲击过无数次。

商景坐在钢琴前试弹一曲,竟然意外地称手,像一场老朋友的重逢,闭着眼睛都能回想起这架钢琴的每一处结构。

他以前练琴一定是使用这一架!

房东老伯把小房间的钥匙也给了他,告诉商景这栋楼的住户基本全是附近一家工厂的职工,朝九晚九,而他白天也会出门跟老街坊下棋搓麻,练琴可以在白天,晚上不行。

商景:“谢谢叔叔,我每天三四小时就够了,不会打扰你们。”

他安置好钢琴,把足足三十斤重的衣服包拎上楼去。

衣服抽了真空,包了三层防水袋,商景小心翼翼地拿剪刀划开包装,生怕不小心划破衣服。

羽绒服、睡衣、牛仔裤、毛衣、秋裤……一下子膨胀开来,提示他需要一个衣帽间。

衣服都很新,散发着淡淡的香皂味,显然寄之前已经洗过。

商景一一把衣服叠进柜子里,心想,他以前买的衣服,也很符合现在的审美,一点都不过时。这个冬天都不需要再买衣服,省了一大笔钱。

整理完衣服,剩下一盒内裤。

商景打开内裤盒子,突然一愣。

这是正经人穿的内裤吗?小视频从业人员都不这么穿吧?

自己以前是这种风格吗?

商景坐到床上,陷入沉思。

其实很好理解,正常内裤又不贵,用不着从美国寄回来。

特地花钱走海运的弄到国内的,就是比较贵的,舍不得扔。

商景摩挲了下内裤的布料和做工,热意顿时从指尖传导到脸上。看起来确实很贵,但是……

还是那个问题,他以前为什么要买这个?

幸好包裹在他搬出去后才到,不然在贺绛面前拆这个,一定会被借题发挥。

商景忽然垂下眼睛,是哦,他已经从贺绛家里搬出去一天了。

他倒在床上,抓心挠肝地想登陆一些以前的账号,看看贺绛有没有联系他。

怕他联系,又怕他不联系。

商景在床上滚了滚,肚子饿得叫起来,他看了眼桌上堆的泡面,想起了贺绛做的新手早餐。

怎么都比泡面好吃啊。

他点开外卖软件,最便宜的也有十五块。

“怎么没有低于十块的……对哦!”

商景连忙从昨天的骚扰电话里找到外卖推销的,昨天太烦了,竟然忘记问他微信小程序是哪个。

“小程序是爱老婆私房菜,早点下单哦!”

商景打开爱老婆私房菜,刚开业,可选择的套餐并不多,只有五六种,他挑选了一下,看哪个都流口水,最后选定了肉蟹煲。

9.9的肉蟹煲,应该只有一个螃蟹背壳吧。

贺绛连夜让人开发的简单小程序,终于迎来今天的第一单。

贺绛从酒店打包一份肉蟹煲,压了压帽子,亲自给老婆送外卖。

他上去六楼,压着声音说了一句“外卖到了”,在商景脚步声靠近门口之前,转身下楼。

商景打开门,只看见外卖员匆匆下楼的身影,现在是送餐高峰期,不能指望外卖员等你开门。

他就觉得这身影有点眼熟。

这点微妙感在他看见分量十足的外卖时抛在脑后。

肉蟹煲居然真的有两只完整的青蟹!还有鸡爪、白菜、莴笋、土豆等配菜,一锅炖,青蟹金黄流油,虾肉鲜嫩可口。

“这个爱老婆私房菜真的不会亏本吗?”

商景盯着丰盛的午餐,怕自己这一顿把它吃倒闭了。

这老板的投资手笔好像当初贺绛投综艺一样,压根不在乎后续受益。

老板可能是个厨子,不为赚钱,每天给自己老婆做饭的同时,顺手捐献爱心。

中午吃得太好了,以至于商景晚上都没好意思再去薅羊毛。

他买了一个百来块的炖锅,煮点杂粮粥当晚饭。

等着继续送外卖的贺绛:“……”

便宜不占小笨蛋。

商景注册了一个微博号,先关注了庄衾,然后暗搓搓地关注贺绛,在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前,把贺绛的微博都翻了一遍。

都是一些营业微博,几乎没有个人私生活。

他正打算退出时,突然看见贺绛发了一条新微博。

【今晚八点,直播吃鸡,链接……】

评论瞬间上万。

“抽粉丝四排吗?”

“你在想屁吃,肯定是带商小狗上分。”

“呜呜呜又要吃狗粮了!”

“不会吧,只有我觉得他们综艺后就分手了吗?俩人都没有互动了。”

商景手机里没有吃鸡游戏,他连忙下载,登陆时突然想起,自己在贺绛的吃鸡好友位看见过自己,如果他登陆,贺绛那边就会显示,那样贺绛就知道自己用回这个手机号了。

商景七点半就和粉丝一起蹲守直播间,看着弹幕里刷刷刷地飘过对贺绛的表白,眼神暗了一下。

出乎意料地是,贺绛七点四十五就上线了。

直播摄像头此时对着贺绛,没有对着屏幕,贺绛朝摄像头笑了下,声音经过线路传播,和现实里的有点细微差别。

商景戴着耳机,耳朵一热,回国之后,他和贺绛都是面对面打游戏,隔着网线的声音让他脸颊麻了一下。

贺绛打开好友列表,停在那里不动了。

“商景回美国了,我提前来等等他今天会不会上线。”

小北拿纸板遮了一下贺绛的好友列表,只露出最上方的一个好友ID,ID是灰的,是追星族的备用手机的微信号,现在已经注销了,永远不会再登陆。

弹幕:

【??没有约好吗?我还想看商小狗的花式死法!】

【贺绛这个语气,好像他们吵架了啊。】

【而且是商小狗单方面冷战,心疼贺狗一秒。】

所有人都以为贺绛在等最上面那个灰色头像亮起,包括商景。

只有贺绛自己知道,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更下面的那个旧号,那个他曾经以为商景换了手机再也不会上线的号码。

他的游戏直播预告了,上热搜了,商小狗人菜瘾大,肯定摸到直播间,在泱泱的粉丝群里潜伏着。

商景目光盯着游戏App,手指描着边戳来戳去,贺绛在等他打游戏,他不打的话,贺绛就要匹配别人,啊啊啊啊……

狗男人怎么每次都从游戏开始诱惑他。

贺绛漫不经心地看着摄像头:“商小狗今天要是不上游戏——”

他顿了一下,似乎在想什么有效的威胁,眼里闪过一丝暗芒,出口却轻飘飘:“以后我就不陪玩了。”

商景:“!!!”

不知道美国有时差吗!他这时候不能在睡觉吗!

他犹豫再三,想到自己丢的脸,最终还是咬咬牙没上线。

八点一到。

贺绛心里冷笑一声,“没来啊。”

不知道商小狗喜欢什么颜色的麻袋。

点击匹配,点开设置,关闭了所有音效,包括队友语音。

【为什么静音,有什么玄学道理在吗?】

【大概是为了展现真正的技术吧……】

几百万人跟随贺绛按下匹配,希望能够匹配到贺绛,倒计时结束后,贺绛匹配的三个路人中,有两个顶着“贺绛”相关的游戏id。

俩粉丝跟随贺绛跳伞,在队伍聊天框里疯狂表白。

贺绛简单回应:“谢谢你们的喜欢。”

四人落在一个房区,ID为“唯爱贺绛”的一号,没有自己去搜物资,而是一直跟在贺绛身后。

一间房里物资有限,跟在熟练工后面基本上什么都捡不到。

贺绛给她留了一把枪,自己跳窗出去。

“唯爱贺绛”并没有捡枪,除了跟着贺绛,就是在聊天框里打字。

“嘤嘤嘤男神保护我!”

“借我哥的号,不会捡枪,刚玩游戏。”

“我打游戏比商景还菜。”

“我们要去哪儿啊?”

弹幕密密麻麻飘过。

【茶言茶语的。】

【笑死,还不会捡枪,我们玩的是同一个游戏?这游戏自动拾取!】

唯爱贺绛:“商景去美国,你们是不是分手了?恭喜哥哥恢复单身!我设置的分手就抽奖微博可以开了!”

“商景太作了,不适合你。”

【???太没眼色了吧?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操操操操操贺绛捏手|雷了!】

【炸他!】

【舒服了。】

【你永远可以相信宠妻狂魔。】

嘭!哗啦!

手|榴|弹和燃烧|瓶一齐炸开在贺绛自己脚下,直接宣布死亡退出游戏。

贺绛当然不会炸路人队友,他把自己送走了。

贺绛关闭游戏,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半只鸡。

“我们换一种吃鸡直播,今天来做白切鸡。”

商景抱着手机,愣愣地看着游戏直播变成了深夜美食放毒。贺绛可能是不想暴露别墅的隐私,所以今天做饭的背景不是家里的厨房,不知道在哪栋房子里。

贺绛:“从庄衾妈妈那儿学来的白切鸡蘸料,想学的要开始记笔记。”

他一边做一边回答弹幕里的问题:“以后会不会做给商景吃?不会。”

“因为他今天没上线。”

晚上喝粥的商景咽了咽口水,瘪了瘪嘴。

他第一次认真观察贺绛做饭的全过程,是如此的赏心悦目,活色生香。贺绛的手指修长有力,围裙将劲瘦的公狗腰勾勒得正好。

弹幕:“我馋了,馋你身子”。

商景:“……”他也馋了……不是,他馋白切鸡!

他突然想起“爱老婆私房菜”的菜单里也有白切鸡。

他就嘴馋这一回,待会儿外卖员来了,把钱补给老板。

商景下完单,不敢再看贺绛,火速飞到卫生间洗澡。

贺绛直播中,手机震了一下,收到商景的小程序点单的消息。

他险些气笑了。

他慢条斯理地做完白切鸡,淋上酱料,打包好,然后……下楼送餐。

他就租了离商景五百米之外的地方。

不到三分钟,贺绛出现在商景门口。

房间的卫生间窗户开在朝楼梯一侧,站在门口都能看见里面晕开的水汽。

贺绛提着食物的手指骤然攥紧,操,不想做人了。

商小狗你最好穿严实点开门。

商景洗澡洗了半小时,擦干后才发现,他一下午都在刷贺绛的微博,晚上又关注直播,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

没买正经内裤。

他包上浴袍,陷入沉思。

是该穿那些奇奇怪怪的内裤出门买,还是不穿就出门呢?

笃笃。

“外卖。”

清脆的敲门声,把商景唤回神,他眼睛猝然一亮,对哦,可以叫跑腿啊。

商景想了想,这个点外卖员应该不怎么忙,他完全可以叫外面这位小哥帮忙啊,不经过平台下单,还省抽成!

白切鸡蘸料的味道铁门都隔不住,商景打开门:“谢谢大哥,您有跑腿业务吗?帮我买一盒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