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74 章(回府)

书名:继母不慈 本书主角:尹明毓 作者:张佳音 字数:4305 字 更新时间:2022-05-28 00:27:13

昭帝对成王的“禁足”,便代表着他的偏心。

而成王利用谢家转移了京中众人的注意,他本人不能出门,王府里其他人却没在禁足之列,渭阳郡主借着这个时机,倒是终于能够掺和进父亲的正事之中,和兄长们一起分到些事情。

成王让她促成姬三郎和柳二娘的婚事,将姬家拉拢过来。

渭阳郡主自己有一个郡主府,偶尔便会在外住。

如今领了事做,住在外头方便些,渭阳郡主便从成王府回到郡主府,神情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寻郎君见她数日来难得展颜,也为她高兴,亲手为她沏茶。

渭阳郡主坐在书案后,看着书案上展开的画,想起这几日京中关于尹明毓的纷扰,冷笑,“瞧,这便是区别,谁人敢对我置喙?”

寻郎君端茶过来,看了一眼画,将茶放在她手边,“郡主,喝茶。”

渭阳郡主端起茶,眼里满是意气风发。

而谢家安静的几日,除了看陛下的态度,其实也是顺势瞧一瞧,有多少人对谢家有恶意。

朝堂上,两面三刀的人有的是。

但为了尹明毓和尹家女的名声,也不宜拖太久,是以谢家搜集完证据,便直接教人在朝上弹劾何家放利子钱,牟取暴利之外,害诸多百姓家破人亡。

诸多罪名,或大或小,且谢家指派的官员直接给何家盖了“佞臣”之名,昭帝本就对兄弟阋墙震怒,自己的亲生子下不了狠心责罚,带坏儿子的臣子自然不会姑息,是以当朝夺去了何司马的官职,将其下狱。

而何司马被弹劾的罪名中,很是有一部分来自于何夫人,何夫人自然也免不了牢狱之灾。

当晚,何家夫妻俩便双双“畏罪自杀”死在了监牢里。

何家本就是靠攀高结贵起家,并且凭借权贵继续大肆敛财,除此之外,全无根基。

何司马一出事,何家连带何夫人的娘家,全都成了落水狗。

何家人想要向成王求救,但成王根本不理会他们,大义凛然地表明成王对何家所为毫不知情,对何家弃如敝履。

这是极无情的行为,但成王一贯如此,京中人竟是也毫无意外。

何家人只能又去求嫁到光禄寺卿家徐家的出嫁女,然而徐家避何家唯恐不及,若非徐寺卿不愿背负无情无义之言名,徐夫人甚至想要休了何氏,当然不可能帮何家。

就连何氏本人,也恨不得离娘家远远的,以保全自己。

何家真真是求助无门,只能看着昔日门庭土崩瓦解,富贵烟消云散。

谢家只是起了个头罢了,但何家会瞬间倾倒,是因为成王的冷酷。

追随这样一个冷酷的人,看到了何家的下场,必然会有人物伤其类,谢家只是起了个头罢了。

至于其他传播流言之人,谢家的应对亦是如此简单直接、光明正大。

霎时间,再无人敢在明面上议论谢家和尹明毓的是非。

到这时,谢夫人才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似的露面。

宴上无人提起“谢少夫人”,唯有尹明毓的嫡母韩氏,闲话家常似的说:“老夫人他们何时归京?这眼瞅着就过年了,得一家团聚才是。”

谢夫人笑道:“景明在养伤,不好折腾,不过已经去信了,这几日就回了。”

她笑容满面,周遭人眼神交换,有些亲近的人家,便出声附和几句。

谢夫人顺势便说几件他们在庄子上的事儿,语气亲近道:“尹家教养好,二娘是个极孝顺善良,有她在庄子上照料家里老夫人和孩子,我和相爷再放心不过。”

韩氏仿佛她说得就是事实,面色不变,谦虚了几句,转而又说起谢家表姑娘来。

两人一应一合,便将白知许要相看人家的消息放了出去。

·

谢家庄子——

极孝顺善良的谢少夫人正在被谢老夫人训斥。

她的身边,是蔫头耷脑的谢策。

他们面前的地上,一条小指粗细的小泥鳅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

谢策不知什么时候藏了一条泥鳅带回来,巴巴地送给谢老夫人。

他甫一掏出来,谢老夫人以为是蛇,吓了一跳,缓过来才发现是一条死泥鳅。

姑太太担心谢老夫人迁怒,早就带白知许躲回了她们屋子。

而谢老夫人不舍得对疼爱的曾孙发火,气得直敲拐杖,良久才吐出一句不轻不重的“顽劣”,随即就将矛头转向了尹明毓。

是以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尹明毓很无辜,垂着头眼神示意谢钦为她说几句话。

谢钦坐在椅子上,略显无奈地看了她和谢策一眼,劝谢老夫人:“祖母,策儿年幼,不懂分辨,误以为好才送给您,您莫生气。”

谢策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点头。

谢老夫人瞧着他如此,心口堵得慌,再一瞧地上的泥鳅,嫌弃地摆手,“快些弄走。”

婆子赶忙过来捏着泥鳅出去,谢老夫人瞧不见那泥鳅了,依旧气难消,忍不住又瞪了尹明毓一眼,捎带也瞪了曾孙一眼。

谢钦起身,扶着谢老夫人的手臂往里屋走,劝她:“祖母,策儿只是孝心用错,再大些,懂事理便好了。”

他边走,边给了尹明毓一个眼神,示意她带着谢策离开。

尹明毓收到,拉着谢策出去,方才戳他的脑门儿道:“看你干的好事儿。”

谢策捂着额头,委屈道:“送曾祖母。”

尹明毓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门,又好奇地问:“你是如何带回来的?”

谢策学着她的样子,也回头悄悄看了一眼门,指了指羊棚,“羊。”

羊的衣服上有一个兜子,有时会装一些小玩意儿,大多时候皆是摆设,没想到现下被谢策用来偷渡。

这孩子真是越来越鬼灵精怪。

但尹明毓不承认跟她有关,她就是无辜的。

是以尹明毓一本正经道:“你惹曾祖母生气了,需得好生认错,罚你写二十张大字。”

谢策小脸上全都是愧疚,乖巧地点头。

两人回到她的院子里,尹明毓便教婢女给谢策准备笔墨,谢策老老实实地站在椅子上捏着笔写大字。

过了一会儿,谢钦回来,见谢策如此,颇为奇怪。

尹明毓煞有介事道:“小郎君还是极有上进心的。”

谢钦对他儿子如今的脾性,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不置可否。

他并不再提方才的事,转而对尹明毓道:“京中来信,咱们择日回府。”

眼瞅着就要过年,尹明毓并不意外,点头表示她知道了。

那头,正在写大字的谢策听到两人的话,眨眨眼睛。

待到回程那日,一行人准备离开庄子,谢老夫人瞧了一圈儿,没看见谢策,便问道:“策儿呢?”

童奶娘抬手指了指迷宫,对谢老夫人小声禀报道:“回老夫人,方才钻进去了。”

谢老夫人闻言,便走过去,打量了一圈儿也没瞧见人,便喊道:“策儿,咱们得启程了,快些出来。”

迷宫西北角,传出谢策的声音:“我不在。”

谢老夫人哭笑不得,顺着声音走过去,就见谢策面对着雪墙蹲着,小小一团,哄道:“莫耽搁了回程,快些出来、”

谢策抬头,满眼惊讶,显然没想到曾祖母竟然找到他。

但他紧接着便站起来,紧紧贴着雪墙,抱着墙,摇头:“我不想走。”

谢老夫人见他舍不得,便道:“你若是喜欢,回府再给你建一个。”

谢策想了想,迟疑地摇头,“不一样……”

这时,尹明毓和谢钦走出来。

尹明毓手肘碰了碰谢钦,随即去牵羊。

而谢钦走过去,单手揪着谢策的后襟,将他从迷宫里提出来。

谢策在空中踢腿,要下去。

尹明毓牵着羊走过来,拍拍羊背,叫道:“郎君。”

谢钦领会了她的意思,停顿片刻,提着谢策放到羊背上。

娇贵的羊忽然承受了不该承受的重量,腿一软,险些劈叉,四只蹄子一起倒腾,才站稳。

谢策则是坐在羊背上,懵了一瞬,忽然满眼惊喜,揪着羊背上的毛,自动自发地踢腿夹羊腹,嘴里奶声奶气地喊:“驾!驾!”

羊不愿意动,但尹明毓拖着它,它不得不迈开蹄子。

谢钦的手不离谢策的后襟,谢策则是完全忘记了方才还舍不得迷宫。

而谢老夫人瞧见这对儿夫妻就这么轻易地让谢策欢天喜地地出去,再一想到方才她劝了好一会儿,“……”

老太太颇为郁闷,满含酸意的眼神瞧了一眼孙子孙媳妇。

再看向谢策时,她忍不住心里后悔:早知道就该收下曾孙的泥鳅,她的曾孙儿可是只送给她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