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蜜语纪(“我不是说了以后这个人的...)

书名:蜜语纪 本书主角:许蜜语,纪封 作者:红九 字数:8636 字 更新时间:2022-05-20 20:55:50

16、你逼我说的

女顾客闹得实在凶,楼层主管今天不在,张彩露没办法,只好把客房服务中心的主管简钢叫了过来。

简主管见女顾客能吵能闹,为了降低影响连忙把她请去自己办公室。一同过去的还有许蜜语和张彩露。

女顾客进了办公室后,再次愤怒地咬定,许蜜语趁着进她房间做卫生的时候顺走了她价值不菲的奢侈品牌钻戒。

“那是我老公买给我的结婚纪念日礼物!你们这酒店怎么回事,现在连三只手都能招进来做服务员了吗?要不要我打电话把媒体叫来,替你们好好把这件事宣传宣传啊?”

说到后面,女顾客的语调里既有嘲讽又有威胁。

张彩露连忙询问女顾客,她丢的是什么样的钻戒,价值多少。

女顾客气咻咻地讲了个奢侈品牌子,然后说:“就是他们家五万价位里最好看的那一款钻戒!”说着说着她又气起来,指着许蜜语告诉张彩露,“她肯定就是见财起意!”

简主管先用话术安抚她,然后扭头看着许蜜语,目光一冷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究竟有没有拿客人的东西?”

许蜜语被简钢一瞪舌头不由有些发软:“我没拿,我进去做卫生的时候,这位客人就在房间里的……”

女顾客抬手一指许蜜语,冲着简钢说:“听听、听听!她这语气多心虚!是,她做卫生的时候我的确在房间里,但是!”

女顾客头一转,瞪向许蜜语,一个字一个字愤愤地问:“我问你,你进来做卫生的时候,我是不是跟你说,你收拾你的,不要叫我?”

许蜜语回想一下,当时确实是这样,于是她点点头。

“是。”

“然后我是不是全程戴着耳机低着头在涂指甲油?”女顾客调门高了一度。

“是。”许蜜语的心往下沉了沉。

“我是不是一直都在听歌,连你打扫完卫生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女顾客问到最后时声音扬得像一把出鞘的刀,刀尖寒光凛凛地对准了许蜜语。

“……是。”许蜜语不得不回答是的时候,一颗心空通一声沉到谷底。

但总好像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好像一切都太巧了……

“所以这位领导你看看,就算我当时在房间里,但我全程都在戴着耳机低头干我自己的事,没听见也没看见她都干了些什么,她趁着这时候胆大包天偷走我的钻戒完全有可能对不对?”

许蜜语的心空通空通地跳。

一切都太巧,巧得她百口莫辩,巧得女顾客明明从头到尾和她共处一室,她反而比女顾客不在房间里更要说不清。

她想为自己辩白点什么,但说出口的话听起来那么苍白和无力:“简主管,我真的没有偷这位女士的钻戒……”

从确认前夫出轨那天起,她对赋有承诺意义的戒指就已经丧失一切欲望。

“我对戒指,真的不感兴趣……”

“你可算了吧!你对戒指不感兴趣,你对上面的钻石还能不感兴趣?”女顾客向着许蜜语走近,“别在那装无辜扮可怜了行不行?论无辜我这个被你偷了东西的人更无辜好吧?”

她边说边走边一撸袖子。

张彩露马上上前一步挡在许蜜语前面,连连说着软话好话安抚快要大打出手的女顾客:“女士您消消气,您冷静一下听我说,就算钻戒真是她拿的,您也不能动手,不然您不就有理变没理了?而且我相信我们酒店的员工是有专业素养的,您先让我们跟她再问问清楚,好不好?”

女顾客好像听进了张彩露的话,收了手:“好,今天我给你个面子,不扇她。但你们务必给我一个解决方案,要么让她赔我钻戒,五万块,然后对我道歉,再由你们酒店开除她;要么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媒体朋友过来,好好替你们斯威酒店做做负面宣传,让大家都知道知道,堂堂五星酒店里的服务员手脚有多不干净,看还有没有人来你们这住店!你们自己看着办!”

她说完双手抱胸,气汹汹地等结果。

许蜜语嗫嚅一句:“我没有偷,不信您可以报警……要不然我们报警吧,我相信警察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女顾客扭头狠狠瞪她。不等女顾客开口,张彩露和简主管异口同声出了声:“不能报警!”

许蜜语看向他们。

“影响不好。”简主管简短有力地说。

“是啊,我们人来人往地做生意,忽然来一堆穿制服的警察,来来往往的人一瞎传,没事也能传出事来。”张彩露说得稍微多了些。

女顾客这时来劲地笑起来:“那就报警呗,报啊!只要你们不嫌麻烦,我就不嫌麻烦!”

许蜜语蹙起眉心。所以职场是这个样子的吗?即便员工有被陷害的嫌疑,为了企业名誉,也不可以报警处理?

这时简主管对着张彩露打了个眼色,把她叫出办公室。

站在走廊上,简主管压低声音也克制着怒气问:“怎么回事啊张彩露,怎么一天到晚就你们楼层破事儿多?前两天我还收到顶楼套房管家的抱怨来着,说你们楼层的服务员本事大歪心眼多,刚跟大老板跑一个就又来一个心机婊什么的。不是,里面这人谁招进来的?在这干多久了?”

张彩露连忙说:“这是咱们客房中心副经理安排进来的新人,实习期还没过呢。”

简主管听说是副经理安排进来的,有些不耐烦:“还没过实习期就给我起幺蛾子添乱!赶紧开了得了!”

张彩露有些犹豫:“这不好吧?毕竟是副经理安排过来的人,要是直接把人开了,他之后问起这事来,是不是有点下他的面子啊?”

简主管不耐烦道:“你也说了,是‘副’经理,再说他能干多久都是个问题呢。再再说了,我只对经理的话负责,你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张彩露点点头。意思就是有他这个正经理的心腹在,让她不用太顾忌副经理那边。

“但到目前为止,偷钻戒也只是顾客的一面之词,我们就这么开了许蜜语,流程上是不是也不太合适啊?万一她跑去仲裁什么的……”

简主管想了想说:“那她能证明自己没偷吗?要是证明不了就以顾客的话为准。行了我晚上还得陪咱们经理去个饭局呢,得尽快把这事处理掉。”

说完他回到办公室,对女顾客笑容和煦地说道:“女士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让您满意的处理结果。”

他说完转头看向许蜜语,笑容一收,面色一沉,发问道:“许蜜语,你能不能证明一下,你没有拿走顾客的戒指?”

许蜜语闻声怔在那里。

她过去的日子里再怎么家庭主妇,也从电视上知道什么叫“疑罪从无”,什么叫“谁主张谁举证”。如果这位女顾客咬定是她偷走钻戒,不是应该由顾客来拿出证据,证明确实是她偷的吗?现在怎么得要她这个“疑罪从无”的人来证明自己确实没有偷呢?

她想到张彩露之前说的话:我们做服务行业的,就是要无条件信任顾客、无条件以顾客为上。

那好吧,她想,她只能试着去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了。

她知道,如果证明不了——

“如果在下午下班之前,你证明不了你没有偷这位女士的钻戒,那很遗憾,我会代表酒店方面辞退你。”简主管字字铿锵地说道,像一个正义之神一样。

离下午下班只剩下两个小时,许蜜语知道自己能用来自证的时间不多,她得打起些精神、别那么浑浑噩噩的了才行。

虽然没有什么社会经验,但平时在家里她也不是与世隔绝的,电视和网络成了她潜移默化的老师。

想着她之前看过的剧集,眼下的情形,她首先应该做的,似乎应该是去查下监控。

想到立即去做,她问简主管要了查看走廊监控的权限。

在监控室里,她看到女顾客的那间房,从女顾客入住到她打算退房,居然只有一个人进出过那房间,就是她许蜜语。

许蜜语站在监控视频前足有一分钟。

原想着能有其他人也进出过那间房,以此来间接论证她不是和戒指遗失相关的唯一人。

但没想到就是那么凑巧,女顾客的房间居然没有任何除她以外的人进出过。

本来是想通过监控排除掉自己的嫌疑,现在倒好像更坐实自己的嫌疑了。

许蜜语有点迷茫,所以下一步该怎么办?

许蜜语从监控室里出来后,有点魂不守舍地乘着员工电梯回到当值楼层。

出了电梯她立刻察觉到,她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她惊奇于人与人的社会里,真的可以做到坏事能飞快传遍千里。

一时间不知道该干点什么,她茫茫然地走回客房部。

走到客房部门口,门没有关,里面的交谈声毫无阻碍地被传送出来,钻进许蜜语的耳朵里。

“这个许姐也真够倒霉的,这才刚来多久啊,就摊上这么档子事。反正我感觉她不像小偷。”

是柯文雪的声音。

“嗯哼。”这是尹香的声音。

接下来又是柯文雪的声音:“听说领班还在咱部门领导面前帮许姐说话来着,说没有证据证明许姐是小偷,所以开除流程是不合适的,这才给许姐争取到自证的机会。”

尹香跟着又哼了一声。

“我说你今天得哼哼病了,一直哼?”这是柯文雪在吐槽。

罗清萍的声音也响起来:“你怎么知道领班替许姐说话了?是领班自己告诉你的吧?她这人最会这套了,但凡帮别人做了点什么,哪怕只做到了1,她都会想尽办法让人知道,并且准把1描绘成10不可。谁知道领班到底安的什么心。”

柯文雪的声音里带着点不耐烦和没好气:“是是是,反正在你眼里不管谁是领班,她都不是好东西;除你之外的领班最好都赶紧死了,你好变成领班!”

她吐槽的话刚讲完,询问的话又开了腔。

“尹香,你说许姐能证明自己没偷戒指吗?”

尹香又哼了一声。

然后她说:“怎么证明啊?没法证明。搁你你能想到怎么证明吗?”

有短暂的安静。然后是柯文雪的叹气声。

“我想了一下,我去啊,还真是想不到办法自证,这么看许姐这次完蛋了,她必走无疑了!”

许蜜语站在门外,心口像压了一块大石,压得她喘不上气来,两只脚也像有千斤万斤重。

她努力拔起自己的脚,走进屋里去。

她一进屋,柯文雪就走过来有点同情也有点兴奋地跟她说:“许姐许姐,你的事我们都知道了!”

许蜜语回问她一句:“那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柯文雪答道:“领班过来说的,她说你要是在下班前找不到证据就得被开除,她让我们能帮就尽量帮帮你。”

许蜜语心里一暖。

柯文雪又追问一句:“许姐,你现在脸色特别不好,你没哪里不舒服吧?”

一旁罗清萍嗤笑一声:“好像你真挺关心许姐似的,还不是想多打听点细节,好拿去跟你的八卦小分队说。”

柯文雪冲罗清萍叉腰:“哎你这人,怎么说话老这么阴阳怪气的不中听呢!”

罗清萍笑道:“我说错了吗?刚刚许姐没回来的时候,你不是已经飞快跟餐饮部李昆仑和前台陆晓妍八卦过了吗。”

许蜜语怕她们因为自己吵起来,赶紧说:“不用帮的,谢谢了。”

现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应该干点什么,就算想让别人帮一下,她都不晓得告诉人家从哪里下手帮。

现在最要紧的事是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努力想想,还有什么办法能证明自己。

拜柯文雪他们的流传力,酒店上下现在已经好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如果她不能在下班前证明自己没有偷顾客的东西,她就算离开也是背着一个偷窃的污名走的。

况且她从斯威酒店被辞退后,还能去干点什么养活自己呢?在全城最好的五星酒店之一,连试用期都没过就不干了,新公司的人力只要往斯威酒店打一个电话问一下,就会知道她是顶着一个偷盗顾客财务罪名被辞退掉的,到那时谁还会用她呢?

想到这里,许蜜语几乎感受到一丝绝望。生活的门一下子在她面前全都关死了。想要生存下去,她就必须得想出办法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她必须得把关死的门一脚破开才行。

她听到好像有人在叫她。回回神,定睛看,是柯文雪。

她在问自己:

“许姐,许姐?所以现在需要我们帮忙不?”

柯文雪的声音语调里都有着实打实的同情。

她再看看柯文雪旁边的尹香,尹香瞧着她时,眼底的情绪好像更复杂些,像在同情,也像在克制她自己不要太同情心泛滥。

罗清萍又在一旁出声怼柯文雪:“你那点帮忙和同情全都长嘴上了,动真格的动得起来吗?”

说完她就走出去。柯文雪看着她的背影愤愤地说:“她什么意思啊?那她连嘴上动动同情都没有呢!”

尹香回答了她的疑问。

“她的意思是,许姐如果问我们借钱买戒指,我们难道真的肯掏钱肯借吗。”

柯文雪一翻白眼:“许姐为什么要问我们借钱买戒指?她要是真拿顾客戒指了,就把戒指还回去;要是的确没拿,那凭什么自掏腰包买戒指赔?”

柯文雪的话把尹香说得明显一愣。

“不过你这个预判总的来说还是善良的,”柯文雪拍拍尹香肩膀,“起码你是预判了许姐没有拿顾客的戒指,所以需要买一个才能赔。”

尹香扒拉开柯文雪的手,没好气道:“你都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我都让你绕晕了。”

她转头去看许蜜语。

许蜜语正在思考着什么。然后她忽然抬起头,眼睛居然有光似的,很亮,她冲着尹香笑起来,眉眼弯弯,唇角上扬,像变了个人一样,看得尹香和柯文雪都微怔了一下。

许蜜语笑着对尹香说:“谢谢你提醒了我,我现在好像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她立刻起身找了张纸、拿了根笔,然后小跑出了客房部,脚步都是带着点希望和雀跃的。

尹香由微怔变成大怔,问身旁柯文雪:“她刚刚说什么?谢我?为什么谢我?这是正话反话?”

柯文雪答非所问:“哎尹香,你觉不觉得,许姐一笑像换了个人一样?我看她啊,就是太憔悴了,还太瘦,要是稍微长点肉肉,再美美容保养保养,一定很漂亮的!”

尹香瞥她一眼摇摇头:“跟你聊天我真是对驴弹琴。”

下午李昆仑到顶层套房送下午茶。薛睿在门口接餐的时候,纪封正坐在客厅一边的半开放休闲吧里用平板电脑收菜和种地。

直到他把菜都一一种下,薛睿才把下午茶端过来。

“在外面嘀咕什么呢,怎么这么久?”纪封接过茶杯时微一蹙眉,不耐烦地问了句。

薛睿一反碎嘴常态,支支吾吾地什么也不说。

纪封一边慢慢饮茶一边微眯眼看着薛睿,目光里的凉意化成待射的刀尖似的,上面好像还淬了毒字:你想清楚,要不要有事瞒着我。

薛睿被纪封的冷刀子目光扎得坐立不安。

但他还是左右为难,犹犹豫豫。

毕竟刚刚出去接餐时,李昆仑带给他的酒店新八卦,依然是有关于那位许蜜语的,那个被纪封严令禁止在他面前再提的人。

想到这,薛睿决定还是不要说了。

他从支支吾吾到抿紧嘴巴。

耳边突然一声“嗑嚓”的脆响,薛睿眼皮都跟着心惊胆战一跳。

是纪封把茶杯用力地半甩半丢在吧台桌面上。

薛睿小心翼翼去看,纪封冷着脸,挑着眉,对他问:“你故意吊谁胃口呢?真当我找不到其他助理了?刚刚到底跟人嘀咕什么呢,说。”

一个说字,把薛睿半条魂都快呛没了。

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他权衡一下,最后赶紧语速飞快地讲述道:“就是那个许……那个在你面前不能提全名的女人,她刚才被一个顾客指认说偷了钻戒,酒店领导让她在晚上下班之前要想办法证明自己没偷,如果她不能按时自证的话,就要被开掉走人!酒店其他认识这位姐姐的员工都说,感觉她是被冤枉的,但没用,因为酒店领导看起来并不想为她伸冤,只是想尽快息事宁人。”

他一口气说完,差点窒息过去,喘口气才又说:“我看这姐姐啊,这次凶多吉少必走无疑了。”

他看到纪封听得一脸腻烦样儿:“酒店方面这么不作为吗?”他冷笑一下,“住在这里越久,越发现这里就是一个烂摊子。”

顿了顿,他脸上的腻烦劲儿更盛了些:“她早该被开掉了,一滩烂泥一样。”又顿了顿,他忽然一皱眉,瞪向薛睿,没好气地质问,“我不是说了以后这个人的事不要再说给我听?”

“……”薛睿当即被一句话死死哽住喉头。

——可是刚刚是你逼我说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