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蜜语纪(“不管什么原因,都不是可...)

书名:蜜语纪 本书主角:许蜜语,纪封 作者:红九 字数:2476 字 更新时间:2022-05-07 23:13:07

 2、衬衫在哪里

 许蜜语把母亲焦秀梅带进房间的时候,聂予诚已经穿好西装外套,正在打领带。

 看到焦秀梅,他面色平静地喊了声“妈”。

 焦秀梅一看见女婿就笑脸一露,开始大夸特夸,夸聂予诚人精神,有本事,最重要是疼老婆还孝顺老人,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聂予诚笑了笑,没说话。但打领带的手法却凌乱起来,好像脸上不能展露的厌恶和烦躁此刻全都转移到手上来了。领带被他打得一团乱。

 许蜜语赶紧上前一步,接手这个活。她手指翻飞,只几下就把领带给聂予诚打好了。

 打好之后她弯着眉眼对聂予诚笑,笑得又甜又讨好,怕他会发作坏情绪似的。聂予诚被这笑容又给哄住了,狠不下心发作,只能在心里重叹口气。最后他不仅没发作出坏情绪,甚至临去上班前他还得体地关怀焦秀梅:“这家是智能酒店,有什么东西操作不明白您就喊客房服务员。”

 聂予诚拎起公文包走出房间、走向电梯的时候,心里的无奈和后悔开始层层翻涌。他厌恶丈母娘的做派,却又从来没有当面说破的勇气。他这样算不算虚伪和助纣为虐?

 身后传来许蜜语的声音。她追出来送他下楼。

 两人等在电梯区,几部电梯上上下下地忙碌着,一时没有经过本楼层的。但有一部是闲着的,就是刚刚许蜜语和焦秀梅乘坐的那一部。

 许蜜语对聂予诚问:“怎么不按这部电梯?它正闲着呢。”

 聂予诚扭头看眼许蜜语,一摆下巴:“你去按它试试看。”

 许蜜语上前一步去按电梯。可是按了好几下,下行键像是坏掉了,一直都没有亮。

 她转头看向聂予诚,有点疑惑地笑笑:“它怎么突然坏掉了。”

 聂予诚却告诉她:“它没坏,但它是专供顶层两个豪华总统套VIP贵宾使用的电梯。”

 许蜜语一下愣在那。

 刚刚焦秀梅带着她硬要乘坐的电梯,是专供顶层贵宾使用的?难怪里面那个男人看着她们时,眼神冷厉又带着点轻蔑……

 许蜜语不敢再往回想,她怕丢脸的情绪涌上来把她淹死。

 身后有人走近,一边走一边讲着电话:“是是,纪总,我们住在行政套房这层……哈哈哈顶层太贵,集团不给报销……那就麻烦纪总您屈尊到我们这层来,我们在行政酒廊一起坐坐怎么样?……好的好的,我在电梯口接您。”

 很快VIP专用那部电梯先到了,从里面走出两个人。许蜜语悄悄往聂予诚身后移了移,想借此遮住自己的视线也遮住别人可能看到她的视线。

 她恨不得把自己隐形,但偏偏这时焦秀梅走出房门站在走廊突然开了一嗓子,叫她不得不现形。

 “老三啊,早饭在哪里吃啊?我还没有吃早饭啊!”

 声音实在洪亮,许蜜语的脸和耳朵一下子充血般的红。

 “老三?小多余?许蜜语?”没在第一时间得到回应的焦秀梅不甘心,一连声地叫,把许蜜语小名都叫了出来。

 许蜜语几乎手足无措,她感觉到全世界的人现在都在看向她,而他们目光里一定充满奇怪和鄙夷。她更感觉到身旁聂予诚浑身僵硬。

 “赶紧回去吧,别让你妈满走廊的嚷嚷了,不够丢人的!”聂予诚压低声音几乎有点咬牙切齿地说。

 电梯到了,解救了聂予诚。他跨步就迈进电梯,逃离什么似的。

 留下许蜜语没有了遮挡,暴露在其他人面前。

 “老公,等会儿我就回家去给你收拾出差行李……”许蜜语争分夺秒地在电梯门关合前对聂予诚说。

 然后她没敢去验证其他人看向她的眼神究竟是嘲笑多一点还是同情多一点,她低着头逃离电梯区,快步跑回房间去。

 她身后,是三个男人的交谈声。

 到电梯口接人的那位对接到的两位摇头感叹:“想不到这家豪华酒店的行政套房层,还会有这么大声嚷嚷不怕吵到别人的粗鄙住客。”

 助理薛睿接话回应:“是很让人叹为观止,您还没看到之前这位大嗓门大妈是怎么跟我们纪总抢电梯的呢。”

 他话音刚落下,就感受到来自老板的冷冷一瞥,他立刻明白自己的碎嘴聒噪让老板不高兴了。

 他马上噤声。

 意向合作方的谈判代表给他们引路去行政酒廊。

 行政酒廊在这一层的尽头,到达那里居然要路过粗鄙大嗓门大妈的房间。

 那间房的房门没有关严,门锁正在报警,但没人理它。房间里大妈聒噪的声音源源不断地传出来。

 “……我叫你小多余怎么了?叫了是我会死还是你会死?真是的,你现在还管起你妈来了!……”

 “嗡嗡嗡……”

 大妈的叫嚷声和门锁报警声交相辉映,简直响成一片灾难。

 薛睿听了这么一耳朵,只觉得耳朵眼发震。他一转头,看到纪封眉心紧皱,面沉如水。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纪封嫌弃什么嫌弃到了极点的样子。

 *

 送走聂予诚,许蜜语急忙从电梯区赶回房间。她把站在走廊里正准备新一轮吼叫的焦秀梅拖进房里,回手一甩门,也顾不上门没关严,又急又气地对焦秀梅问道:“你好意思在这么豪华的酒店里这么大声地嚷嚷啊?就不怕被投诉打扰别人啊?”

 焦秀梅甩开她的手,语气比她还有气:“怎么,酒店的走廊不行人开口讲话的?犯法啊?那来个人报.警抓我啊!”

 许蜜语听得来气:“法律只是道德的最低标准,你没犯法,但你大吵大闹影响到别人,这就是不道德,是素质有问题!”

 焦秀梅抬手就戳许蜜语太阳穴:“你嫁个城里人,嫁个什么什么公司高管,就忘本了?你老娘在走廊里说句话就都不行了?给你能的!”

 门没关严,门锁开始报警。

 许蜜语被焦秀梅的歪理歪得顾不上门,她现在只想纠正焦秀梅一件事:“还有,妈你以后能不能别大声嚷嚷小多余小多余的?”

 “我叫你小多余怎么了?叫了是我会死还是你会死?真是的,你现在还管起你妈来了!”

 焦秀梅看到许蜜语又气又急眼圈有点发红,“嗐”了一声变了语气:“行了行了,以后我不在人前这么叫你了,行了吧?多大人了还动不动就要掉眼泪,瞅你那点儿出息。快去看看哪响呢,赶紧关了,吵得我闹心。”

 许蜜语转身去把门关严,然后打客房电话叫了早餐。

 焦秀梅在一旁看着,啧啧地没完:“怪不得你们爱住酒店,这饭菜都能给送嘴边来了。”

 不一会儿送餐的人来了,是个年轻男服务员,昨天也给许蜜语和聂予诚送过晚餐,他胸前名牌上写着“李昆仑”。

 从餐车上往下端餐盘的时候,李昆仑和许蜜语寒暄了两句。

 李昆仑问许蜜语:“中午您和先生还需要订餐吗?”

 许蜜语赶紧拦住唐突的母亲:“妈,你别什么都问好不好?人家这是五星酒店,这的服务生也不是谁说来当就能来当的。”她转头送李昆仑出客房,对他道谢以及说声不好意思。

 许蜜语无语了:“妈我真是服你了,你也见好就收好吗,你不能总可着我们一家使劲压榨吧?”

 和意向合作公司代表们谈判完毕,助理薛睿问纪封:“纪总,是回顶层还是去公司?”

 她问焦秀梅看到那件衬衫没有。

 许蜜语不想和焦秀梅掰扯下去了。越掰扯到最后越感到伤心的人总是她自己。

 聂予诚默了两秒,告诉她:“你打电话问问你妈。”

 焦秀梅不以为然,她有一番她自己的道理:“那不一样,你老公不是那个什么,高管吗。正好,他既有权力,又可以不用自己家钱就能给自己家人涨工资,这多合算啊!”

 聂予诚一边在门口换鞋一边问:“怎么样,你妈帮你找到衬衫的下落了吧?”

 家里一片狼藉,简直像遭了贼。

 电梯门打开,两个人向外走。

 不甘寂寞的焦秀梅趁着这功夫凑上来问李昆仑:“小伙子,你们这是不是长得越精神挣得越多啊?那像你这么俊的,一个月搁这能挣多少钱啊?我家里有个小儿子,我觉着他要是来这上班也能挣不少!”

 焦秀梅眉毛一拧:“小多余我说你怎么说话呢?我当初要是像对你大姐二姐似的,早早就让你出去打工不让你考大学,你能有今天?你能嫁得这么好?”

 等焦秀梅吃上了早饭,许蜜语说要先回家去,得回去给聂予诚收拾下午出差用的行李。

 焦秀梅轰她走:“知道了,赶紧走,屁大点事说个没完。”

 “算了。来不及了。”说到来不及几个字时,他声音有点幽幽的,“就这样吧。”说完这几个字他又停顿了一会。然后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又说,“把行李箱给我,我该出发了。”

 她想起前天刚给聂予诚买了件新衬衫,是某个大品牌的当季新款,很贵的,不打折。为了拿下这件衣服,她都没舍得给自己买今年的新裙子。

 很快房子里面恢复了往日的洁净。许蜜语喘口气,开始给聂予诚找衣服准备出差行李。

 门口她的鞋子被乱摆了一地。焦秀梅应该是把她的鞋挨双试了一遍。

 许蜜语站那瞪着焦秀梅。焦秀梅赶紧改口:“蜜语,小蜜语行了吧!”

 *

 毕竟聂予诚要出去工作赚钱养家养她,要收拾得体面。而她待在家里,不穿当季的新款裙子也没什么。

 她告诉焦秀梅:“好了我得回家去了,你有事就叫客房服务员,吃喝什么的你从房费记账吧,到时候我来结。”走到门口时,她想到什么,猛地回头对焦秀梅说,“叫客房服务员打电话叫,别站在走廊里瞎喊!”

 “小多余你等会儿,我有个事还没说呢!”

 许蜜语回想她妈那句“我住你家我还得给你收拾屋子”,她想这句话她妈是怎么有底气把它说出口的。

 薛睿站在纪封身后,无声做了个“哇”的口型。

 瞧瞧时间,离中午也就两个多小时了。许蜜语赶紧挽上袖子收拾起屋子。结婚六年,做了六年家庭主妇,别的事情或许她不行,但收拾房间做家务她是很拿手的。

 “纪总您真是厉害,第一次见面就总能看透对方有什么缺点。”

 薛睿突然“咦”了一声。

 焦秀梅赶紧拦下她。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许蜜语就来气:“你一开始也不让我读大学的好吧,要不是听人说大学毕业出来工资高,你能让我去读?再说我上学期间的学费是申请的助学贷款,生活费是我自己在餐馆打工赚的好吧。”

 许蜜语听完就急了:“妈,你怎么这样啊,你怎么总随便拿我们家东西啊?”

 她去衣柜里找这件衬衫,可是怎么找也没找到。

 纪封微挑嘴角。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在冷厉和性感流泻的同时,又溢出一丝淡淡嘲讽。

 玄关传来开门声。聂予诚回来了。许蜜语挂掉了电话。

 焦秀梅却不以为然:“什么你们家我们家的,我是你妈,生你养你,没有我哪有你?咱们都这么不分你我的了,妈拿你点什么不都是应该的。”

 许蜜语一会气,一会又气不动。情绪像坐过山车。

 许蜜语下意识地问:“她怎么会知道我放哪?”

 聂予诚拦住她。他捏捏眉心,一副很心累的样子。他英俊的面庞上,有抹内心拉扯烦恼后的决然。

 “有的人好说话,是优点。有的人好说话,是烟雾弹。这人今天虽然答应什么都答应得痛快,但他的缺点是,后面一定会不断找小麻烦。”

 许蜜语气笑了:“予诚怎么就没向着自家人了?大姐、大姐夫的工作,不都是予诚硬给安排进他们公司的吗,这就够不容易的了。还动不动就涨工资,那也得我大姐、大姐夫努力工作别成天躺那当咸鱼才行啊!再说旅行公司又不是予诚开的,说到底他也是个给老板打工的,你以为他是印钞机啊。”

 纪封随口问道:“怎么了。”

 许蜜语气得舌头都有点打结。这时焦秀梅话音一变,开始哄许蜜语:“好了好了,老三啊,说真的,家里这几个孩子里,就属你最有本事最有出息,最让你妈能在亲戚面前抬起头。就妈从你那拿东西,其实这不也是想带回家跟邻居亲戚显摆我闺女有能耐嫁得好、用的净是好东西吗!”

 许蜜语回到家一打开家门就傻了眼。

 许蜜语替自己母亲理亏,赶紧跑去门口穿鞋:“我这就去给你再买一件。”

 许蜜语告诉他:“不用了,我和我老公不住在这了,中午帮我准备一份女士餐给我母亲送过来就好。”

 李昆仑被问得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只能绽放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想了想,她拿起手机给聂予诚打电话:“老公,你还记得我前天给你买的新衬衫吗?就是你很喜欢的那件,你记得我后来把它放在哪里了吗?我记得我挂在衣柜里了,可是我现在怎么找也找不到。”

 纪封简洁交代:“公司。”

 话筒里传来丈夫有些怪异的音调,以及听起来,像是一声冷笑的笑:“你问问她,去问问。”

 薛睿按了电梯下行键。

 许蜜语挂断电话后,拨了焦秀梅的手机号。

 进了电梯,薛睿说:“感觉这次这个吴总好像还挺好说话。”

 她又想多亏聂予诚直接去了公司。他要是先回家看看,非得被气到吸氧。

 *

 焦秀梅立刻说:“哦,对,我正好跟你说一声,那件衬衫我看着觉得你弟弟穿应该合适,我估计你们两口子也不差这一件衣服,我就装我行李箱里了。”

 客厅茶几上吃过的餐盒没有收拾,用过的纸巾扔得到处都是,沙发靠垫基本都掉在地上。

 她起身拉回许蜜语,对她说:“我刚才都忘跟你老公说了,你说你大姐、大姐夫在你老公的旅行公司上班,好有一年都没涨过工资了,回头你跟你老公讲讲,给涨点。自家人不向着自家人,这不是傻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