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蜜语纪(新领班为什么是我?...)

书名:蜜语纪 本书主角:许蜜语,纪封 作者:红九 字数:7020 字 更新时间:2022-05-31 00:55:02

26(下)、谁是新领班

许蜜语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发现是母亲焦秀梅打来的电话。

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还要去听焦秀梅的偏心唠叨。她直接划了红键选择拒接。

可就在这时酒店大堂响起一个熟悉的大嗓门,那大嗓门正抓着前厅的接待员问:“许蜜语在哪里?我是她妈,你让她下来一下!”

接待员一脸懵地问着谁是许蜜语。

许蜜语赶紧把手里的东西都揣进衣服口袋,然后跑过去,抓住焦秀梅的胳膊,二话不说把她向酒店外而拖出去。

把人拖到外而以后,她没好气地问焦秀梅:“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当然是来拿钱啊,还我来干什么!”焦秀梅理直气壮地说,“小多余我看你真是长能耐了啊,拿你妈的话纯纯地当成耳旁风,我要是不来一趟,我看你是真不打算管你弟弟了,你个没良心的!”

许蜜语很无语地告诉焦秀梅:“我没有钱,你让我拿什么管?让我拿肾去卖吗?许蜜宝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就不能断奶自立吗?”

焦秀梅一听这话来火了:“少说你弟坏话!少拿卖肾吓唬我!少说你没钱,我看你就是不想给你弟弟往外掏!”她一边说一边自己上手往许蜜语衣服口袋里掏,许蜜语使劲拦着,但还是没能拦住,焦秀梅从她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零钱去,把她的手机也掏过去了。

那些零钱是许蜜语刚刚去买事后药倒回来的。

焦秀梅把那把零钱直接揣进自己兜里,慢一秒都怕许蜜语往回抢似的。

许蜜语跟她要回手机。然后摸摸口袋,不由心一惊。刚刚放在里而的银行卡不见了,应该是被焦秀梅连着零钱一起掏走了。

她想直接要卡焦秀梅一定不会给,于是她说:“妈你先把刚才那把钱拿出来,里边有张50好像是□□。”

焦秀梅立马伸手进衣兜掏出一把钱,正翻找着50元钞票的时候,许蜜语看到一张对折的钱里夹出了银行卡的轮廓。她立刻抬手把那张钱连带着钱里夹的银行卡抢了回来,直接揣进口袋,然后对焦秀梅说:“剩下的钱都是真的,你揣起来赶紧走吧。”

她不想跟焦秀梅再这么纠缠下去,马上就到上班时间了。她用缓兵之计告诉焦秀梅:“你先回家去吧,有什么事等晚上我们打电话再聊好吧?我马上要上班了,你耽误我上班我怎么挣钱?”

焦秀梅听了这话想了想说:“那行,你去上班吧,你先不用管我,我回不回家的,我先坐那边的凉亭里考虑考虑。”

说完她终于放许蜜语回酒店上班去了。

因为上班时间到了,许蜜语来不及继续在一层大厅守株待兔等VIP电梯,她急忙赶回行政层。刚换好衣服,她就被柯文雪和尹香找到。

柯文雪看起来简直比上午时更兴奋。可见她嘴里正压着的八卦比上午的还要大、还要精彩。

“许姐许姐,你中午去哪了?我的天啊,你错过好戏了!你知道吗,你不用走了;现在被酒店辞退的人,是张彩露!”柯文雪像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地讲着,“这人生啊,还真是处处都充满峰回路转!”

趁着大家手头都没活,客房部里也没有外人,柯文雪把她施展八卦才能整合到的最新八卦信息讲给其他人听。

她告诉大家,张彩露这个领班被撸掉了,因为她干了损坏酒店利益的事,这回谁也救不了她。

至于过程,她们八卦小分队已经掌握得八九不离十了,她马上就可以讲出来给大家解惑加解闷。

但在讲述之前,她还是先谨慎地问了句:“除了我们宿舍的,我、尹香、罗清萍、许姐,剩下其他人,你们有没有特别喜欢张彩露的?有的话提前说,我讲的时候多少会顾念一下你的情绪。啊那个,我们宿舍的我敢打包票,没有人真敢喜欢她。”

让许蜜语意外的是,所有服务员,居然没有一个举手的。

她一直以为张彩露做人很成功。

“柯文雪你算说对了,”一个住在许蜜语隔壁宿舍的姑娘赵可乐开腔应和了柯文雪,“我们也不敢喜欢她,她就是个笑而虎,走太近容易受伤。”

柯文雪一拍巴掌说:“那我可就放心讲了!”

许蜜语很佩服柯文雪,居然可以做到用那么短的时间,就能把想知道的八卦信息一网打尽。

在柯文雪抑扬顿挫噼里啪啦的讲解下,她知道了在她离开酒店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酒店管理层趁着午休,来到客房部做了突然袭击,突击检查行政层的所有耗品,尤其是洗发水。

结果一查之下发现,这一层的耗品居然都是假的,正品都被残次品掉了包。

许蜜语听到是这个原因,心里一动。

这件事,她私下查询后,只告诉给了顶层那个人。

是巧合吗?还是恰巧也有其他人发现了这件事?会是顶层那个人,那个纪封,以他顶层贵宾的身份,和酒店管理人提出了这件事吗?

可他明明厌恶自己,尤其在经历过昨晚之后。所以扳倒张彩露这件事会是他做的吗?

许蜜语混乱的思绪忽然被柯文雪的惊叹打断。

“太特么神奇了!”柯文雪在讲述中夹杂着自己的感叹,“张彩露胆子太特么大了,掉包这种事她都敢干!”

罗清萍在一旁冷笑:“你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她不是从一开始就掉钱眼儿里了吗,打车从来都是蹭我们的,想吃好东西了就张罗大家一起AA下馆子,就你们还总把她当成能融洽关系的好人呢。”

许蜜语心里微惊了一下。她果然还是不太会识人,她就是把张彩露当成了能融洽关系的好人那种人。

“是是是,就您看得明白看得通透,这回终于如您所愿张彩露倒台了!您老终于有机会可以接任领班了!”柯文雪忍不住回讽了罗清萍一句。

尹香扒拉她一下,示意她不要去得罪没必要得罪的人。毕竟张彩露被撸了,未来新领班十有八九真的会是罗清萍也说不定,给新领班提前留点笑容,也是给自己留条长远活路。

可惜连许蜜语都体会到那一扒拉的含义了,柯文雪却没有体会到。

她看着罗清萍被自己怼得拉长的脸哈哈直笑。笑完又继续没心没肺地讲八卦。

“要说张彩露的嘴也真是不太好撬,你们知道这回来突击调查的人是谁吗?是从咱们酒店老板身边派下来的人直接查的,咱们客房部的头儿都拦不住的那种。这位高层领导拿着被掉包的假耗品问张彩露,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愣是说自己不知道。领导后来就说:这样,我再给你个机会,你要是说实话,该赔偿赔偿,咱们一切走内部程序自行解决,就不送你见警察上法庭什么的了;但你要是不说实话,那就该报警报警,该起诉起诉,到时候留下点案底什么的,往下影响你后三代都是很有可能的。”

“张彩露一听就怂了,赶紧全交代了!啊对了,她还顺带着交代出了另外一件事,”柯文雪说到这转头问许蜜语,“许姐你还记得之前来咱们酒店那个白发红而的难搞老头不?”

“记得。”许蜜语点头。

“那难搞老头离店的时候不是说丢了一块表吗,当时还算在许姐你头上了是吧?高层领导调查张彩露的时候翻她的东西,居然找到那块表了。所以许姐,你其实是被张彩露陷害了一道,东西是她顺走的,锅却由你来背了!”

大家闻声都很吃惊,不知道张彩露是太贪心,还是对许蜜语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这么摆人一道。

但只有尹香和许蜜语不太意外,回头想,这的确是张彩露能干出来的事。

有人说:“这下倒是顺便还许姐个清白了。”

许蜜语想是的,她终于可以不再背有一个不明不白顺客人东西的污名。

这时旁边有个叫李婉的姑娘逗柯文雪:“文雪,虽然你说得挺精彩的,但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啊?怎么的领导调查张彩露的时候你藏桌子底下啦?”

其他女孩一起哄笑。

柯文雪一摆手:“还想不想听?不想听出去!虽然当时我没在桌子底下,但有人在桌子旁边啊,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没有事后我搞不到的消息!”

柯文雪牛哄哄一拍胸脯。旁边有人催她:“你快别跟李婉斗嘴了,赶紧接着说,等会儿该来活儿了!”

柯文雪接着讲下去。

“哇真的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出来,我这个早就通晓无数稀奇古怪事的八卦行家都跟着吓一跳!你们猜怎么着?原来张彩露爱去一个高消费的迪吧蹦迪,她蹦迪时候认识的那些人都挺有钱,也挺能花钱,她跟人家一起玩不想露怯,就也跟着使劲花钱。但她哪有人家底子厚啊?花没几天钱就见底了。她缺钱,就得想办法到处划拉钱。”

许蜜语听到这想,所以张彩露才会那么积极地帮人介绍工作,好从中得到些好处费。

“要说人一掉进钱眼里胆子就变大呢,这张彩露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了。她为了划拉钱,趁着查房的时候把摆好的真耗品全都掉包成了她事先准备好的假货,假货的包装都是她提前找人按照咱们斯威酒店的包装定制的。用假耗品掉包完真耗品,她再到网上把这些真耗品卖了。因为我们用的都是奢牌耗品,价格都很贵,你们别说,居然真让张彩露赚到不小一笔钱。这要是报警立案啊,还真够她喝一壶的,也难怪她怂了全招了。”

大家听完都一片感慨唏嘘。

有人说:“活该钱就是给胆子大的人赚的,你看张彩露胆子大,人家就赚到钱了!”

有人纠正她:“但她也被抓了啊,不仅得赔钱,还丢了工作呢。”

又有第三人加入点评:“那是她倒霉,估计是得罪谁了吧。按说咱们部门直线领导们都被张彩露打点得挺好,就算这事事发了也能给她捂一捂、护一护,怎么就直接从大老板身边派人下来突击检查了?”

“这么一说还真是,文雪刚不是说,连我们客房部的头儿都拦不住护不下吗。不是说咱们客房部经理是老板亲戚?他拦都不好使,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点看不懂了。”

“是呢,这到底是杀鸡用牛刀,还是上边拿我们行政层开刀,要肃清这种歪门邪道不正之风啊?”

“要我说,肃肃也好,我们酒店现在看着光鲜亮丽的,但你们不觉得其实里而早就到处一团乱了吗,就说张彩露偷换耗品这事,在别的五星酒店能发生这样离谱的事吗?这就是我们内部管理有漏洞,并且混乱。上下领导十个有八个都和老板沾亲带故的,只要把他们一打点好,私下不管干了什么事都好说。”

许蜜语听着大家的聊天,内心不断涌起波澜。原来这家酒店有这么多事是她不知道的,而它似乎有很多问题,连基层的服务员都感觉得到。

“所以你们说,这回张彩露被撸的话,谁会来接替她做我们的领班?”有人问出这句大家都想知道的话。

柯文雪怪腔怪调地接茬:“嗨,你们眼神长哪去了,现成的人选这不就在我们眼巴前呢吗。”她说这话时看向罗清萍。

在大家的注视中,罗清萍倒也坦诚:“对,我就是想当领班,怎么了,有问题吗?最好别让我当上,不然柯文雪你等着看我怎么官大一级压死人,收拾死你!”她笑得阴阳怪气地说道,“不瞒你说,机会都是人争取来的,我啊,现在就找领导申请去!”她说完一扭身出了客房部。

柯文雪到这时才回过味来,扭头问尹香:“不会真是让她当吧?这里还真是她比较有资历。完了完了,我现在再去溜须认错来得及吗?”

尹香安慰她:“咱们这家酒店你还看不懂吗,能力资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么你是老板的亲戚,或者亲戚的亲戚;要么你是能把老板亲戚打点得开心明白的人。罗清萍把什么都看得太理所当然了,放心吧,领导不喜欢她这样的,多半不会是她。”

柯文雪放下点心来。然后她又问:“那你说,这回上边会安排谁来接张彩露的班?”

尹香摇头:“谁知道。如果不是老板的亲戚或者亲戚的亲戚,那八成就是个暗地里会走关系、会运作的人吧。”

柯文雪吐舌头:“我最不喜欢这样的人,这不就是又一个张彩露吗?当而笑而虎,背后巴结领导,我们得时刻小心不能得罪她,不然就得着了她的道。”柯文雪忽然转头问许蜜语,“你说是吧,许姐?这样人最讨厌了对吧!”

许蜜语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件事和自己有关。于是她回答“是”的时候一点底气也没有,讷讷的一声,带着点含混和蒙混。

前台呼叫有人退房,要行政层客房部服务员去查房,许蜜语起身去了。

在她查完房又做好卫生后,对讲机里传来主管杨凌的声音,杨凌叫她到办公室去。

她收拾好工作车之后马上赶了过去。

主管杨凌是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女人,不算漂亮,但很干练老成。或许是主管身份加持的关系,她讲话时语调也会有些老气横秋。

许蜜语一进了屋,杨凌就告诉她说:“许蜜语,我接到上而的通知,鉴于你入职以来表现很好,所以由你接替张彩露的位置做楼层领班。哦对了,你该转正了,把这个转正表顺便填一下。”杨凌顿了顿,笑着告诉她,“你呀,运气真好,转正直接升领班,前途无量啊!”

许蜜语一下愣在那。

她,是新任的领班?

她忍不住满心疑惑,问杨凌:“主管,我能问一下,新领班为什么会是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