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蜜语纪(“华而不实,没一个菜好吃...)

书名:蜜语纪 本书主角:许蜜语,纪封 作者:红九 字数:3817 字 更新时间:2022-06-15 21:59:08

43、嘴刁纪先生

许蜜语回到行政层后,很快就重新进入了工作状态。

一切好像和之前没有什变化,但一切又都和以前变得不一样了。

她感觉到自己的变化是由内而外的。她看待问题、看待自己,都变得和从前不再一样。

她想感谢纪封,在他那里时,她养成了读书学习的习惯。这个习惯在她离开顶楼后也延续了下来。

现在白天她上班,晚上回到宿舍她吃过晚饭就会拿出书来看,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提升自己。

她越发发现读书除了能让人长知识以外,还能长人的底气。以前她过得浑浑噩噩,怯懦没有自信,对任何人也不敢拂他的意对他说声不,一天天地过下去,也茫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但现在,她好像有了逐渐清晰的目标。

从前她只想着过一天是一天,能活下去就好。当下她的想法改变了,她想怎么能活得更好一点,更像个人一点。

事业上要更努力一些,做出点成绩,生活上也要硬气起来,不再为娘家吸血而活,也不再为得到别人的肯定和称赞而活,她要从现在开始为自己活,做她自己。

有了目标就有动力。她一直到了人生里三十岁的时候,才突然有了力量发愤图强起来。

光读书已经满足不了她的求知欲,她私下找了学院派的线下培训班和线上网课,双管齐下地进修学习。

本以为把日子安排得这样满满当当会很累,可她没想到,自己的精力居然比做学生时还要充沛。有了明确的人生目标后,她连滴着小雨的天空都觉得很蓝,她觉得自己现在每天都过得特别有奔头。这样的日子再满当也不会叫人累。

她很少再去想顶楼上的事情。她知道那里相对于她来说,是另一个她无法企及的世界,一个于她并不真实的世界。那样的世界离开了就放下它,别再去多回想一些细节。

比如今年的秋雨季拉长了阵线不肯轻易撤退,秋雨季里的雨也不肯轻易中断。这样持续阴绵的雨天里,纪封的失眠最近到底好了没有,他到底睡不睡得着觉?

——这些忧心她只想了一下就让它掀过去了。

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就像纪封帮不了她一辈子,一切还得靠她自己自救、自立和自爱。她也同样帮不了他的睡眠一辈子,他总要想到他自己的入睡办法才行。等他以后结了婚有了妻子,就该会由他的妻子给他读英语读上一辈子哄他入睡了。

而她?她没有那么重要,不是非要她读英语给他听才行。过去她不给他读英语的那么多年的秋雨季,他不也都好好地活过来了吗?所以他失眠这件事还轮不到她去为他杞人忧天地担心。

就这样,她打算把顶楼的人和事都放下了。

只是柯文雪她们都很好奇,总是不断地想跟她打听顶楼上的事。

她们总是跃跃欲试地想知道,她和顶楼的那位纪先生,那个拒人千里、连酒店管家都不许进房间的纪先生、那个对所有人都冷淡排斥、一张好看的脸上总是布着嘲讽嫌弃的纪先生,她和他到底是怎么相处这么多天的,她是怎么做到在那个肉眼可见很不好相处的纪先生眼皮子底下,从容进出顶楼套房而没被他提前轰出来的。

而她在上面待这么多天后,再下来时居然没有缺胳膊也没有被打断腿更没有得上心理疾病,甚至还变得神采奕奕、眼神有光起来,这些现象通通都不太科学。

“所以蜜语姐,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出入虎穴却毫发无损?”

许蜜语听完柯文雪她们的打探和质疑,笑起来。

她笑着告诉柯文雪她们:“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一部分关于纪先生的描述,是谣传。”

柯文雪立刻问道:“说纪先生不好相处,是谣传?”

许蜜语淡定摇头:“不,这部分是真的。”

“……”柯文雪和一众姑娘一起噎在那。

“但说他可能会把人弄缺胳膊打断腿,这个是谣传。”许蜜语又说。

“那他说到底,还是个好人呐!”柯文雪再次做出判断。

“这个么……倒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容易给人弄出心理疾病这一点,还是很真的。”许蜜语补充道。

“…………”

这一波三折的反转噎得柯文雪她们已经快要忘了自己刚刚到底在对什么事好奇来着。

缓了一会,柯文雪说道:“蜜语姐,我现在觉得这位纪先生,他更可怕了!!虽然他不动手,但他靠精神就能摧毁别人!”她拍拍胸口说道,“还好你内心强大哇,全须全尾也没得精神疾病地回来了。你放心,以后我们齐心保护你,一定不让那位可怕纪先生再有机会把你给召顶楼上去受毒.害!”

许蜜语知道柯文雪这话多半是有些夸张的口号。但她还是有点感动地说了声谢谢。

不过顶楼“毒.害”倒是马上就来了。

第二天,许蜜语正上班的时候,办公室里忽然来了薛睿这位不速之客。

聊上两句后,许蜜语知道薛睿这趟下楼来,是专门来找她的。

至于原因——

“蜜语姐,我想找你帮个忙。这几天纪总持续性失眠,我给他筛选了好多读英语像念经的人,也没能给他念睡着,纪总说他们读英语读得让人烦躁,完全不催眠,他把人全给撵走了。最后实在没办法,就还是得来找你帮忙了。”

“……”许蜜语想,合着她读英语全世界最催眠是吗。

一时间她都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

“可是我现在回到行政层正常上班了,恐怕没时间随时上去催眠那位挑剔先生。”

许蜜语说完这话内心小小一惊。

她什么时候胆子变这么大了,都敢这样说话了。

不过这样把自己心里真正想法调侃着说出来,感觉还真是不错。

薛睿连忙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根精致的录音笔,递给许蜜语:“这个问题我们也想到了,所以蜜语姐,你不用亲自上去,你就在这里面录一些你读英语的音频,就可以了!”

许蜜语睁大眼睛接过录音笔。

还真是有办法的顶楼VIP大佬,看来失眠也没把他变傻呢。

晚上许蜜语回到宿舍,往录音笔里录了好几个小时的读英语音频。

第二天上班时,薛睿下楼来把录音笔取走了。

取走没有半个小时,薛睿就兴奋不已地又下楼来,告诉许蜜语:“纪总终于睡着了!蜜语姐,你真是能让纪总睡觉的独门神兵利器!”

许蜜语听了笑着摇摇头。

希望能靠着她读英语的音频睡着的纪封,就此消停下来。希望他们之间不要再有什么交集。

她总有一种感觉,那是属于女人的直觉。她觉得再和顶楼有什么关联,不断地牵扯下去,会是很危险的一件事。

至于到底会怎么危险,她也说不清。但她隐隐觉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边界,他的边界在上,她的边界在下,上下两个不同边界非要跨域相交,是很牵强和违背规律的事情。

违背规律,会有什么好结果?

所以她希望自己和顶楼那人之间,可以不再有什么特别联系。

只是她的心愿没能达成。虽然纪封睡觉方面不用愁了,但他在吃饭方面又有了新的幺蛾子。

起先是许蜜语在工作闲暇听到柯文雪和大家聊八卦:“我听李昆仑说,咱们酒店餐饮部最大那尊佛要退休回家休息咯。”

尹香问她:“最大那尊佛?谁啊,陈大厨?”

柯文雪点头:“对,就是陈大厨,据说是觉得身体吃不消,颠不动大勺了,死活不想再干了。”

尹香说道:“身体原因,那还真是强留不住。不过我们餐饮部其他大厨手艺也都不错,陈大厨回家就回吧,应该对酒店没什么特别影响。”

柯文雪摇手指:“nonono,那是陈大厨离开对你没什么影响,对有的人影响可大了去了!”

其他人连忙探问对谁有影响,怎么就大了去了。

柯文雪手指向上戳,说道:“你们忘了顶楼那位尊贵纪先生了?”

许蜜语之前一直在低头翻单子,听到这里不由抬了抬头。

“那位尊贵的VIP中P的纪先生,我听说他之所以长期住在我们酒店,就是因为陈大厨的手艺。据说他嘴巴叼得要死,除了陈大厨做的菜他能吃,剩下谁做的他都不吃。尤其是陈大厨拿手的卤牛肉——听说纪封曾经号称,吃过陈大厨做的卤牛肉以后,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人能把卤牛肉送进他嘴里,除非那人是神仙。”

许蜜语静静听着,微微一怔。

但他吃了好些自己做的卤牛肉,还好像很爱吃的样子?

她岂不是成了神仙了?

“所以现在,陈大厨退休了,这位纪先生恐怕也得退房走人了吧?”尹香问道。

柯文雪点点头:“八成是,毕竟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下的理由了。我听李昆仑说,这两天陈大厨忙着交接都没掌勺,楼上的饭菜都是别的大厨做的。然后那位挑嘴的纪先生,真就挑剔到一口都吃不下。李昆仑说,好好的一个人,帅帅的酷酷的,现在愣是给饿得有点形容枯槁那个劲儿了,真是怪惨的!”

其他人也都啧啧起来,跟着说可不是么,饭都吃不下,可真够惨的。

许蜜语立刻被这话给渲染得也要觉得那位纪先生有点惨了。

罗清萍在一旁开了口:“惨什么惨,你们被资本家洗脑了吧?送他跟前的是山珍海味,他自己不吃能赖谁?你们一个个吃着咸菜萝卜的,还替吃螃蟹龙虾的瞎操心,真是闲的。”

许蜜语立刻清醒过来。

可不是么,用得着她这下域平民替上域VIP操心吗。还真闲得慌不成?

她收心继续干活。

一切都平静如常。

只是到了下班的时候,许蜜语刚打卡准备回宿舍,就让薛睿又给劫住了。

薛睿脸上的祈求比上次下来求音频的时候还浓还郁:“蜜语姐,不好意思,还得请你再帮个忙!”

许蜜语问他需要帮忙的是什么事。她心里隐隐觉得自己好像知道是什么事——纪封应该是让薛瑞来传话帮忙做些卤牛肉吧。

她抬眼,听着薛睿蛮过意不去地对自己说道:“就是……能不能麻烦你,陪我去买几口锅?”

“……”

许蜜语万万没想到,要求么,居然是这样的要求。

架不住薛睿眼底的祈求实在太过浓郁,又想到平时这个助理一直挺照顾自己,也总是在纪封对自己发嘲讽病的时候及时插话岔走话题,许蜜语答应了薛睿的请求。

薛睿带着许蜜语上了纪封的车,那辆气质和价值都相当不菲的劳斯莱斯。薛睿交代司机开往一家会员制的购物超市。

许蜜语坐在车上不由想,如果这辆车子知道自己这一趟是去运锅,不知道会不会有点大材小用的不开心。

到了超市,薛睿彻底展现了当代精英男生活方面的白痴。什么锅他都要许蜜语上手去选,而且一再地强调:“蜜语姐,一定选一个你握着顺手的哦!”

许蜜语只好按照自己顺手的手感选了一整套的锅具。

买完了锅,许蜜语以为任务已经结束,他们可以打道回府了。

没想到锅买完了,薛睿又带她买起了米买起了菜,还买了肉和各种调味料。

许蜜语看着满满一推车的东西,忍不住问薛睿:“这是打算要开火吗?你这都是给自己准备的还是给纪先生准备的啊?”

她这一问没想到把薛睿问得支支吾吾:“都不是……”

顿了顿后,他几乎有些讪笑地说:“……是给你准备的。”

“……???”许蜜语呆住。

怪不得都要可着她顺手的买呢。

许蜜语有点无奈又有点好笑地问:“是想让我掌勺做饭给你们纪总吃?可是你们纪总不是只吃陈大厨做的菜。”

薛睿连忙解释道:“目前纪总除了能吃陈大厨做的饭菜,就只能吃你做的卤肉。但是陈大厨被别的酒店挖走了,纪总他两天都吃不下饭了。”

“挖走了?”许蜜语疑惑问道,“他不是退休回家吗?”

“这是陈大厨对斯威酒店的说法,但其实他是被别的酒店用一个离谱的天价高薪给挖走了。”

薛睿又说道:“唉,纪总刚能听着你录的音频睡个像样觉,好家伙,陈大厨又突然离开了,他一下子又从睡不好觉变成吃不好饭了。”

许蜜语有点不以为然:“反正纪总一直住在斯威酒店,不就是因为爱吃陈大厨做的菜。既然现在陈大厨被挖走了,那纪总换到挖走陈大厨的酒店去住,不就行了吗?”

薛睿推着购物车和许蜜语往结账台走去,他一边走一边告诉许蜜语:“纪总现在还不能离开斯威酒店。他一直住在斯威酒店,倒也不只是因为陈大厨的手艺,还因为一些别的更重要的事。”

许蜜语随口问道:“还有什么事啊?”

刚问完她就意识到自己问得有点多,赶紧解释说:“我是话赶话问的,没想真的知道,你不用回答我的。”

薛睿却说:“嗨,没事儿,我们这不有求于你吗,得让你高兴。让纪总得继续留在斯威酒店的事么,是一件挺大的事,只不过还没到说出它来的时机。等一切时机都成熟了,纪总会站出来宣布的。”

宣布。

这词用得还挺大。

许蜜语不知道那得是一件什么样的大事,但既然用得上“宣布”这个词,那它的面世应该是在等一个很不一样、甚至是很庄严隆重的时机吧。

薛睿推着购物车排在等着结账的队伍里。

趁着排队,许蜜语从旁边货架上拿了两盒巧克力。

薛睿让她放进购物车里,他来一起结掉。

许蜜语委婉拒绝:“这是我自己要吃的,还是我自己来结吧。”

薛睿看她坚持的样子,没再勉强,只是说了声:“我看现在的女孩子大多怕胖,都不怎么敢吃这种高糖高热的巧克力,但我感觉蜜语姐你好像挺爱吃的。”

许蜜语笑笑说:“它很神奇,吃的时候有点苦,但苦里会有甜。吃下去之后整个人都好像会变得有劲儿和开心起来。而且有的时候来不及吃饭,吃点这个,非常快就能补充上体力。”

薛睿很捧场地说:“这么神奇?那回头我也让纪总尝尝。”

他们一边排队,薛睿一边对许蜜语说:“我现在正在努力物色做菜好吃的大厨,但在找到新的合纪总胃口的大厨前,只能先麻烦蜜语姐你给纪总烧几天菜了。你放心,不会让你白干的,按大厨级别,给你结日薪!”

这个条件让许蜜语有点心动。

“但我能行吗?我除了会做卤牛肉之外,就只会做一些家常菜,你们纪总吃惯顶尖口味的山珍海味了,能吃得下我烧的菜吗?”许蜜语有点心里没底地问道。

薛睿替她给她的厨艺打包票:“只要你烧的家常菜和你做的卤牛肉是一个用心级别,那味道就一定没问题。”

大采购完成后,许蜜语跟着薛睿乘车回酒店。

刚到达顶楼套房,许蜜语就和正在客厅里烦躁游走的纪封照上了面。

他们两个人看到对方时,好像彼此都是一愣。

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好些天,许蜜语再次看到纪封的脸,她忽然觉得……想笑。

餐饮部的送餐员李昆仑说的还真是没错,不好好吃饭的纪封,眼下还真是有点形容枯槁。

他都饿抠喽眼了。

他现在的样子——因为吃不饱饭烦躁地到处乱走,就和小时候她养过的一只气急败坏的嘴刁小狗一模一样。

这么想着,许蜜语忍耐着憋笑。

她以为自己憋得很好,表情如常,谦恭谨慎,不露破绽。

套房里有个厨房,她憋着笑打算和薛睿一起把采购的东西都拎进那里去。

但纪封却一下叫住了她。

他先嘲讽地说道:“看你这容光焕发的样子,看来你离开我这回去行政层过得挺不错?”

许蜜语连忙说:“托纪先生您的福。”

纪封没接这客套话,话锋忽然一转,冷起声地问道:“你笑什么?”

许蜜语微愕一下,诧异纪封会看穿自己平静表情下的憋笑。她连忙否认:“我没笑。”

纪封皱起眉:“不,你笑了。”

许蜜语继续否认:“我真没笑。”

“我说你笑了你就是笑了。”纪封扬声,继续指责,语气里也带上了独断专行的压制感。

许蜜语被他过分态度逼得有点急了,不由反抗:“那你有证据吗,有留影或者照片证明吗?都没有,那我就是没笑。”

纪封却哂笑一声,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冷冷嘲讽道:“我说你笑了,你就是笑了,还需要证据吗?”

许蜜语差点真的给气笑了,人饿起来怎么会这么不讲理?

“那行,你一定说我笑了,那我就是笑了,我笑你饿得眼睛都陷下去了还要挑食,还要到处找茬,简直就像我养过的一只脾气暴躁的嘴刁小狗,怎么样吧!”

她一口气说完,说完之后立刻有一点点的后怕——怕说得太过火了。但马上又有很大片的舒爽感,淹没了这点后怕。

她以为纪封会被自己的话惹得暴跳如雷,结果他居然只是哧地一笑,还说了声:“有趣。”

许蜜语一时不知道他在说正话还是反话。

“真是有趣,”纪封挑起嘴角笑着拍拍手,“果然还是那样,得逗急了才肯说实话。”

“……”原来他是故意在把自己往急里逼,逼出她真实的心里话。

看着纪封笑得得意又得逞,嘴角处一如既往带着抹淡淡嘲讽,许蜜语真想抡锅砸在他头上。

薛睿从一进门开始,就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热闹,忽然被纪封砸过去的一本书拍了脸,才结束了旁观进程。

“看戏呢,这么入迷?”纪封没好气地对薛睿问,“好看吗?”

薛睿接过书谄媚地笑着说:“我这不是没过有人敢跟您这么斗嘴,斗完还活着的吗!”

我这不觉得新鲜好玩吗。

但这句话他看着纪封冷冰冰的脸色没敢说,及时地压在了舌头尖底下。

纪封冲他冷笑一声,建议他:“要不你也跟我斗斗嘴,看斗完你是怎么死的?”

薛睿连说不敢,赶紧抓着许蜜语一起躲去厨房。

许蜜语一边洗菜一边问薛睿:“你老板是不是总这么喜怒无常?”

薛睿摆手:“准确说,他是怒无常,没喜。”顿了顿,他又说,“反正我是没见纪总他为什么人什么事真正开怀大笑过。”

许蜜语洗菜的动作不由一顿。

居然还有人,没有真正开怀大笑过?那他岂不是比她还要惨么。

许蜜语炒了几道最普通的家常菜。

她把那几道菜端去了客厅茶几上,一一摆好。

纪封看着那几道稀松平常的菜,满脸嫌弃。

“怎么看起来都这么普通?”

“……”许蜜语无语。

日常吃进肚子的东西,需要搞得多花哨?

许蜜语想,难道你还要给食物搞选美评奖吗。

恰在这时,套房门口传来门铃声。

薛睿对坐在沙发上茶几前的纪封说:“应该是餐饮部来送餐了,老板我去接一下。”

薛睿去开门,门外果然是餐饮部例行来送餐。

许蜜语不知怎么,不太想被送餐员看到自己,于是快步走回了厨房去。

送餐员李昆仑推着送餐车走进来,看到纪封面前的茶几上,正摆着几道家常菜。

他小声和薛睿嘀咕着问:“纪总连山珍海味都不吃,能吃那些平平无奇的东西吗?”

薛睿一耸肩,来不及说话,纪封已经从沙发上起身,示意薛睿递给他一双筷子。

然后他把李昆仑推来的山珍海味各色大菜挨个尝了一口。

但也每道菜都只尝了一口。

然后他就嫌弃不已地皱起眉。

“华而不实,没一个菜好吃的。”

说完他转身走回沙发前,坐下,端详着那几道长相朴实的家常菜。

他叹口气,不得已似的伸出筷子尝了尝。

菜被送进口中后……眉目不由舒展了一下。

随后又尝一口,再尝一口……

他居然一口又一口地吃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李昆仑一脸疑惑加意外地推着餐车走了。

薛睿看着纪封努力想保持住脸上的嫌弃,又忍不住一口一口大快朵颐的矛盾样子,他都快替纪封累死了。

这男人对自己的感觉这么不诚实,明明喜欢却做出挑剔和嫌弃的样子。他这样早晚要吃到对自己不诚实的苦头的。

许蜜语当晚又卤了点牛肉后才离开。卤牛肉是给纪封做明天早餐和午餐吃的,晚餐她会在下班后亲自过来烧菜。

第二天,许蜜语一上班就听到柯文雪在传从李昆仑那得来的八卦,说顶楼纪封居然肯吃饭了。

立刻有人问她,是什么山珍海味的大菜,终于又打开了VIP·纪的味蕾。

柯文雪嗨了一声说:“你们肯定想不到,这位纪先生啊,居然吃的就是普通家常菜!他啊,估计是山珍海味吃够了,就觉得粗茶淡饭好吃了。”

有人打趣:“这怎么跟皇帝微服私访似的,宫里好吃的吃多了,在民间吃到一口村姑煮的粥都觉得香。”

有人接着这话说:“可不咋的。而且按这个剧情发展下去,皇帝肯定要收了村姑的。对了这家常菜是谁给纪封做的啊?纪封不会收了她吧?”

聊到这里,大家传出一片嘻嘻哈哈的笑声。

许蜜语听着这玩笑话却听得有点胆战心惊的。

怎么可能皇帝只因为一碗粥就把村姑给收了?皇帝能收的村姑,都是好看聪慧的村姑,才不可能收个除了会做点饭、什么优点都没有的。难道皇帝图村姑年纪大、图她离过婚?

这简直就是个大笑话了。

这几天纪封吃得好睡得好,精神和脾气也都跟着变得好起来。

趁着他心情好,薛睿问他:“老板,我们在斯威已经住了不短的时间了,您打算什么时候官宣在这家酒店住下去的真实原因,是打算收购这家酒店啊?”

纪封品着饭后茶,悠哉悠哉地说道:“还不是时候,再抻一抻魏思源吧。等斯威问题暴露得更多时,我拿到的杀价筹码就更多,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