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蜜语纪(他真的,好厉害啊。...)

书名:蜜语纪 本书主角:许蜜语,纪封 作者:红九 字数:12230 字 更新时间:2022-06-19 00:35:14

46、他好厉害啊

冯凯鑫指着许蜜语的鼻子继续愤愤喷道:“许蜜语我得让你知道一件事,在你眼前这间酒店里,除了董事长就是我说了算,你听懂了吗?听不明白是吧,好,那我让你听得明白:这家酒店的董事长,他是我自己家的人,就算你再给他发十封邮件举报我,他也不可能如你所愿地解雇我,我照样还是客房部的一把手!相反,我现在既然决定开除你,就算是天王老子想保你也保不下!许蜜语我实话告诉你,今天哪怕没有聂太太投诉你,我也会通知你赶紧给我滚蛋!”

许蜜语始终波澜不惊地听着冯凯鑫的乱喷。只是在听到邮件那里时,她面色波动了一下。

“好吧,我知道了。”她消化了一下听到的话,然后说,“我现在听明白了,我的邮件发错对象了。”忽然她扬起头,眼神里闪着一种豁出去的坚毅,“那好,那等下我就把你在之前那晚怎么命令我们去给你的酒局‘撑场子’、你当时说了哪些猥琐又过分的话,都单独截出来,然后统一发送到酒店全体员工的邮箱吧。”

门口处,薛睿听到这里,忍不住低声叫了句:“好!”

他有点兴奋地对纪封说:“蜜语姐可真有一手啊,那天晚上我确实看到她在露台接完电话又鼓捣了一下手机,原来是在开录音啊。老板老板,我们之前千真万确是看走了眼了,怎么会以为她懦弱呢?您看她多有勇有谋啊!是吧?”

他兴奋地发泄了半天感叹,却得不到纪封的回应。

于是忍不住一边转头一边再次追问:“是吧,老板?是吧?”

纪封没好气地横他一眼:“闭嘴!就你废话多。你是我找来的解说吗,要你嘚吧个不停?‘是吗’‘是吗’,‘是吗’什么‘是吗’,你能想到的我想不到?还用你问‘是吗’。”

薛睿被喷得一懵。但他马上回神品明白,纪封其实是跟他一样的感受。

一个他曾经瞧不起又处处嫌弃鄙夷的女人其实被他看错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面对的,还非得拐弯抹角地承认。

薛睿在心里“切”了一声。

办公室里冯凯鑫怼着许蜜语的鼻子正在骂她:“……许蜜语啊许蜜语,我没想到你能这么不要脸,那种陪酒的事你觉得光荣呗,还恨不得要昭告天下?”

许蜜语握住拳头,给自己打气。她告诉自己,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懦弱的许蜜语了,她已经是一个崭新的硬气的许蜜语。她抬起头勇敢地反抗冯凯鑫安给她的荡.妇指责:“我为什么不能昭告天下?我就是要让大家都知道,酒局是你组的,大家是你强迫叫去的,不要脸的是你不是我们,只要有道德有良知、有是非观正义感的人都分得清楚。”

冯凯鑫被怼得无话可说,于是跳脚起来,暴怒着说:“许蜜语,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现在就宣布,你被开除了,即刻生效!!”

他的话音刚落,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等等。”

同时说出“等等”的两个人,是纪封,以及再次赶来的聂予诚。

他们两个在异口同声阻止冯凯鑫后,又不约而同要进去办公室里面。

纪封转头向薛睿看了一眼,薛睿立刻心领神会跨出一步,端端正正拦在聂予诚面前。

聂予诚诧异抬眼,对薛睿问:“你拦我做什么?”说着转身向旁边绕过一步,却没有如愿绕开薛睿。

薛睿此刻和平常经常碎嘴的模样判若两人,他冷起脸来,像个无情保镖似的,密不透风地挡住聂予诚。

纪封毫无竞争地独自走进办公室里去。

他站定在许蜜语前面,像一道厚实的屏风,把她完全地保障在身后。

然后他抬眼看了下冯凯鑫,眼神里有标志性的嫌弃和嘲讽。

他漫不经心地开了口:“冯经理是吗?通知你一下,许蜜语不是你部门的人,你没有权利任免她、以及决定她的去留。”

冯凯鑫听了这话顿时一愣,认出眼前男人也是上次替许蜜语解过围的顶楼贵宾。他对这男人有所忌惮的同时,又不想被他的气场压得太怂,于是特意挺了挺胸膛,做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反问:“她是隶属我客房部的客房服务员,她不是我部门还能是哪个部门的?”

纪封扫了冯凯鑫一眼,像扫一根没什么分量的羽毛,轻描淡写地通知他:“就在一分钟前,她被调入到前厅部了。”

冯凯鑫一脸懵地看着纪封:“啥?前厅部?我怎么不知道,谁下的调令?”他觉得纪封得了妄想症,偏偏这男人把这份妄想出来的荒谬调任说得像是个真事似的,叫人一时之间差点被他唬住。

纪封淡淡说道:“我下的调令。”

冯凯鑫嗤地一声笑出来:“你谁啊?你没事吧?”他的潜台词明明白白在说着:你算老几啊?你脑子没毛病吧,在这妄想统治斯威酒店呢?

纪封没搭理他,直接扬声问门外的薛睿:“他什么时候到?催一下,让他赶紧过来告诉这位发问的人,我是谁。”

薛睿知道纪封说的事魏思源。

他一边继续拦着聂予诚,一边用手机打电话。

电话接通后,他开了外放,说了声:“纪总问您到哪了。”

一个男声气喘吁吁又客气极了地说着:“您跟纪总说,我已经出电梯了,马上到,十秒钟!”

电话被薛睿挂断。

冯凯鑫在办公室里听到从话筒里传出来的那个声音,表情微变。环境的嘈杂让那声音听起来失掉一部分真,但仍给他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下一秒,那种奇怪的熟悉感得到了验证。酒店的老板,他的表哥,斯威的董事长魏思源,正从他办公室门口快步走进来。

所有人对魏思源的出现都感到特别意外,柯文雪更是忍不住小声“我靠”了一句。许蜜语悄悄问她:这是谁?

她来的时间短,酒店高层她还没有认全。从这人出场的气势和其他人的反应来看,他应该是高层中的高层。

柯文雪压低声音,有一点紧张地告诉许蜜语:“他是我们酒店的大老板,董事长魏思源。”

许蜜语立刻瞪大了眼睛。

门外围过来的人更多了。连其他楼层的人都闻讯赶来,希望能把这场热闹看出个高.潮和尾声。

魏思源让冯凯鑫先去把门关上,“就让门外那么多人围观看着,成何体统!”

冯凯鑫马上缩脖溜肩地去关门,关门时还不忘轰一波人:“董事长来了,你们还不散了?胆大包天了是吧!”

看到门外的聂予诚和薛睿时,他一时犹豫在那里。撵他们走显得不客气,让他们进办公室自己又觉得没面子。

办公室里魏思源在催他:“让你关个门,你长门上了?”

冯凯鑫把心一横,不再管聂予诚和薛睿,径自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聂予诚想在门被关上之前冲进去,但薛睿像块膏药一样贴着他、挡住他。

聂予诚烦躁得不行,让薛睿走开。薛睿把下巴扬高,一脸冷酷,满眼都是就不走开的挑衅。

两个人继续僵持对峙在门外。

大门虽然把画面隔断了,但隔不断里面的声音。

门外的人都没走。连酒店top1都出动了,这种八卦他们整个职场生涯也未必能经历第二次,为什么要走?

那是一定要偷听下去的啊。

办公室里,纪封指了下冯凯鑫,对魏思源说:“他问我是谁,质疑我凭什么在斯威酒店说了算。那就麻烦你给他解释下,魏总?”

他的语气声调通通不算客气。

冯凯鑫一听就蹿火,他不仅自己蹿火,还想拱起魏思源的火:“二表哥……魏总,你是不知道,这小子太张狂了,好像斯威酒店跟他开的似的,简直就是没把你放在眼里……”

“你给我闭嘴!”

冯凯鑫的激情控诉还没讲完,就被魏思源厉声喝止。

“安静待着,这没你说话的份儿!”魏思源没好气地又补喷了一句。

冯凯鑫被吼得满脸的不甘心:“你怎么这么吼我啊,这小子到底谁啊你这么向着他?”

魏思源直接一巴掌拍在冯凯鑫脑袋上:“让你闭嘴、让你闭嘴,耳朵聋了是不是?这小子这小子的,礼貌被你吃了?他是谁?他是星纪酒店的老板,马上也是斯威酒店的新老板!斯威酒店正在走被收购流程,明白了吗?”

冯凯鑫一下惊在那里。

不只他,所有人都惊在那里。

办公室外,那些趴门听声的围观群众也全都在哇哇惊叫。

聂予诚一下瞪圆了眼睛看向薛睿,眼神里的内容丰富到一时难以形容。

办公室里,柯文雪我靠我靠地连上了声。尹香没忍住也跟着我靠起来。罗清萍眼睛瞪得像牛一样。

许蜜语更是惊得头皮都麻了一下。

她以前求纪封办事的时候,只当纪封是顶楼VIP贵宾,能和酒店高管说上话而已。但她怎么也想不到,他是可以直接和董事长说话的。不,应该是他说话,董事长来听话。

情绪还在惊异中震荡着,导致反应都要变得比平时慢一拍。

她有些迟钝地看着董事长魏思源又低头又弯腰地对纪封道歉:“抱歉啊纪总,真的是非常抱歉!这件事本来应该在开大会时隆重宣布的,让您风风光光地接手斯威酒店,没想到眼下居然是在这种场合下说出来了,实在是对不住您!”

他说着抬手又狠狠打了冯凯鑫脑袋一下,对纪封说:“这混蛋东西是我表弟,不懂事。您放心,我离开的时候把他也一起带走,绝对不让他留下来给您添乱添堵!”

顿了顿,他又赔笑脸道:“那纪总,您忙着,等您把文件敲定了,我们就举行交接仪式。这个倒霉玩意,我就先带走了!”他说着又踹了一脚冯凯鑫,对他喝道,“还在这傻杵着,年纪一大把了脑瓜子里还不长脑仁,是嫌没给纪总添够乱吗?还不快滚蛋!”

冯凯鑫又是捂脑袋又是搜屁股。他万万没想到二表哥董事长过来,居然不是来给他撑腰的,而是来带着他一起哈腰的。

他刚才的神气劲儿眼下全都喂了狗,他捂头揉腚地快步向门口走时,很有一股屁滚尿流的架势。

就在他的手快要搭在门上时,纪封却出声叫住了他和魏思源。

“魏总,你们等等。”

冯凯鑫心里咯噔一下,停下脚步。

魏思源也停下来,笑容满面地问:“纪总,还有什么事,您说?”

纪封看着他。这半大老头真是爱出汗,这么一会儿工夫,他又一脑门子汗了。

他随手从冯凯鑫办公桌上抽出一张纸巾,递给魏思源擦汗。

随后他朝着许蜜语一指,对魏思源说:“她叫许蜜语,听说她给你发过一封举报邮件。”停顿了下,他一挑眼梢,问道,“那封邮件,你看了吗?”

听着纪封的问话,许蜜语和魏思源都怔了怔。

许蜜语张大了眼睛看向纪封,心口不由怦怦地跳。

他好像,要替自己的举报邮件讨公道。

魏思源刚擦干的汗一下又从皮肤里渗出来,渗满了一额头。

但他笑得倒是一派从容。

“这几天属实有点太忙了……”

话说了一半,另一半在画外音里:所以没顾上看。

纪封很果断:“那现在看。”

魏思源没料到纪封一点搪塞的余地都不给,只好实话实说:“……其实我早上看过了。”

纪封一挑眉:“既然已经看过了,那不打算处理一下吗?”

魏思源无声叹口气,想来躲是躲不过了,只好问:“纪总希望我怎么做?”

纪封没回答他,反而看向许蜜语,抬手对她一勾手指:“来,你自己告诉他们,你想要个什么说法。”

尽管隐约猜到了纪封是在干什么,但被他直接点名时,许蜜语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重了一下。

她向着纪封走近过去,站定在魏思源对面,思忖起来。

她原来的诉求是希望酒店能把冯凯鑫这个客房部经理给换掉。但现在看,这个诉求不用提了,因为纪封即将接手斯威,冯凯鑫会跟着魏思源一起离开。

所以她现在的诉求是——

“我想要他对全体行政层服务员逐一道歉,”许蜜语抬手指向魏思源身后的冯凯鑫,字字清晰地说道,“我们是服务员,不是陪酒的,他不尊重我们,所以他必须给每一个人当面、郑重地道歉。”

不等魏思源开口,冯凯鑫已经立刻拒绝:“不可能!不就是吃个饭应酬一下吗,这不是很正常的事?至于你三贞九烈上纲上线的?”

他话音落下,纪封没理他。

纪封转头专注地看着许蜜语问:“除了道歉之外,还需不需要告他性.骚扰?”

许蜜语立刻想到作为证据的录音里,除了冯凯鑫他们那些男人的猥琐劝酒,她手下有几个女孩也傻乎乎地附和过。真告的话,这几个女孩就会被拎出来说是你情我愿,闹开了反而对她们的声誉不好。所以还真的是不太方便告。

她婉转地看了一眼纪封——不是不想告他,是不方便告。

纪封竟好像看懂了她眼神里的意思,也回给她一个眼神。

而许蜜语竟也读懂了纪封的眼神——那也不能这么实话实说,还是要吓他一下的。

电光火石间一来一回地对过眼神后,许蜜语开口,朗声回答纪封:“如果他肯对我们道歉,我们可以考虑退一步不告他。但如果他不肯道歉,我们一定会通过走法律途径讨回公道的。”

许蜜语说完,纪封几不可见地挑了挑眉尖。那是对她刚刚反应机敏、能准确领会他意图的赞许。

冯凯鑫在一旁听得着急了,向魏思源求救:“二表哥……”

魏思源让他闭嘴,然后掏出手帕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和纪封好声好气地打商量:“纪总您看,不过就是一群服务员而已,您就当给我个面子,这次就高抬贵手放他一马吧,怎么说他也是我的亲表弟……”

纪封微微一眯眼,嘴角溢起一抹嘲讽淡笑:“只是一群服务员而已吗?”他抬手向身后站着的柯文雪尹香罗清萍她们一扫,对魏思源说,“可你表弟今天如果不道歉,这些服务员就会不高兴;她们不高兴的话,工作起来就会不走心,这样就会让顾客的住店体验大打折扣。”一番推演后,他得出最后结论,“那算了,这样让顾客体验不佳的酒店买卖,做下去只会赔钱。所以魏总,你这酒店我就不收了吧。”

他说得云淡风轻的,魏思源却听得心惊胆战。

他再也不打什么商量了,立刻转身向后,朝着冯凯鑫狠狠踢了一脚,把人踢得整个一个踉跄。

“还傻站着,去道歉啊!”

冯凯鑫千百个不情愿,可是看到魏思源狠厉的警告眼神时,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穷途末路,再没有救星。他只好照做。

他挪动到许蜜语面前,牙根都要咬出血来,脸上肌肉抽搐着,说了声:“对不起”。

又挪动到柯文雪她们那边去,逐个地对她们开口道歉。

所有被道过歉的人都忍不住有点兴奋。她们对陪酒的事早就心存怨愤,只是碍于冯凯鑫的淫.威不敢反抗。她们想不到这辈子还有让自己吃过的冤枉亏沉冤昭雪的时候,她们居然能面对面地听到冯凯鑫对自己道歉。

大家都开心极了,要不是新任老板正在场,她们真想冲到许蜜语身边一起抱住她。

冯凯鑫道歉完毕,魏思源再不想在这场闹剧里多耽搁一秒,立刻把他拎走。

纪封随后也走了,还走得极度潇洒有派头。

他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下巴微扬,眼不斜视,目中无人极了,并没有去看许蜜语,直接把身形拔得笔直,大步走出办公室去。

经过依然被薛睿挡在门外的聂予诚时,他看都不看一眼,像擦过空气一样擦肩越过。

薛睿看着纪封的背影,看他把步伐迈出一种六亲不认般地潇洒。

薛睿放过聂予诚,抬腿跨步小跑地跟上了纪封。

纪封却在转过拐弯处、身后那群人都看不到自己之后,蓦地停住脚步,一侧头,对薛睿问:“你跟上来干什么?”

“??”薛睿怔愣了一下。

不然呢……他不跟上来,应该去干什么??

“回去把她带上顶楼来给我做饭。”纪封没好气地交代着,又催促道,“赶紧的,这都什么时候了,想饿死我?”

“……”原来不让他跟上来是要让他去催饭。

薛睿不由觉得有那么一点好笑。刚刚这人明明把步子走得那么六亲不认目中无人,多潇洒似的,合着都是在装腔作势拿捏做派,这不一到别人看不着的地方,立刻就开始催饭了吗。

薛睿折返回去找许蜜语时,许蜜语正被行政层的客房服务员们团团围住。

她们七嘴八舌地说着话,又兴奋又开心。

虽然有些不忍心打断她们,但想到纪封的难搞,他还是出声叫了许蜜语,让她出来一下。

许蜜语的视线和他一对接,就立刻想起自己身上还有个高薪兼职——她得赶紧给纪封做饭去,那个刚刚给自己撑过腰的男人。

也是她未来的老板。

想到这个刚被揭晓的新身份,许蜜语简直心生恭敬,立刻行动起来走向办公室外。

本来就是顶楼贵宾身份的纪封,再叠加一个新老板的身份,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怠慢。

走出门口时,她看到了聂予诚。

她看到他对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眼神里竟还有对她余情未了似的一点隐痛。

他又折回来干嘛呢?是帮他的妻子兴师问罪,还是替他妻子的荒谬行为解释洗白?还是来帮她跟冯凯鑫求情,却见证了一场职权交替、没能让他的求情派上用场?

许蜜语不想去分辨聂予诚再次出现的原因,这对她和他来说都已经是没有意义的事。

于是她路过聂予诚的时候,眼睛直视前方,也和刚刚的纪封一样,看都没有看他。

薛睿跟在许蜜语身后迈步。

他清楚看到许蜜语无视前夫与他擦肩而过时,她前夫是那样失魂落魄地被她搁在了身后。

他觉得这一刻的许蜜语,有点酷。

许蜜语很用心地给纪封烧了一餐丰盛晚饭。

纪封嘴里没好气地嚷嚷着“都饿过劲了”,可真吃起来时却一点没嘴软,光米饭就吃掉了三碗,更是把几盘家常菜风卷残云一般地吃个精光。

他放下筷子的时候,甚至打了一个他这辈子都没有当众打过的嗝——他向来认为当众打嗝跟当众放屁是一样性质的事情,都非常地破坏完美,所以他从来都是宁可憋死自己也绝不放纵它们从身体里溢出。

可是今晚他实在太撑了,撑到他竟可以看轻生死再也抑制不住打嗝的冲动。

可打完这个嗝,他怔了一下后就觉得自己变得不完美了,顿时有点想闹脾气。都怪许蜜语,害他吃得这么撑!

这时他听到许蜜语对自己郑重道谢:“纪先生,谢谢您今天所做的一切,谢谢您肯维护每一个最基层的服务员,您这么做让我们觉得很有尊严,也让我们觉得自己的工作很重要!”

许蜜语说完对纪封弯腰鞠了一躬。

纪封还是有点想闹脾气,于是没好气地说道:“许蜜语,你听好了,但凡我已经找到了能接替你做饭的好厨子,我今天都不会站出来帮你的。你懂我的意思吗?”

许蜜语想了想,品了品,回答说:“……好像懂。您是说,您只是因为不想失去一个做饭的,刚刚才会站出来帮我说话。”

纪封眼角一挑:“还挺有自知之明。知道就好。”

许蜜语突然想到什么,话锋一转:“但就算您不站出来、我真的被开除,其实对您也无所谓啊,因为您可以直接聘我当全职厨子的。”

“……”纪封看着许蜜语,差点噎住。

下一秒,他对许蜜语大声呛道:“出去!”

许蜜语弯腰行礼,说了声“纪先生再见”,就真的出去了……顺便离开了。

“…………”

纪封总觉得没发泄出去的小脾气似乎变得更多了,憋得他有点难受。

薛睿在一旁努力憋笑。

纪封眼神凛冽地向他一扫,薛睿立刻把偷笑吞了,老实起来。

他想了想,问纪封:“老板,您刚才赶到下边替蜜语姐她们出头,真就只是为了保住个临时厨子啊?”

纪封扫他一眼,像在扫一个白痴:“不然呢?我如果不是为了留下她给我做饭,难道是为了她本人吗?你觉得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薛睿抿抿嘴唇不敢多嘴瞎答。随后他忍不住又问个问题:“还有啊老板,您即将接手斯威酒店成为新老板这件事,我之前问您什么时候官宣,您说还不是时候,得再等等;结果今天您怎么官宣得这么突然啊?”

纪封没好气地一挑眉:“你总不会觉得我这样做是为了帮那女的保住工作吧?”

薛睿想,可不就是有点这么觉得的么……

“跟她没关系,只是单纯觉得时机到了而已。”纪封一副言辞凿凿的样子回答道。

“可您之前明明说,得再多等等,不能这么快就官宣,因为时间越久,暴露出来的问题就越多,就越好杀价……”薛睿像一个没感情的帮助回忆总裁说话的机器。

“我现在觉得问题已经发现得够多了行不行?单凭今天的事就够我狠狠杀穿魏思源的底盘!”纪封沉着脸冷声回答。好像和之前有些矛盾的说法并不能打到他的脸。

“可您还说……”

“你是不是不想干了?”纪封瞪住薛睿,截断他的话,一脸肃杀地问。

薛睿立刻把话锋一转:“不管您还说了什么,都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您说到时候了,那就是到时候了。

您说问题够多了,那就是够多了。

您说可以杀穿底盘了,那就是要干漏魏思源的底盘了。

谁让您是老板呢?

许蜜语回到宿舍后,终于有自己的空间可以静静想事情了。

傍晚时发生的事情转折太多,信息量太大,她要到现在才能好好整理和平复一下那种过山车一般的情绪变化。

差点以为她这次是必走无疑了,结果又是纪封保住了她。

而他一直以来住在顶楼不走,原来是为了对斯威酒店做调查。

原来他是星纪连锁酒店的大老板,原来他也即将是斯威酒店的新老板。

她之前就知道星纪酒店的,因为它是五星酒店里标杆一样的存在。但她从来不知道星纪酒店的老板是谁,因为从没想到过要去了解其他酒店的信息。

现在回想一下,纪封收购斯威酒店好像也是有迹可循的——当初他从泰国的普拉育那里收购的物业,其实就是当地的酒店。他连国外的酒店都在收,更何况国内的。只是她当时没联想那么多也没想去了解太多,只想得过且过地过日子。

但她现在想了解更多、学习更多了。

她开始上网查,怎么样才能了解一家公司的老板?

很快她就搜到了答案。

原来可以通过一个查询企业信息的软件去了解。

她下载了那个软件,输入星纪酒店的名称。

马上她就看到了纪封的名字,也看到这个名字下,辐射出好多的产业。

她看着了解着,那些围绕纪封两个字发散出去的商业网络,这个网一样的商业版图让她越发觉得自己跟他,不在同一个纬度里。

从软件退出后,许蜜语想了想,又以纪封和星纪酒店为关键字搜索了一下新闻。

然后她发现,纪封真的很低调,在她搜到的新闻稿里,纪封没有出过镜,都是他手下的副总或者公关部门发言人出面接受采访的。

她把每个和纪封、和星纪酒店相关的新闻都看了一遍。然后从副总或者发言人出镜受访的信息里,她逐渐拼出一副蓝图——纪封打算统领这个地区的酒店业务,他收购这个地区有发展潜力的五星酒店和星纪融合好后,会运作酒店集团上市。

许蜜语消化着纪封的这份事业蓝图想,他不是只会开嘲讽和嫌弃的漂亮皮囊。

他真的,好厉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