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26章 第二位可以拯救世界的队友(6000求月票)

书名:我的治愈系游戏 本书主角:韩非 作者:我会修空调 字数:3033 字 更新时间:2021-11-25 00:34:02

“那个019号是表演型人格,030号我不太清楚。”024号没有太多的心思,韩非问什么他就说什么。

获取到了有用的信息后,韩非也没有再继续在深层世界停留,自从被狂笑操控了身体,他的精神和意志就已经处于透支的状态,能撑到现在没有崩溃已经很不容易了。

又吃了几块猪心,韩非去找到徐琴,确认徐琴状态正在慢慢恢复之后,他才放心退出了游戏。

血色凝固城市,韩非很惊讶的发现,他这次退出游戏要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慢。

他紧紧盯着的远处城市边缘的血色人影,心脏砰砰直跳,无比的慌张。

“为什么会这样?平时离开游戏并不会这么困难。”

意识飘远,韩非终于离开那被血色凝固的城市,这次他很幸运没有被不可言说注意到。

睁开双眼,剧痛从后脑传出,韩非躺在游戏仓里咬紧了牙。

那剧痛让他无法坐起,连最简单的取下游戏头盔都做不到。

“好疼!”

经历了深层世界的种种恐怖,韩非早已习惯了疼痛,但这一次从后脑传来的疼痛还是让他呲牙咧嘴,很难忍受。

缓了很久,那股刺痛才慢慢减弱,韩非用尽最后的力气把游戏头盔摘掉,他就直接在游戏仓里睡了起来。

狂笑操控他身体的时候,几乎榨干了他的潜能和精神。

昏昏睡去,过了许久韩非才再次醒来。

后脑依旧很疼,身体也无比的疲惫。

“看来以后还是不能让狂笑随便出来,那个家伙虽然告诉了我自己的极限是什么,但每次挑战极限都需要很久才能恢复。”

深层世界里,韩非在斩杀十指之后,身体几乎崩溃,连移动都无法做到,只能靠萤龙背着。

爬出游戏仓,韩非打开冰箱门,大口大口的吃着各类肉罐头。

进食的快感缓解了脑海中的疼痛,韩非背靠冰箱,望着手中的肉:“看来我下半辈子都无法离开肉食了,幸好遇见了徐琴,在深层世界里也能吃到各种美味的肉类,虽然其中偶尔会带有诅咒,但就像隐藏着不同口味的夹心巧克力一样,隐藏着不同诅咒的肉类吃着才会更有惊喜感。”

从地上爬起,韩非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未读电话和短信有一大堆,电影节过后,找他的人更多了。

大概翻看之后,韩非觉得还是先去找白显一趟比较好。

本来电影节没有获奖就够难受了,开开心心进入《完美人生》玩游戏,结果又出现了意外,这种打击一般人很难承受。

“不出预料的话,只要白显能扛过去,他的演技一定会有质的飞跃。”

捂着自己的头,韩非找了一顶帽子戴上,就这样离开了房间。

他下楼之后,隐约感觉小区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反手握住了袖子里面隐藏的甩棍。

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韩非继续朝着外面走去。

在他靠近小区门口的时候,有两个穿着十分普通的男人悄悄走来,他们也不接近韩非,就一左一右守住韩非两边。

“便衣?”

情况好像有些严重,韩非放慢了脚步,在他走出小区大门的那一刻,无数镜头直接怼脸拍摄。

大量记者守在小区门口,其中还有很多是自媒体工作者,小区里的老街坊也在其中。

“韩非!你对自己获得最佳配角有什么要说的吗?你觉得自己和白茶相比谁的演技更好一些?”

“网络上一直在拿您和其他年轻演员做比较,有位业内大咖说您的演技已经远超普通年轻人,可以和老戏骨有一拼,这是真的吗?”

“您对网络上白茶发表的最新言论有什么看法?他将你视为了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他的背后站着深空娱乐,而我听说你还没有加入任何公司,你有信心和他竞争吗?”

无数人都在等待韩非回答,作为最年轻的最佳男配角获得者,韩非的人气现在在三线演员里都是最顶尖的,只要他作品不断,口碑不崩,今年晋升二线都没有问题。

望着无数的镜头,韩非真的有点紧张,他一只手还抓着袖子里的甩棍,这甩棍要是被媒体拍到,那指不定会传出什么谣言。

“我现在还没有加入娱乐公司,也不想跟其他演员竞争什么的,演戏对我来说是一种爱好吧。”韩非五指握紧了甩棍,他应该是历史上第一个抓着甩棍接受采访的演员:“能获奖首先要感谢大家的认可,请大家继续期待我的下一部作品吧。”

昨夜记者们没有在会场堵到韩非,结果现在他们全部跑到了韩非家门口,不止是韩非,连那两个便衣警察都有些苦恼。

“请问您平时是怎么锻炼演技的?为什么您会有那种独特的气质?”

“您有中意的演员吗?我们曾拍到您和夏依澜一起走红毯的照片,你们似乎还一起吃过饭?你们私交是不是很好?”

一个又一个问题从记者口中说出,韩非的头疼的更厉害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比如他和夏依澜之间的关系,他确实很看重夏依澜,还准备亲手把夏依澜送进去接受改造,再顺便送夏依澜一对不锈钢手镯,但这话根本不敢对媒体说。

面对众多厉鬼面不改色的韩非,现在有些招架不住,他只好耐心的回答,顺便把手伸进口袋,盲拨了一个号码。

大概十分钟后,一辆警车停在了路边,警笛响起,韩非喜笑颜开。

“不好意思,我还有些事情。”

挤过人群,韩非一边道歉,一边钻进了警车。

其他明星上警车那是了不得的头条新闻,韩非上警车,就连那些记者和自媒体工作者也都觉得十分正常。

他们在警车外面追着询问,韩非面带职业化的微笑,然后催促厉雪赶紧开车。

车辆驶出小区门前的公路,开车的民警和坐在副驾驶的厉雪也见识到了那些记者的疯狂。

“韩非,你现在这么火吗?”

“名气都是虚的,大家都是为了讨口饭吃,谁是热点他们就会去追谁,我估计自己这热度也就会维持一两天。”韩非对自己有很清晰的认识。

“要不你先换个地方住,现在小区附近全都是记者,我们担心蝴蝶混在其中,对你发动攻击。”厉雪很担心韩非的安全。

“那我就更不能走了,这对抓蝴蝶来说也是个机会,如果它心动的话,说不定就会落网。”韩非大义凛然的说道。

“你这境界确实挺高的,比我见过的其他年轻演员强不少,但你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啊。”开车的另一位民警说道:“你如果出事了,那可是警界的一大损失。”

韩非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他应该是历届最佳男配角中协助警方最多的演员:“两位,昨晚我送到警局的那个男人怎么样了?他醒了吗?”

“那家伙被我们送到了医院特护病房里,他来头可真不简单,我们筛查了好多信息后发现,那个男人居然没有被录入公民信息数据库中,他很有可能是外逃多年的通缉犯。”厉雪拿出手机,调出了监控,医院里四个摄像头在同时盯着丑疤。

“他以前是永生制药的高管,你们在审查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千万别暴露他的存在,在他的身上隐藏着永生制药的秘密。”韩非很信任新沪警方,将之前丑疤说的那些东西告诉了两人。

“放心吧,我的老师已经介入其中,他对你抓获的那些犯人都十分感兴趣。”厉雪的老师是警界传奇,从十年前开始就和蝴蝶斗,不仅没有被蝴蝶杀死,还一步步找出了很多真相。

警车载着韩非来到了智慧城区,在行驶过程中,韩非也拜托厉雪帮忙寻找019和030两个孤儿。

现在警方和韩非是站在一起的,他们正在慢慢掀开永生制药不为人知的一面。

厉雪将韩非送到了白显居住的智能小区,韩非在进行身份识别后,根据语音导航进入电梯,直接来到了白显家门口。

韩非等待了许久,房门才被打开,一脸憔悴的白显出现在门口,他此时的样子和韩非差不多,都是捂着自己的头,一副宿醉刚醒的样子。

“白哥,昨晚你上线玩《完美人生》了吗?”韩非话语中带着一丝疑惑。

白显揉了揉自己的头,他十分认真的思考了一会:“我也不是太确定,我好像是玩了,但好像也没玩。我脑子浑浑噩噩的,感觉做了一晚上噩梦,等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直接被踢出了游戏。”

韩非脸上露出苦笑,白显这情况比当时的黄赢还要严重。

“你昨晚都梦到了什么?”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白显相当严肃的看着韩非:“我看见了死神。”

“哦?”

“真的。”白显看向韩非:“那个家伙佩戴着兽脸面具,身材……和你差不多,接近黄金比例。他生吃人心,可以蛊惑厉鬼。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不死之身,被一个十米长的巨怪撞成两半后,依旧能满身是血的跑动。”

“这么恐怖吗?”

“我这还是给你美化了,你没经历过,根本想象不出来那种恐怖。”白显的手在发抖,他走到了自家酒柜旁边:“你要喝点什么吗?”

“水就可以了。”韩非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在观察白显,昨晚的遭遇给白显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他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现在介于半梦半醒之间,脑子不太清醒。

很快白显走了过来,他端着一玻璃杯白开水和一整玻璃杯的白酒。

“白哥,你现在能喝酒吗?”

“我需要酒精来麻痹下自己,正好最近不用演戏。”白显坐到了韩非对面,在他准备去喝酒的时候,韩非拦住了他。

“不会有事的,我酒量很好,做演员哪能不会喝酒?尤其是像我这种一步步爬上去的。”白显强撑着和韩非开着玩笑,他断断续续的喝完了一杯酒,眼睛瞬间红了:“我昨天在那个噩梦里回想了自己的一生,突然感觉自己很失败。如果我在那个时候死掉,我恐怕都没脸去见我爸妈。”

“你已经相当成功了,我以前的梦想就是像你这样。”

“为了走到这一步,我说过很多违心的话,也办过不少违心的事情,我活成了一个很假的人,我给我爸妈丢脸了。”白显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他也不配什么菜,仿佛他现在急需那种烧灼喉咙的痛苦。

韩非注意到白显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在看向某个房间,他也朝那里望去,一个黑色柜子里放着两个相框。

“娱乐圈人人都戴着面具,我穿的光鲜亮丽,但我知道自己就是个猴。”白显遭受了太大的冲击,他又灌了一口酒:“没有出名的时候,我咬着牙往上爬,后来有了名气,我被放在了聚光灯下,更是不敢有任何疏忽。我心里的话说不出来,面具粘在了脸上,撕都撕不下来。”

“白哥,少喝点。”

“我没有醉。”白哥看着韩非:“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我不是羡慕你得奖,也不是羡慕你的天赋,我是羡慕你可以做自己,你敢去做各种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白显端起玻璃水杯去喝的时候,韩非把酒杯夺走,将自己那杯还没碰过的白开水放在了白显身前:“你如果愿意的话,我下次也可以带你一起去见义勇为,不过你要先跟我学习最基础的防身术。”

“见义勇为……”白显喝的很猛,他捂着自己的头,忽然笑了起来,只不过笑的特别难受:“我第一次在法制新闻上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惊讶,后来张导找不到合适人选时,我让他看了你主演的《双生花》,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来试戏的时候,我专门上台给你搭戏?”

韩非想起了当时的场景,他也觉得很奇怪,白显可是二线顶流演员,试戏的时候却亲自跑上台和他对戏。

“我是怕你没发挥好,想要托你一把,但谁知道你演技那么棒。”

“谢谢。”韩非知道白显一直很好看他,但具体原因是什么他并不清楚。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吗?”白显红着眼睛看向了卧室里那个黑色柜子,时隔很久,他终于找到一个人能够听他说这些:“我父亲是消防员,母亲是警察,他俩都是急脾气,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吵架。在我考上了大学之后,他俩准备离婚。这件事他们一直没有告诉我,想要最后陪我度过一个完整的暑假。我们一家三口外出旅游,在经过沪江的时候,一辆载满学生的大巴直接撞穿护栏开进了江水里。”

当时发生的一切都仿佛在眼前重现,白显记得无比清楚:“我爸妈没有丝毫停留,停下车就一起冲了过去,他们跳进江水当中,和其他见义勇为的人一起,救出一个又一个孩子。我站在桥上看着他们,但慢慢的却找不到了他们的身影。”

“我就一直在桥上等他们,等到搜救船过来,等到太阳下山,等到了后半夜。”

“最后我等到了他们,他们俩都睡着了”白显的脑袋昏昏沉沉,他拿起桌上的酒就灌了起来,这次韩非没有再阻拦。

“我一直都很敬重见义勇为的人,我佩服他们的勇敢,也想要努力去做。但慢慢的我变了,我追逐着名和利,变得冷漠、麻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猛地回头才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白显按着自己凸起的太阳穴,他越说越难受:“以前我可能还会继续麻痹自己,举得有过我的经历后,一定也会变得和我一样,因为大家都是如此,直到我看见了你。”

“是因为我一直见义勇为吗?”韩非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个问题上隐瞒白显,可他还没开口,就被白显打断。

“方方面面,我第一次送你回小区的时候,简直惊了,我没想到你会把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全部给受害者家属,然后自己就住在那样一个破公寓里。”白显很努力的表达着:“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是当你以为大家都是在烂泥里打滚的泥鳅时,突然看见一只飞鸟张开了翅膀,从泥泞上方飞过。”

“后来我跟你一起去见义勇为,我很害怕、很不安,但我突然感觉自己是在活着,所以第二次我依旧会跟你一起。”白显抓着酒瓶,昏沉的脑袋再加上醉意,让他有些站不稳,刚才他喝的太快了。

“白哥,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如果你真想换个活法,我以后每次出去追捕凶手都带上你。”

“那……倒也不必。”白显的身体向下滑动,幸好韩非及时搀住了他,将他扶到了沙发上。

过了许久,白显才调整好了状态,他背靠着沙发,稍微清醒了一点。

“白哥,其实我这次过来,主要是想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韩非盯着白显的眼睛,头一次用非常认真的语气询问“如果我给你说,下次你登陆游戏后,还会遇到那么多恐怖的厉鬼,各种各样的怪物,让人崩溃的绝望,你还会继续去玩那个游戏吗?”

“还会不会玩?”白显听了韩非的话后,他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那模样比高考填报志愿都还慎重。

思考了很久,白显摸了摸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终于开口:“会。”

“能告诉我原因吗?”

“我的妻子还在游戏里,跟鬼怪和那种恐怖相比,我觉得还是她更重要一些。”

“妻子?”这下轮到韩非傻眼了,他盯着白显无名指上那枚好像是特意定制的戒指,越看越觉得那枚戒指像是E级稀有道具——无名英雄。

“白哥,你在游戏里都经历了什么?”韩非发现自己的朋友都很特别,黄赢就不用多说了,差点把徐琴当成自己妈妈,白显这个二线顶流明星,现实里一直保持单身,却不声不响的在游戏里结婚了。

“刚你也知道我心里压着很多东西,我没有人倾诉,所以就想要用这个游戏来解压,它不是号称最治愈的游戏吗?”白显把自己这几天的游戏经历告诉了韩非。

在别人都忙着提升等级和职业技能的时候,白显却在到处闲逛看风景,他初始幸运非常高,还拥有两个天赋,是万中无一的极品号,他做什么事情都很顺利,获得了许多专属的道具。

但等他升到五级之后,他遇到了自己最不愿意回忆起的事情,他在远离城区的千湖水域,意外触发了随机事件。

载着很多学生的观光船翻了,他看见学生们在湍急的水流中呼救,那一刻他好像忘记了这些人只是NPC,直接冲了过去。

白显跳入水中,将那些孩子推到岸边,他等级很低,体力也很差,很快就已经精疲力尽。

身体越来越沉,白显却没有回头,他想要尽可能多的去救那些孩子。

冰凉的水灌入鼻腔,白显的生命值越来越低,他感觉自己的脖颈好像被死神掐住,肺里已经没有一点空气了。

在这个时候,他还是没有选择抛弃怀里的学生,而是尽可能的把对方推到岸上去。

体力全部消耗完了,白显开始下沉,他望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水面,想到了很多东西。

死亡是痛苦的,白显慢慢闭上了眼睛,可在这时候却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臂,将他从水中带出。

那个救下了白显的人,就是他在游戏里的妻子,《完美人生》千湖水域唯一的女治安官。

按照白显的话来说,在遇到那个女治安官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好像有了一些意义,这个游戏对他来说也不再仅仅只是个游戏了。

“我在那一刻,同时体验到了救人者和被救者的心情,我也理解我父母当初为什么会去做那样一个选择。”

白显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个好人,韩非也终于确定,白显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白哥,今晚你再进入一次游戏,我带你去看世界真正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