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87章 自取灭国的罪魁祸首

书名:六宝团宠:皇贵妃她又茶又飒 本书主角:傅令曦 作者:婔姿珏然 字数:1035 字 更新时间:2021-11-25 23:36:33

泰雍帝一马当先,飞疾而去。

他马不停蹄,照着幽蜀秘境地形,将亲军卫分散,部署在进入秘境的三个出入点,而他则亲自守在了距离丰烟山脉最近的第二个出入点、

此出入点,正是三个秘境出入口中,距离废区最近的一个。

亦是最凶险的。

这里,只有泰雍帝和他的暗卫首领金克僭在。

若是自家爱妃的‘预梦’没有出错,他能肯定,老幽王这对爷孙必定就是从此出入点进入幽蜀秘境的!

然,都说祸害遗千年。

北蜀国前朝皇室北堂氏又统治了北极地有三百多年了,对幽蜀秘境自然是更熟悉,掌控入微、

也许,老幽王爷孙知道从某个隐秘进入点,能悄然潜入幽蜀秘境……

这一点,谢夙秉一早就猜测到了。

如今花费了半个月余戎军搜查,仍追寻不到这对敌酋爷孙藏匿点,更加让谢夙秉明白到,‘国祚运势’不是那么容易修改的——

毕竟,周叔旦早就告诉过他,上羿国祚已经没几年了,若没有‘变数’降临,就这三五年间,上羿国朝便会被灭……

周叔旦费尽自身功德观星起术,一早就预言到:

灭国的‘杀破狼’启示,就亮在了北极边地。

当年泰雍帝强硬要去攻打北蜀国,不光是因为北蜀国奸细挑唆高氏庶人毒害先帝爷,最重要的原因、

是周叔旦舍自身功德和狂吐精血,算出来的三大凶星预言,全都直直指向北蜀国,这才让泰雍帝当即率兵亲征,一举灭了北蜀国的主因!

而北堂皇族利用‘邪术’晋升修为,正是自取灭国的罪魁祸首!

今宵,万里无星辉月华,雨夹雪渐重。

“云雷电闪?”

正当谢夙秉沉郁地抬头,凤眸冷峻地望向幽蜀秘境上空云层时,金克僭突然现身,双手持剑护在泰雍帝身前,低语:

“主上,有妖气,很强!应是……”

“嗯,有妖尊在渡劫。”

谢夙秉深邃的眸子微敛,身法施展到极致,几息便来到丰烟山脉距离幽蜀秘境最近的陡峭悬崖上,俯瞰脚下的幽蜀秘境——

“主上,瞧那里!”

金克僭一直如影随形地跟在泰雍帝身后,瞧见雷电凝聚闪过光亮处,冒出一个庞大的影子融入了幽蜀秘境结界内、

“……是敌酋。”金克僭肯定道。

“命劫如此。”

只看着那重复在一起不成‘人’型的庞大物体,这老幽王爷孙怕是被妖尊支配了自相残杀吞噬,怪不得最后会自爆武婴丹!

谢夙秉蹙起剑眉,深邃的凤眸坚毅勇猛,沉声一一下令:

“去激活指令信号弹,让平王率戎将们,按照之前排阵策略,在幽蜀秘境结界处列阵结符。

武王境以上将佐例第一阵队。

武宗境将领位于第二预备役。

武师境以下将士,退回东北岸!再命、”

深深凝视着眼下的幽蜀秘境,谢夙秉最终还是私心重了,抿了薄唇沉声道:“再命盛世赞,将西北岸平民妇孺全都迁移到东北岸!”

——该来的还是来了。

但这一刻,谢夙秉很自私。他舍不得将妻儿送回皇城、

爱妃说得对,有他的地方,才是爱妃和皇儿最安全之地,送他的妻儿离开北极地并不是绝对安全的选择!

相信外人来保护他的妻儿?谢夙秉宁愿自己亲自来庇护。

“是。”

金克僭不敢迟疑,立马将信号弹按皇帝指令的规则次序引爆,不同的引爆次序是代表着皇帝不同的命令,这些信号弹预示的内容,都是皇帝和主将们预先制定好规则的。

“克僭,怕不?”

见到夜空中,随着信号弹的击发,响起不同的色泽闪光,谢夙秉倏地轻晒一声,问向暗卫首领,亦是他的同门师弟。

“不怕。属下相信主母的灵符!”

金克僭拍了拍胸口的地方,这里是主母晋为武王境后,画出来的地级极品灵符-玄武符,只要不是被武尊境巅峰全力一击,他都有生还之力!

别说,胆小的傅令曦一直忧心于幽蜀秘境的武婴丹自爆剧情线,一晋升武王境后,她画得最多的地级灵符,除了契约印外,就是玄武符了。

当然,有国师大人定期来打秋风,傅令曦的画符任务一直很重——

偏偏,傅令曦在炼丹上的成就更加惹人注目!

她月子期还没坐完,就利用武王境的灵力,成功画制出‘契约印[血符]’,一潜将身边服侍她和谢大宝同学的近侍、暗卫、亲卫们都收拢于掌心中。

但凡这些眉心烙下‘契约印’的忠仆,再也不能叛变傅令曦母子了!

只有这样,傅令曦才能真正放心,也才能真正放手炼制高级灵丹。

为了能更好地保护大儿砸,傅令曦将身边暗卫忠怒的修为,基本都提上来了。

没办法,她金手指真的太强大了,就生命空间种植出来的灵植药材凝炼成丹药后,效果那个绝绝子。

单是她晋升到武王境后,成功炼制出的两张顶尖晋级丹方:武王丹、凝婴丹。

就这两种晋级灵丹,已经够傅令曦使用很长一段时间了。

瞧瞧,谢大宝同学出生不过才四个多月,傅令曦便将泰雍帝和她自己的暗卫忠奴们实力,全都提升了一境阶!

这也是为什么泰雍帝会主动承担起教育谢大宝同学的任务,傅令曦的‘辅助’实力太强悍了,要不是国师大人要回皇城监国,他都恨不得留下来,天天追在傅令曦身后当学徒。

“嗯。你师嫂这一手灵符能力,确实无人能敌。克僭,这里没外人,随意些,叫大师兄即可。”

“主上,礼不可废。等主上什么时候不当这世俗皇帝了,属下才能抛弃这身份。”

“行……随你。”

谢夙秉无奈俯首,从玉蹀中又取出一个玉樽,以及一张玉符递给师弟,沉声交待:

“克僭,玉樽里的是极品聚灵丹,这玉符刻箓的是传送符印,用法你已经从你师嫂嘴里知道了,一旦有生命危险发生,立即捏碎它,明白吗?大师兄等着你平安归来。”

“主上放心,我可惜命地紧,且待我乘胜归来!”

金克僭浅浅勾唇一笑,接过玉樽和玉符,便飞身跃下悬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