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雇保姆与撮合人(三更合一)

书名:幼稚园全都重生了,除了……[九零] 本书主角:容熙 作者:香酥栗 字数:5399 字 更新时间:2021-11-26 21:58:37

雪宝家里请了一个阿姨, 四十多岁,是邻居王奶奶给介绍的,她娘家那边的一个远房亲戚。她丈夫前两年过世,自家的房子被婆婆霸占了, 挪给了小叔子。这老太太丝毫不管这房子是夫妻俩一点一滴攒起来的, 老人家没伸过一点手。

他们霸占了房子, 不管这个儿媳妇儿的死活, 也不管孙女儿的死活了。婆家狠毒,娘家也容不下,她父母是向着哥哥的,哪里会让女儿占儿子便宜, 至于她的嫂子更是容不下这个小姑子。

没有办法, 她索性领着闺女来城里打零工, 好在他们还算是运气好, 遇到一个好心人,给她介绍到了一个厂子做保洁。后来她又做了保姆, 这才在城里站稳了脚跟,也让女儿在这边初中借读了。

她跟王奶奶有点远亲, 王奶奶想找一个信得过的推荐给老姐妹, 这才找到了她。

这女人叫阿凤,阿凤上一家做的不太愉快, 也是很乐意来这边的, 双方见了也算是很合适。王奶奶偷偷告诉了容奶奶,阿凤之所以在上一家做的不愉快, 是因为那家的老头子竟然动手动脚。

虽然只有一两次, 但是阿凤却立刻萌生了要走的念头,碰巧容家找人, 她立刻不干了。

这年头不是那么正规,说不干也没有什么别的说的,直接就能走人的。

不过阿凤也担心在遇到这么不靠谱的一家,她最关注的就是雇主的人品,最不想碰见的就是老榴芒,这一点王奶奶是保证的。

而容家最关注的是这个阿凤信不信得过,毕竟是一个外人么。

好在,双方都满意的。

别看阿凤是农村来的,但是她是个干净人,头发短短的很清爽,指甲也修剪的很整齐,她给容家人做了一个皮蛋瘦肉粥,得到了容奶奶的认可。

干干净净的,做饭的手艺也不错,容奶奶自然是乐意留下她的。

不过容奶奶也是直白,她说:“你愿意来,咱们也是双方的选择,我也说说我这边的要求,家里干干净净,嘴巴严实,这就成,别的也没有什么,别看我家五口人,有时候闺女什么的还回来,但其实平时不忙的。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一般中午都不回来吃饭。你就做我的就行。”

阿凤点头,她说:“我知道了。”

其实这家如果活儿十分多,她都愿意的,容家给的薪水,比她上一家多将近一倍了。她听说这个钱数的时候,自己都震惊了一下,如果不是王奶奶介绍,她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什么了。

她也不是第一天做保姆,自然晓得人家愿意多给钱,为的肯定不是让她来做个摆设,肯定是希望她方方面面都照顾到的。

正是这样想的,她倒是很认真的说:“您放心,我会好好干的。”

这边都谈好了,阿凤把这家人的忌讳什么的都记了下来,说起来,这家人的生活真是不复杂的,没有什么忌口,连中午都不回来吃饭。要说活儿多一点就是收拾家和洗衣服。

但是这个在谁家都要干,这家还不用手洗咧。

总之,阿凤很高兴能有这么个机会。

她是不住在这边的,早上六点半过来,晚上七点半下班。她跟女儿在这个家属院儿不远租了一个小房间,还别说,挺巧的,他们租的地方就是罗曼蒂克给员工租的宿舍那里,同一个楼,不同的楼层。

阿凤第一天上班,专门认识了一下这家子,雪宝放学回来看到陌生的阿姨,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人家看,看够了,脆生生的问:“阿凤姨,以后你就要住在我家了吗?”

阿凤看着白净净的小姑娘,摇头说:“不是的呀,我不是住在你家的,我晚上要回自己家住,明早会再来。”

雪宝轻轻的哦了一声,又问:“那你会做好吃的吗?”

阿凤笑着点头:“会的呀。”

跟小朋友说话,她的声音都不自觉的软了不少。

雪宝立刻就笑了,高兴地问:“那我能点菜吗?我想吃……”

陶丽华回来了,直接说:“小朋友也是要吃蔬菜的,不然营养跟不上。”

雪宝啊呜一声,觉得妈妈回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不过又一想,她是跟妈妈一起回来的呀,妈妈接的她,只不过妈妈停车,她先下车才先跑上楼的,小姑娘又觉得,自己果然是失策了。

陶丽华:“咱们要吃肉,但是也不能全吃肉,变成小胖墩儿就不好看了。”

雪宝这就不服气了,她扬着小脸蛋儿,说:“我才不会变成小胖墩,我吃的很多都长个子了。”

这个话是一点也不假的,前两年吧,雪宝还是个矮墩墩的小胖孩儿,肉嘟嘟的,小胳膊儿跟小藕节儿一样,还有可爱的小双下巴,总总之是个肉呼呼的小女娃儿。

但是也就这一年多吧,小姑娘明明吃的还是一样多,但是好像就慢慢的褪去了小奶膘儿,像是茁壮成长的小树苗儿,开始抽条儿了。小肥肉掉了,个子也长得很快。

不过雪宝能长成大高个儿,一点也不意外的。

毕竟,容家栋和陶丽华都蛮高的,就算是在北方人里,他们也是高个子。容家栋打眼儿一瞅至少也一八四五,至于陶丽华,看起来也将近一米七了。

所以雪宝才刚上小学就开始抽条儿,也是意料之中的。

因为小姑娘早早就长个儿,当妈妈的还不放心的领着孩子去买了儿童钙片。要说这个,陶丽华又要感谢林秀婉了,如果不是她提点,自己真是想不到的。

她甚至都不晓得,还有儿童钙片这种东西。

她不仅买了儿童钙片,还给全家都买了,成年人老年人,一样也都是要补充一下的。可不要觉得是没有必要,那完全不对。这日子好了,更得好好的保养自己。

陶丽华:“长个子也得吃蔬菜。”

雪宝扁扁嘴,陶丽华笑着捏捏女儿的小脸蛋儿,说:“不过明天是明天,今天吃猪蹄好不好?”

雪宝一听,立刻就精神起来,高兴的问:“猪蹄吗?今天是吃猪蹄吗?”

陶丽华:“嗯。”

她说:“我给你爸打电话了,让他去老陈家买炭烤猪蹄。”

雪宝嗷呜一声,高兴的跳了起来,陶丽华跟阿凤认识了一下,跟她说好了今晚就不用做饭了,从明早开始,明早做点馄饨,阿凤应了好。

他们北方啊,早点就是那么几样,豆浆油条是一个,小馄饨是一个,面条又是一个。

在其他,就没有什么了。

一点也不复杂,也不是很多品种。

雪宝这时又发言啦,“小混沌里面要放虾仁的。”

她的牙齿掉了,妈妈最近都不让她吃海鲜了,雪宝好想念好想念啊,她对虾仁的思念,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最爱的最爱,没有之一。

陶丽华失笑,揉揉她毛茸茸的脑袋,没阻拦。

雪宝偷偷看了妈妈一眼,高兴的抿起了小嘴儿。

她,终于可以吃好吃的虾仁啦!

终于!

棒!

陶丽华最了解女儿,说:“明早吃小馄饨,后天也吃小馄饨,天天让你吃,好不好?”

雪宝脆生生:“好!”

她大声:“我怎么都吃不够。”

陶丽华笑了,可不是吃不够吗?他们家做的小馄饨和别的小馄饨可不一样呢,今天只是见个面,阿凤不需要做晚饭,但是她要等这家人回来都见一下,正好明早要吃小馄饨,索性剁菜挑起了馅料儿,雪宝来来回回到厨房看了两次,引得陶丽华好奇:“你看什么?”

雪宝小小声凑在妈妈耳边说:“我想看看阿姨好不好,小淮哥哥家里也要请保姆阿姨了,他想问问我好不好?”

陶丽华憋着笑,想说难道你们觉得不合适家里就不请了?

不过她倒是没有打击闺女的积极性。

雪宝接连看了两三次,终于乖乖去练琴,她最近练琴又勤快了不少,因为她有新钢琴了,雪宝哼着小曲儿,弹琴的热情很高。她要练钢琴,还要练大提琴,马上就是元旦了呀,她要在元旦的联欢会上表演节目,大家自愿报名,但是雪宝从幼儿园开始就没有停下来过,她每年都好主动的表演好几个节目呢。

容家栋是和容爷爷一起回来的,他回来的时候,就听到女儿在练琴,赞扬的说:“我们雪宝真的好棒,这么乖啊,回来就乖乖的练琴。”

雪宝露出灿烂的笑容,点着小脑袋瓜儿,但是大眼睛却黏在爸爸手里提着的袋子上,容家栋晚上买了晚饭,好几样都是她喜欢吃的。

“吃晚饭!”

大家笑了起来,嗯了一声。

阿凤认识了一下这个家里的每个人,因为上一家子的事情,她对男主人还是多关注了一些的。虽说人不可貌相,但是阿凤心里还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的。

这爷俩儿,儿子跟她有差距,倒是没啥可说的。这老人家看起来虽然有点凶,但是对她十分的冷淡,只是点了个头就不与她多说什么了。

阿凤才四十来岁的人,但是看着真不比容奶奶年轻很多。容奶奶五十多,但是人家看着年轻,穿的也时髦儿,反倒是她因为操劳,格外的老态。

所以这也是她比较放心的,人家未必看得上她。

而且,这老爷子似乎挺忙的,一坐下就跟容家栋讨论厂子的事情,这眼看着就是年底,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多了起来。容爷爷管着后勤,年底这段时间那可是忙的不得了,他们的厂子也从开始的几百人小厂到现在将近三千人的大厂。

发展不可谓不迅速。

不过容家栋是没打算继续扩大,他们现在每天都在生产,其实完全有扩大的必要,但是容家栋却还是没有着急扩张,现在出货量大,他也会找代工厂,但是自己增加人数,倒是没在想了。

在容家栋看来,贸然的大幅扩张不是明智之举。

而且一旦这个行业有点什么问题,他们的风险一下子就增大了,找代工虽然也是有风险的,但是只要他们能把住关,那么其实也很省心省力。

容家栋他们厂区原本是几千平,但是因为的不断的扩大,现在整个厂区的面积已经接近两万平了。三千来人自然是用不了那么大的地方,但是他们配套了宿舍还有大食堂等生活区,这就很有必要了。

人多了,容爷爷这头儿的事儿可真是不少。

他跟儿子商量元旦的事情,容家栋说:“今年过年早,元旦距离也不是很远,就简单分点东西好了,反正咱们每年元旦都不是特别大的节日,年底搞一个年会。这个您带人筹办一下。”

“这个行。”

陶丽华看着他们,说:“你们搞年会,奖品是什么?”

她含笑:“你们可以搞招待券啊,让他们来我们罗曼蒂克拍一套艺术写真。”

容家栋噗嗤一声,说:“媳妇儿啊,你觉得这合适吗?你那里面向的至少是中等人家,在我这边上班的,就是十分普通的人家,给他们送这样的礼物,拍一套写真照,还没有给一袋子面更合适呢。虽然我很想襄助你的生意,但是这个真的没必要。”

他说的这个是实话了,陶丽华叹息一声,说:“你说的有道理。”

容家栋睨她:“怎么?你生意一般?”

陶丽华:“呸呸呸,我生意好得很,你别给我说这个。”

她笑了,软乎乎的说:“我生意已经很好了,但是还想要更好啊。这不奇怪吧。”

容家栋:“不奇怪,你那边兼并真爱一生,谈得怎么样了?”

陶丽华:“谈得还行。”

她轻声笑,说:“现在就是价钱没谈拢,林秀婉在磋商呢,别的都还行,其他方面他都会处理好了在交接的,老黄是真的不会做生意。”

他就连挖人都瞎出价钱,像是他的那些人,她肯定都不会继续用了,其中还有他们店过去的,现在后悔了想要卖好了,却不想自己当初为啥要跳槽。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个正常。

但是他们不会再接受这种为了利益离开,又想吃回头草的人,也是正常的。

都正常。

陶丽华简单的说了两句,雪宝眨巴大眼睛,说:“妈妈,你们说的这些好无聊哦。”

陶丽华笑:“那雪宝想说什么?”

雪宝立刻:“妈妈,我们放寒假,要出去玩儿吗?”

她对着小手手,说:“我们今年夏天,都没有出去玩儿。”

每年夏天,爸爸妈妈都会带雪宝出去玩儿,但是今年就没有的,雪宝好失落啊。她一直等着放寒假呢,小姑娘眼巴巴的看着妈妈,说:“我想出去玩呀。”

陶丽华:“好,带你出去。”

夏天的时候他们两个都忙,确实没有出去,过后儿他们想一想都有点后悔,其实没有什么比女儿更重要啊。钱总是赚不完的。她这么一想,就坚定了:“那我们等你放寒假就出去,全家一起去好不好?”

雪宝立刻点头:“好。”

她急切:“那那那,我们去哪里呢?”

陶丽华默默的看向了容家栋,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容家栋想了想,说:“冬天出去,要么三亚,要么哈尔滨,一个看海,一个看冰。”

“看病?”雪宝眨巴眨巴眼,觉得肯定不是她想的那样,问:“是什么病?”

容家栋一听就知道女儿误会了,说:“不是看病,是看冰,冰灯,哈尔滨那边搞了冰灯,你还记得不?新闻里演过的啊。”

雪宝仔细回想了一下,没有想起来,轻轻摇了摇小脑袋,说:“我记不住了。”

容家栋笑了,说:“记不住没关系啊,如果你想看,爸爸妈妈带你去。”

雪宝一下子纠结起来,既想看海,又想看冰。

这人哦,没有选择时候觉得哪个都好的,但是现在有了选择,她反而有点不知道去哪里好了。她歪着小脑袋,吃饭都吃的心不在焉的。

容家栋含笑问:“怎么?你纠结了?”

雪宝点头:“是的呀。”

她大声:“我特别的纠结。”

不过小雪宝是个洒脱的小孩儿,也没有纠结太久,她就果断的说:“那我想去哈尔滨。”

容家栋和媳妇儿对视一眼,两个人都含笑问:“那雪宝为什么选了哈尔滨啊?”

雪宝:“我虽然没有去过三亚,但是我看过海的呀。可是我没有看过冰灯,所以我想先去看冰灯,明年再去看海呀。”

她自己安排的好好的呢。

容家栋笑:“好,那就这么定了。”

雪宝啃猪蹄小手儿油辘辘,戳着小猪蹄,问:“那我们全家都去,还有别人吗?”

容家栋:“我们一家,还有爷爷奶奶。”

“姑姑呢?大姑二姑去不去?小宇哥哥呢?”

容家栋:“等爸爸问问他们,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

雪宝点头,露出灿烂的微笑,她呀,最喜欢出去玩了。爸爸妈妈谈工作,好难懂,她一点也不明白,但是她喜欢谈出去玩。她说:“我要买好看的小棉袄。”

“好。”

第二天,雪宝就把自己的寒假第一计划告诉了小伙伴们,小葵花班这些崽崽早就习惯了,小白:“要带礼物回来!吃的吃的!”

这人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

雪宝点头:“好的呀。”

“雪宝,容雪宝!容熙!”雪宝正在吹牛皮,就听到有人叫她,这么叫她的,不会是别人,只会是……她一回头,就看到了:“小淮哥哥。”

小季淮对她招手:“你出来。”

现在读小学了,他妈妈不是班主任了,他自然不能随随便便就去别人的班级了。

小季淮对雪宝招手,把雪宝叫了出来,牵着她的小手手走到一边儿,小声问:“你寒假是不是要去哈尔滨看冰灯呀。”

雪宝睁大眼,不敢相信自己昨晚才定下来的,小淮哥哥这就知道了哦。

“是的呀,你怎么的?”

小季淮:“刚才在厕所遇到熊宝了……”

雪宝:“这个耳报神!”

小季淮嘿了一声,露出最最最友善的笑容,问:“雪宝,你什么时候去啊?我也想去。”

雪宝:“哎?”

她惊讶的看着小淮哥哥。

小季淮理直气壮:“我每次出去玩儿都是跟舅舅一起,我爸爸妈妈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忽视小孩儿。所以这次,我要让他们也带我出去玩儿,我们一起好不好?”

雪宝立刻点头,高兴的说:“好。”

只是很快的回答完了,小姑娘自己有反应过来,说:“这是你自己想的,还是林老师说的呀?”

小季淮洒脱脸:“我自己决定的,我决定了再去跟爸爸妈妈谈。”

他还挺自信!

小雪宝歪歪脑袋,糯唧唧的问:“他们会同意吗?”

小季淮:“怎么不会同意?我这么好!”

他叉腰,说:“我学习很好,我还活泼可爱,从不给家里添麻烦。”

雪宝的小嘴儿立刻向下拉,幽幽的说:“……你好能吹牛哦。”

小季淮:“怎么!”

雪宝:“你学习很好是真的啦。”

别看这个人整天像是一直撒欢的狗狗,好像没有认真学习,但是小淮哥哥学习真的很好的。不过!不过不过!这要是说活泼可爱,雪宝就不认了。

“活泼可爱,那是形容我的!你怎么能用活泼可爱呢!你一点都不啊,你就是淘气包闯祸精。林老师说了,你就是脱缰的野马放养的驴,没一刻消停的。”

小雪宝小手手攥成拳头,掰扯他干过的奇葩事儿,说:“你看,你做的坏事儿,手指头都不够用了。”

小季淮:“……”

他哼了一声,说:“你还是不是我的好朋友了?”

啊这……

雪宝觉得,小淮哥哥好故意哦。

她嘟嘟小嘴儿,说:“你是我的好朋友,但是……”

“没有但是,既然是好朋友,就要站在我这边儿,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去旅游?”

雪宝认真想了一下,点头:“是想的。”

小季淮:“那不就得了,等我跟我爸爸妈妈申请,那你也来帮我说话好不好?”

原来啊,这小家伙儿打的是这个主意呢。

雪宝:“好的吧。”

小季淮立刻高兴起来,伸手与小雪宝击掌,说:“我们是最好的小伙伴。”

雪宝抿着小嘴儿,笑了起来。

冬天里放学,爸爸妈妈都会来接她,有时候是爸爸,有时候是妈妈,妈妈距离近,来接她比较多,这不,一看到妈妈,雪宝就迫不及待:“妈妈,我们不要走,我们等小淮哥哥。”

“等小淮?为什么啊?”

雪宝嘻嘻的笑,说:“因为小淮哥哥要去罗曼蒂克,我也要去。”

陶丽华惊讶的看着女儿,随即又看甜宝几个。

他们几个小孩儿,都是无所谓的啦,蹭车的小孩儿要求不高。

“为什么呢?你们为什么要去店里了?”

雪宝呱呱:“小淮哥哥也想要去看冰灯,他……”

简单来说,小季淮一听到冰灯就心动了,他也想去,但是又怕妈妈不答应,这才找了小雪宝做帮手。不得不说,这小孩儿还挺会安排的。

两个小孩儿手拉手,雄赳赳气昂昂的。

林秀婉:“你们怎么来啦?”

小季淮:“妈妈,你爱不爱我!”

林秀婉一愣,随即蹲下来摸了摸儿子的脸蛋儿,说:“当然爱你了!”

“那,我要妈妈陪我!”

林秀婉:“嗯?”

小季淮,呱呱呱。

雪宝:“……”嗯嗯,学到了学到了。

她以后想要什么,也要先发制人,大声问妈妈,爱不爱她。

果然哦,林秀婉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小季淮,两家约定好了一起旅游,小季淮嗷了一声,跳起来。

雪宝也超级高兴的,她有小淮哥哥一起出去啦!

两个小孩子都高兴的恨不能原地转圈圈,林秀婉笑着跟陶丽华说:“咱们两家一起出去旅个游?到时候你们可别嫌弃我们家麻烦啊。”

陶丽华:“这话让你说的,有你们一起,人多了还热闹呢。我们家人都是很喜欢热闹的。”

人多了确实很热闹,他们本来只是一家子出去旅游,但是很快就发展到了两家。

哦,准确说,是两家+1+1+1……

容家栋一家出门,肯定要带着父母的,老人年纪大了,更得到处看看。而最近几年每年的寒假,容家英都会带着孩子回来……她自己其实不怎么想去的,太浪费钱。显而言之,弟弟不会让他们拿钱。

但是大毛二毛是很想去的。

两个孩子听到这个安排眼睛亮的像灯泡,当妈的哪好阻拦孩子,再说她也拦不住,她爸妈肯定是要让大毛二毛一起去的。而她……孩子都去了,她肯定也得去,不然带着一群皮猴子,他们是要累死的。

她跟着多少是能帮忙照看的。

大概是因为身上老师的气质,不光是他家大毛二毛,小宇和雪宝也比较听她的话,所以小孩子们都去,容家英也得跟着。

雪宝大毛二毛都去,小宇肯定也少不了。

容家慧跟容家英想的一样,孩子既然去,他们就得跟着,最起码可以帮忙照看自家崽儿,不至于让容家栋他们夫妻太累。至于店里……容家慧已经雇了人,勉强也是能撑得住几天的。

毕竟寒假了,学校的商店是要关门的。

只有一家店,不算忙。

这一下子,就多了这么多人,容家是全家总动员。而林秀婉他们家呢!

他们只有一家三口,本来是这么定的,但是林秀婉想到陶丽华曾经跟她说过的“秘密”,她主动的跟她哥说了这个事儿,万万没想到,林山竟然也要一起。

他也没提旁的,只说可以帮忙照看小季淮。

他在的话,他们夫妻也轻松。

林秀婉差点就拆穿她大哥了,不过关键时刻,忍住了。

嗯,不能让这一点点火苗儿因为他们的揠苗助长而消失,她原本听了陶丽华的话有五分的相信,现在有八分了。

她一直都以为,她大哥其实不想结婚的,会一直孑然一身,毕竟上辈子就是这样的,但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她这个当妹妹的也算是了解亲哥哥了。

从她哥哥主动提出“也想去”,林秀婉就知道,她哥哥就是有这个意思的。

不然,她哥哥这种喜欢安静的人,怎么可能会愿意跟容家栋一起出门。

他们谁不知道哦,就她哥这个个性,跟容家栋一起出门就相当于渡劫。

真真儿的,一点也不掺假。

可是即便是这样,她哥哥还是主动提出想要一起去,就说明他自己心里对容家英确实有点意思了。讲真,林秀婉是真的想不到,原来她哥哥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同志。

容家英不算好看,十分冷漠脸,一看就是严肃的。

不过,她又是有学问的。

林秀婉偷偷跟自家男人季铁林说:“我曾经给我哥哥介绍过很多对象,我以为他喜欢小家碧玉的,温柔贤惠的,或者是漂亮大气的。结果都不是,我是怎么都没想到,我哥哥喜欢有学问的。”

季铁林:“噗。”

他看着媳妇儿的懵逼脸,也是觉得很好笑的。

“你很吃惊啊。”

林秀婉点头:“是啊!”

她能不吃惊吗?

“我万万没想到我哥哥是个看内涵的人。”

季铁林又噗了一声,说:“你这话,不要让大舅哥听到。”

他调侃说:“你这话说的没就想是大舅哥不是那种会看内涵的人一样。”

林秀婉白他一眼:“我当然知道。”

她有点不好描述自己的心情,但是这个心情就是有点怪异的,她轻轻的哎了一声,随即又兴奋起来,高兴的说:“如果我哥哥肯成家,我也是很高兴的。”

她上辈子就很希望哥哥能有个伴儿,不是说一个人不好,如果是真的喜欢一个人,那么怎么都是好的,但是她知道的,她哥哥不是,她哥哥还是很想成家的。

因为时代的关系,哥哥少小离家,后来爸爸薄情,妈妈早逝,他们早早就不算是有一个团圆的家,她身边一直有季铁林。可是哥哥只有一个人。哥哥虽然跟他们是一家人,但是也始终差一层的感觉。

他不是不想结婚,只不过,他也不想连累其他人。

他不能有自己的孩子,这件事儿他是很在乎的。

林秀婉想到哥哥总是多了几分忧愁,不过很快的也就放松下来,她哥哥愿意争取,事情总是要往好的方向看。也总会好的。

总归,这辈子不是上辈子了。

既然是要两大家子一起出门,这事儿就落在了林秀婉和陶丽华两个女同志的身上,说实话,上辈子林秀婉是旅游过的,她儿子有钱,他家基本都是包了头等舱出去旅游。

但凡出去,也都是五星级酒店,豪华套总统套,总之怎么舒服怎么来。

但是这辈子,林秀婉还真的没有出去过,她上次出去还是跟陶丽华一起去江海,那也是为了开店,这次才算是第一次正八经出去旅游。不过这个时候去哈尔滨,他们是要做火车的。

其实哈尔滨有机场,但是他们沈城过去,还是做火车更方便,买上卧铺,一觉睡过去,打一打扑克消磨时间,其实也快。要知道,一般机场都不是在城市最中心的位置,又要安检又要来回的倒车,其实还没有他们直接做火车方便。

雪宝他们这些小学生很快就迎来了小学的第一次重要大考,考试结束,就是最最可爱的寒假了,小朋友们等了好久,就盼着出去玩儿。

其实容家栋也琢磨了要不要年后去,正月十五,冰灯加花灯,多不错啊。

但是又一想,他们沈城正月十五也有花灯呢,这个雪宝也不想错过。索性安排在年前,紧凑是紧凑了些,但是也不算是影响很大。这不,大家买了卧铺的车票,很快的就来到了出门的日子。

雪宝从敲定那天就盼着,终于,盼来了考试;又终于盼来了放假;再终于盼来了表哥表姐……他们,终于可以出发了。一大早,他们就去了火车站,浩浩荡荡的一群人,雪宝还是第一次这么多人一起旅游,她一路都很激动。

火车站检查快得很,这就不像机场那么慢,雪宝蹦蹦跳跳的,脆生生:“我们的火车是九点多,我们不能迟到。”

“不会迟到的呀。”

雪宝:“那也要快一点。”

她抿着小嘴儿,征求小伙伴的意见:“小淮哥哥,你说对不对?”

小淮用力点头:“对。”

他跟雪宝是一国的。

大人们都善意的笑了起来,他们当然不会迟到,在几个小孩儿紧张的要求下,他们可是第一批上车的,他们大人小孩儿一起,一共十五个人。五个小孩子,几个小孩子都买了半价票。

一个卧铺包厢是六个位置,小孩子们坚决要在一起,陶丽华:“我来看着他们他们吧。”

她一个人哪儿能照顾五个崽,容家英很果断:“不行,这样,白天你们都在包厢里一起玩儿,晚上各睡各的。”

最后大家定好了,容家栋一家三口加上两个老的住在一个包间;容家英领着两个孩子跟容家慧一家三口住在一个包间;而林山则是跟妹妹一家三口住在一起。

好在这个时候还不是什么春运的高峰期,人没有那么多,一下也坐不满,所以容家栋和林山都各自多买了车票,把包间里的空位置买了下来。这样就不会被别人打扰了。

小孩子们都聚集在雪宝的包厢,一个个嚷嚷着要打牌。

容家栋和陶丽华互相使了个眼色,容家栋起身去了林山他们的包厢,又叫了他两个姐姐过去,小孩子打扑克,大人也能玩儿的嘛。林秀婉笑着说:“我去丽华那边。”

这不,容家栋姐弟三个,加上他姐夫唐大强,还有林山和季铁林,正好六个人打升级。

容家栋:“来来来,咱们抽牌分伙儿。”

季铁林的视线接触到容家栋,两个人一切尽在不言中。

果然,在容家栋和季铁林共同的“猫腻儿”下,容家英和林山以及季铁林分在了一组,容家栋则是跟二姐和二姐夫一组,几个人立刻就玩了起来。

因为季铁林十分的“臭棋篓子”,搞得林山和容家英两个“相依为命”,刚开始还有几分拘谨,很快的就热闹起来。容家栋轻声笑了出来,说:“大姐,你跟林山配合的不错啊。”

容家英微微一笑,说:“收拾你这种手下败将还是不成问题的。”

容家栋:“……你说话就说话。咋还人身攻击?”

虽然季铁林这个水平相当不咋地,每次都不行,但是容家栋这边儿更不行,三个人都不是人家两个的对手,容家英和林山简直是一路赢下去。

容家慧玩了一会儿,一点也没看出来弟弟和季铁林的猫腻儿,听到她妈叫人,她拉开门探头,问:“怎么啦?”

容奶奶:“你跟大强回来,咱们四个玩。”

容家慧:“行啊。”

容家英放下手中的扑克,说:“我过去陪爸妈玩儿,让大强跟你们玩儿……”

还没说完就被拦住了,容家栋说:“大姐你可不能走,妈要的是二姐夫,可不要你哈。”

固然,就听他妈又叫:“就大强和家慧哈,家英你玩你的!不用过来。”

容家栋嗤嗤的笑,压低声音:“你总是赢,妈不爱跟你玩儿,二姐夫就不一样了……”

唐大强憨厚的笑:“我水平是臭一点。”

但是他觉得,自己不是最次的,明显季铁林更不行啊。

他虽然被嫌弃了,但是仍旧带着优越感的瞅了季铁林一眼。

季铁林:“……”

你知不知道,故意输也是要很大水平的。

他觉得,容家栋这个二姐夫脑子真是不灵光啊。

真是,顶顶的不灵光。

他默默的叹息一声,没出声儿。

容家慧夫妻走了,他们四个再次抽签,容家栋和季铁林一伙儿,林山和容家英,几个人又火热的开始了扑克之旅。

容爷爷容奶奶则是去了容家慧他们包间,四个人也打上了扑克。

林秀婉和陶丽华则是留下了陪孩子,林秀婉意味深长,话里有话的说:“姜还是老的辣啊。”

他们没说什么,两个老人家就看出他们的门道儿了。

陶丽华笑了出来,轻声说:“是啊,所以说人老了精嘛。”

雪宝扬头,问:“妈妈,林老师,你们说什么呀。”

几个小孩儿也在玩儿,他们玩的是——金钩钓鱼。

雪宝已经要输光了,小小的人儿头发都乱糟糟的,陶丽华笑了,轻轻的拢了一下闺女的头发,说:“啧啧,你不行啊。”

雪宝立刻瞪大眼,燃起了斗志,说:“我怎么不行,我很行!”

她撸袖子,说:“看我的!”

陶丽华笑了出来,心情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