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冰灯(三更合一)

书名:幼稚园全都重生了,除了……[九零] 本书主角:容熙 作者:香酥栗 字数:5439 字 更新时间:2021-11-26 21:58:38

人老精马老滑。

容家栋的小动作没有瞒过容爷爷容奶奶, 他们很快就看出来儿子想干什么了。

并且,还赶紧主动配合了,他们做父母的自然是希望儿女都过得好,二女儿和儿子都过得好, 他们自然更担心这个大女儿, 虽然大女儿脑子是聪明的, 但是人太正直, 又离了婚,他们总是担心女儿刚过易折。

他们也希望女儿身边能有个人能够知冷知热的多照顾依靠。

如果这个人是林山,那他们是很相中的。

这人话不多,但是他们两家也来往好几年了, 他们多少还是晓得这个小子的为人的, 人品蛮正直, 跟他那个父亲完全不一样。那个老爷子就是离了女人不能活。

王珍走了, 又换了一个新的。

但是林山倒是没有这样的事情,虽然这些年都一个人, 但是也蛮洁身自好的。车队的人走南闯北,很多人都有些不清不楚, 但是林山就没有这样的毛病。

这个容家栋在车队待过, 也是晓得的。

原来没有人提的时候,老两口也没往这方面想, 但是现在儿子都开始动作起来了, 似乎那头儿还有林老师夫妻两个打配合,那么他们老两口还不是赶紧也凑合上去帮忙?

他们不好做什么, 但是把脑子不清楚的二女儿夫妻两个叫走。还是很轻松的。

可怜的容家慧夫妻……除了小孩儿, 所有人都知道,就他们不知道, 并且,一直不知道。

看不出来啊!

而小孩儿们,小孩儿们不懂才是理所当然呢。

小朋友们凑在一起玩儿,火车里没有那么冷,但是也不暖和,可是小朋友们玩的热火朝天,火力很旺盛的小男娃儿隐约都能看到的额头的汗珠儿了。

林秀婉是个细致的,立刻就掏出手帕给孩子们擦额头。

雪宝撒娇:“林老师,我最喜欢你啦。”

陶丽华做出吃醋的样子,重重的哼了一声,小雪宝听到妈妈的声音,一下子扑到妈妈的怀里,嘤了一声,说:“我也喜欢妈妈,喜欢林老师和喜欢妈妈,不是一样的喜欢。”

小淮:“雪宝来玩儿啊。”

他瞅了一眼两个大人,小声嘀咕:“真耽误我们玩。”

林秀婉黑了脸,他家这个熊崽子,就该打屁股的!

真是一天不教训他,都觉得他能上天。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小季淮嘿嘿一笑,把雪宝拽到了自己身边。

雪宝立刻靠过去:“小淮哥哥最好了。”

这个话说的,表哥表姐都要嫉妒啦。

小宇大声质问:“我对你不好吗?”

雪宝也很理直气壮呢:“你总是想要甩掉我!小淮哥哥从来不会这样。”

她跟表哥表姐一起出去玩儿,他们都比她大,都不乐意带她呀。只有小淮哥哥,不管什么时候小淮哥哥都很喜欢带着她,从来不会扔下她,都是牵住她的手手一起闯祸!

所以,小淮哥哥最好。

小淮内心:带着雪宝,闯祸也不会挨揍……

不得不说,小孩子也是有小心机的哦。

可怜的小雪宝,被蒙在鼓中啦。

这个时候小女娃儿还维护小淮哥哥呢,她说:“你不能说我小淮哥哥的坏话。”

小宇捂脸,呜呜呜:“女大不中留啊,我的小表妹竟然跟外人一伙儿。”

大毛二毛默默带头,幽幽叹息。

雪宝黑黝黝的大眼睛很明亮,说:“那,你们愿意时时刻刻带着我玩吗?”

啊!

那倒是,也真的还是不愿意的。

雪宝看出来了,说:“你看你看!”

几个小孩儿赶紧赔不是:“是我们不好,我们以后一定多多带雪宝。”

雪宝:“哼!”

“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嘞……”

五个小孩儿,齐刷刷的挺直了后背,视线统一看向了陶丽华。

他们都知道,谁能花钱。

陶丽华笑着说:“想吃什么叫一下列车员阿姨。”

小宇一个健步窜出去,跟一只猴子似的,他窜到门口,哗啦一下把门打开:“阿姨!”

列车员停下,问:“小朋友要什么?”

小宇立刻回头看向了陶丽华,陶丽华说:“你们想吃什么就去拿,一个人哪一样。”

几个小孩儿立刻凑上前,林秀婉:“给我们拿二十瓶矿泉水吧。”

小淮立刻:“妈妈,我想喝饮料……”

其他几个小孩儿也满眼期待,小雪宝缺了一颗牙,露出小豁牙也满眼期待,不过,很显然,大人就是这样不好说话:“不行。”

两个大人都不同意。

陶丽华:“喝水比喝饮料好,饮料不行。”

林秀婉点头,很赞成。

两个大人都不买,几个小孩儿耷拉下脑袋,默默的决定选择别的,他们看着小推车,小推车里有各种各样的东西。雪宝眼花缭乱,不晓得买哪个才好了。

他看了看,拿起最大的袋子,说:“我要这个。”

“沟帮子烧鸡?”

雪宝点点头,她喜欢吃鸡腿!

而且,这个最大。

选这个,不吃亏。

雪宝选择的路线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能选大的,就不要选小的。

二毛看来看去选了八宝粥。

小淮选了一大包瓜子儿,最大包!

小宇选了一包麦丽素,好可惜这个没有大包。

大毛选了烤鱼片。

小孩子们带着东西放在一起,大家一起吃吃喝喝,陶丽华结账,雪宝软乎乎的跟妈妈说:“妈妈,我们什么也没有带,不多买一点,要饿肚子的。”

陶丽华笑了出来,说:“等傍晚卖饭的时候,咱们再买饭吃啊。”

雪宝抿着嘴儿,想说自己不爱吃火车上的饭饭,她喜欢吃零食的呀。

一计不成,小姑娘又升一计,她说:“那,爷爷奶奶那边还没有,爸爸那边也没有。他们都没有小零食的。”

雪宝一副“我很为大家着想”的小表情,说:“他们什么都没有,怎么办呀,好可怜。”

陶丽华噗嗤一声笑出来,一旁的林秀婉更是乐不可支了。

她说:“雪宝啊,你现在怎么这么多鬼主意呀。”

她瞅着儿子,说:“是不是小淮哥哥带坏你了啊。”

小淮震惊的抬头,看着他亲妈,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天降一口大锅。就这么瓷实的盖在了他的脑袋上。

他嗷了一声,说:“妈,你咋能这么说?呜呜,你也太伤我的心了。我根本不是这样的啊,雪宝咋样,你咋还能赖我?呜呜呜……”

他还假哭上了。

雪宝眼巴巴的看着小哥哥,赶紧拉住他的手,说:“你别伤心呀。”

她认真:“我没有跟小淮哥哥学坏,小淮哥哥也不坏。”

小孩子很认真,大人倒是都笑了出来。

陶丽华:“妈妈没说你们坏呀,你林老师也是开玩笑而已,我们怎么说的说你们呢,你们都是可爱的小朋友呀。”

雪宝点头:“对呀,我们很可爱的。”

陶丽华:“我觉得我们宝宝说的有点道理,你们是有好吃的了,奶奶他们还没有,这样好了,你们在一人挑一样,然后给大家分一分?”

“好!”

小孩子们立刻又高兴的窜上来,七七八八的买了一大堆东西,陶丽华这才结了账。

别看孩子们要的多,其实根本吃不完,就是嘴巴饱了,眼睛没饱。大家分出来一些吃的,送到了另外两个包厢,三个包厢有两个是正对的,还有一个是在侧门,都距离很近,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小朋友们分了东西,也不往扑克了,凑在一起吃零食,雪宝抱着小鸡腿儿啃,说:“真好吃呀。”

火车上的烤鸡做的味道重,陶丽华不怎么喜欢,但是小孩子喜欢的很,也不知道是真的觉得很好吃,还是大家一起抢着吃就觉得好吃。

几个小朋友都让着她,把鸡腿让给雪宝,雪宝开心的像是一只小陀螺,小嘴儿甜滋滋的谢谢这个,谢谢那个。

陶丽华又买了一只,由着他们吃。

其实林秀婉是看得出来的,陶丽华这人溺爱孩子,不过孩子是好孩子,她也没多说什么不好听的。

陶丽华还给自己找理由呢。

“他们吃烤鸡吃的多,晚饭可以不用吃,都是一样的。”

几个小孩儿纷纷点头。

还别说,这真是不假的,晚上买了晚饭,他们就没有吃多少。小朋友们不怎么活动,这些零食吃的多,自然是不饿的。大家热热闹闹的玩到了十来点钟,一个个小孩儿才回去睡觉觉。

容家栋抻着胳膊,说:“我简直要累死了。”

他玩了大半天的扑克,比平日里上班还疲惫。

陶丽华笑了出来,说:“过来,我给你捏捏肩膀。”

容家栋:“好啊,还是我媳妇儿好。”

雪宝此时已经迷迷糊糊了,她也想表现,但是没有劲儿啦,小姑娘唔哝一声,翻身睡觉觉了。

容家栋回来了,容爷爷容奶奶也回来了,正好小家伙儿睡了,容奶奶神神秘秘的压低声音问:“怎么样?”

容家栋:“他们处的不错。”

你看,这就是一家人了,虽然什么也没说,是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但是当儿子的倒是一下子就了然他妈想问什么了。他说:“反正我们两家都在尽量撮合他们,我和老季俩人累坏了。希望他们能成吧,我瞅着,他们彼此也是有点那个意思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挑破这层窗户纸了。”

说到这里,容家栋也感慨:“我觉得林山这个人,磨磨蹭蹭的,既然喜欢就主动点啊,都什么年代了,还走含蓄那一挂的。”

他就是相中了就勇往直前,他跟陶丽华都是这样的人,要是赶着林山这个磨磨唧唧的劲儿,别说他们家孩子上小学了,现在结没结婚都不好说了。

真是!

他说:“反正我们尽量制造机会,我看我大姐也不反感,她要是真的一点也没相中,可不是这种态度。”

容奶奶点头:“我觉得也是。”

容爷爷再一旁说:“这事儿也不能怪你大姐和林山磨蹭,他们跟你们不一样,你们是年轻男女,感情炙热交往就行。他们这也算是人到中年了,二婚家庭总是要考虑很多的。”

这么一说,大家都想到现在的一些现实问题。

不过容家栋倒是说:“我觉得,正是因为人到中年,更该勇敢一点,人总是要为自己好好活的。都已经中年了还不赶紧的,怎么的,觉得自己能活一万岁啊!”

这话引来老两口的白眼儿,你瞅瞅这话能听吗?

竟是胡说。

虽然,确实有点道理,但是哪有说这个的。

“反正,这些天,你们继续吧。大毛二毛他们,还有我们呢。”

陶丽华赶紧表态:“也有我呢。”

容家栋:“行,我们都尽量!”

做红娘,还要做隐蔽的红娘,真是太不容易了。

这当红娘很不容易,出门旅游也不容易,一路咣当到哈尔滨,这里是终点站,一群人算是最后下车的,给几个小孩子急坏了,他们什么都要敢在第一个。

第一个上车,第一个下车。

雪宝虽然是小学生了,但是下车的时候仍旧被爸爸抱在怀里,她埋在爸爸的肩膀上,看着同样被抱起来的其他小孩儿,咧嘴笑。她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哦。

既然还是出来玩,自然还是舒适为主,陶丽华定了一个中巴,这个车他们包了五天,这不,直接来车站接他们了,他们价钱给的合适,司机也高兴,主动下车帮他们搬行李。

小家伙们一个个上了车,直奔着酒店过去,昨晚虽然在火车上也睡觉了,但是睡得也没有那么舒适,这刚到这边,自然是要稍微休息一下的。

雪宝小人儿碎碎念,说:“爸爸妈妈,我们定的酒店,好不好哇?”

容家栋:“不知道啊,爸爸不知道好不好。”

雪宝歪歪头,说:“那这边有好吃的吗?”

容家栋憋着笑,一本正经的说:“这个爸爸也不知道,爸爸都不知道。”

这么一说,小雪宝就皱起了小眉头,觉得有点小着急了,这什么都不知道,可怎么办呦。

雪宝看着爸爸,小大人儿一样的说:“出门要做好计划的呀,爸爸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

容家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反正我们这么多人,也丢不了。”

雪宝抿抿小嘴儿,小淮从座位上下来,挪到了雪宝的身边,跟她小声说:“你爸爸骗你的。”

雪宝:“哎?”

小淮:“不信你看他的眼睛啊,他的眼睛在笑。”

他可看出来了。

雪宝:“咦?”

她认真的看着爸爸,半响,大声:“爸爸你笑什么。”

容家栋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说:“让你发现了啊。”

他又捏捏小季淮的脸蛋儿,说:“你个小孩儿,倒是个观察细致的。”

小季淮骄傲的挺胸,他就是这么厉害的啊。

“我要保护雪宝妹妹。”

“呦,你这倒是有个哥哥的样子。”

小季淮拉住雪宝的手手,带着几分示威的看向了大毛二毛和小宇,微笑:“我对妹妹最好了。”

小宇:“……你这小屁孩儿,我对表妹也很好。”

大毛:“我也是啊。”

二毛:“我还能领妹妹上厕所呢。”

小季淮可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呢,立刻说:“那也不一样,我们是真挚的感情。”

小屁孩儿们又呱呱起来了,这些小家伙儿,小嘴儿就没有闲着的时候,不是吃东西,就是叭叭叭。

林山坐在最后一排,深刻体会到了一个小孩儿等于一千只鸭子。

都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林山觉得这话就是胡说,就说这车里的女同志吧,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容家慧大嗓门,其他人都相当温和。

容家英说话不卑不亢的,听着就舒服。

其他人也不是那种会大声讲话的人,就连容奶奶都是得体的。

所以他觉得这么形容女同志讲话不对,但是小孩子吧,那就绝对不止五百只鸭子了,说是一千只两千只一万只,都是有可能的……他们从头嚷嚷到结尾,不知疲倦。

他觉得脑子都嗡嗡的,但是却又觉得也有点久违的热闹。

其实他也不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小孩子这种聒噪,他虽然脑子嗡嗡,但是也听出几分快乐。人啊,本质很双重标准,如果这是容家栋从都到尾叭叭叭,他可能就受不了了。

谁让,容家栋这人是吹牛皮呢。

林山胡思乱想,不知道怎么的视线就落在了容家英的身上,容家英虽然坐在车里,但是脊背也挺的很直很直,她是一个严肃的人,是一个很有规矩的人,但是也是一个内心很柔软的人。

她真的很好,人好又有学问,他真的不理解,怎么有人舍得伤害她。

如果是他……林山不敢继续想下去,他微微垂头,随即再次看向了容家英,容家英感觉到一直有人看她,终于没忍住回头,与林山的视线对上。

双方飞快的别开了视线。

林秀婉默默的观察,看到这里,低头偷笑了一下。

大家各有心思,很快的就到了酒店,容家栋:“大家稍微休息一下?然后一起出来吃晚饭。”

“行。”

这个主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雪宝跟着爸爸妈妈回房间,临进门之前,她还专门问了其他人都住在哪个房间,她可是要串门的哦。

得知爷爷奶奶住在左边,大姑一家住在爷奶对门,旁边是林老师和小淮哥哥房间,也就是他们的对门。而雪宝的右边是二姑一家,二姑的对面是林叔叔。

雪宝搞清楚了,点着小脑袋说:“我知道啦,等我睡醒了,就去找你们玩哦。”

“好~”小孩子们齐刷刷的回应,现在正好是晌午,不过因为在火车上简单吃了午饭,倒是没有什么吃饭的想法。一家三口洗漱之后,躺在一起,雪宝躺在爸爸妈妈中间,小家伙儿睡不着,一手拉着爸爸,一手拉着妈妈,说:“我不困的。”

陶丽华:“不困也睡一会儿,难道不累吗?”

雪宝想了想,点头:“是有点累的。”

她软糯糯的说:“坐火车什么也没有干,一直在玩儿,为什么会这么累呢?真奇怪呀。”

陶丽华:“大概是因为一直局限在固定的地方?其实妈妈也不是很懂。”

雪宝好奇的睁大眼,问:“妈妈不知道吗?”

陶丽华轻声笑:“是啊,妈妈不是什么都知道的。”

雪宝:“可是大姑也是妈妈,大姑就什么都知道。”

陶丽华十分理所当然:“因为你大姑读书多啊。”

雪宝赶紧靠近妈妈的怀里,说:“那我也要多读书,多读书,就知道很多很多了。”

她得意的说:“以后我知道很多,就讲给妈妈听。”

陶丽华:“我宝真乖。”

雪宝:“嘻嘻。”

她一点也不厚此薄彼,说:“我也讲给爸爸听。”

容家栋香了一下她的额头,说:“你最乖了。”

雪宝得到“最乖”的表扬,往小枕头上窜了窜,翘着嘴角闭上了眼睛,说:“那我要睡觉了,睡很多觉,才能长个儿。”

“对,雪宝要长得高高的。”

雪宝糯唧唧:“也要漂亮。”

“多漂亮?”

“美少女战士呀。”

雪宝觉得最漂亮的就是士兵月了,她要像水兵月一样好看。

小姑娘胡思乱想着,眼皮儿开始打架了,她的不困,也就维持三秒,这不,立刻就困了。陶丽华轻轻的拍着女儿,果然,就见她很快的就打起了小呼噜。

不困?

那是不可能的。

容家栋越过女儿握住了陶丽华的手,说:“你也困了吧?睡一会儿,这一路你也够累的。”

陶丽华轻声:“这有什么的,这次出门还好的。人多,大家都能帮得上忙,也不用我做什么。”

容家栋轻轻捏着媳妇儿的手,低声说:“你来我这边躺。”

陶丽华越过雪宝,跟容家栋依偎在一起,小雪宝自己躺在床的另外一边儿,大床仿佛有个分界线,这头儿是你侬我侬互相依偎的夫妻,那头儿是一个睡成小猪的小丫头。

容家栋低声呢喃:“以后在大一点儿,咱们就不能跟闺女一个房间了。”

陶丽华瞪了容家栋一眼,说:“不一个房间你让她自己住?你放心我还不放心呢。她还那么小。”

不管孩子多大,在爸爸妈妈心里都是一个小不点。

“再说出门在外住在一起才安全呢。”

容家栋笑了出来,陶丽华赶紧伸手捂住他的嘴,说:“你小点声啊,别给她吵醒了。”

容家栋撅起嘴,直接在她的掌心啄了一下。

陶丽华一下子就脸红了,虽然结婚这么多年,但是他们的感情还是跟谈恋爱的时候一个样儿,她低声嗔道:“你这人这是……”

容家栋挑眉:“怎么?”

陶丽华抿抿嘴,轻轻的哼了一声,容家栋笑了出来,拉过了被子。

陶丽华赶紧警惕的说:“你可别乱来哦,我们雪宝还在呢!”

容家栋失笑:“我是那么没有分寸的人?你咋想我呢?来,咱们一家三口一起睡一会儿。”

陶丽华轻轻的嗯了一声,眉眼多了几分笑意。

他们一家三口睡得快,林秀婉则是揉着太阳穴,强忍着骂人的心,凶巴巴的说:“小季淮,你再在床上蹦,我就给你撵出去。”

小季淮委屈巴巴:“我跟爸爸妈妈一起出门,开心呀。”

林秀婉:“开心也不能蹦跶啊。”

小季淮:“我不是开心,我是超开心。”

林秀婉:“……”

季铁林看着这娘俩儿又要“开战”,赶紧说:“小淮过来洗漱一下躺着,你现在不多睡觉,等一下可没有精神出去玩儿。傍晚我们就去看冰灯。”

林秀婉点头:“人家别的小朋友都睡好了特别有精神,只有你一个人蔫头耷脑的,到时候可没人管你。”

这么一说,小淮惊讶的问:“今晚就要去看冰灯了吗?”

季铁林:“对啊,吃完晚饭就过去,如果你们喜欢,我们还可以明天再去,多去几次有没有关系。”

小淮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刚才还是蹦蹦跳跳的小野驴,现在就是乖巧的小猫咪,他一咕噜躺下,说:“那我要睡觉,睡好了才有精神……”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别的房间。

小孩子们睡了,大人也能好好的歇一歇了,果然傍晚出来,一个个都精神十足的。

雪宝换了一身毛茸茸的小棉袄,小靴子的也是高高的,像是一个小骑士,小骑士戴着红围脖和毛线帽,跟在爸爸妈妈的身边。不管是他,其他几个穿的也都很多,哈尔滨可比他们省城冷,至于跟容家英他们所在的江海比,更是没法儿比。

江海跟沈城,至少都能差上五度了,跟这边儿差的更多。

大毛二毛瑟瑟发抖:“这里真的很冷。”

幸好他们有舅妈买的大棉袄,不然就要冻成冰棍儿啦。

一大群人一起去吃饭,容家栋没选什么大酒店,反而是选了当地比较有名的一家老火锅馆子。

冬天嘛!

吃的热热乎乎的才爽利。

十五个人挤挤巴巴的坐了一大桌,坐在一起才热闹。容家栋点了菜,问:“要喝点酒吗?”

喝点酒,倒是能热乎不少的。

“来一点来一点。”

“行。”

“来点啤酒吧。”

老板乐呵呵:“要冷藏的还是常温的?”

大东北的冬天,冷藏的等于能喝的,常温的等于冻成冰棍的。

外面可比冷藏还冷呢。

容家栋:“当然要冷藏的。”

雪宝举手手:“爸爸,要喝饮料。”

容家栋:“喝饮料啊……”

他拉长了话音,陶丽华看向小朋友,小朋友立刻绷紧了嘴角。

妈妈,总是在各种时候都要管住小朋友!

陶丽华瞅了闺女一眼,说:“喝点暖和的吧,热点露露?”

“行。”

“那先一人一个吧,热一下在上。”

“成。”

雪宝笑眯眯眼了,只要能喝饮料,那就很好啦。

雪宝是第一次来这个城市,但是她觉得,这里跟沈城差点不大呢,他们沈城冬天天冷了喜欢吃热热的铜火锅,这边也是的呀。虽然是吃的差不多,但是雪宝依旧吃的很欢乐,这样大冷的天,就要吃多一点才能暖和。

“这边的味道不错啊。”

“那肯定是的啊,我打听过了,这边比较好。”

容家栋得意洋洋,他说:“伊万和卡尔他们原来都在这边待过的,对这边相对还蛮熟悉的,这家店就是他们推荐的。大冷天窝在这里吃点热乎的,那是真的很不错。”

这要是说起来,伊万那一家子在沈城倒是过的不错。伊万开了一家贸易商行,生意是真的不错。

至于卡尔,还在罗曼蒂克做摄影师呢,他不像是他哥哥那么能干,相对来说比较浪漫主义,不过做的蛮好的。他也在这边成家了,不过媳妇儿还是他们毛熊的。

其实他是知道的,媳妇儿店里好几个小姑娘都对卡尔有点意思,但是有时候跨国婚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人的审美是从小培养的,像是卡尔的审美就是这样。

他的媳妇儿是一个毛熊在这边的留学生,后来毕业了就跟卡尔结了婚,一起在沈城生活。

他们一家跟容家关系也算是不错了,毕竟也算是老相识了,一直相处的很愉快。这不,这次他们来这边玩儿,伊万和卡尔就提了好些个有特点的地方,其实如果容家栋他们肯花钱,还能去毛熊那边的小镇转一转。

不过容家栋倒是没有这么决定,他们还是决定安全点,别是胡乱来。

毕竟,他们连毛熊话都不会说,去那头儿干啥?再说,边境小镇也没啥意思。能给这边玩得好就很不错了。

不得不说啊,这个伊万推荐的店,那真是相当不错吃,大家吃的肚子滚圆出来,这才去了冰灯大世界,虽然东北都冷,但是这个冰灯,倒是只有这个城市在搞,还是很有特点的。

他们也是奔着这个来的,自然是第一时间就要去感受一下冰雕的乐趣了。

雪宝路上激动:“我们这就去看冰灯了吗?”

容家栋:“对,我们这就去看。爸爸妈妈带了相机,给你拍很多好看的照片好不好?”

雪宝赶紧点头。

她不知道冰雕是什么样子,但是想一想就觉得好激动啊。

一行人坐着车来到这边,刚一到,雪宝就哇哦了一声,震惊了。

她看着璀璨灯光的冰雕城堡,此时天已经黑下来了,冰雕城堡亮着五彩斑斓的灯光,在透明的冰的映衬下,仿佛是梦幻的童话世界。雪宝的小嘴儿长得大大的,都能塞进鹌鹑蛋啦!

“这里好好看啊,真的是城堡哦。”

雪宝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幻想了好多个冰雕的样子,但是万万没想到,看到实际的是这个样子,就——超壮观!

雪宝小脸儿红扑扑的呢喃:“原来冰雕真的这么好。”

容家栋笑:“你喜欢吗?”

虽然还没有走进去,只是远远的看着,但是雪宝已经飞快的点头了,快的不得了,她说:“喜欢!我最喜欢这里。”

容家栋笑:“走,咱们进去。”

“哦也!”

小雪宝震惊成这样,同样震惊的,还有其他几个小孩儿,大家发出此起彼伏的“哇”,大人小孩儿,都被这美妙的城堡惊讶到了,他们都觉得这里简直不可思议的美。

容奶奶感慨:“这咋造出来的啊,这得啥样儿的技术啊。”

容爷爷:“那咱们国家的人就是这么厉害啊,古代的时候都能造出长城,现在搞个冰雕城堡,还不是小意思?”

容奶奶点头:“你说得对。”

大家都沉浸在其中,倒是林山悄悄的去买了票,回来每个人分票,说:“好了,我们在外面看有什么意思,现在进去感受一下吧。”

他这话得到了大家的共鸣,大家都嗷了一声,大人小孩儿都不耽搁,几乎是飞快的就往里走。今天不是周末,又是年前,人是没有过年期间多的,都不用排队,直接就能进去。

雪宝任由爸爸妈妈牵着,迈着嚣张的小步伐,很快的进了门。

“哇哦!”

小姑娘又叫了出来,她激动:“妈妈呀,我真是太喜欢这里啦!”

因为人不算多,他们人也不少,容家栋就放开了闺女,说:“那我们就多玩一会儿,来,你喜欢哪里?爸爸给你拍照。”

雪宝高兴的原地转圈儿,像是一只拉磨的小毛驴儿,她叫:“这里所有的地方都好,都好都好!”

小季淮也被放开了,他飞快的跑向雪宝妹妹,拉住雪宝的手,说:“那边,那边有一只猪猪,我们跟猪猪拍照吧?可肥了!看着就有很多五花肉。”

大人们:你这是什么形容?

雪宝:“好!”

她脆生生的应了,又说:“我要找龙,我属龙的,我要跟龙拍照。”

小季淮也叫:“那我要跟大老虎拍照,我属虎的。”

小宇不甘心被小表妹忽略,大叫:“我属牛,我要找牛牛。大毛二毛,你们也找啊,咱们可都是属牛的。我们都一样,我们是一国的。”

这里的冰雕,可是有十二生肖的。

小季淮开心的说:“我们每个都拍吧。”

“好!”

雪宝觉得这个主意好,脆生生的,小鼻尖儿都冻得红彤彤,但是还不忘高兴的嚷嚷:“我们跟每个小动物都拍照。”

她叫嚷过了,突然停下来,问:“大毛哥哥二毛姐姐,你们属牛,为什么不叫大牛二牛啊?”

大毛二毛原地愣住,震惊的看着小表妹,不敢相信她小小年纪,可可爱爱竟然能问出这么丧心病狂的话!

什么叫……怎么不叫大牛二牛?

他们才不要叫大牛二牛!

以前他们觉得大毛二毛不是很好,但是这仔细一想,跟大牛二牛比起来,竟然很好了。如果让小雪宝起名字,保不齐他们就要叫大牛二牛了,这么一说,他们倒吸一口气,拍胸:“幸好幸好!”

这俩大孩子又忘记了,再怎么说妈都不会是小雪宝给他们起名字啊。

“我们喜欢叫大毛二毛!”

雪宝歪歪头,觉得哥哥姐姐有点言不由衷,他们以前不是这样说的呀,真是变得很好快哦。

不过,雪宝也不管这个了,她的视线很快就被眼前的一切吸引了,抓住身边的小哥哥,说:“我们去那边吧,那边还有小城堡,我要做公主。”

“好,走!”

小孩子们撒欢儿跑了起来,大人们也很快的跟上了。

他们这几年每年都一起出门,也算是有些见识,可是看到这样的冰雕,还是要深深赞叹。容爷爷伸手摸着的冰凉的冰雕,说:“真的都是冰啊。”

“那肯定的。”

“雪宝,你站在那里,爸爸给你拍照。”

容家栋觉得手拿出来给小朋友拍照,都要冻僵了,但是一点也不影响当爹的为女儿积攒成长记录。他希望女儿长大之后看着自己小时候的这些经历,回忆起来都是满满的快乐。

五个小孩儿站在一起,手拉手,雪宝明显矮一点,索性歪着小身子,往前靠,咔嚓一声,雪宝露出大大的笑脸。

“爸爸,我好看吗?”

容家栋点头:“好看的。”

雪宝咚咚跑:“我要跟大龙拍照!”

她都记得自己是属龙的,容家栋笑着说:“好。”

今天,他是女儿的专业摄影师,陶丽华看他的样子,说:“你给我,我技术更好。”

这话不假,这几年开着影楼,陶丽华也算是很专业的。

她接过相机,说:“来来,我来。”

雪宝:“我是美少女战士!”

小女孩儿摆出了美少女战士专用姿势,冲着镜头,陶丽华抓紧按住了快门儿。他们夫妻主要照顾自家闺女,其他人自然也是,其他几个也没消停,各个儿都热闹的很。

小雪宝收获了一大堆照片,好奇的摸着冰雕,说:“看着好像冰糖哦。”

那小表情哦,跃跃欲试,想吃!

陶丽华一秒看穿他家小丫头,说:“不许舔哈,这个人人都摸,可不干净的。”

雪宝轻轻的哦了一声。

“你想不想吃糖人?”

雪宝一听,立刻来了精神,立刻跳起来:“想吃!”

妈妈总是管着不让吃糖,每次都要偷偷吃,现在可以吃了吗?出门旅游真是太好啦!

她开心:“我要吃,哪有卖?”

她飞快的转着小脑袋,没看到糖人儿,倒是率先看到了棉花糖,老爷爷转呀转,棉花糖就出来啦,白白的像是一朵云。

还有还有,旁边的摊子还有像灯笼一样的大糖葫芦,看起来很好吃。

雪宝大声:“我要吃所有的东西!”

陶丽华笑:“你吃的晚吗?”

雪宝小手指头一指,指向了爸爸:“吃不完给爸爸吃,都买嘛,我们一人一口,都尝尝呀!”

她可是很有道理的。

陶丽华:“你还挺精。”

雪宝得意的笑:“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