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转学(三更合一)

书名:幼稚园全都重生了,除了……[九零] 本书主角:容熙 作者:香酥栗 字数:5369 字 更新时间:2021-11-26 21:58:40

旅游这回事儿, 最快乐就是自由行。

特别是经济宽裕随意的自由行。像是雪宝一家子,他们虽然来了第一天就去过了冰雪大世界,冰灯也看过啦,但是好喜欢的呢, 就可以再去第二次呀。

这一大群人接连去了三天, 每天傍晚都要去看, 收获多多。

雪宝每天都玩的还开心, 他们还去了马迭尔餐厅,还有大教堂。每一个地方都很稀奇,雪宝回去都记在了小本本上,她回去, 要讲给小伙伴们听的啊。

大家没有来, 好遗憾的。

雪宝是个好孩子, 临走的时候, 还懂事的给小朋友们买礼物。

容家栋知道自家闺女存不下什么钱,雪宝是个小馋猫儿, 总是喜欢偷偷买小零食,只有她自己才觉得自己作的事情完全没人知道, 但其实, 谁不知道呢。

他们家的大人们可都知道的。

雪宝没有很多钱,不过容家栋有啊, 他主动提出来:“咱们多买点哈尔滨红肠, 回去给你们班小同学一人分一根吧。”

雪宝:“好的呀。”

这小姑娘一点也不扣,别人对她好, 她都是知道的, 自然也从不吝啬。而且哦,他们小葵花班的小伙伴, 才跟别人不一样呢。就像是读小学,虽然也是一个班,但是有的小朋友就不是很喜欢她。

虽然从来没有说出来,但是雪宝感觉到。

可是他们小葵花班的小朋友才不会这样的,大家都是一条心。

吼吼哈嘿一条心!

反正雪宝是乐意给大家带礼物的。

小雪宝:“那我们买了会不会坏掉?”

“不会的啊,就这个天,放一个月都不会坏。”容家栋笑了出来,说:“走,咱们去买。”

这爷俩儿买的不少,林家也买的不少,就像是容家栋说的,这个玩意儿也不能坏掉,自然是可以买的。多买一单回去吃了也很方便,这几天他们已经尝过了,味道相当不错。

这哈尔滨秋林红肠,切一切直接都能做一盘儿菜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生生给人家柜台给买空了。

是的,买空了……

售货员大姐:“……”

从未遇到过如此“凶残”之人。

容家栋:“我们回去这个分一点那个分一点,其实自家剩的也不是很多,过年总也是要吃的。”

其他人心有戚戚焉的点头。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来都来了!

他们一群人也算是没带太多行李,轻装上阵出门,但是回来的时候,大包小卷。不过,不奇怪啊不奇怪,他们每次都这样的。小雪宝他们在外而玩了这么多天,回去的时候还兴致勃勃。

马上,就要过年啦。

做小孩子最好了,每天除了吃就是玩儿,她回来给自己写了几篇日记。

嗯,这是学校要的作业。

小姑娘一回来,就立刻联络小伙伴。他们班的这些小伙伴,不是家家户户都有电话,不过小朋友们的通讯嘛。

全靠吼!

雪宝跟小淮手牵手,还有甜宝一群小孩子,很快的就把小伙伴们凑起来。小葵花班,再次集结。

至于小季淮,小葵花花班终极编外人员,那也是要一直加入其中的。

一大群小崽崽,浩浩荡荡的一起去了雪宝家,雪宝家里只有大姑在,小家伙儿们脆生生的喊人,雪宝自己还好奇呢:“大毛哥哥和二毛姐姐呢?”

容家英:“他们去找小宇一起写作业了。”

在快乐的小朋友,也逃脱不了寒假作业的魔掌。

小雪宝听到作业,缩了缩脖子,甜宝立刻说:“我们明天开始一起写作业。”

雪宝立刻大声:“好!”

她出去玩儿了好多天,都没有写寒假练习册,只写了日记。小雪宝心虚的摸了一下自己不存在的小汗珠儿。不过小姑娘是个心大的,想到明天就要一起写作业了,也不当一回事儿,立刻说:“我们这次,给你们带礼物了哦。”

“哇哦。”

雪宝叉腰腰:“我给你们每个人都带了一根秋林红肠。”

小季淮赶紧也叉腰,跟小雪宝同款动作,两个小孩儿都略嚣张,他说:“我也给你们带了一样的红肠,可好吃啦。”

小白是个小吃货,嗷了一声,开心的叫:“真的嘛,我好像听过这个,很好吃的。”

从哪里听过呢?

小白不记得了,但是他反正记得味道不错。

小雨:“你们都给我们带红肠?那买很多是不是要很多钱呀。”

雪宝:“嗯,一共花了……”

她说了一半儿甩甩头,记不住了。

“我爸爸买的太多了,好多的,我只知道总数儿。我们小孩子不要管这些啦!”

她说:“我给你们讲冰灯吧,冰灯可好看啦。”

“好!”

小寒赶紧说:“我爸爸说,过完年也带我去。”

不过他很快又说:“不过也要看我爸爸要不要出差,他要是出差,就不会带我去了。”

雪宝:“那如果你要去,要看冰灯呀。”

“那是肯定的。”

“雪宝,有照片看吗?”

雪宝:“照片还没有洗出来呀,我可以给你们讲的。哦对,我还学了一个莫斯科小曲儿,我弹给你们听……”

“好!”

雪宝出门虽然少少的时间,但是收获很大哦,小朋友们坐在一起咕咕咕,直到快要天黑,才一个小朋友拎着两只红肠回家。

崔风和崔雨这对双胞胎小兄妹,因为是两个人,每次都能拿到双份儿,没办法,他们是按人头,又不是按家庭。两个小孩儿拎着四根儿秋林红肠回家,一进门,就被崔妈妈看见了。

她惊讶:“你们这是去哪儿了?哪来的?”

小风立刻说:“这是礼物,我跟小雨都有的。”

崔妈妈楞了一下,随即想到,突然问:“你们是不是去老容家了?”

他们这些小孩儿的家庭,一贯是有走动的,不过这还差几天过年,这个时候给礼物,只能是从外而回来……容家没跑了。

“小雪宝给你们带的吧?”

虽然已经是小学生容熙了,但是这要是突然说容熙,这些家长还真是要懵一下,他们都习惯叫容家的小丫头雪宝。

小风点头:“雪宝一人送了一根,小淮一人送了一根,我们家有四根红肠。妈,咱晚上切一根尝一尝吧。”

小崔雨使劲点儿点头,她这一路上,都觉得自己能闻到肉香,可想吃一口了。

“尝一尝吧。”

崔妈妈:“尝尝尝,就知道吃,你们这拿人家东西……”

她迅速了一下,说:“你爸之前去砸冰钓鱼,捡两条大的,给你们林老师送一条,给雪宝家送一条。”

这人和人的交往,不就是有来有往的?

要是一味的占便宜可处不来。

虽说是小雪宝和小季淮送的礼物,但是说到底还是容家和林老师给的,崔妈妈觉得他们这茬儿小孩儿的家长啊,大概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天大的好事儿,这辈子遇到了林秀婉。

就没看过这么好的老师。

她转头儿去准备东西,就看两个孩子还在吸呀吸的,她说:“晚饭切一根。”

“好!”两个小孩儿高兴的叫起来。

而与此同时,小如也提着两根红肠回家,姜奶奶:“呦,这是赵桂香的孙女儿给你带的把?”

姜如凝点头:“是呀,一根是雪宝送的,一根是小淮送的。”

老太太:“这老家伙人不咋地,他家孙女儿倒是个可爱的小孩儿。不过咱们不占人家便宜,老家不是送了大公鸡过来?正好快快年了,给你们林老师和小雪宝家一人送一只……”

姜如凝:“好的呀。”

小孩子也不懂那么许多,都随着他们去呢。

他们两家是这样,其他人家也没有白白收人家的礼物,倒不是他们这些家长都是多么好的人家,其实人都有小心思,但是吧,大家还是乐意跟容家走动的。

容家生意做的红红火火的,而倒闭的企业也不少,多少人下岗,谁也不敢说自己这个单位就能一直好下去。他们机械厂现在看着还很好,但是以后谁好说呢。

而且一家子里也不是人人都在机械厂,多交往一点真的下岗也能找人帮帮忙。难得有这样你来我往的关系,总比别人是多一层的。

有人是这样的心思,有人是单纯的觉得应该回礼,雪宝他们家短短两天就收到了好多的回礼,雪宝纳闷的很呢:“他们为什么要送回礼呀?”

不管大人怎么想,小孩子们都是单纯的,他们就知道,彼此是最好的好朋友。

其他那些什么人情啊,来往啊,不懂不懂,完全不懂。

大家在短暂的小纳闷儿之后,很快的该干啥干啥了,这几天啊,好几个小朋友来雪宝家一起写作业,大毛二毛深深感慨,小表妹真是交游广阔。

他们这些小孩儿啊,从小到大都这么热闹。

明明只是大了三岁,但是他们都有种再看一群小鸭子的感觉,他们可是高年级,这些小孩儿啊,低年级的小幼崽。

只不过吧……很快的,大毛二毛就有点惆怅了,每天过来跟表哥表姐一起学习的小宇也惆怅了,因为……小朋友都会的好多啊。现在的小孩儿,都这么厉害了吗?

他们明明比较大一点,但是好明显,小弟弟小妹妹们会的东西,他们竟然不是很会。

就说英语吧,他们是今年上四年级才开始学的,这也才学了半学期,但是小朋友们会的,比他们多……更可气的是,他们还炫耀,大大的炫耀,故意唱好复杂的英文歌。

不是“ABCD……”

是他们都没听过的,超级复杂的!

就很气了。

他们不如小不点,想一想真是好心酸哦。

小朋友们都会呱呱英文,他们还会很多好复杂的成语故事。

小朋友们凑在一起讲好多东西,好像那些成语赋予了小故事之后就变得好简单了。他们就连看电视,都懂很多,电视里演皇帝,甜宝就说这个皇帝手下有什么人,这个人写了什么诗。

大家一下子就记住了!

元宝还会教其他的小朋友们数学,他讲过的数学,好像一点也不难。就连小雪宝脑子都灵得很,自己那点儿小小的零用钱,算的咔咔的。

总之,小朋友们的寒假,一起学习一起玩耍都变得特别的充实。

大毛二毛以前都觉得学习好复杂,但是看起来根本不是呀。

他们看着小孩子们学习,觉得他们学的好简单,而且很容易就学会了,原本两个小孩儿还觉得自己挺聪明的,但是这看见小孩儿们的水平才觉得,他们以前真的好自大哦。

小雪宝他们,都学的超快。

他们学了那么多的东西,还没耽误玩儿,两个小孩儿深受震撼。

小宇看出表哥表姐的忧愁,小大人儿一样说:“这下子你们知道我为啥努力了吧?要是稍微不努力,就不如小表妹,她比我小那么那么多呢。如果我还不如她。那我多丢人啊。”

他哪里还有哥哥的威严了?

总之,不能比小表妹差!

大毛二毛默默的点头,认可了这个话。

于是,容家人就看到这三个大孩子更加努力了,不努力,不行啊。不努力,就落后。

如果跟同龄人比落后不要紧,但是如果还不如小小的小表妹,他们就觉得好丢人啦!

这个寒假,三个大孩子觉得自己过得竟然更累了一些,不过,也不差了。

他们这么努力歇息,竟然还有时间玩儿,这是怎么回事儿了?

就很不解了。

其实他们是不知道的啊,因为他们不走神儿了,像是雪宝他们学习效率高,就是因为他们不走神儿,做什么就是专心做什么,这是林秀婉给他们养成的习惯。

在雪宝身上最明显。

因为刚开始的时候,只有这一个是真正的小崽崽,需要盯着,所以小雪宝最明显,她是上课从来不走神的,从来都能精神集中的从头到尾。正是因此,学习效率很高。

而其他人,也是这个样子的。

虽然不像雪宝那么明显的,但是也要分跟谁比,跟其他的小朋友么比,他们就是很用心很专注的。

关于小孩子们的“能干”,三个大孩子深有感触,其他人也深有感触。同样深有感触的还有他们的蓝老师,教书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遇到班级里双百这么多的时候。

以前也有,不过最多的时候都不超过十个。

但是这一次,二十多个双百。

原来小葵花班的那些小孩儿,竟然无一例外都拿到了双百分。

蓝老师很震惊,但是也很高兴,她真是好运!她心里清楚啊,完全是原来机械厂幼儿园的小葵花班的小朋友拉高了分数。她嘴巴都要笑歪了,志得意满的接受了其他班级老师嫉妒的眼神儿。

这位严肃的女老师,在心里第一万次的感谢林秀婉会教孩子。

林秀婉:“哈切哈切!”

不知道谁整天在背后念叨她!

就连容家英这个大学老师都在背地里感慨,雪宝是真的学的很好,小孩子就是这么奇怪,如果你强迫她如何如何,她可能还不乐意,但是这样鼓励着学习,大家一起边玩边学,她反倒是学的很好。

就像是钢琴,她明明比表哥表姐晚学了一两年,但是弹起来和二毛不相上下,已经完全超过大毛了。最关键是,她也没有专注在这一件事儿上,其他的事情,她也都没耽搁。

容家英是很羡慕弟弟和弟媳的,小雪宝真是太省心了。

不得不说,小孩子自己聪明很重要,但是小小的时候就能遇到好的老师和同学也很重要。肉眼可见,雪宝幼儿园的老师和小学的老师人都很好,小姑娘学习劲头十足,这样打好了底子,长大是不愁的。

容家英就是靠知识改变命运的人,她自然晓得能好好读书是多么的重要。

正因此,格外的羡慕,小雪宝可不知道那么多,每天依旧无忧无虑,小孩子家家的,可不就是这样吗?

小孩子无忧无虑,陶丽华他们兼并了老黄的另外一家店,这个时候她都要觉得,这人是不是天生的“送财童子”了,他们第一次买铺子的时候,遇到了这个人,第二次想扩张的时候,又遇到了这个人。这个人每次都是靠着自己的亏损来配合他们的发展,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不过不管如何,他们从一家店变成了两家店,这家店挂科了一个二店的牌子。虽然两家店距离的很近,但是这样距离的近,还是合适的。虽说一般来说开店最好是分开的远一点,但是他们现在一店这么大也完全不够用,那么二店距离的近,反而没有什么问题。陶丽华和林秀婉两个人合作的不错的,倒是没有什么龌蹉。

一般总是听说不能一起做生意,但是他们两个倒是做的还不错。

可以说,这个时候也算是这个行业的野蛮生长期了,但凡有点心思都是能赚到钱的,黄老板那是完全没有这根筋,但是林秀婉毕竟是个重生党,如果一点脑子也没有,真是白瞎了多了这么多的记忆。

就算是重生不会增长智商,但是她的见识总是更多。林秀婉是这样,陶丽华也不差。她其实挺会做生意的,毕竟容家栋已经先开始了,他做引路人,陶丽华多少都能受到影响的。

如果说他们这个行业是野蛮生长期,容易发展。

那其实容家栋他们的厂子也是一样的。他们这个行业的发展就更明显了,怎么说呢,容家栋赶上了一个什么时期呢。他所发展的这个时期,正好是青黄不接的时期。

可以说,他是抓住了这个东风,迅速扩张起来的。

当然,一般人也真是扩张不起来,容家栋可以,完全是因为当初的股权证卖出了好价钱,手里本钱足。他以前是不太明白的,但是现在想明白了,倒不是说沪市的有钱人是多么的多,有钱人自然是有也确实是多,但是他能够迅速的卖出去,可能也跟当时海南的房产市场好有关系。多少个人在那边一夜暴富,几十万几百万在他们沈城想都不敢想。家里有个一万块就是很不错了,可是在那边提都不值得一提的。那边都是六七八位数的生意。

在他这里接手股权证的,很有可能就是这样的人。

那两年,在海南的投机搞房地产的,简直不要太赚钱。

当然后来的结果都不是很好,海南的房产市场崩塌了。但是这跟容家栋没有关系,他还是靠着这笔本钱发展的超级迅速。最早的时候,他只能说是占领了省城的市场,但是很快的就扩展到全省,现在整个北方,提到暖洋洋,大家都是知道的,市场占有率相当高。几个这两年发展出来的品牌,那完全冲不出来。

可见早一点,就是有着天差地别的发展的。

容家栋早起是靠着市场稀缺加上广告元素,正是看到了其中的优势,他们每年的广告费都是不吝啬的。要说抢占全国市场,暂时还达不到,但是要说独占北方市场,那是没问题的。

而且,他们还有出口的部分,这一部分是周旺谈的,周旺自从那次遇到了陶丽华,就重新跟容家栋联系上了。他家有亲戚在H国,他偶尔也会两头儿倒腾东西,这人也是个脑子灵光的,很快的跟容家栋谈了一个代理,他这边每年在容家栋这边也拿不少货,干的风生水起。

容家栋这边现金流是相当大的,其实他也考虑过换一个居住环境。

人吧,有钱了自然就想住的更好一点,只不过一家子商量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容爷爷和容奶奶都不乐意搬走,小雪宝也不乐意搬走。

容家栋和陶丽华夫妻倒是无所谓的,他们都忙,平时也不着家儿,住在哪里都一样。但是容爷爷容奶奶还是觉得这里比较温馨,邻里邻居的都认识,冬天能串门儿,夏天也能在傍晚坐在楼下乘凉。

孩子们更是能玩在一起,如果换一个新的环境,可不一定有这么惬意了。

这一点小雪宝最坚决,她不想离开这里,这里有很多小伙伴啊,去别的地方,就觉得好孤单啊。反正小雪宝不乐意,大家都不乐意,容家栋也就放弃了搬走的想法儿,继续住在这里。

他们家属院儿有个风吹草动,彼此都清楚的,就连安全系数都高一点,搬一个房子,虽说地方可能好一点,但是邻里邻居的也都不认识。谁知道都是什么人呢。

他们一家子继续住在这里,倒是还蛮好,反正家里的事儿有保姆来做,他们倒是也轻松的。

阿凤是个勤快的,原本的时候就觉得容家慧有洁癖,每每都要给家里收拾的窗明几净,但是现在看了这个阿凤才晓得,容家慧那算是啥啊!

阿凤才是真真儿的能干,从来都是给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别以为做到这样很容易,其实才不容易,容家的人虽然少,但是小孩子多,雪宝经常领着一群小孩子来家里玩儿,小孩子多了,难免就有些邋遢,虽然都是懂事的小孩儿,但是少不得也要脏兮兮。可阿凤每次都收拾的很好,从不抱怨。

她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毕竟这家子给钱这么多,活儿就算多一点都是正常的。

人家给高工资,不就是因为这个?

所以阿凤干活儿很麻利。

阿凤只盼着自己能在这边多干几年,可是却没想到,自己一干,就干了那么那么多年。

千禧年雪宝初中毕业的时候,她还在这边做保姆,零三年初雪宝转学去首都读书的时候,她还是在这家子做保姆。甚至在零三年年初容家搬家到首都的时候,她也跟着过去了,继续做保姆。

是的,时间过得就是这么快。

一转眼,就到了零三年。

九年过去,雪宝也从小学一年级的小学生雪宝变成了初中生雪宝,容家原本是想小丫头小学毕业的时候就去首都读书的,但是雪宝不想去,容家栋和陶丽华都是比较溺爱孩子的,小雪宝抵触的情绪比较激烈,当爸妈的到底是从了女儿。

雪宝直到在沈城读到了初三的上学期,才在下学期的时候转学去了首都。

因为她本身是首都的户口,倒是很顺利的,只不过顺利是顺利的,小姑娘心情倒是不是那么美丽。她的所有好朋友都在这边,她一个人离开,心里当然不开心啊。

哦不,她也有小朋友不在这里。

他们小葵花班,第一个脱离组织的,不是小雪宝,而是小元泽。

元宝是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转走的,也不能说是转走,他算是被挑走,这边的教学进度,他根本不适应。元宝去了首的少年班。

他们还在准备中考的时候,这个家伙已经读大学了,小朋友们就觉得好气哦。

大家都是小葵花班,你为何独树一帜这么聪明?

这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这么多年,小元宝的传说仍旧在机械厂家属院流传,大家都说这是一个小天才。每每有谁学习不好,就要被家长吼:“我不求你像小元泽那么聪明,但是你能不能给我及格?”

“你看看人家元宝,再看看你!你就不能给我争点气?”

“同样的起点,你看看人家!!!”

“你要是有人家万分之一,我睡着了都要笑醒!”

总之,家家户户的爸爸妈妈,好像都是这么一个口头禅!

元泽每年回来找小伙伴们玩儿,都要被家长用野狼的眼神紧紧盯着,就想看看,这孩子到底哪里跟其他小孩儿不一样。怎么就能如此优秀!

这些年的变化很多,但是小葵花班小少年们的感情没有变。

他们机械厂,也还是倒闭了,当年鼎盛的万人大厂,也垂垂老矣,终于不行了。在九九年的时候,厂子终于都全而下岗。不过从林秀婉这种经历了两辈子的重生者角度来看,这次的下岗跟上一辈子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下岗工人都是一样艰难的,上辈子艰难,这辈子也艰难。但是这一次,大家的精气神儿还可以。

人啊,精气神儿还在,多少总是能而对艰辛的生活。

就怕如同天塌了,这样才是难以而对接下来的艰难。

这一辈子,好些人都很快打起了精神。

毕竟有太多成功的例子了,这让大家又觉得,还是能冲一冲的。

下岗也不是天塌了,也许也有别的出路。

毕竟他们看到了太多的成功,早期创业的容家栋林山,还有陶丽华林秀婉,他们都成功了。当年,他们还不都是机械厂的一员?人家都可以,他们也可以努力。

而除了他们,还有一些普通的例子。

像是田杏,她在服装厂下岗,自己开了店,现在竟然也干的风生水起了,跟她的好朋友陶丽华这样的婚纱摄影连锁店没法儿比,但是也自己买了铺子,两层的商铺,她买了三套,一套自用,两套租了出去。

同样做的可以的还有容家慧,她原来是开小卖部的,现在两个小卖部都关了,她在家属院儿和容家栋的厂区内都开了超市,还不小,生意红火,收入不错,人家有房有车的,也不是一般人了。

总之,还有其他的例子,大家看的多了,也就生出了几分豪气。

他们开始可能没有什么本钱做的那么大,但是像是田杏他们这样从小生意做起来的,他们可以学习的啊。也有不太有冲劲儿的,正好又跟容家熟悉,少不得过来求个工作。

容家栋是无所谓的,他那边就是干体力活儿,雇谁都是一样的,谁都能干,干的好了就继续干下去,干的不好的他也不留人。这个都是说的很清楚,想来做领导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一般求过来的,也不会舔着脸要求这个要求那个,基本就是求一个普通的工作,正因此,他都是给这个而子的。毕竟如果不认识,也不会找到他这里。

当年容家栋夫妻停薪留职的时候,多少个人在背后哔哔他,但是这个时候真是都要感慨一句,果然人家有钱都是有原因的。开始脑子动的就快啊。

就连雪宝的好几个同学的家长,都求上门了。

这些年,他们这些家长虽然早就告别了幼儿园,但是孩子们一直还是交往的很好,容家栋就给人这个而子。他下海这么多年,一直顺风顺水,也是因为他这个人会来事儿。

基本上,还真是没什么人说容家栋的不好,人人提到他,都要讲一声仗义。

容家栋这边前后接受机械厂下岗职工就有二三百人,有的能适应,有的不能适应,最后也有离开的,不过也没人说容家栋的坏话,最起码在最艰难的时候,他是伸出了援手的。

而这么些年下来,老百姓也都习惯了。

随着零三年的到来,雪宝也到了必须要回去参加高考,容家人这也终于要搬走了。

这些年,容家栋在首都也置办了不少的产业,毕竟他们一直都是打算要搬过去的,既然要搬过去,自然要早做打算。而且吧,容奶奶这些年也几乎每年都有戏拍,其实对她来说,拍戏真的不赚多少钱,但是这样打发时间也蛮好的。

女人嘛,也得有自己的事业,这是容奶奶自己的想法。

所以她几乎每年都要去首都,少不得见证了首都的发展,沈城这些年发展的很慢,但是首都却是日新月异。别的不说,他们买房子的时候是什么价钱,现在又是什么价钱呢。

容家栋他们后来又在隔壁入手了一个四合院儿,这个四合院与他们买房子的时候相差了不到三年,但是价格却涨了三倍,可见恐怖。而现在,就连想买都买不到了。

要知道,产权清晰,保存的也好的大四合院儿可是不多的。

这些年,几乎很少有人出手的。

像是他们买第二个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是隔壁的邻居,也根本不可能早早得知消息拿下。现在想要拿下这样的,难喽。

容家栋对自己当年入手四合院的行为十分的得意,却完全不提这是容奶奶和陶丽华坚持的呢。陶丽华也不跟容家栋“抢功劳”,他说自己有眼光,那就有眼光吧。

这段日子,他们的东西也收拾的差不多了,之所以打算过完年,一来是习惯了这边过年。二来也是因为容家栋比较忙,他们暖洋洋那边,正在谈动迁的事情。

他们靠近北站,这些年,随着人流量的增加,车站已经完全不够用了,据说北站那边要盖一个新广场。容家栋这边正在磋商补偿。这动迁的事儿吧,要分是是谁来看了,如果是容家栋,其实没有那么高兴的。

他们企业本来就很赚钱,动迁中间肯定要耽误,如果没有合适的厂房,那么自己盖厂房就更耽误时间了,总之,不那么容易,现在容家栋谈得就是置换。

他也不是不顾城市整体规划的人,但是他也不能亏着自己。大人这些事儿,雪宝不知道,雪宝这几天天天和小伙伴们约饭,唉声叹气。

他们可是从矮墩墩的幼儿园时期就混迹在一起的小伙伴,现在就要分开了,小雪宝怎么不闹心呢。小小的人儿啊,大大的忧愁啊。

可是她也知道,自己是一定要去首都上学的。

她的户口不在这边,不能在这边参加中考和高考的,不过她也知道爸爸妈妈当年给她户口转走,是为了她好。所以她也不抱怨什么。只是抓紧跟小伙伴们一起多聚一聚。

这不,他们一帮小少年小少女一起出来滑旱冰,一个个趴在溜冰场的栏杆上,除了小葵花班十八个,还有季淮和小宇,这两个大只崽也混迹在他们之中。

要说起来,小葵花班,元泽是第一个离开的,雪宝是第二个。

但是要说他们这个小伙伴团体,雪宝其实不是第二个,真正的第二个是季淮。

季淮是去年转学去首都的,林老师是在九五年左右买的房子,也是把小淮的户口转过去了。说实在的,去年的小淮就跟今年的雪宝一样。

不过因为过年,小淮和元宝都回来了,他们人还是很齐全的。

孔甜甜看出雪宝的惆怅,安慰她说:“雪宝啊,我们小葵花班,永远都是好朋友对不对?”

雪宝:“那当然!”

孔甜甜笑了,说:“那既然这样,你就别惆怅了,不管是在哪里,好朋友的心都不会变的。”

雪宝抿着小嘴儿,睫毛闪了闪。

孔甜甜:“我们做一个约定吧,约定将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好朋友。”

雪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这个还用约定的吗?不用约定,我们也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他们小葵花班这些小朋友初中之后已经不再一个班级了,已经打散了,但是不管他们有没有新的同学,有没有新的朋友,他们小葵花班的感情就是不一般的。

雪宝:“这个不用约定。”

孔甜甜笑了拍头:“对哦。”

蒋寒:“你是不是傻了啊?”

孔甜甜:“哼。”

她眼珠子转一转,说:“那,我们做一个别的约定,我们约定,大家高考都去北京读书吧。”

“啊?”

少年少女们都看向了孔甜甜,雪宝也惊讶的看向了孔甜甜。

孔甜甜:“我们约定,都去首都读书吧。”

说完了,她也说:“你们不同意就提出来啊,千万别勉强。”

“不是同不同意的问题,问题是……我能不能考得上啊!”熊宝在栏杆上晃荡,十分的惆怅,他学习一般啊。虽然小时候感觉自己还可以,但是越大越不行呢。

他就觉得,自己不是那种有学习天分的人。

他摊手:“我是想要去首都读书的,可以去大城市读书,总是好的,对自己的发展也好。问题是,我考得上吗?我现在能不能考上高中都不好说!”

他的话引来了小朋友们的凝视。

元宝推了推眼镜,是的,他已经戴眼镜了。

他声音没有起伏,说:“我给你补课。”

熊灿烂:“啊……”

他的嘴角下撇,虽然元宝初二就去首都读书了,但是每年回来,都会拉着他们学习,明明小时候是很可爱一个小伙子,但是补课的时候就化身喷火暴龙了。

真是可怕。

他们遭受冲击,家长们还觉得元宝做得对。

就,苦啊!

“你给我补课,更可怕!”

元宝呵呵呵:“你知道多少人希望我给他们补课吗?得了便宜还卖乖,我要记在本上……”

雪宝噗嗤一声笑出来,说:“你那个是日记本,还是变天帐啊。”

元宝:“随便啊,都行!就这么说定了,从明天开始,别玩了,我给你们补课!”

“啊!”

惨叫!

忧伤的氛围,一扫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