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番外十四(古穿今篇)

书名:三嫁咸鱼 本书主角:林清羽,陆晚丞 作者:比卡比 字数:6412 字 更新时间:2021-11-25 22:57:19

虽然不回男朋友信息不算犯法,但为了给男朋友充足的安全感,让男朋友能安心学习,林清羽努力养成了随身携带手机的习惯,甚至偶尔还会主动给江醒发信息,分享日常所见所闻。

于是,课间休息的时候,江醒一改常态,没有趴在课桌上补眠,而是愉快地和林清羽微信聊着天。

今天林清羽说想去药店看看。一进药店,林清羽犹如鱼入江海,光是从他发来的消息,江醒就能想象得出来他有多兴奋。

林清羽给他拍了很多照片,其中大部分是药店里的药,少部分不是药,却也让林清羽很感兴趣。

林清羽:【江醒,你看这个。】

江醒点开林清羽发来的照片,猛地坐直了身体。

江醒:【……宝贝听话,你先把它放下。】

林清羽:【我想买回家研究。】

江醒:【买买买——或者我放学回去帮你买?】

林清羽:【不必,我现在买即可。】

江醒担心林清羽钱不够,给他转了三个5200过去。林清羽那头没了消息,应该是去买单了。江醒又点开照片看了眼,忍不住发散思维。

江醒:【话说,大瑜应该没这些东西吧。】

林清羽:【民间没有,但西方小国曾经向大瑜朝贡过类似之物。】

江醒:【这样,那以前我和你上床的时候会用吗?】

林清羽:【不用。】

江醒:【艹,我好渣。】

林清羽:【?】

江醒:【不戴/套是渣男行为。】

林清羽:【与你无关,我喜欢你直接进来。】

江醒穿着高中生的校服,坐在教室里靠窗的位置,盯着手机屏幕,身上热度攀升,整个人都不淡定了——所以他为什么要在课间和林清羽聊这个。

江醒走到饮水机旁装了杯冷水一口喝完,回来再看,林清羽已经撤回了上一条消息。

林清羽:【一时忘了你这具身体还没成年。以后你别再问我过去的床笫之事,免得我又要担上引诱高中生的罪名。】

江醒正要回复,一双手拍在了他课桌上,手下还压着一张刚发下来的英语小考试卷。一个戴眼镜,留小平头的男生咬牙切齿地看着他——这是他们班的第二名,陈梓浩。

“为什么?!”

江醒收起手机,问:“什么?”

“我国庆假期比你多做了十套卷子,”陈梓浩怒火滔天,“为什么还是比不上你?!”

江醒扫了眼陈梓浩的英语试卷,就比他低两分而已。“估计是我运气好吧。”

陈梓浩吼道:“怎么可能每次都是你运气好!”

“那就是因为天道酬勤……”

陈梓浩气急败坏:“放屁,你根本从来就没努力过!”

江醒笑道:“话不能这么说,我努力的时候你也没看见啊。我也就是在学校里懒一点,其实我在家都学习到很晚的,凌晨三四点是常有的事。”

陈梓浩愣了愣,狐疑:“真的假的?”

江醒一脸诚恳:“真的。我之所以在学校不好好学,都是为了装逼。”江醒拍拍男生的肩膀,“你太焦虑了哥们,放轻松一点,以你现在的成绩,想考什么大学考不到。”

陈梓浩没想到自己会被竞争对手安慰到。冷静下来一想,他自己突然破防来找江醒发疯,大校草没让他滚已经很不错了,居然还愿意和他说这些。

长得帅,成绩好,有礼貌,被那么多人喜欢却一点都不高冷,也从来不会摆谱。这样的男生谁都讨厌不起来。

陈梓浩深吸一口气,向江醒道歉:“对不起,这是我的问题。”

江醒看着陈梓浩回到座位上,继续埋首于题海。他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天道酬勤不会错,陈梓浩比他努力,超过他是迟早的事。

厌学归厌学,但他不喜欢输的感觉,他也不想把第一让出去。

江醒叹了口气,满不情愿地开始做题。林清羽也将时间拿捏得很准,只会在休息时间和他聊天。

周五下午,江醒请了半天的假,带林清羽把身份证办好了。如果按照实际的年龄,两个人早就过了法定的结婚年纪,但江醒的身份证上还是17岁,江醒坚持林清羽只比他大一岁。林清羽就这样成了一个刚满十八岁不久的少年,一下年轻了好几岁,由大美人变成了小美人。

美人都有极强的可塑性。林清羽在现代的穿衣风格受到江醒的影响,日常就是T恤长裤球鞋,又剪了短发,说他是高中生或者大学生一点都不违和。但他年龄的沉淀在那里,一旦穿上衬衫和西装,成年大美人的气场就压不住了。他在拍证件照的时候,露额头,露耳朵,面无表情拍出来的照片,修都不用修,可以直接发给娱乐公司原地出道。

江醒羡慕不已:“清羽,你十八岁了,你自由了,免费了,玩游戏不用防沉迷了。”

林清羽颔首:“确实,我还可以去考驾照。”他并非不喜欢小电动车,只是马上要降温了,坐电动车真的好冷。

“妙啊,以后你就可以开车送我上学了。”江醒开着玩笑,“等放假了,我们还能去海边自驾游。你开车开三四个小时,我在副驾驶上睡觉玩手机。”

林清羽心情微妙:“以前要送你上朝就罢了,现在还要送你上学。”

江醒不厚道地笑了:“大瑜那边迟迟没有消息,我们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去。清羽,你想不想和我一起读高中,然后参加高考?你不是对我国最高医学学府很感兴趣么。”

林清羽一怔:“……读高中?”

“对啊。就凭你过目不忘的本事,如果转来我们学校,我的年级第一肯定要没了。”

林清羽微哂:“那是自然。”

江醒笑道:“宝贝还真是一点都不谦虚啊。”

林清羽想到一事,不放心地问:“如果我们成了同学,我还能当你宝贝吗?”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

林清羽淡道:“谁知道,你们这规矩多,不能以大瑜的思维看待事物。例如表兄妹和表姐弟,在大瑜可以婚配,到这里就不行了。”

与江醒的厌学不同,林清羽对学习之事向来不缺兴趣,在医毒上更是兴趣浓厚。因为刑法,他在江醒的家乡不能钻研蛊毒,但医还是能继续学的。这里的医学和大瑜的大有不同,若能习得一二,也算是一桩幸事。

林清羽想了想,说:“我想去你学校周遭逛逛。”

他们虽然住在学校附近的小区,但林清羽还没去过江醒的学校。家里的阳台正对着学校的操场,林清羽倒是经常看见学生在操场上做早操,上体育课。

无论是几百上千人一起做的早操,还是几个班一起上的体育课,他都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找到江醒。不是他眼神好,而是江醒的身高甩了别人一大截,很难不被看到。

“行啊。”江醒答应下来,“顺便带你体会一下这个城市的另一面。”

江醒就读的高中历史悠久,坐落在老城区的中心,步行十几分钟就是一个城中村。城中村,顾名思义,是指城市里的村庄。这里的房子都有些年头了,多数还没有电梯,居民却不少。

林清羽和江醒走在阴暗狭窄的小路上,道路两侧是热闹的店面。“你可别小瞧了住城中村的人。”江醒说,“他们都是潜在的有钱人。”

林清羽问:“此话怎讲。”

江醒便和他科普现代拆迁的概念。傍晚五六点,学生下课了,社畜也下班了,城中村渐渐喧哗,小摊小贩都支棱了起来。

林清羽被各式各样的路边摊吸引了注意。来现代也有一段时间了,江醒带他吃了火锅,喝了早茶,吃了西餐,给他煮过泡面,但从没有带他吃过干净又卫生的路边摊。

路过一家铜锣烧店,林清羽说:“我想试试那个。”

江醒很自觉:“给宝贝买。”

江醒买了两个,和林清羽一人一个。林清羽吃了两口,觉得里面的甜馅太腻,将剩下的塞给江醒,指着一个长条形的东西,问:“那是什么?”

“烤肠。你要吗?”

林清羽点点头:“要。”

烤肠太过油腻,林清羽吃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又交给了江醒。江醒本着不能浪费食物的原则,在吃了一个半的铜锣烧,一又三分之二的烤肠后顿悟了,在林清羽提出想尝试钵仔糕的时候只买了一份。林清羽尝了一口,判定此物不合自己的口味,又交给江醒解决:“这个不好吃,给你。”

失去了部分记忆,算是第一次谈恋爱的江醒惊呆了:“不好吃也给我?你真的喜欢我吗?”

林清羽忍不住笑了:“或许你会觉得好吃。”

一条街上的小吃被两人吃了个七七八八。路口在建地铁,两辆挖掘机辛苦劳动中,临时搭建的围墙也挡不住它们威风凛凛的身姿。

林清羽停下脚步,问:“这是何物?”

“挖掘机。”

林清羽看了许久,不由感慨:“大瑜若有此物,建造一座宫殿也无须耗费数十年之久了。”

江醒笑道:“那丞相大人要不要把挖掘机的司机请回大瑜去工部任职?”

林清羽瞥了江醒一眼,就知这人又在取笑他了。他顺着江醒的话说:“依你之见,这两台挖掘机哪个开得更好?”

江醒装模作样地评估:“依我之见,左边那一台的师傅动作娴熟,游刃有余,一看就是山东人。”

林清羽奇道:“你如何知道。”

江醒不正经地笑着:“我瞎猜的,你别信我。”

没有哪个男生能拒绝挖掘机,林清羽也不例外,站在一旁舍不得走。江醒问他:“你渴不渴,要不要喝奶茶?”

林清羽还没回答,就见一个穿着和江醒一样校服的女生朝他们走来:“江醒学长——”

江醒转过身,看到了一个有些面熟的女孩子,应该是他们学校高一高二的学妹。“你好?”

女生在江醒面前站定,看到林清羽,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她扯下口罩,露出一张白里透红的脸,羞涩道:“学长,这个送你。”

江醒还没反应过来,手上就被强行塞了杯奶茶。林清羽还是第一次看到粉色的奶茶,配上杯子上可爱的图案,少女感十足。

女生似乎是怕江醒拒绝,送完奶茶,转身就跑了。

“学长?”林清羽饶有兴致道,“是师兄的意思吧。”

江醒僵硬道:“……嗯。”他仿佛捧着个烫手山芋,想丢又觉得不太尊重人。“清羽,你在这等我。”

江醒追了上去,将奶茶还给学妹,顺带婉拒了她加微信的请求。

回来后,林清羽看着他,轻笑道:“学长怎么不收下人家的奶茶?”

“我又不认识她。”江醒迅速转移话题,“清羽,晚上我们要不要看部电影?”

林清羽说:“可是我更想和学长一起打游戏。”

“那我们现在回家?”

林清羽又道:“也好,学长一直背着书包估计也累了。”

“……我错了,”江醒戴上痛苦面具,“清羽我错了。”

“你何错之有。”林清羽平静道,“你管不住旁人亲切之口,也管不住旁人赠物之手,你是无辜的。”

江醒眼中燃起希望:“那你是不是不生气了?”

“我自然不会生学长的气。”

江醒:“……”

林清羽见江醒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不由展颜一笑:“我真的不生气。你是我喜欢的人,若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喜欢你,那我眼光是有多差。你很好,值得被很多人喜欢。可惜……”林清羽近乎怜悯地说,“可惜只要有我在,你永远不会多看他们一眼。”

这就是大美人的自信和骄傲吗。江醒放心了,又没完全放心。他感觉自己对别人的奶茶有阴影了,等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子里一掀开,全是那杯差点害死他的奶茶。

江醒去买了两杯属于他和林清羽的奶茶:“清羽,我们干一杯?”

林清羽配合地和他干了一杯,江醒用手机记录下这一幕,把两只手和两杯奶茶的照片发了个朋友圈。

很快,他的手机就开始疯狂震动。江醒随便看了两眼,挑了他表姐的信息回复。

裴芷琪:【你那条朋友圈是什么意思??】

江醒:【你猜。】

裴芷琪:【你谈恋爱了?!】

江醒:【嗯。】

确切来说,他不仅谈恋爱了,还结婚了,还结了好多次。

裴芷琪:【!!!】

裴芷琪:【你女朋友是谁啊?是你同学吗?!】

江醒不想和别人说太多,自动忽略一大串的消息。直到裴芷琪发来这样一条消息:【等等,你官宣的朋友圈有没有屏蔽老师和那些亲戚啊?】

江醒:【。】

裴芷琪:【哟嚯。】

江醒:【莫慌,问题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