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番外十五(古穿今篇)

书名:三嫁咸鱼 本书主角:林清羽,陆晚丞 作者:比卡比 字数:1822 字 更新时间:2021-11-27 16:47:56

一整个周末,江醒的手机和微信就没消停过。林清羽看他一次次地去阳台接电话,便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江醒说:“你看到我发在朋友圈的照片了吗?”

“看到了。”林清羽说,“柯糖也发过类似的照片。这其中,是有什么深意么。”

江醒笑道:“她发这种照片挺正常。但我吧,一年发不了一条朋友圈,所以大家才会大惊小怪。”

林清羽稍作思索,猜测:“你是觉得那家奶茶很好喝,想推荐给朋友?”

“对,”江醒随口说,“好东西要一起分享。不说这个了,我们来双排打游戏吧?”

江醒将手机设为了免打扰模式——逃避虽然可耻,但很舒服。

林清羽将信将疑。单纯这么简单,江醒的手机也不会震个不停。但高中生累死累活五天,好不容易有个假期,就不说他不想说的事情了。

林清羽登陆游戏,开好房间等江醒上线。等了两分钟,江醒还没有反应。他抬头一看,只见江醒捧着个手机,表情像是要裂开了。

“不妙。”江醒苦笑了声,“她给我来真的了。”

“‘她’?”

“我姑姑。以前她最疼我了,我玩游戏用的就是她的身份证。就在刚刚,她居然解绑了她的身份证——好狠的心。”

林清羽问:“她为何要这么做?”

江醒望着游戏的登录界面叹气:“她大概是希望我专心学业。”

别的家长不想让孩子谈恋爱,一般也就停个银行卡,解绑身份证是什么鬼。肯定是裴芷琪出的好主意。

“她是对的,你是应当专心学业。”林清羽浅浅一笑,眼中似含秋水,可江醒却看到了幸灾乐祸的味道,“没办法了,我单排,你写作业去吧。”

江醒如鲠在喉:“这样对我是不是不太好?”

“那你就快点长大。”林清羽把江醒手中的手机抽走,将《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送了过去,“长大了,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江醒挑了挑眉:“比如?”

林清羽知道江醒想说什么,扬起唇角:“比如,我可以帮你这具身体破……”林清羽话说到一半忽然顿住,“罢了,当我没说。”

他起身欲离开,想留江醒一人安心学习,不料却被对方拉住了手腕。他一时来不及反应,坐在了江醒腿上。

“破什么啊宝贝——破/处吗?”江醒抱着他笑道,“你从哪学来这么不得体的话?”

林清羽镇定道:“那我应该怎么说——拿你一血?”

江醒沉默两秒,忧心忡忡道:“我觉得吧,相比不让我玩游戏,更应该控制你上网的时间——丞相大人这都在网上都学了什么啊。”

“你我如何能相提并论。”林清羽轻描淡写地说,“成年人只要不犯法,学什么都行。”

男高中生就算不能玩游戏,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补新番,看视频,逛论坛,再不济还可以睡觉。林清羽单排玩游戏时,江醒又凑了过来看他玩,还说要拉二胡给他听。

总而言之,只要不让江醒学习,江醒干什么都觉得有趣。

林清羽对此早已习以为常,江醒这不想学习的模样像极了他在大瑜时不想看奏本的模样。但他一点不担心,无论是做作业,还是看奏本,都是江醒理应去做之事,江醒再如何不情愿,都会在最后时限之前将它们做好。

林清羽本以为江醒要拖到周日晚上才会开始做作业,没想到他吃完午饭就自觉地去了书房。林清羽大为惊讶,问他因何如此。

江醒点开陈梓浩的朋友圈给林清羽看:【今天破纪录了,一张数学卷子只花了35分钟,可惜错了一道选择题……】

原来是男高中生的胜负欲在作祟。林清羽不由莞尔:“加油,江同学。”

江醒坐在椅子上转着笔:“江同学要男朋友陪着才能加油。”

“可,我再搬个椅子来。”

“不用,我们上床学。”

大白天的,林清羽就被江醒拐上了床。高中生枕着漂亮老婆的大腿背单词,背到“茫然的,空闲的”的时候,忽然卡壳了一下。

林清羽说:“应该是vat。”

江醒仰头看他:“你怎么知道?”

林清羽淡道:“你上周背的时候我刚好听见了。”

江醒:“……哦。”

月底,冷空气来袭,开了半年的空调终于可以暂时歇上一歇,江醒也穿上了秋冬的长袖校服。阿姨在煲汤一事上极具心得,每天给两人煲的汤都不带重样的,味道竟能和大瑜的尚食局一较高下。

可惜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有江醒的这么好的条件,不少学生的晚饭都是在外面的小摊小贩上解决的。为了让学生少吃卫生没有保障的食品,鼓励学生在食堂用餐,省下更多的时间学习,学校出了新规,禁止走读生晚饭时间离校。

对学生来说,学校食堂的菜总是味道感人,槽点满满。孩子不愿吃食堂,只能做家长的辛苦一点,每天做好晚饭送到学校。江醒不排斥吃食堂,但阿姨担心他吃食堂营养跟不上,坚持每天给他送饭。

几天下来,江醒隐隐觉得不对,让林清羽摸摸他的腹肌:“是不是变得不太明显了?”

林清羽反复摸了好几遍,告诉他:“我不觉得和之前有何不同。你为什么担心它们消失?”

江醒说:“阿姨每天给我送的饭是我自己吃的两倍,我一边看书一边吃饭,不知不觉竟然把它们全吃完了。吃完了又坐着不动,有发福的风险。”

一到高三,有部分学生出现了“过劳肥”的情况,他前桌的男生一个月已经胖了十斤了。

林清羽想了想,问:“你莫不是记起顾扶洲那一世的事情了?”

“还没有。”江醒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我在那一世也有发福的问题?”

“你那一世,最大的问题还不是发福。”

“那是什么?”

“掉发,秃顶。”

江醒:“……”

林清羽忍着笑,趁机劝高中生多多运动:“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课间和体育课多出去走走,别总是给我发信息。若你真的把自己的腹肌作没了,我会嫌弃你的。”

虽然知道林清羽说的是假话,但为了保护好林清羽喜爱的腹肌,江醒只能被迫支棱。体育课同学再邀他打球,他也就不拒绝了。

就是打篮球真的好累啊。

这日,阿姨煲着汤,收到了江醒的微信。江醒有个重要的表格忘在家里了,下午下课之前必须交给老师,他只好请阿姨给他送去学校。

阿姨找到了那份表格,正要出门,又接到家里的电话。阿姨家的老人不小心摔了一跤,已经送去医院了。林清羽让阿姨去忙,送表格和送饭的事情交给他就好。

林清羽带着饭盒和表格出了门。平常步行不过五分钟的路程之中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一个路口的红绿灯出了bug,给行人过马路的绿灯时间由60秒变成了5秒,想要过马路必须用跑的。

林清羽看着其他行人一个个狂奔过马路,跑得面目狰狞,气喘吁吁。

这红绿灯简直岂有此理,都没人管的吗。如此在大街上奔跑,一点都不庄重,尤其是抱着饭盒跑。

可是阿姨煲的汤趁热喝才好喝。

林清羽闭了闭眼,不爽地戴上卫衣上的帽子,将江醒的饭盒于怀中抱好。跑吧跑吧,反正他也没少为江醒跑。

到了学校,学生还没下课。林清羽和保安说明了来意,登记了身份信息后才被放行。这是他第一次来江醒的学校,建筑不算新,颇有沉淀之感。一栋栋教学楼连成一片,远远望去,能看到教室里一个个黑色的脑袋。

林清羽没有去教学区,而是朝操场的方向走去。江醒每周一节的体育课就是在这个时间。上体育课之前,江醒还在微信上给他汇报了一声。

上体育课的班级不多,林清羽较为轻松地找到了江醒所在的球场。

刚上课不久,体育委员正领着大家热身。体育老师体贴他们压力大,都是象征性地让学生跑两圈,然后就开始自由活动。

两圈跑下来,江醒身上已经热了起来。体委抱着篮球来找他:“江醒,打球吗?”

江醒不是很情愿地说:“打吧。你们先打,我发个信息就来。”

“给谁发信息啊?”体委笑嘻嘻道,“和你一起喝奶茶的那个?”

江醒低头打着字,心不在焉道:“不然还有谁。”

江醒:【清羽,我保护腹肌去了。手机不在身边,可能无法及时回复你的消息。】

林清羽:【不必回复,你回头便是。】

江醒愣了一愣,抬头转身,心口猛地一跳。

林清羽就站在操场边,穿着他不久前新买给他的黑色卫衣,戴着口罩,直直地朝他望来。

所以热身有什么用,他热了半天的身,还不如他和林清羽对视一眼。

林清羽看着江醒朝自己跑来。男生嘴角上扬,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乱,夕阳在他身上灵动地跳跃着。

林清羽情不自禁地展颜,等待着男生跑到他跟前。

江醒跑得比他过红绿灯时还要快。

“清羽,你怎么来了?”江醒笑的时候,眉梢眼角都带着光,“怎么不事先和我说一声。”

“你送我小惊喜时,也不会提前通知。”林清羽给他示意手里的东西,“你的表格,还有你的晚饭。阿姨家中有事先下班了,我不想跑两趟,就一并给你送来。”

江醒接过饭盒,说:“好重,阿姨肯定又给我装了两人份的。”

两人说话的时候,不少同学都朝林清羽投来好奇的目光。林清羽说:“那我先回去了。”

这才说了几句话就要分开,江醒不想接受这种惨无人道的剧情:“我还有半小时就下课了,你要不等等我,晚饭我们一起在学校里吃?”

林清羽想了想,颔首同意:“也好,总归我在家中也没旁的事。”

身后传来体委的催促声:“江醒,你还来不来,就差你一个人了。”

“去吧,”林清羽说,“我在一旁看你。”

江醒突然有些紧张,喉结跟着滚了滚,道:“哎,你要看我打篮球吗……”

林清羽问:“不可以?”

江醒笑了声:“可以是可以。但被你看着我会紧张,万一装逼不成反被虐,我以后拿什么在球场上混。”

林清羽面无表情:“那我走?”

“别啊宝贝,和你开玩笑的。”江醒拉着林清羽卫衣的帽子,不让他走,“我会努力尽量不被虐,不给你丢脸。”说着,江醒脱下校服的外套,和手机一并交给林清羽,转身朝球场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