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捆绑两下(叶凛!亲烂她的嘴!!...)

书名:樱桃沙冰 本书主角:颜漫,叶凛 作者:鹿灵 字数:3767 字 更新时间:2021-12-02 21:40:45

试衣间的气氛好像有片刻沉默。

她脑子里闪过了很多画面。

例如西蒙昨天是怎么言之凿凿、确定叶凛一定不在;出发之前又是怎样得意、说自己一辈子也不会见到他的经纪人。

此刻, 试衣间,她衣服还没穿好,如此热情地就和男人撞了个对头。

颜漫站在原地, 维持着方才的姿势,正在想要怎么圆场,男人已经上前两步,唰地一声将她拉链拉好。

等她回过头,他已经进了对面的换衣间。

算了,也不是多大的事儿, 就当他顺手一带,她也顺手拿顶流当了回工具人。

颜漫把剩下的衣服穿好,整理了一下,这才走出试衣间的侧门,来到泳池附近。

西蒙正坐在摄像头拍不到的凉棚下,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喝了口果汁。

颜漫看着他,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

西蒙眯了下眼, 正想问什么, 转眼之间, 叶凛也从后面走了出来。

西蒙:“……”

不远处传来毕谈的怒吼:“操!我的一生全被今天给毁了!”

西蒙:“…………”

直播这会儿已经开了, 正好拍到她站在池边, 一边做热身,一边对着经纪人笑的画面。

一串“宝贝亲亲”滚过之后,弹幕回味着:【这个笑很有深意,我很喜欢。】

摄像大哥是个会来事的, 看气氛差不多了,慢慢把镜头挪开, 从叶凛的裤腿拍起,一寸寸往上挪。

男人穿的是最简单的白衬衫黑裤子,若要说哪里有不同,是面料轻薄,风一吹,能隐约看到肌肉轮廓。

【白衬衫下水,透视……救命……都别管我了我这就去死啊!!】

【这个品牌叫什么来着?香绫是吧?今天你就是我爹,我马上给你花钱。】

【有没有合作?有没有合作?颜叶一起下水我买两套!】

【kiss,我穿这个上街游行。】

【do,我去撒哈拉大沙漠裸奔。】

【@香绫,看我发疯你满意了?】

【别发了,你们的弹幕好好笑,我笑得流口水。】

【你那是笑得流口水吗?做个诚实的人!】

【对不起,我馋的,我摊牌了。】

弹幕已经开始发狂,颜漫站在一边,和摄影师进行沟通。

这摄影师是个外国人,中文讲得挺慢,也只会一些简单的表述。

颜漫用拇指指了下叶凛,问摄影师:“他怎么不用换泳衣?”

摄影师:“我们品牌主打,是女士泳衣,所以他今天不用换,配合女模特就好。”

还真是当工具人?

等等——

颜漫敏锐地意识到什么:“女模特是……?”

“颜漫,”摄影师亲切地问,“请问谁是颜漫?”

“……我。”

颜漫热身完毕,已经接受了这个设定,坐在池边,让脚踝先慢慢适应水温。

叶凛已经下去了,摄影师正往他的衬衫上浇着水,弹幕狂吼:【这是你干的事吗!让颜漫来!】

等到颜漫下水,因为摄影师是男性,不大方便,因此浇水的事,他就拜托给了叶凛。

男人拢起一捧水,从她肩头浇下,水珠打湿外衫薄纱,一层层地向下浸透,洇开浅色的水渍。

池水有些冷,颜漫忍不住轻轻吸气,锁骨更深地凹陷,发尾也被打湿。

【百度回来了,这位摄影师叫Rosa·Ken,快说谢谢Rosa·Ken。】

【抱歉,还没开始拍我就已经那个了。】

【哪个了?展开说说。】

很快拍摄开始,Ken的中文不太好,讲了半天都没讲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姿势。

说到焦急处,他还蹦出了几句英文。

颜漫了然,回头看着他,然后趴到了叶凛的肩膀上,向上一跳。

叶凛托住她的腰。

颜漫确认道:“他抱着我,我在上面,对吗?”

Ken:“对、对!就是这样!”

“稍等一下,我调整相机。”

Ken的拍摄很讲究,调了两分钟还没好。

颜漫的手肘撑着男人肩膀,渐渐有些累了,道:“要不你还是先把我放下来?”

叶凛是个合格的工具人,该抱就抱,要放就放。

她话甚至还没说完,他的手就已经松开了。

但是池水被人加了深度,她刚下去,就觉得有点不能呼吸了。

颜漫又默默地爬了上去:“还是抱着吧。”

她怕淹死。

好在没一会儿,终于开始拍摄,她向上蹭了一下。

【腿腿腿……腿夹腰了?】

【不要搞一些我会喜欢的动作!】

【很正常啦,不夹腰会掉下去的,常规操作。】

Ken要求鼻尖对着鼻尖,颜漫照做;

Ken要求颜漫拨他头发,颜漫照做;

Ken要求她假意去闻男人下巴处的水珠,她也照做。

——不过这个姿势有点难,她向下一沉,差点把叶凛也拖进水里。

但Ken还是觉得哪里不到位。

颜漫用英语跟他聊了大半天,最后,Ken拿出一个视频,放给她看。

是香奈儿斥巨资四千万在好莱坞拍的一组广告,女主在车流之中逃亡,并与男主在天台展开了一场热吻。

Ken在接吻处暂停。

颜漫沉默数秒,了然:“你就是想要接吻是吧?”

Ken想了想,这么说也是:“不然,没有那种很好的感觉。”

行吧,外国人是挺喜欢这种尺度。

反正又不是没亲过。

颜漫低眼,和叶凛对上目光。

很显然,男人英文也很好,方才的全程,他也都听懂了。

颜漫便没再解释,道:“介意吗?”

没等他回复,颜漫又道:“算了,你也没什么反抗的资格。”

“……”

没一会儿,便携音箱中重新传出音乐,是开始拍摄的前兆。

这种画面,她必须给自己想一个设定,才能更好地拍出来。

她跟叶凛说:“你往后退两步,我想踩着那个梯子。”

脚掌踩上水下楼梯,她腰肢向下用力,二人逐渐沉进水里。

水面起伏在耳畔,鼻尖以上是空气,鼻尖以下是水底。

像是初初学会捕猎的水妖,她浮出水面找寻一个可口的猎物,却只捞到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出于涉世未深的良知,她想先救活他,再吃掉他。

这是漫无边际的大海,她闻到人类的芬芳。

颜漫凑近,贴上他的嘴唇。

尝不出什么味道,像消过毒的海水,撬开扇贝后柔软的贝肉,屏息时,能听见海水漫过耳朵的声响,如同海底小鱼游过脸颊,泛起丝丝的痒。

她的腿松开,又环住。

浮力将他们慢慢地托起来,她嘴唇红润,眼睫沾着水,湿漉漉地垂着,像是在等这个被自己拯救的人类,发出道谢的声音。

可人类不说话。

她垂着头看他,耐心被耗尽,盘算着从哪里开始吃掉他。

颜漫目光下移,与他鼻尖相抵,唇珠上的水落下,一滴滴地渗进他的唇缝之中。

【别看了!用你的嘴对准他的嘴!立刻发射!】

道行尚浅的小水妖垂下头,试探地触碰人类的嘴唇,亲吻着唇角、唇珠、下唇,又撤离。

她慢慢掀开眼皮,湿漉漉的眼睫往下淌着水,凝视人类的眼睛。

是不一样的棕色,像漂亮的漩涡。

她或许不知道,在人类的世界里,何种算是前戏与调情。

青涩的诱人感。

弹幕安静了许久。

【怎么没人说话?】

【在手冲,勿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这群女孩子干嘛啦。】

【没人发感叹号是吧!!!我来发!!!!给我亲!!!往死里亲!!!叶凛!!亲烂她的嘴!!!!】

【今天是8.15上午11点37分,我是我主人家的狗,今天主人的CP接吻了,她笑得好大声,把我从甜美的午觉中唤醒,我恨过。】

【发给我浮生旧年剧组的朋友,她说这么点破尺度别发给我,更兴奋了呀兄弟们,还有更刺激的?】

【我受不了了,地铁上看得我面红耳赤,我不行,我去买两套同款冷静一下。】

【做梦,你以为你买得到同款?开播十分钟就卖完了。】

【啊?这都没挂购物车就卖完了?我还寻思等会去搜呢。】

【挂车你以为撑得到十分钟?还没来得及付款就没了好吗!】

【这购买力……谁看了不说一句颜叶牛批?】

泳池边的乐声渐渐停了,Ken低下头,看着相机里的成片。

“太好看了!”他感叹道,“颜漫,你好厉害。”

颜漫点点头:“好看就好。”

那她的任务完成了。

看到一边的工作人员开始撤景,颜漫道:“结束了吗?”

Ken:“是的。”

她正好踩着梯子,轻巧地一个转身,就从叶凛身前离开,站到了梯子上。

薄纱飘在水面上,配合着粼粼的日光,像是月亮在晃。

伴随她起身,薄纱又重新覆盖在肌肤之上。

因为泡了水,衣服都沉甸甸的,颜漫背对着镜头,索性一抬手,将最外层的薄纱脱了下来,扔在一侧的椅子上。

她身段很好,肌肤雪白,纤细手腕勾着薄纱一扔,说不出的潇洒漂亮。

头发和裙子上还沾着水,顺着她向前的步伐一路滴落,蜿蜒出蛇形的轨迹。

滴滴答答。

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救命好美,水妖姐姐来吸我的魂魄!我愿意!】

【迟早有天被美人蛊死。】

【啊啊啊一分钟前还在缠绵要亲亲,一分钟后拍摄结束,撩完就走,谁的xp被狠狠戳到?我不说。】

【她做敌国特工愿意被她杀死的的程度。】

【导播!!导播呢!!我要看叶凛的表情!!给我拍他!!!】

终于,导播这才回过神来,画面切回叶凛。

男人也已经从水里起身了。

可惜看不到表情,只有背影。

他穿得多,因此身上的衣裤也更重,腰窝处叠出道道衣褶,衬衫之下能看见脊背轮廓,泡过水的长腿更显笔直。

男人也是赤脚向换衣间内走去,脚踝的凹陷很深。

【斯哈斯哈。】

【叶凛!学学你老婆!你裤子都要掉了脱一下能怎么样!】

【你们懂什么?脱衣服的样子只能给老婆看,贤夫罢了。】

【椰林死也没想到自己这辈子会跟‘贤夫’俩字扯上关系。】

颜漫在换衣间整理完毕,穿上自己的衣服,出门吹头发。

两个换衣间中间有个洗漱台,两侧摆着吹风机,应该是特意为他们准备的。

叶凛已经在吹了,颜漫拿起自己那边粉色的那只,开始顺着头发向下吹。

没吹一会儿,直播间的镜头也晃到了这边。

镜中,二人分站两边,却因为洗漱台狭窄,只有几寸之隔。

叶凛低头吹着,动作随意;颜漫将头发拨到一边,轻晃着吹风机。

直播间很嘈杂,弹幕却很满意:

【滚完床单的第二天清晨吗?已社保。】

【谢谢,好喜欢你们品牌的售后,收藏店铺了。】

或许是意识到镜头拍过来,颜漫抬起头,看着镜子笑了下,算是跟大家打过招呼。

【看看我女儿多么清澈的双眼!你们还能YY得出来吗?】

【对不起,我可以。这不就是刚成年的小水妖,一个人游到陌生的地方突然迎来发情期,意识混沌间捉来一个男人,享用完就失忆,继续欢天喜地地探索世界?】

【颜叶家真的很多po文界在逃作者,账号发来。】

聊着聊着,大家突然想起刚才是不是有人立了flag:

【对了,说穿泳衣上街游行那个,他们kiss了,你人呢?】

【草,那我到时候不会真要裸奔横穿撒哈拉大沙漠吧?】

【哈哈哈有生之年能看到颜叶doi,裸奔撒哈拉又何妨,我直接冬泳七大洲八大洋!】

*

直播间的骚话在拍摄结束后告一段落。

颜漫打着哈欠,在休息室看到像是霜打了的西蒙。

比起她自己,她现在更想看他的热闹。

颜漫挑了下眉:“和毕谈故友重逢的感觉怎么样?”

一提这个名字,西蒙立刻进入攻击模式,方才还一脸枯萎,现在立刻坐直了身子:“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我和他说了三句话——整整三句话!我的嘴,脏了。”

“……”

“别提我了——”

西蒙转移注意,一脸八卦:“你和叶凛还拍了吻戏啊?怎么样,什么心情?”

“能有什么心情,”颜漫挺奇怪,“就是正常工作呗。”

“谁会把工作和现实混为一谈?”她道,“那是不敬业的表现。”

有些工作动手,有些工作动脑。

而作为艺人,镜头下,身体的每一处都是工作需要贡献的内容。

就像是打开镜头入戏,镜头关上,则出戏。

西蒙:“这点你倒是看得挺透彻。”

颜漫表示赞同:“我看什么不透彻?”

“……”

说话间,二人走出休息室,西蒙给她介绍手里的东西:“你的午餐送过来了,营养师特别配比,看在今天下水的份上,给你多加了一块鸡胸肉……”

说着说着一抬头,侧厅处,迎面走来了叶凛和毕谈。

西蒙:“……”

毕谈:“……”

电光火石之间,战争一触即发。

西蒙:“怎么又看到你了?”

毕谈:“你不走这条路怎么会看到我?”

“这条路是你家开的?我还不能走?”

“你明知道我家休息室在这边,你绕路不行?”

“我为你绕路?你是谁啊?我初恋吗?”

……

就在颜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位经纪人已经站在走廊里,停下脚步吵了起来。

吵着吵着,翻起了旧账。

毕谈:“我不就是在尖叫之夜后台掀了你一片假发片吗,至于记仇到现在吗?!”

西蒙寸步不让:“一片吗?那是一片吗?!”

“那谁知道你底下那片也是假发啊!我寻思给你挽个尊摸两下,又给你拽下来一片!你不也把我裤子拽了吗?!”

西蒙:“玩个游戏记到现在,你是不是输不起?再说了,你里面不是还有裤子吗?”

毕谈情绪激动:“我里面要是没有裤子,我现在就去死了!”

颜漫:“……?”

“打扰一下,”她说,“你们就是因为这个结仇的吗?”

两个人吵得旁若无人,并没听到她的话。

叶凛:“是喜欢上了同一个主持人。”

这样就说得通了,颜漫嘀咕:“那也不至于闹成这样,是谁追到了?”

“都没追到。”

“……”

毕谈指向叶凛:“因为那个女主持人他妈的喜欢他。”

颜漫:“……”

这下你又能听到了?

很快,围绕着女主持人的第二轮回合开始。

颜漫等了会儿,见这场战斗没有停歇的趋势,在桌边坐下了。

周璇:“你干嘛?”

“他们一时片刻能吵完吗?”颜漫打开保温袋,“再不吃我的午餐要冷了。”

“……”

一天本来就只能好好吃这一顿,等冷了可就太亏了。

一边吃,颜漫一边津津有味地欣赏二人吵架,大有几分吃饭看剧的味道。

叶凛:“……”

吃到最后,多出两颗圣女果,周璇已经吃过午餐了,颜漫转头,递到叶凛面前:“吃不吃?”

叶凛:“吃不下了给我?”

“你不要把人想的这么龌龊,”她说,“至少别说出来。”

“我猜错了?”

“猜对了。”

“……”

吃完之后过了五分钟,这场架终于有了要消停的趋势。

毕谈:“不跟你说了,我家今晚还有LV晚宴要去,忙着呢,懂吗?”

“怎么?显摆?”西蒙冷笑,“就你家去?我家也去!”

突然被安排了工作的颜漫:?

西蒙风驰电掣,很快就拿到了入场门票。

车内,西蒙将票根摆在桌面上,找了个完美的角度按下拍摄,发给毕谈,这才狠狠地出了口气。

发完后,他转头看向颜漫:“去不去?”

颜漫:“你不是门票都给我拿好了吗?”

“我主要是不能输气势,就他忙?我们也忙!”西蒙道,“你不想去也可以不去。”

“去呗,反正在酒店也没什么事,”颜漫说,“这季主题我还挺感兴趣的。”

*

晚上,做完妆发之后,颜漫上了保姆车,前往LV的晚宴酒会。

正厅内衣香鬓影,长桌中央摆满了新鲜的红玫瑰,每个位置前都放有一套餐具,绒面桌毯曳地飘摇,映衬着淡橘色的烛火。

颜漫对这种场合其实不陌生。

大秀或者晚宴也经常会邀请到颜家,家里面觉得她没必要出席,她也乐得清静,只是偶尔会听哥哥们说起,或是看到些照片。

没想到有天也当了回嘉宾。

这是一种很巧妙的重叠感,仿佛是一种侧面的证明,其实脱离家庭的光环,她自己也在朝前走。

这样就很好。

她认出了不少人,比如这个穿粉色裙子的是某某服装品牌的千金、那个穿蓝色吊带的是谁谁一直包养的地下情人……

但没人知道她的颜漫,是颜氏地产的颜。

这种感觉也很微妙,心脏像是通了电,酥酥麻麻的。

还没来得及掌握这个“秘密”太久,一转头,颜漫看到张熟悉的脸。

这张脸和她相似度并不高,她家的家族基因很奇怪,她长得像妈妈,而三个哥哥都像爸爸。

是她三哥,颜宗。

二人对上视线的瞬间,颜漫想了想,非常坦荡地朝他微笑致意。

此刻,她很感谢周围都是人,因为她从颜宗的目光里读出,他已经想拔刀了。

终于,晚宴过了半小时,她去洗手间的功夫,被人拎到了小巷深处。

颜宗的声音咬牙切齿:“颜——”

“嘘,小点声,”颜漫说,“我现在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请你不要随意大声喊叫我的名字。”

“……”

颜宗:“你又是抽的哪门子疯?啊?我知道你从小说风就是雨,任性惯了,那你也不能一言不合跑来当演员吧?你不知道爸最讨厌我们抛头露面?”

“我知道啊,”她说,“所以我才来当演员的呀。”

“……”

颜宗深深呼吸,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我告诉你,上周我听到消息脑子都炸了,要不是我最近太忙,我早把你从那个鬼综艺里捉出来了!”

“你上周才知道我啊?”

她想了想,说:“那看来我还是不够红。”

颜宗:“……”

颜宗:“你别给我瞎胡闹!赶紧回家,听到没有?”

她很有原则,笃定道:“我说了,颜文栋不跟我道歉,我一辈子不会回去的。”

“你疯了还是我疯了?你让你爸给你道歉,你怎么不让他三跪九叩、负荆请罪呢?”

“那也行啊,”她声音清脆,“他有这个魄力吗?”

“……”

“少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我告诉你,娱乐圈红一阵糊一阵,快得很,风吹过去就什么都没了,而且有多乱你知道吗?你那性格适合吗?”

“你别到时候混不下去了求着回来,爸心软的时候要是过去了,有你哭的。”

颜漫听着听着,仿佛只听到了一个重点,好胜心又上来了。

“我不会混不下去。”她话锋一转,“公司对面那个时代广场你知道吗?”

“知道啊,”颜宗跳进圈套,“不就在爸办公室对面。”

“有个很大的广告牌,正对他办公室,你知道那上面都放谁的广告吗?”

“谁红放谁啊,”颜宗停了下,“你说这个干什么?”

颜漫:“到时候我的广告就会放在那里,正对着颜文栋,让他天天看,但是揍不到。”

“………………”

沉默了一分钟之久,颜宗:“你以为你很红吗?广告牌还能放那?那里的上个广告牌放的可是叶凛,懂吗你?”

突然忘了,颜宗是叶凛的头号粉丝。

今天会过来,大概也是因为叶凛在。

颜宗:“你以为你现在有什么名气吗?还敢肖想我偶像的位置?”

下一秒,外面的工作人员喊她:

“颜老师!颜漫老师!这边要拍合影啦,粉丝都等着呢,你好了吗?”

颜漫耸了耸肩:“也不是很红啦,也就随便拍拍照上热搜,去品牌活动一堆粉丝啦。”

然后应着声施施然离开,进了众人簇拥的红毯。

颜宗:“……”

*

这次的合照是和叶凛一起拍的,拍完之后,颜漫径直转身,前往楼下停车场。

走到一半,面前开来一辆卡宴,颜宗打开车门,把她抓上了车。

颜漫挣扎了几下,因为打不过这个狗东西而选择收手。

卡宴开启后,身后的保时捷,双闪亮了一下。

毕谈的目光很兴奋:“哈哈哈哈那谁啊?!怎么还差点在门外打起来了?不会是以前的青梅竹马什么的吧——”

叶凛半阖着眼,靠在车窗边休息。

毕谈:“这你睡得着?没点危机感?!”

“没有。”

车子平稳向前行驶,到了收费口,前面卡宴的司机探出头来,问道:“您好,问个事儿,导航去松竹路的方向好堵啊,听说有条近路,您知道怎么走吗?”

那保安给指了路,卡宴升起车窗,一路朝前。

叶凛车内,司机小刘这才想到回头:“对了,咱们去哪来着?”

车内安静两秒。

叶凛:“松竹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