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捆绑三下(别动。让我舔舔。...)

书名:樱桃沙冰 本书主角:颜漫,叶凛 作者:鹿灵 字数:4365 字 更新时间:2021-12-02 21:40:46

车里, 颜漫还在跟颜宗持续战斗中。

“你要带我去哪?”

她看路程不是回家的路,稍稍放松了警惕:“到底去哪,你再不说我报警了!”

颜宗:“报什么警, 自投罗网?”

“……”

颜漫道:“我告诉你,我经纪人找不到我肯定会给我打电话的,到时候……”

颜宗:“你电影演多了是吧?我不让你接他电话了?你现在随时可以——”

仿佛听到什么东西,她眼睛一亮:“其实也才演了一部电影。”

颜漫往前凑了凑:“看起来真的很专业吗?是吧?”

颜宗:“……”

“滚蛋。”

喝了两口水,颜漫往外看了眼,不知为什么, 在车穿过一片树林之后,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认真问了遍:“去哪里?”

卡宴在此刻停下,颜宗拉开车门,把她往前方亮着灯的地方拉。

“回家,跟爸道歉。”

“凭什么?”颜漫用力挣脱,目光认真, “我没有错。”

她方才是不想用力,这会儿整个人定在原地, 连颜宗也拉不动她。

颜漫:“你们真的以为我是胡闹吗?是赌气吗?我那天说的话都是认真的, 颜宗, 我不会妥协的。”

头顶枝叶簌簌作响, 靠近湖泊, 这条道路极为安静。

颜宗无奈地叹了口气。

作为三哥,他最清楚这个妹妹。

大多数时候,颜漫都很好说话,爱听旁人的意见, 总希望一件事能让大家都满意。

可是一旦触碰到她的底线,她就会变得比谁都坚决。

颜宗无奈道:“那怎么办, 你也不退步,爸也不退步,你一辈子不回家了吗?二哥昨晚还在家说,很久没见到你了。”

半晌后,颜漫问:“这种话,你和颜文栋说过吗?”

……

又是长久的安静。

她说:“他可以不在乎我的感受,但只要问我,我的原则和立场就不会改变。”

颜宗回头看了看灯火,又说:“爸很宠你。”

颜漫:“这不是一码事。”

“算了。”

颜宗道:“我本想趁爸好不容易没在公司,出来钓鱼,你们一起玩玩,也沟通一下,但现在看来,还是需要时间。”

颜宗做出让步:“那你至少别为了气他进娱乐圈,那边很危险,我们都很担心。”

她说:“我签的是正经大公司,出的也都是正常活动,经纪人有分寸,我也有。”

顿了顿,颜漫又说:“而且,我很喜欢演戏。”

她进娱乐圈,其它原因加起来只能占到一成,其它九成的原因都是,她想要演戏。

眼见劝不动她,颜宗挥挥手,意思是随她去了:“那你回去吧。”

颜漫:“你不送我?”

像是又想到了什么骚办法,颜宗说:“那你起码去见爸一面,不道歉也行,见了我给你送回去。”

“不然等会他们问我车哪去了,我说我去接你还没接回来,那多丢人啊。”

颜漫一听这话:“那你走吧,我自己回去。”

颜宗:“……”

颜宗:?

颜漫走出去几步,以为他会跟上来,结果还是错误地估计了她三哥的良心,一直走了两分钟,身后都没传来声音。

颜漫摇了摇头,叹口气,正准备跟西蒙打个电话,突然看到不远处,有辆黑色的车非常可疑。

那车一下开双闪,一下关了。

一下开了后车灯,一下熄了。

终于不开灯了吧,改成开雨刮器,刮了几下,又停了。

又开始双闪。

她感觉这车有点熟悉,禁不住靠近了些,下一秒,毕谈的头热情地从窗户里钻了出来:“嗨,颜老师!”

她被吓了一跳,目光落在后面的叶凛身上,又看向毕谈:“你们怎么在这?”

毕谈:“我们来——”

说到一半卡了壳,他回头看向叶凛,不知是想看热闹,还是在询问。

毕谈:“来干嘛的呢?”

男人神色未变:“来取干洗的衣服。”

毕谈:?

司机小刘一拍脑门:“哦对!之前有件衣服落在这边了,我忘记取了!”

毕谈怒其不争:“这是你接话的时候吗?”

小刘:“……”

毕谈无言,又看向叶凛:“你大晚上来取干洗的衣服是吧?”

男人掀开眼皮:“明天要穿。”

“你明天穿那玩意干嘛?”

“降温。”

颜漫看了下天气,确实如此:“那件夹克啊?”

“嗯。”

“那你确实喜欢穿那件。”

毕谈隐隐感觉自己有些兴奋:“你还记得他爱穿什么衣服?”

“记性好,”颜漫点了下脑袋,“我还记得你喜欢穿那个像泰国人的印花衬衫。”

毕谈:“……”

想了想,她道:“你们回酒店吗?”

“肯定回啊,”毕谈说,“取完就回。”

颜漫:“捎我一程?”

等西蒙他们过来,又得等大半天,浪费时间,她还不知道去哪,口罩也掉在颜宗车上了。

毕谈挑了下眉,回头看向叶凛:“叶老师?载一程?”

“随便。”

毕谈点了点头,朝窗外的颜漫道:“他说挺好的,赶紧上来吧。”

叶凛:“……”

颜漫也没选择拆穿,坐上了车,保时捷平稳地朝前驶去。

她坐在叶凛对面,男人全程都在睡觉,眼皮都没抬一下。

除了拿到自己衣服,打开看了会儿,又继续闭上了眼。

毕谈轻咳两声,八卦道:“颜老师,前面送你那男的谁啊?”

“亲戚。”颜漫说。

毕谈哦了声,又道:“亲戚还把你丢在路中央啊?真不行,还是我们叶老师好,等在这儿——”

司机小刘:“谈哥,不是你让我停这儿的吗?”

毕谈:“……”

小刘:“你还自己开了双闪和雨刮器,结果没开两下凛哥就让你关了。”

“……”

“你还差点被他解雇。”

“……”

“大人说话你不要插嘴!”

眼见事态发展不受控制,毕谈轻咳两声,决定换个话题:“刚看到我们的车的时候,是不是特有安全感?”

颜漫想了想:“怎么形容呢?就像——”

像什么?盖世英雄?

毕谈心想这把稳了呀。

颜漫:“很像那种开屏的公孔雀。”

叶凛:“……”

*

车子驶出道路,颜宗也从树后走出。

他和老二颜远面面相觑。

颜远:“你不是说她会回来求你吗?”

颜宗:“……”

“不是,谁知道她就上车了啊?那谁的车啊?能不能行?是不是她经纪人的?她不会被拐跑吧草。”

颜远凝视了一会儿,而后道:“她今晚和哪个艺人一起出的活动?”

“叶凛。”

颜远:“你们来的时候我就看到后面那辆车了,会不会是叶凛的?”

颜宗本来正在低头打字,闻言抬头,一脸荒谬。

“你做什么梦?我男神会把她接走?你以为叶凛瞎了眼了是不是?全世界最好的女的才能配得上他!”

颜远:“……”

“妹妹很好,你不要胡说八道。”

颜宗头昏脑涨:“那也不可能是叶凛!你不知道那丫头有多过分,她还要挤掉我男神在时代广场的广告,她想屁吃!”

“……”

说到这他就来气,颜宗收起手机:“行了,那么大个人了,又不是被人骗上车的,应该是团队或者认识的人,过会我问问。”

“反正不可能是叶凛,走,回去。”

*

刚到酒店,颜漫就接到了颜宗的电话。

那端的男声很无情:“在哪?”

“刚到酒店,”颜漫关上门,“坐的叶凛的车。”

她刻意强调了“叶凛”两个字,表示自己这个亲哥有和没有差不多,最后居然还是坐别人的车回来的。

听到敏感词汇,颜宗冷笑一声,权当她是在放屁:“行了,挂了。”

“……”

*

第二天,前往代言拍摄的路上,西蒙跟她聊着别的。

“我看你粉丝都说没个粉丝名呢,后援会给我发了几个,你看有没有喜欢的。”

颜漫低头看了眼,脑子里突然冒出个新的:

“蔓越莓怎么样?”

周璇:“好听!”

“不错不错,”西蒙也很满意,“就这个了啊,我单方面爱上了。”

改了超话的粉丝名后,颜漫戳进去看了眼。

颜漫超话,10.2万帖子,17.7万蔓越莓。

“前两天看还是十万粉,”西蒙啧声,“涨得好快啊。”

逛了会儿自己的超话,颜漫朝窗外看去。

天高云阔,植被郁郁葱葱,一切似乎都在稳步上升中。

总而言之,她想,她会做得更好的。

拍完代言,各种各样的工作中,颜漫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

节目组第三期的剧本已经发下来了,上次是六十进四十的淘汰赛,因为叶凛尽职尽责的缘故,他们组并没有淘汰人。

而这次直接砍半,是四十进二十的淘汰赛。

很难不让人紧张起来。

况且她这次的角色,比上次还要更难。

西蒙都替她捏了把汗:“你啊你,就不爱安安稳稳地待在舒适圈里,就爱挑战。”

这场要是稍有不慎,演技可以直接被嘲出圈的程度。

颜漫心态却依然稳定:“来这节目就是为了体验更多角色,不然越演越局限,戏路都窄了。”

“况且谁知道舒适圈之外,是不是更大的舒适圈呢?”

……

准备几天后,节目录制的一天,放出了演员们的角色海报,作为预热。

除了颜漫,其他几个热度高的,都是选秀出身的流量艺人,业务能力一般,但胜在粉丝不少,营销号也老爱拿他们做话题。

但这次讨论度最高的,又变成了颜漫那张海报。

海报的背景是纯黑色的,融进了她的身体轮廓,连发丝都看不分明,而她看向镜头,半边脸被遮在圆弧形的暗影里。

旁边写着她扮演的角色。

颜漫[饰]美人。

简简单单五个字,冲击力却非同小可。

很快,有个八卦号就站了出来。

Reaz皮皮虾:【无语。】

没有过多的点评,仅仅只是两个字,配图两张。

第一张是颜漫的海报,第二张是“美人”一词的汉语解释。

就像电视剧也分为偶像剧和正剧,每个八卦号都是有属性的,有些营销号就是天生的嘲讽聚集地,评论区就没几句好话。

无属性的吃瓜群众在几秒后到达战场:

【??又演美人?】

【红利吃透了也就这样了,本来还以为她是来挑战自己的,结果还是回到舒适区了啊,没劲。】

【之前那个谁不就是这样的?美貌出圈几次就装起来了,后面角色全都千篇一律,我想说审美也是会疲劳的好不好。】

【这他妈还直接饰美人了,在干嘛啊?颜漫的团队和节目组醒一醒!走不长远的!】

【蹬鼻子上脸了是吧?观众夸几句还真走这个人设了?】

虽是无属性吃瓜,但基本的嘲讽盘还是有的。

这条微博不知被谁买了热门,节目开播之前,甚至上了热点。

就在第二次沸腾起来的舆论中,《这就是演员》准时开播。

这次第二场,就是颜漫的组。

大幕拉开,灯光偏暗,只有窗外隐约透出几丝亮光,落在她的侧脸上。

弹幕到颜漫这组开始明显增多:

【审讯室吗?】

【……是演美人的那个吗?】

【啊啊啊什么剧情!感觉会很带感!】

空旷房间内,男声响起。

“名字?”

“美人。”

“姓什么?”

“江。”

“江美人?”

“嗯。”

“知道自己为什么进来吗?”

她缓缓抬起头,一缕发丝垂在脸颊中央,眼神很空。

半晌,又低下头。

声音很淡地回:“知道。”

顶灯蓦地被人打开,她没有心理准备,被晃花眼睛,伸手遮了一下,片刻后适应下来,又缓缓放下了手。

漂亮而不带任何情绪的脸蛋,平静得像沉静的池水,妆容看似隆重,却又带着几分潦草的随意感,冷色灯光下,脸颊愈发白皙。

像任何人都无法接近的,盛开在峭壁处的花。

今*****鸭:【又是美人?】

1*****8:【有点失望,一直是节目和颜漫的粉丝,好几年了,但是人物同质化严重,毫无惊喜。】

a****p:【果然不能有太高期待值,慕名而来,这个女演员的演技也就那样吧。】

男人走到她面前:“那你说一下,你为什么进来。”

她放在身后的手好像动了一下,囫囵说了句什么。

男人凑近了些:“什么?”

下一秒,她猛地从椅子上窜起,拿起一把水果刀,抵住男人的喉咙。

“为什么来?”她重复了一遍,缓缓地笑了起来,“当然是来杀你的。”

短短几秒之间,眼神迅速转换,如同变成另一个人。

收敛的柔弱,崩坏出带刺的攻击感。

她涂着黑色甲油的手扣住男人脖颈,温柔地笑了出来,眼神却近乎疯狂地,割裂出病态的嗜血意味:“准备好遗言了吗?”

弹幕愣了几秒:【我操!!疯批美人!!】

【啊啊啊啊啊啊颜漫你太牛逼了吧!!!】

【我鸡皮疙瘩起一身了……】

男人却很镇定似的,仿佛这番对话演练过许多遍。

“为什么要杀了我?”

“你们杀了小荣,一命换一命。”

像是慢慢陷入回忆,她开始感觉到痛苦,声音也发起颤来:“我明明让你们不要碰他、我明明让你们不要动他——要我怎样都可以——可是你们为什么不听?!”

她抬起眼,身子跟着发抖,“你们为什么不救他,他溺水了,你们为什么不救他?!”

“我说了他对我很重要,可你们还是眼睁睁地——”她痛苦地挥动刀柄,头发散乱,几乎是在用尽全身力气嘶吼,“是你们杀了他,是你们杀了他!!!”

因为讲话时过于用力,身体的每一处都跟着动起来,弓起的脊背,绷紧的弯曲的双腿,用力到发抖的手,每一处都在昭示着她的失态。

她用刀子指着面前的人,说话间眼泪滚滚而落,疯子一样:“你们没一个人无辜,没一个人无辜!!”

男人定眼看了她几秒,这才伸手,夺过她手中的刀,平静地叙述。

“我们不是来杀他的。”

“因为他在五年前就死了。”

“你也不叫江美人,你叫程问枫,你进医院的原因是你有间歇性狂躁症、臆想症,还有精神分裂。”

“你和小荣没有血缘关系,在被拐卖的路上,他比你小七岁,你们相依为命,他替你挡了一刀后死掉了,但你在和歹徒的搏斗里侥幸逃生。”

“因为过于痛苦,自保机制为你幻想出了新的记忆,你摘出了自己,幻想他是被人推到水里,因为围观人群过于冷漠、无人救援,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如此,你的负罪感方能少一些。”

“程问枫,五年了,你还不肯放过自己么?”

……

伴随男人将事件再一次全盘打开,她眼神惊骇,捂住耳朵不愿再听,却又疯笑着摇起头来,最终变成难以置信,说着“这不可能”,然后连连后退,失态地跌坐在地。

“是我……我害死了他?”

“不是你,”男人说,“只是你也无能为力。”

“洗干净吧,洗完之后回房间,今天你也不能出院。”

她在原地坐了许久,久到那盏顶灯也被人关闭。

像是灵魂都被人打碎,她了无力气,这才认命起身,洗掉手上刀柄处的灰尘。

那是一把玩具刀,在病床下积灰已久,她早该发现的。

踉跄着走出门口,稀薄的光影间,她再次脱力般回头。

“那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等你原谅自己的那一天。”

夕阳的光影投落进来,她步伐晃了一下,旋即越走越远。

谢幕。

弹幕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QUQ】

【说颜漫在舒适区的滚出来打脸!这和前面的角色半毛钱关系都没有ok?!】

【这表演太狠了,直接给我情绪值拉满了。】

【演的真好啊,从柔弱到发疯再到镇静,全都过渡得特别自然,难以想象这么多情绪能安排在十分钟的戏里。】

【这么难的角色,演不好直接扑街,颜漫太勇了。】

【咦?刚刚的水军捏?怎么不说话了?一堆全是星号的小号也好意思说看这个节目几季了呢?】

【哈哈哈哈水·军·沉·默。】

【科普:刚注册的ID才会带星号,比如我这个‘颜叶今晚就doi’因为注册了很久所以可以显示!】

【?我怀疑你在借机搞一些苟且之事。】

【‘我是颜漫几年的粉丝’,谢谢你全家,颜漫几个月前才出道。】

【这届水军质量不行,还没开始battle呢就下线了,谁买的?下次买点质量好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嘲讽全开,我有天真的会被漫粉笑死。】

【漫粉现在有名字了哈,漫姐亲赐,咱们是蔓越莓!(骄傲挺胸)】

【节目组乐坏了,颜漫每期都带来好多热度啊。】

弹幕讨论中,颜漫略作整理,来到了台前。

一旁的男演员发表完感言之后,现场的欢呼声里,她举起话筒。

主持人问:“今天小漫给我们带来的角色也非常意外,演绎难度很高,但是完成得很好,扮演的时候主要难度在哪里呢?”

颜漫想了想:“难点在于……演一个疯子,如果太正常了,观众会觉得不像疯子;如果太疯了,观众又会觉得没有一点逻辑。”

“怎么在观众能接受的、合理的逻辑线内,进行一些情绪和表达的崩坏,并且表演还得好看,不能让观众排斥,这个是最难的。”

【可是你真的演得很好!】

【学霸说话都是这么文艺的嘛hhhh】

和其他两位导师交流过后,颜漫再次输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也觉得疯子不能一直都疯,最后需要沉静下来,恰巧,有这个对比,人物才是最动人的,丰满了,也立起来了。”

【从静到动再到静,整个情绪铺排太棒了。】

【颜演员说得好!你可以永远做颜漫的演技粉!】

演过这场戏,颜漫径直下台,等着下一组的演绎。

中间有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她靠着沙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她是体验式的表演,整个人都完全投入人物,走完了一整段跌宕起伏的情感,这会儿有点疲乏。

不过睡了一会就好了,听到报幕声响起,颜漫晃了晃脑袋,继续看向台上。

后面还是节目一贯的水准。

因为怕被淘汰,大家都拿出了最大的努力,这场的表演很精彩,有很多地方的处理值得她学习。

节目录制结束之后,她拿到晋级名单。

叶凛组依然稳定发挥,一个都没淘汰,其它组几乎走了一半的选手,弥漫在告别的悲伤氛围之中。

而这边的房间里,因为有李浩歌一直在说话,气氛也难得显得轻松。

李浩歌:“我真的没想过我会留下来!太险了,我是最后一个,差一点就不能留下来了!肯定是我的虔诚感动了观众。”

阿昭:“不是,是老师的粉丝挽救你于水火之中。”

“……”

四下传来笑声,颜漫打开手机,正想搜一下叶凛粉丝是不是帮李浩歌投票了,突然想起什么,再次输入叶凛两个字。

二人的词条还没被清掉。

想了想,颜漫凑到他旁边:“叶老师。”

杀青之后,她似乎还是第一次这么叫他。

叶凛偏头,听到她小声问:“我听人说,你们团队不是会两个月清一次词条吗?能不能提前点儿?”

她说:“我们俩的挂很久了,我怕影响不好。”

停了下,叶凛答得很干脆:“好。”

“嗯嗯,”颜漫又笑了一下,“方便点的话,把我名字底下和你关联的也去掉吧?”

“再方便一点的话,全网关于我俩的词条全都清一下,我也不介意。”

叶凛:“你是有戏上了?”

“怎么这么问?”她停了下,“哦,不是我要跟人家炒CP了,就是觉得单纯挂着,你没觉着……有点碍眼吗?”

“……”

男人低声:“下周我会让他们清掉。”

她满意地点了点头,真的挺开心的模样,朝他比了个OK。

*

周五下午,颜漫房间门被敲响。

西蒙再度走了进来,递上一个剧本。

颜漫看了眼:“这什么?”

西蒙:“节目组番外篇的录制,这次是和导师的合作剧目,给到你了。”

她停顿两秒:“……我和导师?哪个导师?”

“叶凛啊。”

西蒙笑:“你那什么表情,你知道多少女明星都在争吗?而且有好几个是专门为了叶凛参加这节目的。”

说着说着,西蒙还回顾起来了:“她们拉票可努力了,就为了让观众投她们。”

颜漫:“还要投票?我怎么不知道还有拉票环节?”

“我寻思你应该不想,所以没找你呢。”

“那为什么还选到我了?”她骇然,“叶凛粉丝投的?”

“嗯呢,除了你们的CP粉,还有铃铛姐姐们。”

颜漫没明白:“她们为什么……”

西蒙:“她们觉得,反正叶凛都要和女演员合作,与其选个对他虎视眈眈的,不如选个BE的。”

“………………”

西蒙:“你要不喜欢的话,那我推了?”

“等等,”颜漫道,“我先看看剧本。”

从头到尾认真看完,她的想法也随之改变。

颜漫说:“接吧,这个本子写的挺好的,很感人。”

而且这个题材很特殊,现在不演,以后也没机会演到了。

西蒙建议:“或者你就应付一下……”

“那不行,”颜漫起身,“接了我就得好好演,演到我最满意的状态。”

晚上十点,颜漫听到阳台处传来动静。

果不其然,等她走到自己的阳台,就在对面看到了叶凛。

男人开了盏落地灯,身后是这座不夜城的繁忙灯火,他静坐着,正在翻阅手中的纸张。

应该也是剧本,跟她差不多时候收到的。

想了想,颜漫打开了手机的闪光灯,摇晃示意。

察觉到对面有光,男人顿了下,抬头。

颜漫踮起脚尖,趴在相邻的围栏上,晃晃手里的剧本。

“聊聊吗?我想改几句台词。”

*

周一晚上,番外篇合作剧本,直播开始。

这本来是人流量不大的工作日,但是还未开播,#颜漫叶凛二度合作#就冲上了热搜。

直播间预约人数和正式节目不相上下,刚开放直播时,还短暂地卡了几分钟。

终于,九点十分,众人一同涌入直播间,弹幕刷得飞快:

【我来啦我来啦,姐妹们在吗?】

【来治愈我的周一上班综合症了!】

【颜叶批过年了啊兄弟们!】

【吸血鬼!!我喊了五百年的吸血鬼啊啊啊啊!!叶凛!给我往死里吸她!!】

【你们好那个呀,我好喜欢。】

【谁不想看帅哥美女合作?搞点刺激的给我看!@编剧】

就在弹幕的呼唤声中,原创短剧拉开序幕。

开局交代了背景,这是个误入森林的少女。

夜晚昏暗,她在森林中穿行,脚步慌乱,是迷了路。

片刻后,她拨开面前的枝叶,却突然感觉到脖颈一凉,被树枝割破了脖子。

【草!出血了!@叶凛,这你不来吸你他妈等什么呢?】

她正要抬手触碰伤口,忽然,安静的丛林中,传来男人的脚步声。

她抬头,和那人对上视线。

可天太黑了,她看不清他的脸,只隐约能感觉到他周身的气息,像是庞大的、沉冷的网,将她笼罩在一片不安之中。

头顶似乎传来低低的吟唱序曲,她开始感觉到恐惧,向后退了两步,脚下却被一绊,她跌坐在树干前。

很快,男人挪动到她的身前,走路奇异地没有声音,也不说话,他半跪着身子,偏头凑近。

她蓦地一僵。

皮肤上传来温热触感,是……

男人在嗅她的侧颈。

慢条斯理地、不疾不徐地,缓缓地闻着。

【捏妈,叽叽in了。】

她抬手,用力地想去推开他,却被男人反手钳制住手腕,高举着,压到身后的树干上。

她的脖颈完全地、明晰地暴露在他眼前。

心跳声愈快。

砰砰,砰砰。

一分一秒仿佛都过得很漫长,她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动了动肩膀,却再度被人按住。

男人低下头,气息喷洒在她脖颈处细腻而敏感的皮肤上,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战栗。

“别动。”

他哑声。

“让我舔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