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蜜语纪(“我们离婚吧。”...)

书名:蜜语纪 本书主角:许蜜语,纪封 作者:红九 字数:3020 字 更新时间:2022-05-10 22:16:07

 6、我们离婚吧

 许蜜语把车刹停在十字路口。好好地跟着车流往前开,前面的车都顺利地通过了十字路口,偏偏到她这时,忽然亮起红灯。

 好像带着什么隐喻一样。

 许蜜语握着方向盘,抬眼看着红灯秒数。

 刚刚在咖啡厅她说鲁贞贞是虚张声势,她自己又何尝不是。

 说得好像真的拿得准聂予诚似的。

 身后突然响起喇叭声,警笛一样震醒她。

 回神看,红灯秒数早就倒数到了尽头,绿灯闪烁正欢,前方的路正通畅无阻。可却和她无关似的。

 一脚油门踩下去时,许蜜语眼光一扫,好像看到路边有家巧克力店。真是好久没吃过巧克力了,从前单身时觉得难过无助的时候,她总会悄悄买一小块来吃。好像它是一个能量块一样,能让她迅速恢复面对生活难题的力量。

 想起多巴胺可以令人开心,她到前面的路口又调头开了回来,把车停在路边,走去店里买了十几二十块的黑巧回家。

 坐在客厅地毯上一口一口啃着巧克力的时候,她告诉自己,一切愁闷和痛苦很快就会被这黑黑苦苦的家伙抵冲掉了,这黑家伙是不快乐的橡皮擦。

 这么想着,她好像真的没那么痛苦了。

 下午时,许蜜语又接到焦秀梅的电话。

 焦秀梅老生常谈,还是催她赶紧拿捏住聂予诚,“好给你弟弟买房子啊!你说你俩一边大,你都结婚六年了,你弟还不知道女人是啥味儿的呢,他不可怜啊?”

 许蜜语实在受不了了,直接告诉焦秀梅:“焦秀梅女士你听好了,我现在顾不上你的宝贝儿子,你女婿出轨了!”

 她以为母亲听到这个爆.炸消息,怎么都会站在和她同一阵线上,就算不能亲自来为她出头,也总要骂一骂荒唐的女婿。

 可焦秀梅却说:“出轨?那正好啊,聂予诚他就有把柄握在你手里了,趁这机会,还不得赶紧挤兑他给你弟买房子啊!”

 许蜜语彻彻底底地震惊了,她大声问焦秀梅:“你就知道为许蜜宝打算,你有为我想过吗?”

 可惜焦秀梅不吃她这套,她比她还大声地反问:“小多余我辛苦养你这么大,因为你小时候家里多罚了多少钱啊,就这我也没扔了你、卖了你或者饿死你,你问我为你想过吗?当初真该掐死你这个没良心的给家里省点钱省点大米!哎,说起大米,行了你弟还饿着肚子等我做饭呢,我不跟你多说了。我刚才告诉你的话你好好想想吧,别犯傻,我等你消息……”

 不等她最后一句说完,许蜜语已经切断通话。

 她想她就不该接焦秀梅的电话,母亲让她的心情变本加厉地糟糟。

 她撕开巧克力的包装纸,一口一口狠狠地吃。

 *

 傍晚时,聂予诚回到家。

 他回来时许蜜语蜷在地毯上睡着了。她身旁是一地的巧克力包装纸。

 锡箔纸被她撕得很碎,有一小堆隐隐约约被拼成一个心形。看起来就像是她破碎掉的心。

 聂予诚心头一下涌起无限的心痛和怜惜。

 他轻手轻脚走到沙发前,蹲下,弯腰。

 他轻轻地,又珍重地,把许蜜语抱起来。

 他抱着她往卧室走。

 经过走廊时,许蜜语醒了。聂予诚低下头,对上她的眼睛。

 她的一双眼又黑又亮,直勾勾地盯着他。很冷静,也很隐痛。

 他的心狠狠一缩。到这一刻他清楚地认识到,不管外面的诱惑多温存,给他的慰藉多熨帖,他还是爱怀里这个女人。

 她拿黑亮的眼睛看着他,开口时,声音有着幽幽的哑。

 她说:“放我下来吧。”

 又说:“我们聊聊天吧,予诚。”

 *

 两个人并排坐到客厅沙发上。

 太安静了,许蜜语打开电视机,随便哪个频道,只要响点声音出来就好,就不会显得氛围那么僵硬尴尬。

 随手播的频道是个购物台。在主持人用夸张语气卖完一口锅、一部手机、一套原价88888现在只要998的限量款珠宝,许蜜语和聂予诚还是谁都没有说话。

 他们都在认认真真看电视购物。

 下一个商品出来了,是巧克力。

 许蜜语总算找到打破宁静僵局的契机,她把白天买的黑巧克力递给聂予诚一颗。

 聂予诚接过巧克力,转头看她,有点迟疑。

 他从来不吃零食之类的东西。

 “吃吧。黑巧,里面有多巴胺,能让人高兴。”

 聂予诚闻声撕下金箔纸,咬了一口,立刻皱起眉。

 “苦。”

 许蜜语看着他,终于笑了下:“这么大人,还怕苦。苦过才有甜啊。”

 她说完两个人都是一怔。

 一些共同的、甜蜜的回忆浮现在两人的视线交汇处。

 那是刚结婚不久,聂予诚有次出差回来着了凉喉咙痛,却怎么都不肯吃药。

 许蜜语问他为什么不肯吃,他皱着眉说:“苦。”

 许蜜语一下就给他逗笑了,笑得眉眼弯弯的,哄着他说:“这么大人了,还怕苦。苦过才有甜啊。”

 他看着她弯弯的眉眼,已经觉得心头泛甜了。乖乖把药吃下后,他忽然一把把她拉进怀里,低头就吻住。

 他嘴里还有点苦药的余味,但马上被那一吻的甜韵覆盖淹没。

 微怔后的聂予诚心头大动。他情不自禁向许蜜语探身凑过去,去吻她的唇。

 就在苦后的甜吻跳跃时空即将重现的前一刻,许蜜语微微偏开了头。聂予诚的唇落在了她面颊上。

 有一滴泪水正顺着她面颊滑下来,落进聂予诚的嘴里,又苦又涩。

 聂予诚直起身,懊恼又沮丧。

 许蜜语抬手抹掉眼泪,也抹点聂予诚吻在那里的痕迹。再看向聂予诚时,她冲他努力一笑。

 然后问他:“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你当年,到底喜欢我什么啊?”

 聂予诚看着她湿亮的眼睛,那么纯粹,那么干净,犹如他们初见时一样。

 那是一场同城大学的联谊会。他是顶尖大学的优质学霸,学习好长得又帅,在联谊会上备受瞩目。

 相比之下,她是隔壁三流高校的小学渣,是被她大学时的好朋友李翘琪硬拉着来凑人头的。

 联谊会上,他被人不停围着说话,觉得有点心烦。于是特意找机会走到角落背阴处,想去静一静。

 没想到背阴处也有人。打个照面一看,是个女孩。

 但女孩显得比他还局促,明明他才是后到的,她却好像是自己闯入了别人领地般地自责愧疚。

 她一边说对不起一边讨巧地对他笑了笑。她一笑就眉眼弯弯的,嘴角翘出好看的角度,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有一种说不出的甜美好看。那是一种能抓人心的笑容,让你无端就想心疼她。

 她马上起身要走,打算把安静空间留给他独享。他却一反和女生保持距离的常态,居然开口留下了她。

 “你不用走,我们一起待在这里没关系的。”

 她于是没走,可是待得比刚才更加局促。

 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局促,她主动和他聊天。

 他发现这女孩一说话,句句能踩在他爱听的点子上,很迎合很软糯,也蛮有趣。她是一个很在意别人感受的女孩子。

 本来他只打算在这里静坐一小会儿,没想到一待就待了好久。

 临分别时,那女孩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巧克力糖递给他,对他说:“你躲这来是不是因为心烦?给,吃了这个,你就会开心起来了。这本来是我留给我自己壮胆的,现在送给你吧!”

 他后来躺在宿舍床上把那颗巧克力糖吃掉了,很甜。就像她眉眼弯弯的笑容一样甜。

 他有点后悔分开之前没坚持问出她的名字,没要到她的联系方式。

 联谊会上他问她叫什么名字时,她总是支吾地岔开话题不肯说。

 但好在只要有心,一切都有迹可循。

 他托人又托人又托人,托了好几层的中间人,问到了那天联谊会带她一起来的那位叫李翘琪的同学。

 然后通过李翘琪,他终于找到了她。

 起初他约她吃饭,她总有理由有各种事推掉不来。

 一开始,他觉得女孩应该是没看上自己。那他也犯不上死缠烂打,于是作罢了。

 可后来他越想越不甘心,就算没看上他,也当面给他个说法吧。

 于是他又找到她学校去,把她硬约了出来。

 跟他见面的全程她都低着头,红着脸。

 那副害羞样子说没看上他,打死他都不信。

 所以她为什么要躲着他?

 后来他渐渐弄明白了。

 女孩是觉得家庭条件不好,在他面前感到自卑。

 他于是鼓励她,让她讲讲她身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庭。

 她嗫嚅着告诉他,那是一个很重男轻女的乡下家庭。

 她说她有两个姐姐,父母拼着超生也要再生个男孩。所幸第三胎终于有男孩了,但第三胎是龙凤胎,除了男孩,还搭了一个女孩。父母觉得这个女孩是多余的,于是叫她小多余。她从小在家里就没什么存在感,她想得到关注,如果靠闯祸来实现是不可能的,那样只会被嫌弃得打个半死。她只能靠懂事,靠笑,靠使劲哄人。即便这样,她在家里也依然是总被忽略的那个。她说她多希望得到家人的关注和肯定。

 她还说他们家按族谱起名,这辈分的孩子泛蜜字,她平时被父母叫小多余,于是上户口的时候,她的名字就直接叫了许蜜余。

 所以当别人问她叫什么,她总是不甘心回答。因为她的名字总在提醒她,她是多余的。

 她说完这些话后,他对她的怜惜翻江倒海地涌上来。

 怪不得她支吾着不肯告诉他,她的名字。因为那对她来说,是一种被嫌弃的提醒。

 怪不得她说话时总是先考虑别人的感受,总是说些别人喜欢听的话。因为如果她不这样,可能在家里面的存在感会更低,更没有人关注到她。

 知道她有一个怎样的家庭后,他更想要和她在一起了。

 他帮她一起改了名字,叫许蜜语。从此她不再是个多余的人,她是他的谨言蜜语。

 所以回头想,他当年到底怎么喜欢上她的?

 可能对她的喜欢和爱,最初正是源自于那份对她家世的怜惜。

 *

 “我当年喜欢你,因为你干净,脾气好,走到哪里都爱笑,都逗人开心,没有人能跟你发得起脾气。”聂予诚看着许蜜语的眼睛,回答她的问题,“知道你在家里的情况之后,就更加心疼你。我想给你认同感,帮你改变,改变你的家庭对你的态度,给你好日子和幸福。”

 说到这里,聂予诚哑了声,哽住了。

 明明一开始是他自己的选择,是他选择要带着她一起面对她的家庭。

 但他食言了,他累了厌倦了,受不了了,出去找慰藉了。他觉得自己活得真是讽刺,最初他正是因为她的家庭才更加怜爱她,可现在却又因为嫌弃她的家庭而出轨。

 他哽住了声,许蜜语却笑着开了口。

 她笑得很感谢他,感谢得眼圈都红了。

 “是的,我因为你,确实过了几年幸福好日子,这几年家里人也都把我当回事了,我跟家人说话时腰板都变硬了。以前看不见我的父母姐弟也都时不时就夸我,肯定我。这些都是托你的福,予诚,谢谢你,也辛苦你了。”

 聂予诚听到这像在做诀别一样的感谢话,心头大痛。他难以自抑地把许蜜语拉进怀里。他不让她看见自己落泪了。但浓重的鼻音还是出卖了他。

 他抱着她,哽咽着对她说:“蜜语,是我糊涂了,你原谅我这次,我想和你好好过日子,我不想再也吃不到你做的饭菜,我不想上了一天班很累地回到一个没有你的空房子里,再也没有你给我做按摩!”

 聂予诚鼻音浓重,声音都哑了:“是我错了,我不能没有你!如果没有你每天做家务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想着办法逗我开心,替我留心我父母的身体,凡事都想着他们,我的生活得变得多糟糕乏味和混乱?”

 他用力吸了下鼻子,极力想控制住自己的哽咽:“一想到这些,我心里就空了,你对我这么好,把我照顾得这么好,只是因为它们太日常了,就变得理所当然了,价值就渐渐被我忽视了,我就开始单方面放大我为你家里的付出。可一想到再也不能拥有这些看起来最普通的日常,我才发现它们这么宝贵!这个家不是我一个人在付出的,你付出的更多,只是我们都把它当成了理所当然。蜜语,再给我一次机会,我错了,我还很爱你!这次我不会再软弱了,不会再以出轨逃避,你的家庭以后我还是和你一起去面对,好吗?”

 许蜜语把下巴搁在聂予诚肩膀上。眼泪在她脸颊上流成两条小河。这是她第一次在聂予诚那里知晓自己对这个家的贡献与价值。

 这个知晓放在平时会让她欣慰满足,现在却令她觉得更加委屈难过。

 一定要经历一次出轨,才能换来这番知晓吗?

 她哭得心都在抖。但她用冷静的声音告诉聂予诚:“让我想一想。”

 *

 许蜜语很努力地尝试着,和聂予诚做回彼此的初心,中间没有第三个人;她努力尝试和他回归原来的婚姻,抹去曾有的出轨瑕疵。

 但隐隐地,许蜜语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已经发生过的,就是发生了,谁也抹不掉。

 尝试着好好过日子的这几天,聂予诚只要晚回来,许蜜语就会无法克制地疑神疑鬼。

 聂予诚想抱她亲她,她总是会找借口躲掉。她在心里觉得他脏。

 他们努力地像从前那样聊天,彼此都极尽小心翼翼,都努力不去触碰对方的脆弱和雷.区。

 聂予诚小心避开吐槽焦秀梅的话。许蜜语也忍住所有怒张的好奇触角,压着自己不去问:你和她怎么开始的?开始多久了?

 可这些不问的问题,不会像灰尘一样随风消弭掉。它们化成一根根尖刺,耸立在许蜜语和聂予诚之间。每当他们要靠近彼此,这些刺就把他们扎得体无完肤。

 直到有天晚上,聂予诚告诉许蜜语自己今天加班,得晚回去。然后许蜜语收到鲁贞贞发来的一条图片信息,一张画面里有鲁贞贞也有聂予诚的照片。

 许蜜语终于崩溃了。

 第二天她关掉家里的电闸,告诉聂予诚:停电了,要不我们晚上去酒店住吧,家里没法洗澡上厕所。

 聂予诚说好,都听你的。

 临出门前,他提了一袋东西,告诉许蜜语,袋子里的东西是他下班后特意绕路去给她买的,想让她高兴一点,等到了酒店再给她。

 下了楼,许蜜语说,我来开车吧。然后她载着聂予诚,直接到了斯威酒店。

 她走去前台,告诉服务员:“帮我开1314号房间,之前已经在电话里预定好了。”

 聂予诚错愕地站在一旁,看着她经办这一切。

 领了房卡,许蜜语对聂予诚笑着说,走吧。

 她满脸的镇定,率先走去电梯区。

 但她其实魂不守舍,一路差点撞到好几个人。

 直到到达电梯区,她几乎要踩到一个刚从电梯里出来的人的脚上去。

 聂予诚及时从后面搂住她,避开那人。他一直搂着她,没撒手,并代她向那人道歉。她低着头,牙齿摩擦在一起,不做声。

 她怕一开口就会泄掉等下要说的话的勇气。

 她得趁现在,把决心下得更扎实,更不可回头才行。

 *

 纪封带着助理薛睿一出电梯,就差点被个冒失鬼踩到脚。还是个女鬼。

 虽然有人从旁边及时拉住了那个女鬼,他并没有真的被踩到,但他的好心情已经被败掉。

 最近一阵子不知道倒什么霉,他似乎总是能遇到会令他生厌的那种女人。

 定睛看看,他几乎要冷笑出声了。

 真是中了邪,这个冒失女鬼居然还就是他之前遇到的令他生厌的那女人。

 眼下她和她出轨过的丈夫正站在一起,她丈夫一边搂着她,一边对他道歉。而她低着头,一副含羞带怯的小媳妇样子。

 他冷淡地瞥了他们一眼,没说什么,带着薛睿走开了。

 耳边传来助理的嘀咕声:“纪总,您看出来了吗,刚才居然是那个女人!看样子,她应该是原谅她出轨的老公了。但总觉得她看起来,是一副不太快乐的样子。”

 纪封听到这里,忍不住冷笑出声。

 他开了口,语气里有掩不住的轻蔑。

 “出轨都可以原谅,她自己愿意往这样的烂泥里陷,不快乐也是自找的。”

 说完他冷瞥一眼助理。

 助理立刻意识到自己又多嘴了,赶紧噤声,又赶紧跟上老板前行的步伐。

 他知道完美主义的老板,擅长捕捉别人的缺点,随身携带嘲讽和轻蔑,有太多事被他瞧不进眼里。而他最最瞧不起的,就是两性关系里的感情脏事,尤其这种一方出了轨另一方却不肯离婚的,他逢见到必会鄙视嘲讽得彻彻底底。

 *

 许蜜语用房卡刷开了1314号房间。

 插好电卡开好灯,走进房间,看看那张大床,她心头一痛。她转身看向满脸忧心疑惑又内疚不敢轻易多问的聂予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