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蜜语纪(树影下,许蜜语转身向聂予...)

书名:蜜语纪 本书主角:许蜜语,纪封 作者:红九 字数:2695 字 更新时间:2022-05-11 22:16:25

7、今后的生存

许蜜语笑着对聂予诚说:我们离婚吧。

她笑得那样好看。

聂予诚却哭了出来。

他带给许蜜语的那袋东西从他手里脱落,掉在了地上。

巧克力从袋子里洒了出来,铺散了一地。

许蜜语的笑容在脸上抖了一下,快要破碎一般。

原来出门前他兴致勃勃带的东西是这个。他想让她拥有甜蜜的快乐。可怎么办,现在它们在她眼里,都是苦涩的伤痛。

曾经初见时她递给他的那颗巧克力糖,如今已经变成他送还给她的满地苦果。

聂予诚上前来抱住许蜜语。许蜜语挣开。他再抱。她又推开他。他还是拼命去抱。

许蜜语累了,放弃挣扎。她被聂予诚紧箍在怀里,听到他把头架在她肩膀的狼狈哭声。

他哽咽着说对不起,说我们再试试。

等他哭得停一停,稍微冷静了一些,许蜜语慢慢推开他。

然后她带着一脸的决然,告诉他:“我原本不想离婚,我怕我成全了你和鲁贞贞。但我坚持不下去了。出轨不只是小三的错,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男人更有错。我做不到只恨鲁贞贞一个人,然后继续和你过太平日子,我做不到。我觉得你脏,我恨你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我们不可能了,予诚,我们离婚吧。”

*

许蜜语以为离婚是两个人的事。但从进入离婚冷静期开始,不断有人挤进她已经步入尾声的婚姻里,语重心长地告诉她,这婚不能离,不该离。

一夜之间好像所有人都在抨击她离婚这个决定。

父亲许光宗听说许蜜语打算离婚,一向话少的他居然立刻打来电话,很激动地告诫许蜜语,不许离婚。

“你离什么离,你都没工作,离了婚你怎么活?你就没资格离婚知道吗!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男人越离婚越吃香,女人越离婚越贬值,你离完婚立刻就贬值了你知道吗?现在年轻漂亮小姑娘满大街都是,你个大龄离婚妇女要怎么跟人家竞争?还有像样的人能要你吗?聂予诚不就出轨这么一次吗,他不都说要改了以后跟你好好过日子吗,你就别没完没了咬着不放了,他平时对你也不赖,对咱家也不赖。你真跟他离了,上哪再去找这么能借力帮咱家的女婿去?”

许蜜语听前面的时候,觉得父亲的观点她虽然不能苟同,但他起码是在为她考虑。可是听到后面她懂了,父亲真正担心的是许家以后得不到聂予诚的照顾了。

她心冷了一截,没有理会父亲的话。

母亲焦秀梅随后对她展开警告。

“老三,你可别任性了,这婚不能离,这次你听我焦秀梅女士的准没错!你爸说得对,聂予诚就糊涂这么一次,你原谅他就好了嘛!他有这个把柄握在你手里,一辈子都会觉得对不起你,以后只会对你更听话。而且我之前问过聂予诚了,他说出轨这事儿他很后悔,他也让我劝劝你呢,别离婚行不行。他还说了,以后肯定对你更好,对咱家也会更关照。老三你说人家聂予诚都这么表态了,你还非离婚不可,非给外边那小狐狸精腾地方,你说你是不是傻?你可长点心吧!”

大姐许蜜子也特意找到她,苦口婆心地劝她,不要离婚,给小三儿腾地方不值当。毕竟她和聂予诚是有感情基础的,这么就散了实在太可惜。最后大姐还说:你要是真跟聂予诚离婚了,我和你大姐夫将来也不好办,我们俩还在他那上班呢。

二姐许蜜男也给她打电话劝她:别离婚,离个屁婚,脑子被猪拱了这么想不开?爸妈大姐说的都对,你现在离婚就是犯傻,离过婚的女人今后不好生活。最后二姐又说了一句:你家房子学区挺好的,本来以后我想把我娃户口落你家呢,你要离婚了,你外甥可真就没啥好学校上了。

连许蜜宝这个啃老妈宝男都要来掺一脚,警告许蜜语:“许蜜语我不爱跟你啰嗦,长话短说我告诉你啊,你别跟我姐夫离婚,离也等把我房子买了之后再离!”

……

接收到这些反对离婚的轰炸,许蜜语身心俱疲。每个人好像都在为她考虑,可其实每个人都在打着为自己谋利的小算盘。

她气他们各自都在为自己打算。可他们终归是亲人,气也挣不脱骨肉相连的事实。

在这些气愤之余,她弄不明白的是,她就是想离个婚而已,怎么这么难?二十一世纪了,社会发展,技术进步,离婚却多了冷静期。女人想离个婚,怎么变得越来越难?怎么有那么多固有的世俗评判会提前预加在一个准备离婚的女人身上?是谁规定离婚后女人肯定就要比男人更不幸?

她心里因此滋生了一丝叛逆,更加坚定冷静期结束后一定要离婚。

这期间只有一个人明确表态,同意甚至是鼓励她和聂予诚赶紧离婚,别再犹豫的——是许蜜语的婆婆,聂予诚的母亲。

但她没有直接对许蜜语说,这些话是从男方亲戚那里转到许蜜语耳朵里的:

“离了也好,早就觉得那女的背后的一大家子没个样子,自私算计,就会吸血,根本和我们书香门第门不当户不对。我早说那样家庭里出不来像样孩子,这不么,这个许蜜语,三流大学毕业后就没出去工作过,就待在家里全靠我儿子在养。可她在家这么些年,肚子也没个动静,这几年也不知道都在瞎忙些什么,一点正事没干。当初他们说结婚我就不同意,哪里般配?但耐不住我儿子鬼迷心窍就是喜欢。现在能离也不算晚,正好我儿子趁正当年还能再找个像样的漂亮姑娘,赶紧给我生个大胖孙子。”

许蜜语这才知道,她一直以为性情比较冷淡的婆婆,不是什么性情冷淡,是对她有着诸多的不满所以冷淡。只是以往那些不满都被聂予诚挡住了。

所以离了吧。离了以后聂予诚的母亲就再也不用替儿子抱委屈,她也再不用被各种指摘了。

等离婚冷静期终于熬过去,许蜜语和聂予诚一起去领了离婚证。

聂予诚最后又争取了一次,许蜜语笑着摇头说了不。

聂予诚于是知道,许蜜语是真的不会回头了。

房子和车是聂予诚家里出钱买的婚前财产,法律上都归聂予诚所有。聂予诚想把车留给许蜜语,但被许蜜语拒绝了。家里的存款有一些,聂予诚也都要给许蜜语,许蜜语只要了其中应得的一半。

财产很容易就分割好了。许蜜语回家收拾好一小箱行李往外搬。

临出门时她不敢回头。她怕后悔领了离婚证,她怕舍不得这个住了六年多的小家,她怕她放不下和聂予诚在这个家里太多的回忆。

聂予诚送她到楼下时,还是忍不住拉住她。

他问她:“有地方去吗?要不就先住在家里吧!”他几乎有点祈求似的。他舍不得她就这么从他生命里走掉似的。

她笑着告诉他:“那怎么行,现在咱俩都没有关系了,我怎么能赖在你的房子里不走呢?”

他问她:“那你有地方去吗?你今后打算干点什么?”

许蜜语回答:“我先回乡下娘家待一阵子,往后干什么我再慢慢想吧。”

他欲言又止,最后说:“你家里人如果给你脸色看,你就回来吧。”

许蜜语说了声谢谢。

一句客气话,把他们两个拉开成了彼此生命以外的人。

许蜜语说,聂予诚,谢谢你啊,离婚了你对我也不薄,还给我分钱。天阴了,你赶紧上楼吧。

她拦了辆出租车,把行李放上去。

街边种着梧桐树,阴天里本就灰白错落的树皮更显得斑驳,像哭脱了妆的花脸似的。

树影下,许蜜语转身向聂予诚微笑摆手。

“再见了。”她说。

她转回身上车的刹那,笑容顷刻碎掉,泪水夺眶而出。她泪迹斑驳的脸就像那棵梧桐树似的。

外面响起一声雷,大雨轰然地滂沱落下。

张总给许小姐介绍了一个超大超赚的投资项目,每星期按10%返收益利息。

她想了想,张总能住得起斯威酒店,说明他经济实力确实不错。毕竟在星市,能住在两所顶级豪华五星斯威酒店和星纪酒店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每天除了要消化自己已经没有家、没有丈夫这种慢性病般后知后觉的哀伤,还要应对家里父母姐弟的脸色。甚至父母姐弟的脸色渐渐地让她连对婚姻逝去的哀伤都涌不起了。

反正待在家里也是闲着,许蜜语决定去会会这个张总。

在家里住了几天,她慢慢觉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以前有聂予诚养,她可以不工作,但现在不行了,她得出去找点事情做,她得学会赚钱。

女的叫男的张总,男的叫女的许小姐。

继续干待在家里实在不是办法,焦秀梅笃定她离婚时分到了一大笔钱,一直催着她把钱拿出来给许蜜宝买房子。

他们在群里晒了收益记录。

纪封没理他的聒噪。他收完菜种完地就在平板上点开了财经新闻的APP,又点开一条视频新闻。新闻主播用不大不小、不会吵到别人但也刚刚好能被不远处的人听到的声音,提醒着社会上的投资人,理财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还好她这次定力深,不管焦秀梅怎么夸她肯定她抬举她,她都没把钱撒手交出去。

司机大叔突然在前面开口,他问了声:“你们是小两口闹别扭了吧?瞧后面那小伙子哭得,比你还惨。他站在那挨浇呢,姑娘,你要不要下去或者他上来,你们俩好好沟通沟通?”

起身向外走时他眉心微皱冷冷出声:“少管闲事做好你的助理,以后再改不了多嘴多舌的毛病就别干了。”

但不一会儿,不用薛睿说,身后就传来了一男一女的谈话声。女的音量还比较收敛,男的讲话不只大声还抑扬顿挫,简直像在演讲。

老天爷也哭了。

主意定下,许蜜语开始寻觅投资相关的讯息。

薛睿自己却非要自言自语地告诉他:“又见到她了,那个抢VIP电梯以及丈夫出轨的大姐。”

她坐在后座上不敢回头,痛哭得无法自已。她在泪水中痛苦地和过去六年的自己做诀别。

许蜜语听到斯威酒店的时候,微怔了下神。她感觉这家酒店最近和自己的渊源颇深。

她就这点钱了,在学会生存和赚钱之前,这点钱是给她维持生计用的。

薛睿又愣了愣想,看来自己刚刚应该是想多了,警告他少管闲事的纪封,一定是恰巧点开了那条新闻视频。

纪封下午有个会要回集团总部去开,但来接他的车子中午开出去洗了,归程有些堵,还没赶回来。他于是带着薛睿坐在酒店大堂的咖啡厅里等车来。

靠门较近的一桌已经坐了两个人,许蜜语没仔细去看他们长什么样,只觉得他们西装着身气度不凡。目光调向那桌后面,那里坐的是一个人。

张总很大气,回说聊得来的话当然可以,谁有兴趣可以加他微信私聊。

起码在他成为纪封助理的几年里,收菜和种地这事,他从没见纪封间断过一天。

这时司机终于赶到,从门口走进来,接纪封出去。

薛睿听到这忍不住压低声音吐槽:“这怕不是骗子吧?什么买卖能按周分利息?还是那么高的利率。还有这位大姐,怎么别人夸她几句,她就感动成这样,这是多缺爱啊?”

母亲焦秀梅从她拖着行李进门那天起,就不停数落她,不停劝她不要任性,不停催她趁聂予诚对她还没放下,赶紧去复婚。“不然时间一长,当初再深的感情都是狗屁,他转身就去找别的小妖精了!”

可这几年来一直在家里做家庭主妇,她除了烧饭做菜做家务就是看剧,早就和社会脱节了,她现在连表格文档都快要弄不利索,她不知道自己如今走出去,能干点什么活才赚得到钱。

偶然的机会,她通过剧友加了一个群,群里有个叫张总的人,他说自己最近又有了一门赚钱的生意。群里立刻有几个人问他,可以带上大家一起发财吗?

许蜜语不肯听母亲的。她离婚从来也不是任性,离了也从来没想过回头。

甩甩头,他赶紧抬腿跟上前面纪封的脚步。

但每天被焦秀梅催得没办法,许蜜语想不如尽快找个投资的路子,让手里的钱赶紧再生点钱,然后拿出一部分利息先去给焦秀梅堵堵嘴。

张总发语音告诉她:“这样吧,我这几天在星市出差,就下榻在星市的斯威酒店,你要是方便,就来找我一趟,我们可以在大堂的咖啡厅当面聊,这样彼此掌握的信息能更直观准确一点。对了,斯威酒店的咖啡味道相当不错的哟。”

离婚后的日子原来才真正难熬。

他没抬头,也没去问薛睿咦什么。

一路奔波下来,赶到酒店时已经下午两点多,差不多就是和张总约好的时间。

许蜜语犹豫要不要加张总微信私聊一下。一星期之后,她的犹豫有点被打消了。群里好几个人都说,已经私聊过张总,觉得项目不错,投一笔钱,按周返利息,第一周的利息张总已经如期发给他们了。

许蜜语看着比银行高出好几倍的利率,有点心动。她加了张总的微信号私聊。

张总一直夸许小姐有气质,有眼光,有头脑,有远见……许小姐听着听着好像信了这些话,很开心的样子,告诉张总说,她有一笔钱,打算交给张总来帮忙理财。

纪封抬眼冷瞥了一下,微挑的眼角挂着一丝嘲讽和鄙夷。他用眼神警告薛睿,他不想听这个女人相关的没营养的八卦,瞥得薛睿立刻闭了嘴。

许蜜语走进酒店大堂张望了一下。咖啡厅在酒店进门的一侧。虽然她来过斯威酒店几次,但还真是没有好好留意过这个咖啡厅。这里装饰得很富丽堂皇,桌子都是纯木雕花的,座位全是看起来就很舒服的真皮沙发,整个咖啡厅里都是半开放式的卡座。

但她想错了。

许蜜语来了警惕劲儿,没直说。

第二天一早她先从老家坐长途车到星市车站,再打车前往斯威酒店。

许蜜语迈步向一个人那张桌走去,和张总成功汇合。

趁着这余暇空当,纪封让薛睿拿平板电脑过来。他在平板电脑上点开一个农场游戏,开始收菜和种地。

薛睿愣了愣,不确定纪封这是碰巧点开的,还是别有着什么提醒之类的用意。

许蜜语没有回头,在窗外的大雨滂沱声中,她狠狠一吸鼻子,告诉司机:“师傅,开车。”

没有什么要说的了。所以,走吧。走出彼此的人生,从此各活各的吧。

她问张总她可以投多少,张总反问她有多少可以投。

*

纪封把视频关掉,把平板电脑交给薛睿。

除此之外没有别人了。

要不是嫌麻烦,等下就走了,纪封一定起身换位子,躲开这聒噪的声音。

*

薛睿在一旁看着自家老板,顶着一张冰山高冷脸,一身贵气却做着一件无聊事,还是日复一日地做,持之以恒地做。

许蜜语以为从准备离婚到离了婚的日子,该是她人生里最难熬的一段日子了。把这段日子熬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纪封正收地时,听到薛睿“咦”了一声。